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发什么神经?-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五十九章 发什么神经?

  都说感情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虽然在外人眼中看似很奇怪的两个人,但是他们彼此却浑然不觉,这大概就是情感的魅力。

  就像是现在身处于甚至是已经度过了热恋期的顾眠和容谦,尽管他们有的时候依旧会小打小闹,尽管他们依旧会看彼此不顺眼,尽管他们依旧会对对方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但是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彼此的一切,所以便会在情不自禁中无条件的包涵对方,无条件的宽容彼此,甚至愿意为对方做他们能够力所能及做的一些事情。

  当然,这样的感情是让容羽羡慕也是求之不得的,心里突然一喜,这大概便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吧!

  纵有她看不顺眼的地方,但是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或许这就是感情的神奇之处。

  她也相信顾眠对待她哥哥的感情就好像她对待容廷的感情一样,这都是一种再简单不过的感情,却是一种最真挚的爱情。

  她希望她的爱情会早一点到来,会早一点开花结果,她也希望她的爱情能够长长久久,美满幸福。

  不大一会儿工夫,容羽随手叫来几个服务员上来满满的一瓶红酒过后,再摘下她刚从香奈儿店里买回来的墨镜,径直起身在容谦面前晃荡一圈,而后嬉皮笑脸的开着玩笑说道,“哥,你看我刚买的这身衣服好看吗?”

  她哪里知道容谦这会儿哪有心思看这些,他全部的注意力全在容羽那双有惊无恐的眼神中。

  眼前的这小妮子越发的胆大了,就连衣服也穿得这般暴露,不知羞耻。

  若是往日里,他定不会管,但是现在,她太不懂得爱惜自己了。

  也不知怎的,顿时心中憋着一团火,一股脑的拉着容羽一下子坐到他身旁,用力的扯着他的胳膊,瞪着眼睛,一字一句的恐吓道,“小小年纪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以后不要穿成这个样子来这里。”

  容谦的手臂被容谦扯的生痛,轻轻的低呼了一声,眼神里慢慢的不可置信。

  她不明白她这个平日里最深爱的哥哥到底是怎么了,近日不知道发什么神经。

  从她来了开始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明明是他叫她来的,这会儿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十分不情愿的翻了个大白眼儿,而后用力挣脱开自己那纤细的手臂,再放眼望去,此时雪白的手臂上已经多了一条红色的淤痕。

  她哪里受过这种委屈,也不明白容谦为何会不分青红皂白去做这种事情,十分生气的朝他大吼道,“你干什么呀?朝我发什么神经?”

  话音刚落,四目相对,瞬间交接处无数个电光火花,在这黑暗的酒吧当中若隐若现了,仿佛都能和酒吧中的闪光灯相媲美。

  此时此刻,剑拔弩张这个词用在他们兄妹之间形容他们的关系再合适不过了。

  顾眠一直在他们中间坐着,不免为他们的关系有些担心,生怕此时很好的气氛瞬间就被破坏掉。

  她虽然知道今天事情的整个由来经过,但是却还是暗自里为他们感到担心。

  到底都是一家人,总不好在这种地方伤了和气,更为了一些不值得的人和事,否则都会让人笑掉大牙。

  这会儿,她先扯了扯容羽的手臂,再拍了拍容谦的手,柔和的目光分别在两人身上转悠了一圈以后再次回归到面前的酒杯上。

  本想转移话题,可不料还没等她先开口,容谦这会儿已经忍不下去了。

  容羽倒是平日里想的多一些还好,但是,从她的言行举止上看就越发的觉得她是个心思单纯的小女孩儿。

  容谦则更加的生气,特别是看到她这样一副无辜而又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便暗地里为她感到担心。

  一鼓作气的将面前的高脚杯再次填满,接着便一饮而尽,虽然生气归生气,但是,他是断然不可能放任容羽不管的。

  深吸了几口气,打了个响指,努力让自己放平心态,不再去想容羽的事情。

  可有些事情哪里是说不想就能够不想的,哪怕是他现在不想,可回到家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再次想起,倒还不如一次性解决个痛快。

  轻叹一口气,面前默默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了一口,之后缓缓说道,“容羽,你和容廷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声音似的质问容羽,原本端着红酒杯的动作顿时停滞了一下,就连她原本的目光也开始变得狐疑。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若有若无的看了眼容谦,而后转过头,继而看了眼顾眠,像是在打探着什么。

