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他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五十一章 他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

  在这个世界上,许多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生活,也有很多人愿意选择性的相信别人带给他们的生活,但是大多数的人还是选择相信自己,自力更生。

  面对别人选择的生活,他也没有权利说什么,在这样一个繁华而又充满神奇色彩的年代,这样的职业意向大多普遍,几乎每个酒吧里都有这样的职业生存者,或许他们是迫不得已,但是在他看来,他们只是在践踏自己的尊严。

  上扬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然而,这上翘的嘴角对于眼前的这个女孩来说就好像是迷药一般的存在。

  此刻的小丽已经深深的被容谦所吸引,她当然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完美的男人,简直就是上天带给她最好的礼物,一双小手死死地抓着容谦胸前的扣子不放,像是在打量着什么,心中同时也在算计些什么。

  那质地面料都是非常好的西装,一摸就知道是精品,绸缎的领带是阿玛尼今年的最新款,他穿在脚上的那双皮鞋刚好是意大利的定制款皮鞋,即使是再眼拙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容谦身上的这一套装备本非凡品。

  对于像一个她这么大年纪又爱慕虚荣的女孩来说,这样的奢侈品已经足以占据和俘获她的眼球,除了容谦那帅气的脸庞修长的身子以外,最吸引人的恐怕也就是这些外在的东西了。

  其实,做她们这一行的女孩子那一个不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能够每天穿着迪奥的连衣裙,背着香奈儿的包包,穿着缪缪的凉鞋,这样的生活是她做梦都想拥有的。

  而为了那些所谓的虚荣,她也甘愿做这样的职业来换取更多人的青睐和怜悯。

  看着她周围的姐妹一个个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放弃了现在的工作,专心致志的做起了一个女性色彩十分浓厚的职业,准确的来说就是被人包养,每天什么都不用做,就有别墅住就有豪车开,甚至有数不完的衣服和珠宝,她也很羡慕这样的生活,她甚至不介意对方有没有妻室,都可以接受。

  曾经,她也招待过不少酒吧的大客户,但是,他们其中或是年纪太大,或者是没有那么有钱,再加上她还有些青涩的缘故,导致一而再再而三的错失了好多机会。

  可直到今天才知道,她的机会来了,就算是为了曾经的错失弥补遗憾吧,她也不想白白浪费和放弃这次机会。

  心里同时也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他也要亲手将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拿下,至少要让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的想法还是轻易的被别人看穿了,容谦早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所以,这会儿,他好看的双眸再一次的变得凛冽起来。

  在女孩抓住他的衬衫领子的时候,容谦反客为主,反被动为主动,主动挑起女孩的下巴,将她拉近自己的脸庞,深情与他对视。

  四目相对,女孩的心跳不自觉的加速,就连抓着衣领的手都不禁颤抖了几分,满满的手心里全是汗。

  轻轻勾起嘴角,那好看的微笑在脸上像是含苞待放一般,就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在她脸上渐渐粲然盛开。

  就在她轻启朱唇马上就要有下一步动作时,下巴蓦然被人捏紧,刚刚停车在脸上的笑容也戛然而止,取之而代的是从未有过的惊慌和紧张。

  疼痛感顿时袭来,她感觉自己的下巴好像快要被人捏碎了一般,就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而偏偏在这个时刻,容谦又收起他刚刚脱在女孩后脑下的手臂,没有了手臂的支撑,女孩本能向下仰去,身体失控的感觉让她的腰部承受了巨大的阻力。

  而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丝毫没有打算放过她的意思,手上的力度还在不断的加紧,她疼得说不出话来,却依旧在口中呜咽着,“你,你弄疼我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我要干什么,你难道心里不清楚吗?你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做吗?这不是如愿以偿了吗?”一边说着,眼眸一边冷了几分。

  那深不见底的眼眸里此刻哪里还有半点欢喜之色,明明就是如同一个魔鬼一般的存在,黝黑的瞳孔深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就连原本的五官在女孩的眼中也开始逐渐变得扭曲。

  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大脑又是一片空白,手足无措的,她不知道此刻应该做些什么。

  出于本能的反抗和挣扎,但是无奈他们之间的力量太过于悬殊,她根本没有办法逃脱容谦的魔掌,而她接下来不断的反抗带给她的只不过是更大的痛苦和身体上的折磨与摧残。

  直到她的下巴开始渐渐麻木,腰间也丧失了动力,从她口中原本散发出来的呜咽声也渐渐停止。

  她此时就像是一只丧失战斗力的玩偶,木木的躺在容谦的腿上,一动不动仰着头望着眼前的吊顶,目光呆滞,完全丧失了生机。

  容谦原本的神色也渐渐好了许多,手上的力度也渐渐放松了几句,警告的说着,“敢对我下药的还没几个人,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你当真不知道我是谁吗?”

