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知羞耻-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知羞耻

  感受着发丝上温水的温度,暖暖的水流似乎还伴随着其中的一抹爱意。

  浴室内明亮的日光灯照射在顾眠那已显得有些柔顺的发丝上,就这样,容谦一下一下的为顾眠小心的揉搓着头发,再一下下的把手指缝隙中的泡沫和发丝上的泡沫全都冲洗干净后,两人这才缓缓从浴室中走出来。

  等他们俩人出来这一会儿,不知不觉的功夫就已经折腾了一个小时。

  所以,这会儿,餐桌上刚刚做好的爱心早餐这会儿早就已经凉透了,好在下人十分知趣重新煮了一份。

  不知为何,从刚刚浴室里发生的那一切一直到走过来的路上,顾眠脸上依旧是泛着娇羞的红一,羞涩不堪。

  说到底,还不是怪她自己刚刚太过于鲁莽了,连这两种东西都分不清楚,竟然还把它当成抹在头发上的东西,亏她能想得出来。

  不过,这也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刚刚还叫的那么大声,估计连旁边的下人都听到了,真是丢死人了。

  一边默默无闻的用银筷子夹起一块三文鱼寿司放在口中,不经意间却一眼瞥到仍旧在偷笑的容谦。

  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笑的,都已经笑一路了,难道还没有笑够吗?

  说到底,这件事情不光是她自己的错,也有容谦的错误,若不是他买了一个什么韩国牌子的东西放在那里,那么显眼的位置,她怎么可能会不留意呢!

  “喂,你能不能别笑了。”笑笑笑,就知道笑,这会儿还笑个没完了。

  对于容谦的所作所为,顾眠很是看不顺眼,恨不得用一块馒头赶快堵住她的嘴。

  真是笑话,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难道还限制人身自由,连个笑都要汇报了吗?

  “不笑,为什么不笑啊?有谁规定我还不能笑了。”容谦倒是别有一番意味的看着顾眠说道,那若有若无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像是在向她传递着什么讯息。

  听到容谦这么说,顾眠倒也知趣的,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结。

  毕竟容谦说的没错,她又不能够限制人家,管住人家的嘴,毕竟这人家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是别人的,都不属于她自己,而她也自然没有这个权利去支配。

  不过,看到容谦一直在没完没了的嘲笑自己,顾眠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过意不去。

  不就是弄错了东西,真不知道容谦到底是发哪股子风,要不是他脸上的笑意这么明显,她真的严重怀疑他是吃了什么含笑半步颠,是不是哪里吃错药了。

  “你到底在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越看到他那副可恶的嘴脸,就越觉得愤懑难平,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不仅带了几分怒意。

  “连男人和女人用的东西都分不清楚,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以外估计不会再有别人了。”容谦这会儿倒是没有察觉出了顾眠脸上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依旧捂着肚子大笑着说道。

  “我…我只是……再说了,你那个东西上面又没有写名字,我怎么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见到她脸上有微微的嗔怒,容谦也是时候都乖乖住嘴,不再多说。

  春暖花开,百花齐放,在容谦的一番催促之下,顾眠终于迈着她那十分婀娜多姿的小步伐,款款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才刚刚打开诺大的衣柜,就嗅到一阵清幽檀香的味道,整个实木造的衣柜很大很大,她甚至都没有打开过几次。

  往往就是要穿的衣服都直接挂在床头或者是放在床边的柜子里,而这个柜子里放置的大多也都是一些需要出入重要场合穿的礼服,靴子,高跟鞋,包包……各种物品。

  一时间看的她有些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正在反复查询她前些日子刚买的衣服时,却发现衣柜中平添了许多新款,有些甚至都是她从未见到过的衣服,还有些是她从今年最新的瑞丽杂志上看到的。

  不禁皱了下眉头,这些衣服就连什么时候有的她都不知道,更别说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她的柜子中了,而她自己去年买的一些衣服也凭空消失了一般,在衣柜中左右翻就是找不到。

  最终,她也干脆放弃了这种想法,对于她来说,不过就是一身礼服和衣服而已,穿什么都不是这样,只要穿的随心舒适,合她意就好。

  这会儿,她已经找的有些不耐烦了,翻过一排排,一件件,直到手上触摸到一件白色针织连衣裙小礼服,这才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端端的一个周末,容谦非要说带她去一个什么酒会,兴许是许久没去酒会的缘故吧,导致她的精神都有些懒散。

