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好久不见-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六十五章 好久不见

  爱情不是一种很盲目的东西,它也不是一种很绝对的东西。

  或许,在每个人心中,对爱情的定义都不同,但是,它能够使人心中产生美好的同时也同样会对另外一些人的心中产生憎恨或者是厌恶的情绪。

  当酒店大厅的钟声再敲响时,酒会正式开始,一个身穿蓝白色条纹西装的男子拿着一支话筒缓缓走到大厅中央。

  无疑,顾眠早就已经料到这场酒会的主持者就是齐鸣。

  这么说,这家酒店也是他家的,所以才能将这样的珍贵文物摆放在大厅中央,出手又这般阔绰,想来也只会是他了。

  想到此,露出一个标志性的甜美笑容,算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

  落花无意,流水有情,就算眼前的笑容再怎样致命,就算眼前的女孩再怎样美好,齐鸣深知这样的感情不属于他,而这样的爱情,他也不会拥有。

  “感谢各位来宾的到来,今天是我们齐氏集团50周年的周年庆典……”

  这场酒会的主角本来应该是齐鸣,但是,顾眠顺着他的方向望去时,不经意间瞥到了对面一个男人修长的身影。

  那是她已经有些日子不曾见到的面孔,感觉容廷又清瘦了几许,他穿着银灰色的合体西装,发行还是一如既往的模样,五官深邃,轮廓立体,这个男人还是如此的英俊,他还是那样的出挑,在茫茫人群中还是显得那么耀眼,那么璀璨。

  顾眠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否定过一个人,包括容廷也是如此,她承认他很优秀,她也承认他对她很好,但是许多事情不是单单能够凭借这两点就能够决定的。

  就在顾眠正在打探容廷的同时,容廷刚好也在打量着顾眠,亮抹视线就这样不期而遇的交接上,顾眠瞬间移开眼,扯了扯身旁容谦的手,桃花一样的眼眸带着清浅的笑意,“你妹妹的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可谁料,她的话音刚落,腰间就被容谦强健而又有力的臂弯紧紧的揽过在怀中,让她动弹不得,顾眠惊呼一声,“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

  顾眠下意识的挣扎,却不料到腰间被束缚得越来越紧,好似一根长长的缰绳直接拴在她腰间似的,起初,她还留有缝隙,可以挪动几分,但是现在,她根本就是动弹不得,挣扎了好一会儿,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去反驳,只好静下心来放松一会。

  虽然,顾眠刚刚无意识的抬头望向容廷的方向,很快就收回了视线,但是却还是被容谦捕捉到了这一细节。

  毕竟同样是男人,况且,明明在他的身旁,他的女人却用那样炽热的眼神看着另外一个男人,这样的感觉让用钱很不舒服,让他感觉非常局促不安。

  虽然明明是一个无意的举动,在容谦眼中却是那样的刻意,那样的不舒服。

  也不知最近他是怎么了,每每想到这样亲密的画面,就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孩,唇角不自觉的上扬勾起笑她,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透着天然的健康色,飘逸的长发柔软的散落在他胸前,同样,风吹发丝间将那一缕缕的长发飘荡在他心中,像是那琴弦一样撩拨着他的心弦。

  可能是容谦的利息过于太大,顾眠的腰间觉得很不舒服,忍不住的推搡了她一下,“快点松开我。”

  其实,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他们这样行礼的姿势在这大厅中央,实在有些不妥。

  况且,闪光灯和日光灯还聚集在他们身上,穿的特别显眼的两个人就这样在众人的视线之下做出这样的举动,顾眠实在是有些不太习惯。

  “松开你,为什么要松开你?”容谦靠近她的脖颈,轻轻低头暧昧的俯在她耳旁说着。

  见到顾眠脸颊泛红,容谦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平日里,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调侃她,调戏她,每每看到她娇羞的脸的以及脸上那嗔怒的神情时,容谦就觉得她可爱至极,心里顿时涌起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容谦不笑还好,他这一笑导致顾眠的脸颊更红了。

  此刻她的脸就犹如两个煮熟的虾子一般,见状,容谦喝完杯里剩下的红酒,缓缓松开她的手臂,“以后不允许再溜号,小心我回家惩罚你。”

  听着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顾眠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这怎么还倒成她的不是了,明明就是他自己太过于霸道,真不知道这男人怎么这样。

