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弄脏他的衬衫-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五十三章 弄脏他的衬衫

  俗话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顾眠脑海中回荡着这样一句诗,手上也更加卖力的干起了农活。

  她埋了差不多有七八棵苗,那也就是说,她要刨七八个坑,20分钟过去了,她才刚刚刨完一个坑,而且就把她累得满头大汗,很难想象这七八个坑刨完以后,她得累成什么样子呀?

  虽然很累,但她还是想继续坚持,好在她旁边带了个保温杯。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基本上是频频休息一会儿,刨一会儿坑,喝一会儿水,哪里有纸巾可以擦汗,也就是直接用袖子在脸上擦一擦,早就忘了自己那高高在上的女神形象。

  这会儿,她女汉子的真实本性倒是完整无缺的暴露出来,她此刻根本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此时此刻是在自己家里,给谁看呢?

  不过,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根本都想象不到她现在的样子。

  终于,在她栽完最后一棵果树苗的时候,可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此时,她手上已经沾满了泥土,刚开始的时候还记得拿湿巾擦一擦,拿旁边的水洗一洗,现在,她连她的脸都顾不上了,又哪里顾得上手和衣服呢!

  算了,脏就脏吧,反正她也认了,好在她今天的任务圆满告成,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在她看来,今天,她做了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这远远要比她在家里待着一天,穿着十分干净的衣服在别墅中来回晃荡着走着要高兴的许多。

  暖暖的太阳照射在她身上,配阳光滋润的感觉也是美美的,根本就没有想其他的,就这样直接躺在草坪上,望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再看一看自己周围的景色,鲜花野草,还有她那刚刚摘下来的小树苗。

  心中一阵欢喜,偶尔还有几只小鸟在他头顶飞过,它们似乎在象征着时间的到来,也象征着季节的变换。

  许久不曾这样仰望蓝天,还记得上一次她像这样毫无顾忌的躺在地面上仰望蓝天的时候,还是和容谦在山顶上的时候。

  那时候,她的眼里有广阔无比的蓝天,低头便是那雄伟壮观的大海。

  而不同于那时的场景,此时此刻,她眼前只有那刺眼的阳光,蔚蓝的天空,朵朵的白云,而她周围是这样祥和无比的草地,充满生机,这两者之间带给她的是全然不同的感觉,前者更加的辽阔,雄伟壮观,而后者更加的贴近生活。

  自她有记忆以来,她很少像现在这样能够有机会和大自然来一个亲密接触。

  从小到大都没有过几次能够像此时此地这样一般肆无忌惮的躺在草地上,什么都不用顾及,什么也不都不用考虑。

  没有人会看着她,也没有人会议论她,更没有人会拿着那些闪来闪去的闪光灯对着她一顿拍,一个人在一样的时间当中待久了,难免会向往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场景,也会向往不一样的生活。

  她曾经在梦中无数次梦到过类似此时此刻这般的感觉,那样的她自由自在,那样的她很向往这样的草地,向往这样的蓝天,向往这样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而此时此刻,顾眠也全然忘记了她身处在那样高档的别墅区,也忘记了她此时此刻做着富家太太的身份,更忘记了她此时此刻心里的那些忧虑和无奈。

  闭起眼睛,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甜甜的微笑,此时此刻,仿佛真的回到了梦境里的感觉,她一直都期待的生活有山有水,有温泉有瀑布,有高山,有河流,有小溪,有草地……,

  想着想着就开始独自陶醉起来,就连有人悄悄的走到她身边都毫不知情,依旧陶醉在自我的世界里。

  现在,她只要轻轻一闭眼,眼前的景色便都是那样的美好,它们就犹如曾经出现在她梦里的场景一般,让她留恋的不想再睁开眼睛。

  望着女子脸上那甜蜜的模样,容谦也终于在这一刻懂得了什么叫做岁月静好。

  尽管顾眠的脸上此时已经犹如一只小花猫一般,一块白一块黑,但是,在他眼中,顾眠此时的模样还是格外可爱。

  或许顾眠没有发现,其实他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从顾眠刚刚躺下开始,他就一直在暗地里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原本回到家里后正想着去找她,但是里里外外找了一圈,还是在张嫂的口中得知她自己一个人跑来后花园了。

  本以为她只是来花园赏花,坐会秋千,却没想到她竟然一个人栽了这么多果树,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看到顾眠脸上那十分甜蜜的笑容,容谦的嘴角也不自觉的跟着上扬。

