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换汤不换药-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五十章 换汤不换药

  有的时候,人的好奇心能够祝他在事业上一臂之力,甚至可以激起他奋发向上的斗志和做某些事情的决心。

  但也有的时候,他们的好奇心也同样是他们的软肋,这就像是一个大脑中隐藏的毒瘤,不知在什么时候便会吞噬你的大脑,甚至你的整个灵魂。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在容谦看来并不完全绝对是错误的,他也很赞同这样的理论。

  一个人有好奇心是好事,但是好奇心过重,甚至用在不正当的地方上,那可就是万幸中的不幸了。

  当然,在好奇心的把持度上,容谦算是做得比较好的一类人,准确的来说,他的好奇心少之又少,除了在顾眠的事情上以外,还没有哪件事情能够激起他特别大的好奇心。

  所以,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翘起二郎腿坐在那高级座椅上,目光幽深的打探着墙壁上的壁画,沉默良久以后才在座位上默默点燃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整个人也都放松下来,看着那云雾缭绕的烟圈儿在他周围间散开来,它们就像是顾眠的幻影一般,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一旦稍稍分开,便会不由自主的思念起对方的幻影来,不管是做什么事情,他的眼前仿佛总会浮现出顾眠那爱笑调皮开玩笑的样子。

  此时,另外一个包厢里的一男一女也正如容谦所料的那般,他们对他十分的到来充满好奇,甚至还时不时的在门口悄悄观望,好像生怕有人偷听了他们的对话一般。

  “许总,这一点你放心,我们这里的走廊都有监控,况且,我还派了秘密人式专门在门外把守,绝不会有人靠近一步的。”房间里的女人一边掐着嗓子说着,一边以一个非常端庄优雅的姿态缓缓拾起桌上的红酒,将面前的两只红酒杯添满。

  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子的目光一直在女人的身上来回游走,就像是一只正在寻找自己猎物的豹子一般,无论是说话还是喝酒时,那双炽热的眸子却从未从张绮的身上移开过一步。

  “那你又怎么敢保证旁边哪位不会有什么动静呢!”

  两人在宋盼盼来之前也算是由浅入深的简单交谈了几句,但是似乎从容谦来了以后这画风就突变。

  虽然那么炽热的目光让张绮很不舒服,但是这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却早已习惯了,谈生意,只要不是什么过分或者出格的事情,她都可以忍受,更何况对方又没有占到她什么便宜,也就不用斤斤计较这些。

  “我张绮做事的风格,想必您还是略有耳闻的,如果您不信任我又何必大费周章的来私找我呢!”张绮说完以后先是轻笑了一番,而后端起面前的高脚杯轻轻抿了一口烈焰红唇,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栩栩生辉,十分诱人。

  其实,这商业圈里哪一个不知晓,她张绮唯一青睐的对象就是容谦,之所以这么多年未嫁不就是因为这一点吗?

  所以,刚刚在见到容谦的那一刻,许世杰心中是有所忌惮的,他生怕这两个人合起伙来给他下套,那么,他们许家这辈子名声就真的全完了。

  “哈哈……说的是,说的是,张总真是好口才。”一边说着,一边有恃无恐的打量着张绮的全身上下,最后,他的目光定格在那双桃花眼眸上,似乎想从中看到一些善意的谎言。

  但是,不知是张绮隐藏得太好还是他真的想多了,他并没有从中看到他想看到的东西,只是尴尬的笑了几声,刚刚的问题才算含糊过去。

  “那好,我再提醒许总一句,这做生意讲究的是你情我愿,也只有大家共同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这生意才能做得长久,您说不是吗?”

  都已经是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老手了,她怎么可能不明白许世杰心里在担心什么,看来,她对面坐着的这个人不单单是一个好色鬼,还是一个商场上的老滑头。

  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看来,他是想抱得美人归,又想把生意做成,只不过,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这种人注定胸无大志。

  尽管许世杰依旧在讨好着张绮,熟不知张绮早就已经在心里把他嘲讽的千变万化了,在张绮的心里,这世间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动摇破公司在他心中的位置,就连海外那几个十分有名的商业巨头都不可能,更何况这样一个小小的许世杰了。

  “那是自然的。”感受到张绮心中的一丝不悦和眼神中那么带有几分凌厉之色的戾气,许世杰这次倒是学乖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只喝酒,不谈别的,他们都各自怀揣着各自的心事,只不过,相比起许世杰那十分肤浅的行为和想法,似乎没人能看得懂张绮心里到底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刚刚听到许士杰提起了容谦,张姐绮这会还真的有些想他了,只是不知道他在隔壁此时在做些什么呢?

