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有点心虚-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十三章 有点心虚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四十四章不来才正常

  沐浅夏两人发生争执时,顾洛和一群狐朋狗友玩乐着。他还没进入家里公司,比容谦时间要宽裕许多,再者容谦也不喜欢这种消遣,所以另有一些打发时间的玩伴。

  一个染着蓝灰色头发的杀马特男人把人手机递到顾洛面前,吹了个口哨:“顾少,你这次的新任女友,长得不错嘛,还和你有五六分想象,这么可看着挺可乐”

  顾洛瞳孔一缩,目光直直落在这张图片上,他伸手一把将手机抢过,点了返回后,就看到了相关标题。

  脸上笑意顿时全消,拳头握的咯嘣作响,和沐浅夏两人一样,他第一时间就觉得是樊若水所为比那两人更笃定

  天堂夜来往的人非富即贵,能开下去不仅是因为服务好,后台硬,也因为保护客人,不会透露分毫。

  但若说客户本身所拍摄,那就不会管,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争端,他们不是警察,管不过来。

  樊若水当时肯定不止一个人,有同伙

  他心中怒火燃烧时,另一个摇着折扇,故作风雅的男人再次点火。

  男人看了图片,点头附和:“岚少说的对,你这是想尝尝兄妹py的滋味”

  “py你妹张航你找死”顾洛瞬间被点爆,一拳狠狠砸像他面门,半点不留力道。

  张航一下被他打倒在地,也恼火的不行,愤怒瞪着他:“顾少,你什么意思想打架”

  周绍岚猛然想起一件事,对他同情的摇头:“兄弟,这次是你找死,帮不了你了。”

  顾家丢了个女儿,是顾洛他亲妹妹,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其他人不知道,他们这些经常玩乐的还能不知

  张航这次真的是触了雷,竟然开这种玩笑。顾洛能忍才怪,啧啧。

  “这次先饶了你”顾洛俊逸的脸上上一刻还在怒气翻腾,这时露出了极为复杂厚重的神情。

  他抓起车钥匙,也不和其他人解释更多,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去。

  五分像,兄妹,莫名的熟悉感,莫名的想待她好

  这些词徘徊在他脑海里,汇聚成一条让他颤栗不止的念头。或许,沐浅夏真是他丢失的妹妹

  他一定要调查清楚

  当天晚上,虽然沐浅夏极力避,还是被容谦拉着做了一次。

  他现在,几乎抵挡不住对她身体的浴望,那种原始的冲动,好似从灵魂中复苏,再不是一个月一次就能满足的。

  沐浅夏不知原因,但她心中害怕,医生可是特意嘱咐过,要禁房事。

  第二天上午,借着身体不舒服,她请了一天假,在容谦离开后,独自去了医院。

  为避诊断不准,她虽然难为情,还是找了原来那个医生,理所当然被训斥一顿,但也得到了安心的答案。

  纵使沐浅夏再三道歉,医生还是恼怒的很,不客气道:“你若是再有下次,流产了就谁都别怨”

  “我这次一定注意,您放心。”沐浅夏一口答应,她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

  要么和容谦达成隔房睡的协议,要么她就出去旅游,到两人约定的时间,直接离了婚,再不想其他。

  想到后一种可能,她心脏还是会不可抑制的疼痛。

  挎着包走着,她蓦然想到另一个可能,或许可以拿生一个宝宝先试探容谦的态度。

  如此一想,她脚步轻松了些。

  由始至终没有注意到,从治疗室出来的樊若水。

  樊若水怨恨的盯着她后背:“去查查,沐浅夏来这里做什么”

  陪在她身边的经纪人立即点头:“我这就去查。”

  经纪人知道沐浅夏的身份,巴不得自己手下的艺人能够将她挤下去,登堂入室。

  “速度快点,最好是得了什么绝症”樊若水愤愤的诅咒,她没想到就因为让人刊登一下顾洛和沐浅夏的绯闻,容谦就对她大发雷霆。

  这种他越来越在意沐浅夏的感觉

  她眯起眼睛,绝对不会让沐浅夏好过

  晚上,沐浅夏特意去了一趟超市采购,将自己拿手的好菜一一做了。

  她是想着让容谦吃的好一点,趁机问出生宝宝的事。

  然而一直干等到九点多,都没等到人,也没收到电话短信。

  他显然不会回来了。

  沐浅夏扯起一个笑容,拿起筷子,自己开吃。

  是她太想当然,以为他接连来别墅,就忘了曾经一个月只能见一次的相处。

  等不到人才是正常。

  容谦的车,是在前往别墅的路上,半途拐道,去了樊若水的公寓。

  他被经纪人电话告知,樊若水发病了

  “怎么回事”打开门进去,看到在客厅中走来走去,烦躁不安的经纪人,他沉声问道。

  “容总,您总算来了”经纪人面上一喜,随后解释说,“若水她昨晚就受了不少刺激,今天被您,被您吼了,情绪就不对劲儿,我带她去医院看过,本以为没事了,谁知积攒在晚上爆发了。”

