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乱斗-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乱斗

  本来,他们之间的气氛都已经得到一些缓解,所有室内的安静一下子变得澄清起来,仿佛又恢复了刚刚的平静。

  可是,这样的场景才不过多大一会儿工夫,两人之间的硝烟气氛又开始逐渐在房间内弥漫扩散开来。

  “我觉得,这件事情你就不应该这样做,不应该打草惊蛇,应该再观察一些时间,看看他们之后再做反应和决定。”经过一番平静的思考以后,顾眠仍旧是不怕死的说道。

  还在刚刚那段平静的时间,她已经思考了许多,她觉得容谦的做法还是有些欠于思考。

  这件事情或许不应该操之过急,或许他们两人还没有进展到他们想象的那种程度,不应该过多的干涉他们的选择和决定。

  年轻人嘛,总归是要有自己的想法的,况且都已经是20多岁的人了,她不相信容廷和容羽真的傻到这种地步,连这种分寸都没有。

  就在刚刚,他还以为顾眠已经想清楚了,会考虑站到他这一边,会帮他一起共同想办法解决问题。

  但是,却不曾想道,这才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甚至还没过十分钟,这婆婆妈妈的话语又来了。

  最开始的情绪本就有些不耐烦,再加之对容廷的反感程度,导致此时此刻,他在听到顾眠说出这番话时,心里不由自主的多生出了几分反感。

  “你现在怎么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都已经和你说了那么多了,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别的反应吗?”此时此刻,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竭尽自己的全力,吐字十分清晰,恨不得把这些字都直接说尽顾眠的眼中耳中。

  其实,他现在十分希望顾眠能够站在他的身边,为他考虑,能够多说一些他爱听的话,能够不要再为容廷辩解。

  可却不曾想过,正是因为他刚刚的态度,再加之那冰冷的眼神中更是深不见底,所导致顾眠说出的话语也有些激动过头了。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这么做不单单是为他们好,同时也是在为你考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判断是错误的,那么,你以后该怎么面对他们两个人。”明明就是她在一直为他考虑,她都已经提前考虑的很全面了,可是,她面前的这个容大总裁似乎一点都不领她的情,反而一直在阻止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难道她看不出来她是在为他好吗?

  关心则乱,有些时候人往往就是会如此,往往都会为了他们心中一直在为此烦忧的事情而产生一丝的恐慌感。

  这种冲动也会使他们丧失了原有的理智和冷静,顾眠是如此,容谦更是如此,不管是关系,有多么亲密的关系,他们的关系有多么好,两个人在面对一件共同的事情上产生分歧以后都会拼命,并且在对方面前强烈的陈述自己的观点。

  有些时候,他们生气的样子再加之心里的所思所想和间接导致他们忽略了对方的感受,从而导致两个人之间存在了不必要的惊喜和可大可小的矛盾。

  容谦此时就犹如一只已经接近于崩溃边缘的狮子,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也实在不知道该跟顾眠怎样解释,她才能够明白。

  以往,他们之间的默契仿佛在此刻却已经全然不在,取而代之的只有两个人之间的不同和他们对这次上述观点的差异。

  无奈的叹了口气,郑重的闭上眼睛,恨不得面前的手掌可以一巴掌拍死自己,有些为自己愤愤不平的说道,“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怎么可能判断失误呢!倒是你为了他们两个的事情怎么变得这么可笑,连最基本的理智都没有了。”

  轻叹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不过,他也不是成心要这样说,要这样做的,只不过他太过于生气了。

  在许多事情面前,他的尊严本来就是放在首位的,更何况但男子主义习惯了,稍微有些决策性的地方时,他都希望别人可以听取和采纳他的意见,也正是这样的习惯和这样的态度注定他们两个会在这件事情上产生分歧。

  或许,顾眠自身是觉得她所做的事情是在为容谦好,但是,容谦却觉得她只是在替别人考虑,既然两个人的出发点和两个人想事情的方式根本就不在同一条线上,这样的两个人怎么能够协调起来呢!

