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白色恋人-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五十六章 白色恋人

  满屋子里转着圈圈,可是这两个人这会儿倒是乐此不疲,你追我赶,顾眠在身后追,容谦就在前面跑,两个人甚至在床上跳来跳去,就像是那三岁小孩子一般。

  许久不曾这样疯狂过,两个人一天跑下来都已经是气喘吁吁,但是却还是将年轻气盛的样子,和他们小时候一起玩游戏的样子一模一样。

  只不过,这对于顾眠来说都是很正常,对于容谦来说却是从来未有过的欢乐时光。

  在他们这些富贵人家里的年轻生活以及童年时的时光和普通百姓家的童年时光并不一样。?他们没有那么多在外边悠哉的风光,也没有他们尽情的欢乐,尽情的打闹,尽兴的打雪仗,那样的场景都只是她在电视中看到过的场景,却并未想象过一个小孩子的童年究竟可以丰富的这样的多姿多彩。

  此时,他们脸上的笑容倒是也发自真心的,这一刻他们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忘记了所有的一切,眼前的只有彼此,而他们现在所做的这一切原本就是他们心甘情愿的。

  都说夫妻之间没有隔夜仇,看来这句话果真是事实,他们之间的情景也正如这句话所说的那般。

  不过,这哪有到一夜的功夫,甚至还不够半天甚至几个时辰的时间,这两人又和好如初,好似在房间内打情骂俏一般。

  不过就是你追我赶,像是又回到了年轻时的感觉,就连一直躲在门口的仆人看着他们两个这般嬉戏打闹的样子,都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呢!

  “许久没见到总裁和夫人这样疯闹过了。”

  “是啊,他们就像是个孩子一般,年轻人真好。”

  “……”

  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只知道顾眠这会儿小腿酸胀的不得了,甚至真的是一步都跑不动了,一边跑一边笑,都笑得岔了气,肚子也疼的厉害,垂头丧气的挥了挥手,“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不跑了,不跑了。”

  定是许久不运动了,这才跑了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把她累个半死。

  不过都说运动也是可以发泄情绪的办法之一,跑了这么有一会儿,情绪果然好了许多,就连刚刚憋着胸腔的一股怒气也在瞬间消散了大半,就算此时对容谦虽然还有芥蒂,但也比刚才要好了不少。

  这才刚一坐下,却不要紧,不大一会儿工夫的时间就感觉有人悄悄环住了她的腰身,脖颈之间还隐约有些温热的气息,清冷而又忧伤的感觉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本想移动换个位置,可不料,围在她腰身的这个怀抱变得更近了,让她迫不得已的坐在床上动都不能动。

  “喂,你在干什么?”本能的反抗着,一边用力想要挣脱开容谦的怀抱,一边还不停的喘着粗气,这会儿他还没有恢复过来呢,这家伙怎么又缠上她了。

  刚刚不是和她吵的挺欢的吗?这会儿怎么倒是安分下来了,顾眠心里虽然有一丝反应,但是表面上还是十分不同意,可身体才刚刚扭都没几下以后,却又被容谦稳住,“别动,就这样好好呆一会儿,让我好好抱一会儿。”

  听到这样温柔的话语,顾眠的心情不自禁的又软了几分,本来想说的话也被她咽到了肚子里,就这样安静的休息了一会儿。

  过了有一会儿后,就连呼吸声也开始变得均匀起来,心跳也逐渐恢复平静,刚刚那种经过极速运动的快悦感也逐渐恢复平静,变得安心起来。

  这种心安和宁静的感觉让她觉得自身很舒服,也只有这种久违的舒心感才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个有依靠的人。

  而这种感觉最是温暖,也就是让她安心,也许只有在每每的这个时刻,她才会觉得这是他们爱情的依托吧?

  不知这样的时间过了多久,两人就这样一直静静的依偎着彼此身上的温暖,而他们此刻早已把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忘记了。

  对于他们而言,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光就是此刻的温暖吧!

  爱情或许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东西,有的时候,一句话语,一个拥抱,甚至是一个再简单普通不过的关心都可以在他们心中造成很重要的分量,都可以成为他们心底支撑的那份力量。

  外面的太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直接照射在两人身上,照射在他们的秀发上,照射在他们的侧脸上,照射在他们的衣服上,甚至连他们周围的床单上也不满了光芒的影子。

  此时此刻,美满而又光芒四射的阳光折射在他们周围以及周身的每一寸缕的地方,就连是那头发丝上都是金光闪闪。

  他们就像是沐浴阳光中的白色恋人一般,享受着一切的美好,得到了上天以及阳光的恩泽。

  所以,此时此刻的他们看上去是无比的恩爱,两个人的心也离得如此近,他们的心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甚至可以聆听到对方的心声。