  他们这边倒是风平浪静,可容谦那边原本的风平浪静在几分钟之前就彻底被打破了。

  自从那个叫小丽的女服务员出去以后,他原本正在悠哉悠哉的休息,可没过多久的时间,又走进来一个女孩,她的穿着十分性感,暴露,而且还带着一瓶上好的波尔多红酒。

  原本的目光便更加幽深了几分,尽管房间的灯光很昏暗,但是却已经掩饰不了她双眸中的寒光了。此刻,那双冰冷的眼眸就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随时都可能贯穿人心,只不过此刻的这个女孩子还没有意料到他现在身处的危险。

  从那女孩儿进来开始,似乎就在刻意营造着一种不一样的景象。

  起初,他还以为进来的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但是直到那女孩走近以后,容谦这才发现,只不过是换汤不换药,刚刚的小丽出去以后换了身更加暴露性感的服装,拎着瓶酒再次回到了这里。

  原来他也有看走眼的地方,还以为像这种地方真的出了一朵高雅的白莲花呢,谁能想到只不过是披着莲花的皮,实则在那高雅圣洁下面掩藏的还是一颗骚动的心。

  两人的目光才不过短短相见上了几秒后,女孩似乎还有些害羞。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俊俏的男人,虽然来到他们香榭丽舍的贵客不占少数,有权有势的更是多了去了,但是,像容谦这么年轻,身材相貌都这样好,而且还这样有钱多金的老板,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到底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在面对这样帅气而又有绅士风度的男生,难免会有些激动吧!

  虽然她长相很稚嫩,但是手到擒来的娴熟手法以及她走路再加上穿衣的姿态,哪里像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

  这在容谦眼中,她这副样子和那些外边二三十岁的少女妇女又有什么区别之分呢?只不过更加提前进入了这样的行列罢了。

  其实他还是挺可悲的,他之所以多看那个女孩子几眼,并不是因为她长得有多么的好看,也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的吸引人,这仅仅是因为他以一个外人的角度,以个别样的眼光去观察她,去同情她罢了,在他眼中,更多的也只是同情。

  “先生,小丽敬你一杯。”一边娇羞的说着,一边含情脉脉的盯着容谦,看到容谦默不作声以后,她以为荣谦是默认了,竟然自顾自的端起其中一只酒杯缓缓坐到他身前。

  就在她刚刚坐下的一瞬间,容谦立刻嗅到一阵清香,若有若无的味道不同于这里芳香而浓郁的檀香味,这其中似乎带着一种神秘的气息。

  又不同于香水,还挺好闻的,不禁多吸了几口,却没再表示别的,只不过他是越来越佩服这些胆大的女孩子了。

  心里冷笑了几分,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如此残酷,别看有些年纪轻轻不大女孩子,她们不上学的事小,她们的想法比一些成人都要先进许多,甚至更加开放。

  但是,这也并非是他凭一己之力就能解决的问题,看到他面前的女孩子浓妆艳抹的样子,他不由得想到了顾眠。

  还记得曾经看过顾眠年轻时的照片,那稚嫩的小脸上还带着些许婴儿肥,根本就是一副孩子气的模样,和面前的这种十分妖娆的欧美妆容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样子。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这两者面前,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顾眠,为什么会选择她了。

  这样显而易见的差别,在他心里根本就不需要选择的余地,就算是给他一万次机会,就算是给他更多的选择,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顾眠,他的选择还是不会变。

  从女孩的手中接过红酒杯,他并没有立刻饮下,而是在面前摇了摇,那透明的红色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更加的暗淡,能看得清灯光照射在液体上波光粼粼的影子。

  两人之间的气氛停滞了好久,那女孩的心中也犹豫了许久,可最终却还是十分大胆的将双手附上了容谦的双腿,另一只手也在有意无意的撩拨着容谦,就在容谦的脸上终于有了和刚才不一样的表情时,她的心中还在窃喜。

  事情和她想的差不多,只不过没有想到还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在她继续坚持了几分钟以后,果然一下子被带入了一个怀抱当中。

  强健而有力的手臂直直的顶在她的腰间,她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脸上发上了一层娇羞的红晕,可双眼却还是如那忘川水一般紧紧的盯着容谦好看的双眸,像是在期许些什么。

  只不过这次恐怕要让她失望了,容谦根本就不是那种好色小人,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同情一个女孩而对她产生一种怜悯或者是不一样的情感呢!

  对他来说,知趣者,他可以不对她有所举动,但是像他面前这个女孩这般不知趣的人,竟然还敢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威信,他是断然不会放手不管的。

  原本他还打算,如果她是一个正经的女孩子,就暂且放过她一马,说不定他心情好了,还可以给她指点一条明路。

  但是没想到,上天偏偏不让他做好人,看来真的是这样的角色扮演惯了,冷不丁想做个好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有些不可思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