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再会故人-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四十九章 再会故人

  比起他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真的有什么漏洞来看,他更愿意相信是他的直觉产生了问题。

  与其说这是公司内部有人蓄意制造的一场阴谋,倒不如说是有人故意为了消遣他而做出来的鬼把戏,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心里感到不安。

  能想出这么小儿科的把戏,还能有谁?也只有那一个人。

  也是时候该好好见见他了,抬眸,只是低低的看了一眼桌案上堆的乱码七糟的文件以后,将注意力转移到林助理身上,轻轻说道,“把这些东西拿走吧!然后调查一下总经理最近都在做什么?”

  “总裁,您是说总经理?”才刚刚问出来这一句话以后,他便收到容谦慎重地警惕性的暗号,立马乖乖止住了,就刚刚说的话,立刻认错道,“对不起,对不起,总裁,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是我多嘴了。”

  “好了,你先下去,忙你该忙的事情去吧!”

  林助理走后,容谦依旧没有闲着,目光先是在空旷的办公室里扫荡了一圈以后,瞬间反复看了看电脑中的邮件,脑海中除了浮现出容谦的同时,还不有自主的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张绮这个大概已经消失在他视线当中好一阵子的女人。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她,总之,他好像总能够把他们两个不经意间联系到一起。

  说来也奇怪,前一阵子还拼死拼活的要缠着他,一副非他不嫁的态度,到现在却足足消失了半个月有余,这个人就好像在空气中凭空消失了一般。

  之前他忙于太多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自己想想还真的是这样,本能的直觉让他提高了一次一直保持在他心里的警惕感,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披在椅子上的外套,穿好后径直开车向香榭丽舍的方向走去。

  他知道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他也知道这个女人并非一般普通的女人,他身上有太多他所摸不透且十分好奇的东西,那不是一般人所能够靠近的。

  虽然她的妩媚,她的美丽,她的艳丽都是能够征服男人的武器,但是这些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一点用处。

  不过,也恰恰是因为她的美丽才造就了她更多的危险,在这一点上,他相信他的直觉,绝对不会有差池,而容廷和张绮暗地里在密谋着什么勾当,这一切终究不会逃过他的法眼。

  一路上风驰电掣,变化风云,容谦的车速可谓开到极致,在重重私家车的包围之下脱颖而出,他的这个车技可谓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小小的耍了一把帅,让所有人惊呼不已,又十分羡慕。

  毕竟,在现在这个社会能,有他这样专业水准的车技的人还是占少数的,但是这其中却也有不少人对容谦的这种行为持出了鄙夷的态度。

  路过几个红绿灯,好在在他飙车的速度之下,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香榭丽舍。

  进门之前,他还轻轻地感叹了一句是有些日子没来了,只是不知道再见故人时会以一翻怎样的景致相见,又或是他根本见不到她想要见到的人,这一切都说不准,不过,这也正是他心中所期待,所疑惑的问题。

  虽然此时是大白天,但是酒吧内的灯光依旧十分昏暗,和晚上并没有什么差别,这也就证实了有些人无论是白天黑夜都喝得一副伶仃大醉的样子,在这里醉生梦死的找乐子。

  不同于室外的明亮,这里昏暗的光线和室外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人潜意识之间还有些不适应。

  他虽然也时常会来这种社交场所,但是却很少在白天的时候也会来到这种地方。

  因为在他看来,酒虽然是一个好东西,可以借酒消愁,但是在一定程度下,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现实世界里,他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要保持一丝清醒和理智的。

  绕过一排排屏风,上楼以后,路过一条幽深而又淡有意境的走廊,一间一间的房间打量着,直到走到走廊的尽头,那空旷的包厢关着门,但是其中将还放着悠扬动听的音乐,容谦的脚步不禁轻了几分,就连走过去的时候神情都有些紧张。

  腿上迈着有节奏韵味的步伐,直到到了那包房门口时,原本在心中徘徊已久的紧张感顿然消失不见,取之而来的是满满的自信。

  毫不犹豫的敲了两下房门,直到房间内传来慵懒而又性感的声音,他提起的一颗心,这才慢慢放平。

  “谁呀?这就来了。”

  那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女人那一番风情万种的嗓音在他印象里早就留下了深刻印象。

