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最好的礼物-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六十章 最好的礼物

  漆黑而又明亮的酒吧当中,灯光交错,好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极端,既明亮又恍惚,既黑暗又带有一丝光芒。

  它就像是一个但有两个综合体的世界一般,有着一丝理智,却又有着一丝迷茫,有着清醒的一面,但更多的却是激情和疯狂。

  喝酒,唱歌,慢摇,劲舞,每一个都是属于年轻人甚至是中年人的爱好活动,同时,这里也是这些省流社会的聚集地。

  不同于周围特别喧闹,金光闪闪的景色,顾眠他们的这一个角落里倒是显得十分冷清,就连桌子上的红酒杯都显得孤独万分。

  留着中长锁骨发的女孩淡淡的望了一眼坐在她周围的男人和女人,她有些不明白他们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也有些不明白他们都坐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

  不断的观望了几下手腕上的手表以后,这才确定了时间的流逝。

  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时光的流逝更是残忍的连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或许你往往不觉得时间不经意间流过,但是事实证明,它却从来没有停止的时刻。

  无论你怎样,无论你做些什么事情,无论你是浪费也好,珍惜也罢,过去的始终就是过去了,失去的终将不会再回来。

  周围的人都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就连秦蜜蜜和苏修都有了大大小小的进展,而她和容谦如今也已经水到渠成,有了自己爱的结晶。

  连她那一直在花丛中风流倜傥的哥哥如今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眼下最麻烦的莫过于她身旁的这个小女孩儿了。

  不,不应该说这小女孩,应该说是大女孩,如今的容羽已经不再是她和容谦的小妹妹了,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上人,更有了自己的主意。

  可随着人们年龄的增长,烦心的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多,在生活当中经常会发生一些琐碎的事情,

  这些事情往往看起来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却可以在无形当中搅乱他们的内心,可如果都是这些事情还好,至少他们的世界,也许他们的情绪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或者是更多的事情。

  可是,容羽所经历的这件事情对于她和容谦来说并不是什么小事情,这件事情说小可小说大可大,可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当时的这两个主角将他们所正在进行的事情如何发展下去。

  总之,他们想去控制这件事情的结果朝着好的方向去进展,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于他们也起不到关键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对他们而言顶多是起到一些辅助和帮助的作用。

  无论是曾经也好,现在也罢,甚至是在不久的将来也好,无论是她还是容谦,他们都没有权利去决定任何一个人的未来,也没有权利去决定任何一个人的想法,而他们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也只有他们自己,她除了自己以外,他们无权干涉任何人的生活。

  容羽说的没错,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需要别人保护,需要别人做主,需要别人给她意见的小女孩了。

  如今,她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也可以独当一面,她必须要学着长大,学着适应,学着去处理任何和自己有关的所有事情,甚至是学着帮别人解决问题,解决事情,不给别人添麻烦,不再让她的哥哥,她的父母为她的事情操心。

  从她说出她想要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时,顾眠就知道她是真的长大了,也是真的有自己的想法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她知道容谦肯定不会真的就放任容羽任由她自己做主。

  她已经盯着容谦那双紧握的拳头看了有一会儿了,可那双拳头紧紧攥在手心当中,依旧没有丝毫的松懈,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暴起,就连空气中的呼吸声都觉得十分凝重。

  原本,酒吧应该是一个十分轻松而又让人放松的环境,可如今,她并没有感受到这里的一丝放松感,反而带给她的是更多的紧张感和压迫感。

  这种紧张感和压迫感来自于容羽和容廷之间的气氛,来自于他们之间对话,来自于他们彼此的内心以及各持己见的想法。

  这样下去始终不是个办法,眼看天色越来越暗,距离他们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不管他们俩人想不想回去,反正她是不想在这里多待,就算不是为了她自己考虑,至少也要考虑到她家宝儿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吧!

