第四百四十八章 他太紧张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四十八章 他太紧张了?

  从会议室出来的这一路上,容谦就总感觉背后有的莫名奇怪的冷光。

  他也只是嘴角轻轻一笑,并没在留意什么,因为这确实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如果那些人没什么反应,他倒还有些不适应了呢!

  不过,就算他此时有怀疑的对象,也不能够虚张声势,打草惊蛇,谁知道这些人下一步会做什么呢!

  想来也真是太可笑了,他们都已经是公司的肱骨之臣,已经伴随着他和他的父亲许多年了,到头来什么好处没捞到,什么利益也都分得了,如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有必要为了那么点蝇头小利而和他作对吗?

  但是他又觉得有的时候他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表面上看起来十分风平浪静而又和平的会议室,其实早就已经漏洞百出,风云变幻无穷,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这即将是一场波涛汹涌的开战。

  容谦虽然纵横商场多年,在商界上也有一定的地位,一般人自然是不敢拿他怎么样。

  但是不知怎的,今天的这一场较量却让他心里有些发慌,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特别是回到那安静而空旷的办公室里坐下后,眼神不由自主的望着窗外,但是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别的事情,坐立不安,长久的坐在座椅身后,心里边是愈发的沉闷,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手上无聊的翻着财务近期送来的报表,根本就没有看下去的心思,也只是随手扔在了一旁。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旦心里有些毛躁,风吹草动,便会整个人心神不宁的,就连一贯的理智都会有一些觉得不在状态。

  随手拨通桌子上的电话轻言轻语的说道,“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林助理这次过来的时候倒是学乖了,手中抱着一摞厚厚的文件,分别都是这个月近期的财务报表,公司项目规划,还有人事部档案以及公司在各个方面的一些文案企划。

  作为一个合格的下属,就是要随时能够洞察上司和老板的心思,此刻,他倒是做的十分合格。

  在容谦什么都没有说的时候,他就已经提前将这次准备好了,而他也知道,容谦此时打电话让他上去必定是要查看这些东西,所以,尽管他的老板什么也没有吩咐,但是他依旧照做,这也算是在无形中为他分忧了吧!

  抱着一摞厚厚的文件从助理办公室到总裁办公室的这一路上,可谓是横冲直撞,所有人都把注意的目光上放在了林助理身上。

  不过他都表以和平的微笑回了过去,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还一边说着一边让这些人好好继续工作,不要东张西望的。

  刚刚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差点还以为是走错了地方,办公室里异常的安静根本就不像是容谦往日的作风。

  办公室的窗子不同于往日,今日却是敞开的,他能够听到室外喧哗的声音和楼下人来人往的车声。

  但是,他却感受不到一丝仍存在的气息,整个空气中虽然弥漫着一种古龙香水的味道,但是,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依旧不动声色,一只手懒散的搭在办公桌上,双眸紧紧闭着,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但是,尽管林助理和容谦的距离离得比较远,但是他还是十分清楚的看到了容谦脸上的愁容以及嘴角的下垂。

  “总裁,这是您要的文件。”见状,林助理小心翼翼的问道。

  “好了,放在这边。”嘴角也是半张开,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就连助理也觉得他们总裁是不是生病了。

  但还想继续问几句关心的话语,可是人家没发话,他又不好擅自做主,刚刚退出去,却又被叫了回来。

  “你等一下。”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响彻在空旷的办公室内,就连林助理都觉得有一次莫名其妙的悲凉。

  “你帮我一起看一下,这么多的文件我自己也看不过来。”正说着,便抬起头扬起下巴,手中不断的翻着面前那堆得犹如一座小山高的文件。

  “号。”林助理也只是匆匆应了一声,便不做任何回答。

  今日的容谦在他眼中实在太过于反常,若是换作往日,别说是这么一摞文件,哪怕是再来个两三个同样高度的文件,他也会不动声色的将它看完,所以,他才有些好奇。

  “公司这个月的出纳以及在所有项目上的投放资金一切照常,并没有什么寻常的变化。”

  “人事部近两个月以来都没有纳新,所以,人事上并不存在任何变动。”

  “……”

  看到后来,容谦干脆不看了,只剩下林助理一个人看,一边看着,一边给容谦汇报公司这些日子以来的近况。

  可是,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们也算是都了然于胸,就是没有一件不同寻常或者是出格的事情。

  容谦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观察的不仔细,还是说对方隐藏的太好了?那个人将这些他所看到这一切表面工作都做的十分齐全。

