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黑天鹅夫妇-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六十四章 黑天鹅夫妇

  东挑西选过后,终于挑选了一件还算是她心满意足的礼服,这件礼服没有别的优点,看起来样式也进行普通,不过就是简约大方了一点。

  看得出来,还是她以往的风格,确实没有一处特色的地方。

  不过,这件看起来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奥黛丽赫本式的小黑裙就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它没有拉链,腰间都是松紧束腰,而整条裙子的宽松程度以及弹性也刚刚好。

  信心满满的在镜子前面转了个圈,窗外的阳光透过镜子的折射角度刚好照在顾眠那洁白无瑕的肌肤上。

  本来就肤如凝脂的她被这条小黑裙衬得肌肤更加焕发亮白,好不光辉四射。

  香河国际酒店。

  不到一会儿工夫,一辆银灰色的法拉利缓缓的停在酒店门口门口守着,两个保安急忙上前为车主打开车门。

  一瞬间的功夫,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士挽着一个优雅律师的时候很快下车。

  他们的行为举止间充满了绅士风度与上流名媛的气概,乍眼一看就是一对金童玉女。

  他们身上的贵族气息以及他们自身带的气场是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男人的高傲,女士的高贵,男人的硬朗,女士的娇柔,男人的大气,女士的优雅。

  很快,这样的一对佳人在不大一会儿工夫就瞬间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今日,无论谁是主角,今日,无论什么事情是主题,今日,无论他们所要谈的投资项目有多大,今日无论来了多少嘉宾,这样的一对黑天鹅夫妇在人群中是最扎眼,也是最出挑的。

  大厅内的琉璃瓦上光芒四射,栩栩生辉,就连墙柱的立廊柱子上还有龙纹雕刻,室内精致的屏风也都是镂空的,所采用的材质都是上好的镀金镀银。

  再往里走,大厅中央放着一个旋转式的水池,水池中摆放了一棵巨大的水晶球体,而神奇的是,那小球体中间居然有许多个小水泡从球体当中的缝隙缓缓流出。

  它们像是一直在围着圆心在画弧,而围绕着水池中心都是一条条折射的弧线,其中有泉水引出,整个就是一个太阳神鸟的画面。

  而这样精美绝伦的构造物瞬间吸引了顾眠的注意力,也不过一会儿的时间,不管容谦在看向什么,径直挽着他的手臂在那球体和水池旁移去。

  如果说单单是看着就足以让人们赏心悦目的话,那么顾眠此时此刻可谓是大饱眼福。

  她不单单是将这里的每个结构,每个构造,甚至是它的神奇以及做工的奇妙之处都看在眼里。

  一边在心中感叹着做这个物体的能工巧匠是有多么聪慧的天资,另外一边又深深的被她眼前的美景所折服。

  因为,此时,在她身旁的已经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装饰物。

  他们离得越近,便会感觉到周围的气流更加明显,其间似乎还带着水流的清香,伏香暗涌,香气沉静,如果此时是在夏季,定是会觉得心旷神怡,清爽无比。

  “容谦,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谁造出来的,真神奇。”顾眠一旁围绕在它周围惊奇的打量着,一边诧异的向容谦说道。

  面带喜色,殊不知,其微微一勾唇角,便会倾倒众生,给人留下无数个美好的瞬间。

  而容谦低头的时候刚好捕捉到了这样的一个美好画面。

  在他眼中,眼前的景色固然美好,但是都抵不上顾眠的一分一毫。

  纵使江山如画,可在他眼中,这再好的江山也比不上美人的一个回眸微笑来的重要,来的知足。

  爱情可以有,事业,他亦有,此时此刻,此地此景,他觉得,他是现在这世间最幸福的人,他拥有着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曾经,他以为这样的生活离得很遥远,曾经,他以为他这一生都会在为事业奋斗的前线上,曾经,他以为他遇不到一个真心待他的人,只会是生意上或者是事业上的伙伴,结为夫妻。

  可是,他却没想到曾经他以为的曾经终究是变成曾经了,而现在的生活才是他最值得拥有,最值得回忆,最值得珍惜的。

  虽然,现在的生活对他来说仍有许多不满,仍有许多烦心事,仍有许多让他想眼不见为净的人或事。

  但是,这种事也没有办法,一生当中不可能是一帆风顺,而他主要试着去接受。

  这么多年来都这样过去了,现在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一切。

  所以此时的小灾小难对他来说并不算是任何事情,因为他身边有顾眠陪他足矣,有宝儿陪他足够。

  再次重新的看了眼自己身侧的女孩,温柔缱绻的眼神一直盯着她好看而又充满亮丽光泽的秀发上,低低的说着,“这个东西是齐鸣当年派人重新打造的,据说当时他一直是好奇,想做一个玩物,可做着做着就做成了这个。”