  对于这样的小型聚会,不禁还充满着一丝未知的惊奇与惊喜。

  “怎么样了,你收拾好了没有?”容谦端着张嫂刚刚送过来的果盘,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

  本想在门口等一会儿,可他已经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出来,眼看着盘子中的水果都被他一顿吃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这会儿,他倒是也着急起来。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虽然嘴上这样急切的回应着,但是心里却一直在嘀咕不已,这都什么和什么?着什么急啊,不是说中午才开始么,这么早去做什么。

  可她心里虽然这么想,她本身就是一个急性子的人,不管在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比任何人都要急上几分。

  现在听到容谦此时的话语更是如此,焦急的心情再加上她原本的性子,手上穿衣服的动作便又加快了几分,拉拉链的动作倒是一点都不含糊。

  猛的一个寸劲儿就下去,谁知,拉锁拉过了头。

  而就在此时此刻,卧室的房门刚好被容谦推开,顾眠身上的白色礼服就这样在一瞬间掉落。

  胸前一大片春光暴露在空气当中,一时间春光乍泄,雪白的肌肤就这样明晃晃的出现在容谦的眼前。

  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流畅的线条,雪白的肌肤,圆润无比的肩头,精致的锁骨,再向下延之,每一处都是无比美好之极,每一处都让容谦十分留恋,大脑一下子止住了,就连原本的动作也戛然而止。

  两个人一时之间就这样呆住了,容谦在手上拿着个果盘差点不小心扔在地上,而顾眠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手无足措,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再做点什么。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不过是着急,然后用力的轻轻拉了那个拉锁拉链一下,可是,怎么也没料到它却那样的不堪一击。

  不是说越贵的东西越好吗?物有所值吗?不是说一分钱一分货嘛?这大名鼎鼎的小香家也不过如此吗?

  她算是看出来了,无论是哪家的高级定制,还是国际上的知名品牌,估计也经不起她这般折腾吧!

  算了算了,到底都是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挂了个牌子而已,要她说,家里就不应该摆放这么多名贵的衣服。

  什么名牌,不过都是一些穿在身上的东西,无非就是几块布料,再加上拉链,顶多就是再有一些装饰的物品,也没什么特别的。

  可这会儿,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那已经掉落的衣服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裸露在外的肌肤,而是一心想着这衣服的事情,此刻却分了神。

  回头,蓦然间迎上容谦那抹带有一丝探究意味的目光,这才回过神来。

  而她此时此刻也终于明白容谦到底在盯着她看什么,那不断在闪着蓝光的眼神似乎是在诉说着他眼前看到的一片美好景象。

  “无耻!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几乎是本能的反应,连忙护住自己的胸部,刚刚把胸前的抹胸衣服提上来,不料一松手的功夫它又自动弹回去。

  这里衣服的每件尺寸以及三维的衡量都是经过按照顾眠的身材要求精心策划的,所以这大一寸小一寸都不是特别方便。

  而眼前的刚刚试的这条礼服显然是有些大了,不知是她最近瘦了还是怎么回事,若是以往的衣服,就算是拉链掉了,也不至于如此。

  算了,她今天还真是倒霉,一大早上的不仅出了第一件糗事,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换衣服又出了件糗事,这回她倒是糗大了。

  容谦的视线仍然未从顾眠的身上离开,不禁吞了吞口水,强行定了定自己的心神,这才喘了口粗气,说道,“这又怎么了,都老夫老妻的了,你还怕看呀?”

  “就算是老夫老妻又怎么了,老夫老妻你就能随便看了吗?知不知道羞耻。”上挑眉梢,好看的秀眉早就拧在了一起,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此时中间泛着隐隐怒意,原本的淡粉色也充满了火焰丝的红光,像是随时都能够从双眸中喷出来一般。

  “行了,行了,这会儿倒成我不知羞耻了,你赶紧找件衣服换上吧!别再让我不知羞耻了。”一边笑着说,一边向门口渐渐移去,小小的步伐轻了几许,眼神的笑意又明了了几分。

  话音刚落,容谦便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可是,顾眠总觉得听着他刚刚的这句话怎么有些不对劲儿啊?

  什么叫做她让他不知羞耻了,感情还是她故意让他看到了。

  冷哼一声,真是可笑,明明就是他自己好色好不好,这种事情还赖在她头上,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