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最好的选择-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六十六章 最好的选择

  顾眠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容廷心理以及身体上的微微变化,她起身朝他走近了几步后,本想着绕一圈离开,可早上才刚刚走了两步,竟然想起来了容羽,刚刚电话里那个女孩的声音和她竟然有些相像。

  她缓缓抬起头,看到的是容廷脸上有些无奈的笑容,他可能是真的有自己的苦衷吧!

  但是,此刻,她却顾不得容廷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现在只想知道他和容羽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事情,刚刚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她仿佛看到了容羽脸上的惨淡,那仿佛是她从未见到过的伤心难过,同时也是一个女孩对一个人最真诚的期待。

  容廷终究还是按照自己心里想做的那么做了,只不过,这样做的结果并未见到他的心里有多么的欢愉,却反而朦胧的一层让他从未有过的感觉,那是一种灿烂的忧伤,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纠结与迷茫。

  “容廷,你和容羽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招惹她?”顾眠终于还是没有逃离这个现场,而是径直站在了容廷的旁边,没有了刚刚的柔和态度,也没有了刚刚的景致,眼神中反倒是一种疯狂和举足无措。

  顾眠的问题,容廷没有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许,回不回对他来说都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即使是他回答了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他说出了他心里的想法,这样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顾眠前后不再说话,站在一米之外便无表情的容廷突然上前一步,目光紧紧的盯在顾眠的脸上。

  顾眠本来想后退,脸色也瞬间惨白,她的手背瞬间被容谦间接性的握在手中,没有任何预兆,却也没有松开的余地,而容廷几乎没有给她一点点反应的时间,过了片刻,她眼前的惊慌失策突然变成了深不见底的寂静。

  容廷看她的同时,她也同样在看容廷,她的目光从他的眼眸中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像,一抹黑色的身影在他眼眸中徐徐生辉,但是,容廷的那双眸却已经不复存在,和当初大有不同。

  陌生而又紧张的感觉冲击着顾眠的双眼和心灵,她的心有些颤抖,原本被容廷紧紧握在手心里的手掌心也开始泛着汗珠,心跳有些急促,仿佛是陷入了十分紧张的境地一般。

  但是,也不过片刻的功夫,她的心跳再次恢复平静,而容廷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妥,缓缓松开了双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要那么做?他本来不是要那样做的,本来是有些话想对她说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同时心里却一直在紧张纠结。

  因为,他不想让顾眠瞧不起他,不想让顾眠对他失望,最主要的是,他不想再一次的失去她。

  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比起从前早就已经疏远了太多,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也不喜欢这样的顾眠,甚至不喜欢他们之间这样的距离,可即使,他什么都不说,他们就能回到从前吗?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又哀伤了几分。

  “顾眠,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和容羽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容廷的突然开口让郭明一愣,他一手还是尽量保持两人之间的距离,维持好那一条不可逾越的纽带。

  其实,容廷不会向她解释那么多的,但是,她自己对他们的关心却总是让她不得不操心这个。担心那个,即使会被误会,她还是顺理成章的,十分有耐心的听他说完了这些。

  顾眠有时候觉得容廷还没有完全变化,但是这或许只是她的一厢情愿,或许这是她的一个错觉,比起外界对他的一些评判,她更愿意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也更愿意聆听自己的内心。

  因为,她心里对容廷还是抱有一丝期望和幻想的,人生总是带着一种对未来的憧憬和对于过去的回忆,所以,她极力的希望容廷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对于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并不是很关心,但愿一切如你所说的那样。”顾眠嘴角含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依旧还是一副高贵优雅的态度,在外人眼中,他们俩之间的对话并没有什么逾越之处。

  容廷的脸色有些微微难看,但是,却还是尴尬的露出了一抹微笑,上挑嘴角,微收下颚,“我知道你之前可能是误会了,但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让你伤心的事。”容廷的目光紧紧盯在面前的顾眠身上,一双好看的眼眸波光流转,包含深情。

  容廷的视线不忍心在她身上离开,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线,眼前的景象十分美好,但对于他来说却有些遥遥无期。

  他将这一生的美好都看做是与她同在的时光,他和顾眠曾经拥有的回忆都已经封锁在了他的心里,所以,无论在生活中遇到了多么好的人,他都想努力的把自己从这样的情网当中解救出来,但是,只有在顾眠面前,他还是这个样子。

  顾眠倒是不介意容廷一直在盯着他看,手中的高脚杯一动未动,就连端着高脚杯的时候手也丝毫未曾感觉到劳累。

  他们之间过去从来不会像现在一样安静,但是,此时此刻的安静并不会让她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尴尬,而恰恰是这样一种特殊的关系,让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适自在。加∶微∶信∶号 xs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小说!