  在这样的阳光下,两个人的影子在地面上形成了完美的契合度,周围的所有景致都是他们身边的陪衬物,他们就像是那阳光下的白色恋人,在地上的投影中紧紧的拥抱彼此。

  原本两人之间的这种气氛怎么看都是一种十分和谐的画面,却不想顾眠无奈的揉了揉眼睛才刚刚睁开一条缝隙,就隐约看到旁边似乎站着个人,本能的警觉感让她蓦然的起身,接着便是一声十分恐怖的大叫,“啊……”

  她这一叫不要紧,除了把她自己吓了一跳以外,同时也把原本处在十分平静中的容谦也吓了一跳,猛然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屡屡自己的胸脯,皱着眉头望向他面前的这个女孩。

  顾眠似是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容谦,诧异的问道,“怎么是你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看你睡的太入神了,就没有打扰你。”张扬在脸上的笑容还未散去,只是低低的说着,那双好看的双眸却依旧将注意力聚焦在顾眠的脸上。

  这活儿都已经干完了,知道容谦有事情找她,两个人便没在继续在花园里呆着,而是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别墅。

  可不料,从她一进门的时候就开始发现这些下人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她看,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他们是在看容谦,可是都已经走过了一层以后,渐渐拉开了她和容谦之间的距离,可是那些目光却依旧聚焦在她的身上。

  不禁皱了下眉头,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便也没太在意。

  直到她看到那些仆人脸上难以掩饰的笑意之后,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又不好去问些什么,而是直接回过身来问着容谦,“怎么回事啊?他们在笑什么?”

  本来她只是无意间问个问题,却不想回过头发现容谦也在低低的笑着,这让她更加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是她产生了错觉吗?还是说她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容谦连连挥手答道,悄悄吸了好大一口气才控制住自己,没笑出声。

  “那你在笑什么?”

  “嗯,我在笑,今天外面阳光真好,你看……”

  听到他这样的解释以后,顾眠也没再说别的,而是继续向前走去,可是她心中还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走三两步,一回头,却发现容谦脸上还是隐藏着难以掩饰的笑容,忙的回过头去,又走了几步,再停下来,回过头看却发现那笑容依旧还荡漾在容谦的脸上,并未散去。

  这让她不禁对容谦充满了怀疑,也对自己充满了怀疑。

  末了,她再一次转身,大步跨到容谦的面前,给容谦倒是来了个措手不及。

  双手放在背后,一圈一圈的绕着容谦里外外绕了好几圈以后,这才定定的站在他面前,又在他身上嗅了嗅。

  容谦本能的靠后,可不料,她的身子还没等动,衣角就被顾眠牢牢抓在手中,态度强硬的问道,“从实招来,你刚刚到底在笑些什么?”

  容谦原本正在屏住呼吸,心里生怕顾眠察觉到他刚刚去了哪里,听到她这么问以后倒是松了一口气,再次洋溢起嘴角上的笑容,悄悄把他的小手握在手心里,温柔的说道,“亲爱的,你可是把为夫的衬衣弄脏了。”

  “这不就是抓了你一下吗?”果断的翻了个白眼,似是很不情愿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可在下一秒她低头的一瞬间,确实看到了让她不可置信的一幕。

  因为容谦那原本干净整洁的白衬衣刚刚被她所摸过的地方确实有两道黑色的印子,而且十分显眼,想让她不注意到都不可能。

  天哪,不会吧,她只是轻轻碰了一下,怎么可能啊?却不想打开双手以后,再看到那黑漆漆的手,蓦然才想起了什么,“啊”的大叫了一声后便狂奔向洗手间。

  拜拜了,她做了个人无奈的动作,笑了笑后便直奔卧室,尽管是今天刚穿的衬衫,可也是时候该换一下了。

  望着浴室墙上的镜子,顾眠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副恨不得要把容谦打倒的样子,连镜子中的表情都十分狰狞。

  这绝对是她今生今世再也不想看到的一张脸,原本就未施粉黛的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她往日的样子,分明就是一只灰头土脸的小花猫,特别是她那乱糟糟的头发上还有带着星星点点的泥土和小草,都快赶上原始人了,分明就是有个活生生的人小乞丐吗?

  显然,她已经知道了刚刚那群人在笑些什么,包括容谦,越想越觉得生气。

  其他人不敢说也就算了,可该死的容谦竟然还不提醒她,就这样跟着她,在她身后嘲笑了她一路。

  好啊!看她一会儿出去怎么收拾他,小心翼翼的将洗手间中的化妆水喷雾中灌上满满的一壶水后就开始十分认真的洗脸。

  直到彻底将她原本纯洁无比的脸洗干净后,心情这才有所好转,果然,她本质里还是一个美人胚子的,和刚刚那番模样还是有些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