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遥远的星辰-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六十一章 遥远的星辰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多种的可能性,顾眠此刻真的希望她面前看到的多种多样能够变的少一些,甚至是这个世界能够变得更加简单一些,这大概才是她最想看到的景色和景象。

  好不容易解决完容羽的事情,等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个台阶走回自己的卧室,脚下踏着的每一步都觉得身子如千斤般重,整个纤细的脚踝像是被绑了一个沙袋一般。

  这要是放在古代,她此时此刻的状态真的有绑沙袋跑步有一拼了,不过,人家都是为了学轻功,她累成这般又是为了什么?

  想想她这一天的生活也真是有些可悲,趁着中间去浴室洗澡的功夫,她一个人用飞快的速度轻轻松松的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

  青丝罗带的感觉一点也不贴身,滑滑的软软的料子,十分舒适,如果用一个十分舒服的成语来形容她此刻的舒适感,一丝不挂最为贴切了。

  慵懒的躺在诺大的双人床上,目视着天花板,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可是大脑偏偏处于放空的状态,身子呈大字型,摊开在床上,享受着眼下的一切美好,享受着她此刻放松的状态。

  也只有此时此刻,她身下的这张大床才会完完整整的全部都属于她,这也是她独自拥有的一切,想想都觉得十分美好。

  这会儿,她就是要趁容谦不在的时候多多霸占一会儿这张大床,否则,等他过来肯定又没有她的好日子过了。

  虽说吧,这个两米多的床也够大,但是远远没有一个人拥有着一张床来得自在得多。

  所以,这会儿,她可以说是肆无忌惮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来回翻滚着,来回折腾着,甚至还把这张床当成公园里的蹦床一般,在上面跳唱玩耍,这般模样和十七八岁半的孩子没什么两样,折腾累了就趴在床上什么都不做。

  可这样的时光这样潇洒自在的日子终究是没有过去多久,她感觉还没过多大一会儿的功夫,卧室门口就不知何时开始站着一个身体白色浴袍的男人。

  清晰的外轮廓,以及修长的身材不用细看,她隔得老远就能嗅到他的味道,十分不情愿的翻了一下身子,轻轻一瞥,就看到了他好看的眉梢,清晰的外轮廓,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还有那薄凉的嘴唇。

  虽说是美了点儿,帅了点儿,可是总觉得哪里有不妥的地方,这样一个完美无缺的男人在她眼中此时此刻看起来就十分的奇怪,而且是说不出来的奇怪。

  柔和的灯光打在顾眠的脸上,折射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再配上她此刻眼神中的风情万种和暖暖的柔光,更显得她整个人都容光焕发,好像那天边的云朵美丽轻柔的让人不可亵渎,甚至不忍心去触碰她。

  情不自禁的向床边走近,手上拿着毛巾擦拭发丝的动作依旧未停止,身子此时此刻却已经坐到床边,觉得自己依旧是浑然不觉。

  与其说他是不由自主的走过来,都不如说他是深深的被面前的女孩所吸引了。

  月牙式的眉梢,樱桃小嘴,轻巧的鼻子,精致的外轮廓,似乎脸上的每一处都没有特别出挑的地方,但就是这样不这么完美的她将这些五官组合在一起,却形成了一个极致完美的她。

  这样的她美得不可方物,无论是好动的,安静的,活泼的,凌厉的,总之,不管是怎样的顾眠,都会在无时无刻深深的吸引着容谦,吸引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吸引着他周身的气息,想要离她更近一点。

  一颗甜蜜而又安静的吻稳稳的落在女孩的额头上,容谦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了满足的微笑,停止了身上以及手上的全部动作,将目光集中注意到女孩的身上,看着她睡得香甜的样子便没再打扰她。

  折腾了一整天定是把她累坏了,虽然顾眠一路上没说什么,但是,从她的反应上,容谦就能够真实的体会到她的疲倦以及心理的劳累。

  往日里,她不是一个话痨,无论走到哪里,也无论在哪里,在车上,在家里,或者是在走路时,总会有她说不完的话,也总会有她想要做不完的事情,吃不完的零食。

  这会儿,她倒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完完全全的在她床上躺着,并且连个动静都没有,估计是刚刚折腾累了吧!