  明明是兄妹的关系,平时很亲切,总不好因为这样的一些事情闹得十分不愉快。

  说到底,这件事情是他们容家的家务事,跟她应该没有多少关系,但是偏偏容羽和容谦,这两个人平日里跟她的关系都十分要好,而她此时此刻也间接成了他们俩的中间人。

  作为这样的一层特殊关系以及纽带,她大摇大摆的坐在这里,只顾着自己吃喝玩乐,确实有些不妥,下面就该轮到她出马的时刻了。

  “咳咳……”轻咳两声后,缓缓端起面前的酒杯,润润嗓子接着说道,“来,把这杯酒喝了吧,不喝多浪费啊,咱们一人一杯,赶快都喝了吧!”

  顾眠一边说,一边将他们二人面前的空酒杯斟满,望着杯中那晶莹剔透的红色液体,顾眠不禁露出了一丝不经意间的微笑。

  几声笑声过后,并没有像顾眠想的那样缓和气氛,反而超出她的预料,面前的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

  但其实尴尬的也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而已,过了不过片刻的功夫,容羽倒是很给面子,端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了一小口后继续用目光打探着前方那若有若无的舞池。

  灯红酒绿,奢华迷醉,此时,她的眼神用扑朔迷离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无奈的用嘴造牵强的扯出一丝笑容过后,将一只手轻轻的在容谦的手上,明艳的眼眸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光亮,像是那天空中好看的星辰一般在这黑暗当中闪闪发光,就犹如那黑暗的天空若隐若现着一抹奇异的光彩,她是那样的明艳动人,是那样的光芒四射,尽管她的光芒很微弱,尽管她的力量很渺小,但是,她还是以她自身的魅力,自身的力量去散发着她特有的光芒,去发散着她周身的一切美好。

  或许是容谦感受到了来自于顾眠手心当中的热度,容谦心里的温度终究是有了一丝反应,眼神也不再似刚才那般冰冷,整个就像是从冰窟当中活过来的人,一点点融化掉他身上的寒冰。

  而此时的容谦也渐渐有了温度,过了半晌以后,再次端起面前的酒杯,仔细回味着红酒融化在口中,甚至消散在口中的味道。

  苦涩当中带着一丝清甜,浓浓醇厚的酒香味伴随着一丝甘甜感,隐约当中似乎还有若有若无的花香。

  美好而又让人回味的味道久久在口中消散不去,闭上眼睛良久后甚至还能感受得到她周围的芳香。百`度或手`机上搜`索:我`的`书`城`网 ` 免费阅读更多`精美小说

  在享受的同时心里涌上的是源源不断的感激,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微笑,此时,可是感谢上天,感谢上天能够把顾眠带到他身边,感谢上天送给了他这个最好的礼物,感谢上天能够让顾眠给予他最好的安慰,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予他最大的帮助。

  其实,他面前这个看起来娇小的女孩给不到他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是,只要她时时刻刻在他身边,每分每秒都在替他着想,能够永远的在他周围,一直陪伴着他,一直关心着他,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他不需要太多华丽的语言,更不需要什么走遍万水千山的誓言,那些大众许下的山盟海誓。

  在他眼中,不过是过眼云烟,一切都是那样的浮夸,一切都是那样的虚无缥缈,远远比不得这样的陪伴来的简单,真实,最主要的是还符合实际情况。

  挥挥手,将打探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他旁边的那个美丽的少女身上。

  到底都已经是长成大孩子了,她说的是对,有些事情是不需要他们操心,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不能关心。

  对于容羽的心思,她也理解的很清楚,这会儿倒是清了清嗓子,就连说话的声音都缓和了几分,“算了算了,你自己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过分的事情坚决不能做,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提前告诉我。”

  其实拿这个妹妹,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他觉得顾眠说的也不无道理,有些时候,他们的确是不应该管的太多,这样反而还让他妹妹失去了独立思考的空间,长此以往,终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可若是单单让他全然放手不管,他也万万做不到,所以,不如现在明面上答应了她,至于接下来怎么考虑还是他自己的事情。

  听闻容谦的话语后,容羽的情绪倒是比起之前兴奋了不少,就连喝起酒来的姿势也瞬间变得豪迈起来,哪里还有刚才的样子,一转眼又成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哥,你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支持我的,我也相信你一定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爸妈的,对吧!”

  正如容羽心里所想的那样,前面的事情不过都是一些铺垫,无关紧要,而最后这句话才是她真正想说的,别人知不知道倒是无所谓,不过最主要的是不能让她的父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