  特别是当打开门的一瞬间,浓浓的胭脂和熏香的气息扑面而来时,容谦就知道绮三娘还是绮三娘,终究没有一点变化,即使是那带有浊气的眼神中,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改变。

  两个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容谦眼神中却还是依旧波澜不惊,深邃而又幽深的瞳孔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仍然带有一丝透彻明亮的感觉。

  和他的表情恰恰相反,女子的脸上带有一丝惊慌失措,甚至是从来没有过这个表情。

  不过,到底是大风大浪都见过的人,在商场上呆久了,难免会学的来圆滑和周旋,所以,他们之间的尴尬气氛也不过才维持了几秒钟。

  女子很快别又恢复了那一双娇媚动人的桃花眼,掐着嗓子说道,“哟,这不是容总吗?容总来了怎么也不禀报一声,都没有个人招呼,真是招待不周,招待不周了。”

  即使她此刻的说的话和往常没什么两样,但是容谦还是能够从她圆滑的话语中感受出来那一丝惊慌。

  显然,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并没有想到他会在今天此时此刻突如其来的过来,更没有想到他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就这样径直来到了这个包厢门口。

  在他刚刚临近门口时,还能听到隐隐约约有十分爽朗的笑声从包厢里传出来,想必此时此刻,张绮会见的一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客人吧!

  接着,容谦依旧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什么,也没有意料到一般一如既往的说着,“张老板客气了,我们之间的交情哪用得着这般,况且,我今天也只是路过顺便看看而已。”

  “既然来都来了,那招待不周,确实还是我的失职,况且,我们两个的交情也非同一般,怎么好怠慢了容总呢!”

  一边毕恭毕敬的说着,一边直接招呼到走廊里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小丽,快过来好生招呼着,给上最好的茶最好的酒。”

  说话间,张绮的脸上依旧带着明艳动人的笑容,容谦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女人,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绝对是人间尤物,怪不得会有许多人为之迷恋,为之倾倒。

  不过,他容谦绝对不是一个把美色看的特别重的人,所以,这种伎俩对他来说毫无用处,无论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是天仙也好,是美女也好,对他来说她们大多数都是一个样子,而唯一对女性有所差别的感觉大概也只有三类,一个是他妈,有一个是个妹妹,还有一个就是他的老婆。

  扬起削瘦的下巴,冷漠的视角,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让人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过了半晌以后,才淡然的答道,“这怎么敢当呢!况且,我今天过来是来看三娘的,如果让别人亲自招待,怕是有什么不妥吧。”

  “哦,是这样的,我真的确实有一位贵客要招待,所以这一时半会还腾不出时间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在旁边的包厢等我一会儿,等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立马就过去招待你,你觉得怎么样?”

  张绮一边笑脸相迎的说着,一边示意给她旁边的小服务员一个眼色,那小服务员立刻会倒,一双纤细而亮白的手直接搂上容谦的胳膊,不过很快便被容谦给推下去了。

  “张总既然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那你就先忙吧!”说着便头也不回的转身向隔壁包厢走去。

  虽然从简单的对话当中,他并没有掏出来什么,也并没有得知他想要得知的消息,但是,他并不是一无所获,最起码还是收获到一些消息的。

  比如,正在包厢里跟张绮会见的定不是普通人,而且这个人多多少少和他还有些关系,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张绮根本就不希望他们两个见面。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在这件事情上他就处于被动的位置,也就是说,敌人在明面,他在暗面,有些事情做起来会更加方便,有些调查进展起来也更加明了。

  可不了,他前脚才刚走进包厢,刚刚那名叫做小丽的女子径直只跟在他身后,也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并且若无其事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被人紧紧盯着的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才刚想开口说什么,只见那女孩耳边自行离开了。

  容谦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松了一口气,现在这些女孩都这么有自知之明了吗?不过,这确实是件好事,也正是因为女孩的离开让他对刚刚进来的那个女孩刮目相看了一番。

  那个小丽倒是很不一样,不同于其他女孩的娇柔造作,而正是她的这番举动也让她自身的元素少了一些风尘气息,多了一种清纯的感觉,看来,香榭丽舍这里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张绮一样吗!

  他现在反倒是有些好奇,仅仅隔着一堵墙和一个屏风的隔壁包厢里究竟在谈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而这样神神秘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