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乐天派-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五十四章 乐天派

  怀揣着对容谦的报复心理,顾眠走进卧室的时候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随身携带小喷壶,只要等着容谦轻轻一回头,在他不经意的一瞬间,她便可以出手进行自己能绝地反击的时刻了。

  可等她到房间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容谦的人影,一直藏在衣袖中的喷壶此时却没了用处,里里外外都找了一圈都没有,也不知道这个人在哪儿呢?

  可她不知道,容谦此时就在她的身后,一直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终于,等到她无聊到把喷壶随意放在床头柜上时,刚刚坐在床上,回过身就看到那一直倚靠在门槛上的容谦双手抱拳,他此时此刻正在歪着头朝她笑,那脸上的笑容阴险至极,分分钟就是一个撒旦魔头。

  正想着自己此时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容谦已经率先开口了,“夫人是在找为夫吗?”

  顾眠这会儿虽然对着容谦说话,但是,她的目光却没有在看容谦,而是一直望向被她放在床头柜上的喷壶,“瞎说,我找你干什么。”

  其实,她的小心思早就被容谦看穿了。

  见她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容谦不断调侃的,“哦?看来夫人没有找为夫,不过,为夫倒是想找夫人了。”一边说一边向顾眠的方向走来,平平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我,我有什么好找的,你找我干什么。”眼看着容谦都已经走到了她身旁,可是她现在又不能够明目张胆的拿喷壶去喷他。

  所以,这会儿,她纠结复杂的心情的影响下所导致她整个人的表情和动作都显得十分扭捏不安,看起来非常奇怪。

  “为夫是想看看夫人的脸洗干净了没有。”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修长的手指直接取过顾眠勉丢弃在床头柜上的喷壶,还拿在手中细细把玩着,打量着。

  “你……”见到自己的秘密武器被人家抢了过去,顾眠这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暗自责怪到自己,早知道她就不放在哪里了。

  看出她脸上的不悦,容谦这会儿也不与她开玩笑,而是直接这种正题,“好了,好了,不跟你闹了,我今天回家是有事想和你商量。”

  顾眠冷哼一声把,脸别过一边,不去看他,心里此时正在和自己暗自较劲,这会儿知道有事儿找特了,还敢这样对她,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试问有哪个女孩肯接受他这样的人,真是太不懂事了。

  “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现在没心情。”学着容谦刚刚的样子,双手抱在胸前,目光看向远方,脸上更是面无表情,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趾高气扬的御姐形象,像是把一切东西都不放在眼里。

  “行,行,是我错了,我错了好了吧,我的夫人是谁呀?天下第一美,无论是什么样子,她都是最美的。”

  女孩无非都是喜欢听男生说些软话,再说一些夸她们,恭维奉承的话语,纵使她们是真生气了,这样的话语对于她们来说也十分有用的。

  有些时候,这些甜言蜜语远远要比吃一百颗糖果和一罐蜂蜜,吃一个奶油蛋糕要好使的多,而容谦恰也刚好利用了这一点,乖乖向顾眠服个软,无疑,这样的方法是最直接了当,也是最有效的。

  尽管顾眠心里这会儿还是有些不情愿,但是却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只不过碍于刚才的面子,她又不好将自己脸上的表情转变的这么快,一直端着架子说道,“你找我什么事儿?”

  只见容谦脸上那原本温暖的笑容一闪而过,接着换起了他一贯常态的讲话姿势,“言归正传啊,我今天看见容羽了,她和容廷在一起。”

  突然从容谦的口中听到容羽和容廷,顾眠还觉得有些诧异,不过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一手玩弄着刚刚从容谦手中小小的喷壶,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怎么了?”

  看到顾眠那十分平常的反应,容谦也是醉了,“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平平在一起的这种关系很不正常吗?”

  对于容谦的怀疑,顾眠也是先诧异了一下,心里开始暗自为和容羽担心,也不知道容谦到底发现了什么,不过,她还是不想过早就说出她心里的想法。

  “这有什么不正常的,再说了,你怎么知道他们两个偏偏在一起,难不成你派人去监督他们了,就算他们明明在一起了,他们也是名正言顺的兄妹关系,这有什么不正常呢?”