  起初,顾眠还抱怨过一次,侥幸的心理希望容谦能够听取她的意见,他们两个人可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一谈,不要去关心与他们的无谓的事情和与他们无关的事情。

  这些只不过都是身外之事,或许事情根本就没有他们所担心的那么严重,但是,眼下快乐都是她所想的,有些过于轻松,过于快乐。

  因为容谦压根就没有往她所想的那方面想,他们两个人始终都是站在一个水火不相容的地步,试问,她再这样说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吗?说的再多,也只不过是徒劳的。

  看来还是如此,两个不同想法的人终究走不到一起,她还以为凭借她的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可以改变他的一些心意,最起码能让他放宽心,放宽一下自己的态度。

  “喝,真是可笑,你说我没有理智,你竟然说我没有理智,那现在是谁在跟你心平气和的说话?”

  说实话,她就是想问问他,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考虑过后果吗?有认真的考虑清楚他心里究竟在说些什么吗?难道他在做一些事情说一些话的时候,都可以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吗?

  尽管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尽管一些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尽管从小到大以来,他所处的位置一直都是那样高高在上,一直处于养尊处优的状态。

  但是,她还是想问问他,他凭什么认为他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他凭什么又能够这么直截了当的否定别人所说的一切呢?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做?他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这样对他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

  可话到了嘴边,却偏偏强行将自己心中的怒火咽下,间接性的问了一些别的话题。

  其实,说到底,她还是不愿意轻易伤害别人,更不愿意破坏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

  尽管容谦刚刚说的话也可能有些过激,他的情绪有些激动,但是顾眠还是站在了他的方向,替他考虑。

  毕竟他最近忙里忙外,又要忙到家里的事情,要照顾到公司的事情,情绪上难免会有波动,反倒是她自己整天呆在家中,无事可做。

  所以,想了想,她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多体谅一些他。

  尽管顾眠将这一切都想的特别好,尽管她在心里已经设想过他们谈话之前的无数个想法和结局,但是她还是漏算了一步。

  因为男人最在乎的无非就是尊严和面子,而她恰恰触碰了容谦的这个禁忌。

  虽然她和容廷早就已经不存在任何可能性了,但是容廷毕竟是她和容谦之间的一块绊脚石,他还是存在于他们心中。

  尽管对方都说这不可能,都不愿意去触碰,但是他就像是一直长在容谦心里的一块疙瘩。

  本来,他也打算渐渐放下,不考虑那么多,不再去触碰任何有关破坏顾眠和他感情之间的问题以及人,但是,最近的事情再加之容廷的所作所为,让他渐渐起了疑心。

  本来心情就十分烦躁的容谦此刻还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工作上遇到的诸多不顺和他心里一直存在的想法都让他有些心慌,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话究竟来自于哪里。

  可从未想到回到家中连他最信任的人也没有给他一丝支持,甚至还不断的用话语数落他,这让他怎么可能不介意,又怎么可能不在意呢?

  “说到底,这件事和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你干嘛非要提他们两个说话呢?他们俩到底给你什么好处了?还是说容廷给你什么好处了?”

  天知道,当容谦的这句话说完以后,顾眠只觉得她头顶上的天都要塌了下来了,绝望,彻底的绝望,心里此刻已经不抱有任何一丝期望了。

  眼前的希望是有多渺茫,可能只有特自己清楚,越来越开始替自己感到愤愤不平,她这么说,她费尽心思的在开导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因为容羽是他的亲妹妹,她才不会这样费劲巴拉的去劝说他呢!

  该做的她都做了,该说的都说了,她还不是一样,在家里天天带孩子,要栽小树苗,还要为他熨领带整理衣服,可是到头来,她反倒一个好都没落下,还被容谦怀疑,想想就觉得替自己叫屈。

  这会儿,早就已经受够了,一切都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这就按照她心中的所思所想发泄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有意思啊!他们能给我什么好处,你怎么能把我想成这样呢?”

  在说完一句话,接着,不等容谦回答便开始说第二句,“容谦,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到底要怎么说才明白?你知不知道我是在为你好……”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

  “哎!你干什么?”

  “别打我,别打……”

  起初,顾眠一边说着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了起来,到后来,干脆想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和情绪。

  也不管周围是什么东西,直接拿起她放在床上的一个抱枕就向容谦的身上砸去,砸完以后似乎还不够解气,连枕头被子床垫甚至都一并向容谦的身上头上砸去。

  不大一会儿工夫,这30平米左右的卧室就开始上演了一出猫捉老鼠的把戏,容谦倒是也没再反抗,两人的话语似乎也就从这一刻终结,转变成了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追赶和打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