  有几个人带着齐鸣找到了容谦和他敬酒,都是一些商场上的大腕,况且有些都是熟知的朋友。

  容谦又不好拒绝,但顾眠实在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她也不能喝太多的酒,所以便走到了一旁,临走前,容谦还不断的叮嘱她可以适当的走走,但一定要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好久不见,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

  容廷端着一杯香槟喝了口。

  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他随身贴身的秘书,像是佣人一样的站立在边上。

  再回望容谦的方向时,那翩翩公子的身影刚刚迁移过去,就瞬间被一群人围住了,不大一会儿工夫就围的水泄不通,若不是容谦的海拔够高,顾眠此刻连他的头顶都看不见了。

  容廷站在宫殿的前面,一副墨镜遮住了他那双像玛瑙一样的双眸。

  “哈哈,我最近过得不错,你呢?”

  “我也挺好的,听说你前段时间资助了一个学校和一个山区,只可惜我前一阵子忙了处理公司的事情,所以就没有来得及和你打招呼。”

  ……

  像水晶空间一样的大厅里,周围铺满了酒宴,一盏盏高脚杯亭亭而立,像是堆积了一个几层高的水晶宝塔。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像是行走在画中一般,他们穿着高雅的礼服。

  这里有十分谦谦君子的绅士,有着上流社会优雅的名媛,有着美酒,有着咖啡,有着各种奇异的新鲜水果,也有着当天空运过来的珍稀肉品。

  空气突然静止了,顾眠突然觉得,此时此刻,她就像是这样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站在这里也毅然决然的觉得很好。

  她站着看了很久很久,观察着每一个人笑着说道,“其实也挺好的。”

  “是啊,生活其实也挺好的,只不过有些事情总是不会那么美满。”

  既然都已经在这里相见了,容廷非常诚恳的在和顾眠面对面聊天,此时此刻,容谦不在,他不想错失了这个珍惜而又紧张的机会。

  容家别墅。

  容羽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容廷,是我,你现在在哪里?还好吗?”

  电话里传来轻快的声音,只要一想到一会能够和他见面,容羽的心情就格外的好。

  “嗯,我现在在一个酒会,挺好的。”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慢条斯理的说着。

  “哦,那就好,你现在把地址告诉我,我去找你。我们一会儿中午顺便在旁边的酒店吃个饭,怎么样?”

  容廷回答的根本心不在焉,缓缓放下手中的高脚杯,松了下领结,淡淡的说了句,“不用了,我在这里吃过了。”

  若是往日,他定然不会这样果断的拒绝她,但是此时此刻非同小可,尽管他心里一直在对自己默念,现在跟眼前的这个人早就已经不属于他了。

  他不应该再这样过于执着,应该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生活,应该去得到属于他的东西,但是,他的心却还是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飞到另外一边,不由自主的被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所深深的牵引过去。

  “啊?那也没关系,那我们一会儿去喝个下午茶吧!”起初的声音略有些失望,不过,到后来又转变成了也有一丝期待的惊喜。

  容廷的长腿倚靠在旁边的酒架旁,取过一杯白兰地,十分不耐烦的说道,“我想我还有些事情,你要是想吃下午茶的话,就找朋友陪你一起去吧!”

  “容廷,你怎么了?心情是不是不好啊?”容谦说话的声音也开始由最开始的惊喜转变为担心,甚至有一些忧虑。

  她突然间有一丝紧张感,这种紧张感是她前所未有的感觉,这样的容廷让她觉得若即若离,这样的他让她觉得离他好远,仿佛此时此刻的感觉不是那么真实。

  容廷再次轻声叹了口气,目光一直停留在顾眠的脸上,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没事,我还有点事情,先挂了。”

  正如容羽所料,容谦的心情确实有些不好,准确来说,从他来到这个酒会开始,心情就没好过。

  虽然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人,但是尽管他们此时之间的距离再近,他能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距离也相隔甚远,而是中间的跨度并不是用飞速的距离就能够追赶上的。

  听着那头电话里的嘟嘟响声,容羽终究挂下电话,可不料,电话挂断的同时,眼泪也簌簌的流下。

  她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容廷今天整个人看起来都怪怪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似对她的态度也不似平时那般热络,反而变得冷淡起来,结果反差极大的,他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难道最近这些时日她做错了什么?还是说,她做的某些事情让他觉得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