  爱固然是美好的,这世间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是在他们两个人眼中,他们眼中的彼此才是更加美好的。

  为了彼此,他们可以付出一切代价,为了彼此,他们可以选择隐忍,为了彼此,他们甚至可以改变自己,这大概就是爱的力量。

  无论曾经也好,现在也罢,容谦甚至在某些时候都觉得他开始变得不像他了,就连顾眠和他身边的林助理也总是说这样的话,还时不时的拿这些梗来调侃他,或许他自身不这么认为,但是并不代表这些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在有些时候,他觉得这些改变是值得的,为了一个人,他也愿意做出这样的改变。

  况且,这不单单是他一个人的改变,一段珍贵而且长久的感情是需要两个人相互付出的。

  所以,顾眠没有叫他失望,他就更不可能让她失望。

  静静呼吸着顾眠身上那残留的一丝温存,静静听着她的心跳声,容谦觉得此时此刻才是他最享受,也是最安宁的时光。

  直到看到顾眠脸上渐渐恢复红润,那好看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妙的笑容,这才缓缓说道,“怎么了,不生我的气了?”

  听到容谦这么说,顾眠可有些不乐意了,就算她是真的生气了又怎样,就算她真的生气了她也不会怪人家的,“我刚刚可没有在跟你生气,我只不过是在跟你讲道理。”加∶微∶信∶号 xs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小说!

  嘴上一边这样说着,心里一边嘀咕道,她才不是什么妒妇呢,一点小事就容易生气,她刚刚是真的在和他讲道理好不好。

  “什么呀?明明就是我在跟你讲道理。”

  听到她这个回答,容谦也是无可奈何,经过几番温存过后,便想到接下来的正事,又开始正襟危坐,缓缓松开搂在顾眠腰间的双手说道,“怎么了?还想讲什么道理?”

  原本的双手都已经松开,直到说完这句话以后,再次揽上她的腰间。

  “好了,别闹了,开始说正事儿吧!”一天到晚都没个正形,顾眠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天到晚总是嬉皮笑脸的。

  她现在开始有些好奇,难道容谦平时在公司也是这样的吗?她都快有些不认识这样的容谦了。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容廷这阵子虽然没有见顾眠,但是,他这个人对待感情也是很专一的,他虽然没有表露出来对待顾眠仍有感情,但是他的心以及看向她的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

  尽管他们俩都十分有默契的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们却将容谦的举动都看在眼里,容谦更是知道容廷对顾眠的感情并没有比他差几分,所以,爱一个人爱的刻骨铭心并不是说忘就能忘的,如果他这么快就投入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甚至是接受另外一个女人的情感,连他都会有些瞧不起他的。

  “我知道你只不过是觉得容廷不可能对容羽动心思,所以便觉得这件事情还有转机,但是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容羽。”

  “你的意思是说她对容廷已经动了真心。”顾眠回过头来诧异的问道。

  不会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对。若非如此,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约他出去,更不可能为了一个人做出那么多改变,甚至牺牲自己的时间,这太不符合逻辑了。”

  尽管他也很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但是他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妹妹,一次,两次可以当做偶然,偶尔或许是不经意间发生的意外,但是,经常习惯性的作出一些举动或者是某些事情的确太过于蹊跷了,让他不多想都不可能。

  眼珠子一转,似乎又在打着什么主意,眼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天花板,看了几秒钟以后,再次迎上容谦的目光,坦然的说道,“可是,我觉得容羽她年纪还小,况且之前也谈过不少恋爱,这次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作为她的亲哥哥,他自然也希望这件事情没那么多严重,可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已经发生了,并不是他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如果事情真的可以按照他所期待的那样,那么,这世间便不会有那么多让他头疼万分的事情了。

  无奈的勾了勾手指,轻叹一口气,像是在说着什么无奈之事,“就是因为她年纪小,所以有些事情看得还不是那么明白,也正是因为她之前谈过不少恋爱,所以,这一次我才发觉她是动了真格的。”

  对于当前所处的这个问题,顾眠没有反对,因为,从她第一次看到他们两个人亲密的举止,也曾怀疑过。

  虽然容羽对她说出过她对容谦的感情,但是她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只当她是玩玩而已,说不准过一阵子她这个千金大小姐就另寻他人了。

  可没想到听完容谦这么说以后,她也觉得这事情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俗话说的好,有备无患,不管事情的好坏与否,容谦这么做毕竟是没有问题的。

  眼下,顾眠也深深的理解了他,其实对于他们这种兄妹情感,他这个做哥哥的也确实挺不易的,他又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只是一直望着天花板,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