  那是一段原本亲密无间的感觉,变成了现在原本不应该保持的距离感,那是两个人从好朋友的关系变成到现在这种有了一点距离感的关系,那是过去的亲密无间到现在的生疏。

  回忆固然是美好的,但是,一直忘不了的回忆,现在想想,却也是现在的一种哀伤和痛感。

  她被樊若水绑架时,是他用自身承受的痛苦来解救她,在她觉得难过的时候,是他一直陪伴在她身侧,给予她不一样的温暖和关怀。

  这样的容廷曾经让她感受到了一种不可磨灭的安全感,这是所有人都不可代替的感觉,却也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最珍贵的回忆,这种友情让她永生难忘。这种真挚而又带有思念的感觉至今还让她久久不能忘怀。

  既然他们曾经拥有过这些美好的回忆,那她愿意为了这段回忆而画上完美的句号。

  或许,这就是她的宿命,有些人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而有的人就会和她命运牵绊的纠结一辈子。

  容廷的身子微微一僵,好像不难发现他在顾眠的眼神中看到了什么,他和顾眠之间的距离此时此刻是这么近,但是他们的心就将变得多么遥远了,现在他想要离她近一点,都已经变成了那遥不可及的奢望。

  只是这一次,他还是不愿意轻易放弃这次机会,“内个……你最近瘦了不少。”

  顾眠只是淡淡的看了容廷一眼,并没有反对他说的话。

  这下,容廷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本来还想借这次机会能够和顾眠浅谈几句,可是奈何顾眠却一直笑而不语,他们也就只能默默的对视彼此。

  只不过。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压抑得厉害,顾眠就站在容廷的对面,纤细如葱的手指一直紧紧的握住她手中的高脚杯,哪怕杯中的红酒都已经空空如也,她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明明在两分钟之前,顾眠对待容廷还有一些想说的话,怎么一眨眼,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居然就只是不断的望着杯中的红酒,实在是为自己感到头疼。

  就像电影里看到的一样,不过尔尔的时间,容谦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身旁,而顾眠也顺其自然的被容谦带出了酒店。

  脱离了和容廷待在一起的环境,顾眠这会儿的神情变得自然了许多,语气也越发的正常,“喂!你这样把我拉出来,怎么也不跟人家说一声,这样不太好吧!”

  两抹弯弯的秀眉紧紧皱起,顾眠努力的回想刚刚走出来的情景,她明明记得容廷好像正在和她说着什么,两人当时还正在交谈,怎么就突然被容谦带出来了呢?

  容谦摇摇头道,“不是不让你到处乱走吗?你倒好,刚刚不是跟人家聊的挺好的么?趁我不在的功夫就……”

  当时,容谦正在和旁人交谈,根本就没管得了那么多,但是,他又忍不住的朝顾眠的方向打探了一夜,可是,没有想到,顾眠和容廷居然能交缠在一起,谁知道让他们继续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可是,顾眠根本就没有在听容谦说的话,他们只是淡然的对视一眼,便顺手打开车门,“不过就是打了个招呼而已,况且,我们又没有说别的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顾眠不说还好,话音刚落,容谦的脸立刻变得有些不对劲了,他像是突然被顾眠给点醒了一般,说话的语气都仓促了不少,“你不说我刚刚还差点忘了,你们刚刚除了打个招呼也没来,真的没说别的吗?没说别的,你怎么在那里站了这么久?”

  她为什么在那里站了这么久?顾眠自己也不清楚,更别说该怎么向容谦解释这些了,不过,此时此刻,不管她如何做解释,都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或许,连她自己都说不出她现在对容廷是什么感觉,又或许,他们之间没什么交集,便是对他们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