  “齐鸣?”顾眠不可置信的问道。

  对于齐鸣这个名字,她已经听到过不止一次两次了,现在对她来说,这个人,她已经略微的有些熟悉,毕竟从上次他帮了自己过后他们又吃了一顿饭。

  虽然这个男孩感觉有的时候大大咧咧的,却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平时看着不显山不漏水的,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不料却还有这样的一面,着实让她有些大为吃惊,不敢想象。

  吃惊的是,她不曾料到这样一个集实用与欣赏于一体的玩物竟然是一个浪荡的纨绔富二代公子哥所造就的。

  她是当这些人整日以吃喝玩乐为目的,最多就是换换手上的项目,做一些自己的投资公寓,为自己在业内博得一个好名声。

  再就是顺其自然的左啃老族,在一个恰当的场合,恰当的年纪,恰当的时机,顺其自然的继承他老爸老妈留给他的公司或者产权。

  却没料到她周围遇到的这个富二代并不是像她想象中的那般不堪,从容谦,苏修,顾洛,齐鸣……

  她周围的这些好友,她所熟知的每一个人,甚至是她亲近的人都不是那些整日看起来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

  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事业,都有着自己要做的事,都有着自己擅长和一技之长。

  大概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她逐渐改变了自己的有些看法,她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并不是绝对的,而所有的事情也不是只有一个答案,有些事情也不是非做不可,有些意见也不是非要坚持到底才肯罢休。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许多美好存在的,尽管它丑恶的一面,它邪恶的一面时常会暴露在她的眼前,她的心中也能够感觉得到。

  但是,她看到的大多是美好的,看到的还是这个世界有真爱存在的,这让她感觉此时此刻的自己生活得很幸福,此时此刻的她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友情,爱情,亲情,最重要的是她已经是一个做了妈妈的人,这种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骄傲,也是她从未有过的自豪。

  她特别喜爱自己的这个身份,同时也爱上了这种感觉。

  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而目光一直紧盯着那潺潺流动的泉水,光芒四射,晶莹剔透,她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同时也看到了她周围人的影子。

  宝儿那一张张可爱活泼的笑脸似乎在她眼前一直挥之不去晃来晃去,同时也荡漾在心头,此刻,顾眠觉得她满足至极,美好至极。

  同样,她的这个笑容在别人的眼中也是及为美妙,而就在所有人都沾沾自喜,为眼前的景色纷纷露出感叹的神情时,却有一个人显得与这样的感觉格格不入。

  他在某一个角落中看着前方的女孩和男子,心中说不出来的感觉,五味杂陈,就算眼前的景色再美好,仿佛也填补不了他心中的悲哀和空气。

  顾眠是他心里最美好姑娘,是他心里的一切,她是他心里的秘密,同时也是他心里的伤。

  是的,她有了自己的幸福,容廷本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本应该为她喝彩。

  但是,他发现,自始至终,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因为,他忘不掉,他也放不开手,即使她结婚了,即使她有孩子了,他还是对她念念不忘,还是对她仍有牵挂。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顾眠对他施了一种爱的情蛊一般,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经过了多少变迁,无论历经了多少沧海桑田,而他对她的感觉终究不会变,也终究不会因为他们之间发生了太多事情而去蜕变一点。

  女孩儿的笑容同样也荡漾在他心头,不过却是一种极致美好的画面。

  这种美和当初他俩初识的美不一样了,少女般的羞涩早就已经褪去,而此时,在顾眠脸上荡漾的确实性感成熟的大女人。

  都说生孩子之前是小女人,而生过孩子之后,却平添了一种成熟的女性魅力,而这种魅力是在她的一举一动之间甚至是体现在她脸上的。

  显而易见,顾眠现在过得很幸福,但是,他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爱情终究不是一个人的选择,就算是他再怎样努力,终究也是徒劳无获。

  此刻,他对容谦是说不出来的羡慕,同样也是说不出来的嫉妒,他甚至开始有些迷茫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不是终究都会付诸东流。

  是否无论他怎样努力,这一切在顾眠眼中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因为她的眼睛只有那一个人,她的眼前除了他以外谁也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