  容谦此刻的话语犹如一个幽灵一般的存在,在女孩耳中不断贯穿着她的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也是不敢相信她自己听到了什么。

  天哪!她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这不可能,一定是她多想了,一定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在试探她,越是这样想着,越是更加笃定容谦仍旧没有发现她的秘密,装模作样的说着,“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不要指望从我嘴里套出来什么话,我可没有那么傻。”

  其实,早在容谦嗅到女孩身上的香气时就已经渐渐有所察觉了,虽然这种香气味道十分清新淡雅,闻上去也不像是迷药,更不像是什么有副作用的东西。

  但是,本能的直觉告诉他,这香料其中必有猫腻。果不其然,在他深吸了两口以后,便觉得眼前开始有些轻微的症状,头脑也开始渐渐发晕。

  虽然没有迷药的味道,以及它的状态都是不同的,但是,它们大多数都是如出一辙,而这些药的目的也都是一样的。

  看到他面前的这个女孩还在跟他装傻,容谦真的觉得太好笑了,心里止不住的冷笑了几分。

  姜还是老的辣,她这个年纪经历的事情终究是太少了,如果她当初还是没有换服装的模样,或许他此刻就已经掉入她的陷阱也说不准。

  不过,要怪就怪他看错了人,她以为他会喜欢那种成熟妩媚的女人,却不想他偏偏是对这一类型的女人不屑一顾,特别是像她这种庸俗而又低俗的女人,要气质没气质,要长相没长相,最重要的是还欠缺修养,试问,如此下来,这样的一个女人到底还有什么?

  “你笑什么?”

  “你还没有权利这么问。”刚说完这句话,就聆听到门口似乎有高跟鞋的脚步声。

  几乎是在门打开的同时,他下意识的拦起女孩儿的脖颈,出乎意料的一个动作让躺在他腿上的女孩低低的惊呼一声。

  接着,便顺势搂住了容谦的脖子,而两人十分暧昧的这一幕刚好被走进来的张绮看到。

  原本还凸显的尖尖的下巴此刻变得更加修长了,就连两侧的卷发都掩盖不了她脸上的难堪,哪里还有刚刚挂在脸上的笑容,那娇媚的眼神更是恶狠狠的盯着前方的两个人,像是生生能够把容谦怀中的女子活剥了皮一样。

  张绮更是将自己的指甲都嵌入了肉里,却仍旧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

  可恶,轻轻的咒骂了一声以后,迈着她那矫健的步伐,以飞快的速度走的容谦的身旁,也不管他此时的动作和眼神,一把将他怀里的女孩拉起,用力的摔到地上。

  不要怀疑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实际上,容谦也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帮了她一小下。

  在张绮拉女孩儿的时候,容谦也顺势将自己的腿移向了另一侧,而他身上的女孩也就自然而然的很轻松被张绮拉了起来。

  显然,那猛然被甩到旁边的女子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意外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大脑还处于蒙圈的状态。

  一脸的无辜神色和懵懂的眼神,似乎还没有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诧异的看了看容谦,又怀疑的望了望张绮似乎是在用眼神询问他们两个到底为什么?

  “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犀利而不带有任何轻蔑的语言,就这样被张绮直接抛向旁边的女子。

  说话间,满脸更是十分嫌弃,连一秒也不愿意看她一般。

  “可是……”那女孩满脸委屈状,似乎还想解释什么,可是还没等她解释,张绮那十分不耐烦的眼神又显露出来。

  接着,又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咆哮,“你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干了,我告诉你,容总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最好小心点你的爪子。”

  越是这样说着,张绮的心中越是愤愤难平,实在是没有想到她不过才在旁边谈生意,谈了一会儿的功夫,这小丫头竟然长本事,也学会去勾引男人来了。

  她勾引谁不好,偏偏勾引容谦,这是她万万不能忍受的。

  这些年,她好不容易等到樊若水离开了容谦眼下,他身边只剩下一个顾眠就够让她受的,什么时候连她自己身边的人也开始这样吃里扒外了。

  越想就觉得窝心,冷冷的警告过那个女孩以后,便把目光转移到容谦的身上。

  “容谦,你,你还好吧,她太不懂事了,刚刚给你添麻烦了。”她这次说话的音量瞬间和刚才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刚刚还是一个如猛虎一般的人,现在立马变成了温顺的乖乖小绵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