  从小心谨慎方面考虑,林助理每看完一本文件以后,他都会再次过目,直到这主仆二人整整花费了两个小时的功夫,才将面前这一摞厚厚的文件一字不落的看完。

  容谦倒是还好说,只不过苦了林助理,就这样硬生生的站了三个小时,虽然中途腰酸背痛,小腿都已经发胀,端着文件的手更是有些麻木,但是他仍然没有说出一句抱怨的话。

  算了,算了,为主子分忧,这是件很难得的事情,况且这么多年,容谦对他在公司一直都是很照顾。

  虽然容谦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冷冰冰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自己的原则,但是,他仍然觉得他们总裁就是一个这样外冷内热的人,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他想守护的这一切,尽管旁人不知,但是他却将某些细微的举动以及容谦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

  他知道,即使是在高高在上的男人,也有自己心里所想的事情,即使一个男人外表看起来有多么的强大,内心有多么的坚强,但是,他终究也只不过是一个正常的人。

  或许所有人都把他当成怪物,当成魔头,当成一个冷血的人对待,但是,他却依然把容谦当做一个有正常需求的人,他也需要关爱,也需要关怀,他和正常的人没什么两样。

  也恰恰是因为林助理对待容谦一视同仁的这个态度,让容谦对待他和其他人也有了很明显的差别。

  其实林助理心里很明白,有些时候,他不希望许多人把它当作异类去看的,他也希望他们能够把他当成一个正常的人去看待,去和他有些近距离的接触。

  但是,这么多年,他的高高在上都已经习惯了,就算是他有心想与别人亲近,但是,别人恐怕也早已对他的态度习惯了,他们对待他还唯恐避之不及呢,又怎么会有勇气和他近距离的接触呢!

  可就这样来来回回都看了两遍以后,容谦还是不死心,在许多特别严肃的事情和问题上,他必须要亲自过目三遍以上才能够放下心来。

  这次尤为如此,桌子上的那一摞摞文件,一张张纸,一个个签名,他都看得特别仔细,甚至每一个公司的公章,他就眯起眼睛仔细的去辨别了以后这才放在一旁。

  林助理就站在一旁呆呆的望着容谦这个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虽然他仅仅是站在旁边,但是相比之下,容谦的眼睛才是最累的吧!

  都已经高度集中三个小时了,仍旧没有一丝一毫,甚至一秒钟休息的时候,就连他这个做助理的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终于在容谦看完其中一摞的文件以后,林助理试探性的说道,“总裁,要不然先休息一会儿吧,这都已经连续看了好几个小时了。”

  容谦这会儿倒是十分听话,没有继续看下去,却也只是把文件放在一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目光仍旧盯着面前的电脑上,神色凝重,像是在思考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过了半晌,林助理再一次开口,“总裁,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容谦幽幽开口说道。

  林助理虽然得到容谦的允许,但是还是有些犹豫,在最终犹豫不决的时候还是决定把他自己心中的所想说出来,“这次的事情,会不会是您多想了,兴许就真的如外界传言一般,什么事都没有,只不过是有些人故意的。”

  其实,这也只是他猜想中的一部分,毕竟按照容谦做事情的警惕性再加上他在旁边和容谦一起都没有查到任何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见公司里的规章制度并不是摆在那里给别人看的,最起码还是起到一定实际效果的。

  这会儿,容谦的注意目光也从电脑屏幕上转移到林助理的脸上来,“你的意思是,他们故意这么做,为了就是让我们内部混乱起来?”

  林助理说的这种情况,他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他还是更愿意相信他本能的直觉。

  不知为何,从他开始坐在这把椅子上开始就有种不安的感觉,心里十分惶恐,所以才会导致他一遍又一遍的查看。

  可即便如此,这种感觉并没有在他心里好受一些,所以,他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至少这也是其中一种可能吧?毕竟公司最近的事务确实一切照常,并没有什么不妥。”尽管刚刚说了那么多,两个人也做了那么多,但是唯独这最后一句话是确实说到容谦心坎里去了。

  是,许多事情并非一种可能,至少这也是其中一种,或许真的是他想多了呢,但是,警惕点总是好事,可是警惕过头就有些神经质了,毕竟他一天当中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平日里还有许多应酬要对付,更没有什么精力一门心思的把精力全都放在一件事情上,这样的话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轻轻叹了一口气后,轻抿了一口杯子上的咖啡,尽管杯中的咖啡已经变得温热,不再似之前那般滚烫,但是,其中苦涩味道却一点也没有比之前少,醇香中似乎带着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苦涩中带着隐隐一丝的清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