  接收到容羽怀疑的目光,顾眠立刻摆了摆手,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她确实不知道容谦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生怕容羽对她产生误会,所以急忙撇清自己的关系。

  三人之间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极其尴尬,容谦的冷漠,顾眠的不知所措,还有容羽的惊慌,在这样一个喧杂无比的酒吧当中,三个人各怀心事的围在一个茶几前坐着,彼此却是截然不同的心思。

  此刻,容羽的心情是说不出来的复杂,他有太多太多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更不知容谦到底将她各种的事情知道了多少。

  她也深深的了解这其中的严重性,如果让她哥哥知道了还好,但是如果让她的父母知道了,她不仅会遭殃,或许连她哥哥也会跟着遭殃。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父母虽然对他们兄妹甚是疼爱,但是却也对他们要求十分严格,就连他们的婚嫁大事都要经过多层方位的考虑以及各个层面的深思熟虑才会郑重其事的下决定。

  所以,她心里也十分清楚,一旦这件事情被无限的放大,而她的这种事情都会成为时尚界甚至上流社会的丑闻,而她自己和沐风衣的下场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他们两个是不同性质,但是说到底无非都是说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而这样的结局当然不是她想要的。

  虽然她曾经想过能瞒一时是一时,能瞒一世是一世,但是却不晓得这件事情还是被容谦发现了,整个事情都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哥哥今日找她来说的居然是这件事。

  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可还极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恐慌,将面前的高脚杯缓缓端起后就直接将整个头以及下巴都深深的埋在酒杯当中,别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和下巴。

  躲一时不能躲一世,虽然现在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兵来降挡,水来土掩。

  想到于此,容羽深吸一口气,努力在心里告诫自己要淡定,在这之后,她晃了晃面前的酒杯,轻抿了一口,那晶莹剔透的唇瓣上此时还闪烁着几丝红色的唇唇光泽,在昏暗灯光的闪烁下,就好像是那红色玛瑙一样。

  这样标志性的邪魅笑容是她极少有的,却也在此时更像是一个风情万种的成熟女人。

  此刻的容羽像是已经褪去了刚刚的青涩与清纯,颇有几分韵味和大女人的味道。

  是啊,在家里,她一直扮演着乖乖女的形象,在所有人的面前,她也一直都是一个小白兔,天真善良。

  可是殊不知在她洁白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蠢蠢欲动的心里,她喜欢这里的疯狂,喜欢爱一个人的感觉,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和一切刺激的事物,但是,这些都只是她心底不为人知的秘密,却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触碰到她心里的那一处柔软以及感觉,直到她遇到了那个人,她的生活也开始随之发生着改变。

  这样的容羽让顾眠也觉得颇为吃惊,她这两天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退休了,原本的青涩妩媚的红唇此刻也显得更加成熟,而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她的眸子中也开始变着有若无的变化。

  那是顾眠和容谦从未见到过的容羽,也是他们从未见到过的目光,眼神中透着一抹青涩,清澈中透着一抹浑浊,这样的她让顾眠感觉到陌生这样的,她让顾眠感受到一种不一样和不安的感觉。

  她似乎开始担心他们眼前的这个女孩不再是她认识的容羽,甚至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埋怨她或者是埋怨她的哥哥。

  可好在,她现在所想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而容羽所做出的举动以及说出的话都显得她比往常冷清了许多,睿智了许多。

  “哥,嫂子,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多跟你们废话了,这件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希望你们不要插手。”轻启朱唇,淡漠而又冷峻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

  “容羽,其实我们也都是为你好,希望你能够从正常的角度出发,能够也替我们去思考思考,毕竟你们两个人的身份确实不错。”还没等到容谦说话,顾眠倒是自顾自的说了几句。

  这一番话,她说的倒是发自肺腑,发自真心,她此刻倒是不害怕容羽撞到南墙不回头,一心铁定了要和容廷在一起,比起这个,她更害怕的是在容羽和容谦吵架,会影响了他们兄妹之间的和睦,这也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容谦和容廷的感情本来就已经不算和睦,再加上这一点的缘故,导致他和容敬伟之间的关系都生疏了几分,如果再因为容羽的事情间接导致他们兄妹之间在不和睦,那么,他所剩下的亲情也就是寥寥无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