  她以为她说的正义凛然,所有的言辞都是那样的,本以为容谦会乖乖听取她的建议的时候却不想容谦差点被她气的吐血。

  “我……”容谦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他简直要被他的小妻子气得吐血了,调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做了一下深呼吸,再次开口道,“我今天从公司回来的时候碰巧看到他们了,他们两个人手牵手在一起逛商场,而且,我也向我妈证实了这个问题。容谦除了晚上回家住以外,白天基本上都在外边。”

  这会儿,顾眠脸上也不再似刚才那般喜笑颜开,心里也开始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只是很奇怪的是,这件事明明不关她的事,她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呢?

  可是话又说回来,当初她可是答应了要帮容羽保密的,只是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

  “也许真的是你想多了呢?这可能只是巧合。”虽然行程已经确定,容谦所见到的场景绝对不同于往日,他们两个之间的确有些出格的行为,但是,她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依旧对容谦进行循循诱导。

  在她的这句话刚说完时,容谦心里就已经很失望了。

  明明他们两个是夫妻,夫妻之间不是应该相互信任的吗?况且,以顾眠的性子又怎么可能猜不到他们两个的感情。

  女孩的心思总是要比男孩敏感许多,而且事实证明,他心里想的这一点也是对的,顾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和他说,就连现在也依旧在帮他们做掩饰,容谦这会儿是真的有些不开心了。

  “够了。顾眠他们两个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不用再替他们做掩饰了。”有些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一直处于崩溃与理智的边缘,就连有时候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但是控制不住。

  他也不想这样,他也不想对顾眠发火,但是,每每涉及到顾眠的时候,他的情绪总会失控。

  如果她当初早一点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如果在当初尽早解决了这件事情,如果顾眠刚刚直接和他坦然,说不定这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可殊不知,在他话的尾音落下最后一个节拍的时候,他那一直引以为傲的面孔就这样被顾眠无情的袭击了。

  顾眠自己也觉得不受控制,握在他手中的喷壶刚刚竟然就不自觉的按了下去,刚刚她真的是太激动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她。

  眼看着容谦的神色逐渐变冷,她急忙去取床头柜上的纸抽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脸,虽然刚刚因为她的激动犯下了一个小错误,但是,她并没有要承认错误的意思,还是理直气壮的进行着她刚刚的话题。

  “什么掩饰啊,我替他们做什么掩饰了?”说完后有意无意的翻了个白眼,接着便将头转过去,根本连看都不敢看容谦。

  这会儿,容谦的情绪已经比起刚才冷静了许多,心里直接告诉他,现在这种情况下对顾眠发火,也不是办法,毕竟他也不是当事人,况且,他根本就不是在生顾眠的气,而是在生容廷和容羽的气。

  “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容羽对容廷的感情吗?早在两个月前我就已经发现这个问题了,只不过当时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严重,也就没有尽早解决。现在看来,我的确是疏忽大意了。”

  “我觉得事情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顾眠这会儿倒是学乖了,说话的语气比起之前的温和不少。

  其实说到底,这件事情,她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她很清楚容谦在生谁的气,也很清楚容谦刚刚的态度究竟是为什么发火,只不过,她自己是已经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不好反悔,所以只能装作不知道,模棱两年的糊弄过去。加∶微∶信∶号 xs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小说!

  虽然表面上装作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心里还是蛮着急的。

  也不知道这一对小冤家到底进展成什么样子了,怪不得她最近总能够有意无意的看到容羽经常会在朋友圈发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再加上有些日子见不到他了,她还以为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呢,原来这些日子他都是跟容羽在一起。

  “你难道想等他们两个人生米煮成熟饭了再让我插手吗?”都这种时候了,容谦此刻倒是真是佩服顾眠那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她无关一样。

  有些时候,天不怕地不怕是好事,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用这种思维方式都能够解决的。

  这就像是在他们家里安放了一枚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容廷就像是一个隐患一样,他可以允许顾眠一直都是一个乐天派的脾气,但是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

  “他们两个都已经是大孩子了,我相信他们会有自己的分寸的。”两个人的情感在她眼中也是很正常的,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时候倒更愿意相信容羽的选择。

  可她此时恰恰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沉浸在爱情中的女孩子往往要比男人更加的感性,更加的容易冲动,就连她自己都会有一些做的不一致的地方,她又怎么可能去要求容羽让一个还未经过轰轰烈烈恋爱的小姑娘,有多么理智的选择呢!

  说到底,他们两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个人说的都有道理,两个人都没错。

  但是,他们只是以他们不同的角度抒发了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看点,在他们这件事情当中,有了导火线,那么,接下来的后续事情便会沿着这条导火线一点点的燃烧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