  容谦点头,算是认可了他这个说法,大步走近樊若水的卧室,轻轻把门推开,放轻脚步走了进去。

  心理医生何启谷正在给她进行治疗,但看樊若水抱着被子,围靠在墙角,一脸防备,全然听不进他话语的模样,就知道效果不好。

  “你出去吧,我来安慰她。”容谦看着这一幕,泛起心疼,坚硬的心软了许多。

  樊若水立时听到他的话,比何启谷还要快的转过头,眸子熠熠生辉的盯着他:“阿谦,阿谦,你终于来了,你没不要我,呜呜”

  “嗯,我来陪着你,不要害怕。”容谦走近,刚在床边坐下,樊若水就扑入他怀中。

  何启谷见状,轻手轻脚离开。他经验丰富的职业生涯中,还没遇到过樊若水这么难攻克的轻度抑郁症病人,在治疗方面,几乎没有进展。

  她只要一发病,就只认容谦,也只有容谦才能安抚。

  “阿谦,我怕,我真的怕,我们生个宝宝吧,生个宝宝,就不分开了,我不想分开,生个宝宝。”樊若水断断续续的说着,红唇朝着容谦的薄唇凑去。

  容谦偏头避开,双臂握住她的肩膀,禁锢住她的动作,皱眉道:“若水,没有宝宝,我也不会离开你,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嗯”

  “我要宝宝,要宝宝”樊若水挣扎着,固执的说,手指不放弃的往他衣服上扯。

  她想要的,绝对不只是照顾一辈子,而是把沐浅夏赶走,和他结婚

  这么几年,离开容谦的支持后,演艺事业并没有如想象中那么顺畅,在hlw那边只能出演一些不入流的角色,樊若水已经认清现实,她必须把他抓在手中,不管用什么手段。

  容谦禁锢她的手加了力道,将她往后推了些,目光紧攫她的眼睛道:“若水,我们不可能没有宝宝,你安静点,不然我就把你绑起来。”

  他说到做到,雷厉风行的性子,让樊若水身子颤了颤,不敢再纠缠。

  她目光转了转,换了个条件:“不生宝宝,那阿谦也不要和其他人生宝宝,不要离开我,不和别人生宝宝”

  碎碎念的重复着这两个意思,仿佛他不答应,她会一直说到天荒地老一般。

  容谦看她这模样,喟叹一声,沉声应道:“好,我不和别人生宝宝。”

  他在情事房门,有洁癖,只和沐浅夏一人发生关系。三年来,每个月排卵期她都没怀孕,有可能终生都不会有孩子。所以,答应这个要求,也不算艰难。

  樊若水拍了拍手掌,像得到水果糖的小朋友,一派天真道:“阿谦好好,阿谦太棒了。”

  容谦放开她,将床头柜上的药物和热水拿起,确定水温还可以,就过来喂她吃药,随后又哄她入睡。

  把人搞定后,已经临近十二点。

  经纪人看到他出来,放下手机,笑着建议:“容总,已经很晚了,您要不就在这里休息”

  “不用,若水她已经安稳睡下,你陪着她吧。”容谦直言拒绝,拿起搁在沙发上的外套,就往玄关走去。

  经纪人想到樊若水务必把人留下的命令,急急追了两步:“容总,希望您不要离开,万一若水醒来,发现您不在,又闹起来怎么办”

  “你是她的经纪人,想不到办法,就换一个。”容谦沉冷而强势道,脚步并没有停留。

  樊若水每次发病的第二天,都会好转,恢复成正常人。既然这样,他就没必要一直陪着。

  只会是照顾,没有其他可能,他不会给她这方面的希望。

  “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若水。”经纪人立即转了态度,不敢再说其他。

  容谦从公寓出来,直接前往沐浅夏所在的别墅。

  夜风微凉,他洗了凉水澡后,体温更是偏低一些,从身后抱住沐浅夏的身体时,她无意识的挣扎,想要逃离。

  “别动”容谦启唇低喝,直对着她耳朵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并不算小。

  沐浅夏一下子就醒了,她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一些:“你怎么回来了”

  “我怎么不能回来,这是我家。”容谦反问一句,将她身子转向自己。灯光下,清晰可见她容颜姣好的五官,泛着淡淡的光泽,并不惊人的美丽,却意外印入了他眼底。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