  说来也怪,有的时候,人很不容易知足,但是有的时候却又极其容易满足,而容谦恰好就属于此时此刻的后者。

  不知为何,每每看到顾眠脸上安静而又祥和的笑容时,他总是会发自内心的感到满足。

  那是一种源源不断的暖流,从头顶滋生到心里,再从头到脚浇灌着她的心灵,将她心灵深处的灵魂每一处都彻底的冲洗着。

  时间就这样安静的在夜里流逝,听着卧室那钟表的嘀嗒声音一秒一秒的过去了,容谦也逐渐在这声响当中进入了睡眠。

  夜晚的天空依旧是静谧的,斑驳的星光点点在蔚蓝的天上显得有一些黯淡无光,隐晦的让人看不清楚,却又想要去探求它的存在。

  然而,在这样的夜晚,有一抹孤独而又凄凉的背影在酒店的阳台上观望着这样一处美好的景色,心中不禁发出了无声的感叹和无尽的感慨。

  这样的时刻,他等了很久了,可如今,他距离自己想要拥有的东西又还有多遥远的距离呢?

  其实,他也不知道,只不过他一直朝着这一个目标,这样一个方向努力,目标究竟有多遥远,距离究竟有多遥远,他也不清楚。

  此时此刻,他只知道一味的向前,漫无目的的向前,无所事事的向前,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就连他自己也渐渐快看不清楚他原本的模样了。

  心中的感慨不禁多了几许,手上的烟头依旧在继续,他的周围烟雾缭绕,由最开始的清晰逐渐变得浑浊,由最开始的真挚到后来的执念,由最开始的满足到现在的徘徊。加∶微∶信∶号 xs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小说!

  一步步一点点,这些都是他自己造成的,而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也终究都是他自己所选择的。

  容廷没有什么好怪别人的,相反,他现在还有些感激那个人,若不是因为他,现在他还没有办法拥有这么多他从来都未曾奢求过想要得到的东西。

  若不是因为他,他恐怕现在也就会在一个小乡村里教书,依旧还是那样的平庸无奇,若不是他,估计他此时此刻还享受不到这样高人一等的感觉,也体会不到这样美好的生活。

  其实,说到底,如今,他也忘了过去安宁平静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了,他只知道那样的感觉曾经离的很近,现在却离他很遥远了,有些东西就算再想要回去也回不去了,而有些人想要回去也回不去了。

  至今为止都还在感叹命运的不公,至今为止,他还在埋怨老天的不公平,至今为止,他还在想念过去的生活,至今为止,他还是不肯放弃眼前所做的这一切。

  谁能告诉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是?什么是非?

  谁又能告诉他有些事情究竟要怎样做才能达到他最想要的效果,又有谁能告诉他,有些人到底该怎样追求才能够将她完整的属于自己。

  可他始终都看不明白的一点缺失,无论他怎样努力,就算他拥有了这样的结果又有什么用呢?

  因为不是她的,始终不是他的,而他不曾拥有的,现在得到了,却始终也未曾真正的拥有过。

  末了,原本黑色的手机屏在这样的黑夜当中突然闪烁起来,虽然只有片刻的功夫,却还是让他看到了那样的一则关心短信。

  当看到母亲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空气划过,是莫名的感动还是莫名的心酸,这些他都说不清楚。

  直接忽略的那还在闪烁的手机屏幕,毅然决然的将目光转移向别处。

  的确是有些日子没回家看看了,突然想到他上次回去的时候,已经有些年迈的母亲还在询问起顾眠的状况。

  作为儿子都看得出来一个母亲对儿子最真挚的关怀,也看得出来母亲对于孩子最热切的关心。

  如今想想看,最近这些日子,他的生活的确毕竟以前变化了不少。

  背后蓦然一阵冷风吹过,容廷后背不禁一凉,毅然决然的掐掉手中的香烟,可目光却依旧停留在天边那遥远的星辰上。

  一颗,两颗,三颗……数着数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数了多少颗星星,直到数到后来,就连他自己也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他此时此刻究竟在做些什么,甚至忘记了自己。

  他的脑海中似乎早就已经空白,他似乎不再是在为自己而活,而他所做的这些事情似乎也不再是为了他自己,可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而眼下,他就只有一个目的,得到他所应得到的一切,破坏别人所拥有得到的一切,这大概就是他要做的事。

  是夜,他是孤独的,同样也是悲凉的,但是他依然坚信这一切很快就会改变状况,而这一切很快也会从他的身上转移走,就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同样也没有什么是改变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