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极光方糖-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六十八章 极光方糖

  因为答应了张绮,让她帮助自己解决许氏集团收购的问题,以后或许她一个要求,所以,容谦这会儿没有立刻回家,他深深的知道他还有这个要求,已经答应别人没做到的事情要做。

  尽管他心中对于张绮的要求,容谦大大小小的在心里知道一些,可是这会儿,他心里仍然有一丝余地。

  开着前不久新买的法拉利缓缓的停在一家珠宝商场门口四处打探了一番过后才在万众瞩目的目光之下走进了店门。

  直到那迎宾服务员的口水差点都要流落到地上了,目光发直的盯在容谦身上,似乎下一秒就要将他身上看个精光似的。

  双目泛着桃花,心里早就已经澎湃千丈,而她那一颗跳动的心似乎随时都能够飞出来一般。

  “先生请进,欢迎光临!”简单的几个字说的十分娇羞留念,好似未出阁的少女一般,就连说话时脸上都泛着娇羞的红晕,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映红了少女的脸颊。

  大概是20多岁,这个年纪的少女见到这样的人都会有心潮澎湃的那一刻,或许她们都会有所留恋,有所悸动吧,这样的感情实属正常。

  毕竟谁不曾青春过,谁又不曾欢喜过,谁不曾为一个人曾经留恋过呢!

  只可惜,有的人青春只是一段记忆,有的人就是像是挥霍了整个季节,而有的人却将他的青春一直延续到生活当中,久久不能够忘怀,久久不能够走出去。

  在张绮曾经的那段青春的时光中,她将她青春的一切都附属了这个眼前拥有权势与力量以及才华集于一身,集于一体的这个男人。

  曾经的他是那样的高大,现在的他是这样的辉煌,曾经的他是那样的美好,现在的他是那样的具有魅力。

  曾经的容谦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现在的容谦依旧是许多女生万众瞩目的光环,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而这一点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活逾越的鸿沟。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只不过,有的人会从曾经那段青春里的时光中走出去,但是张绮却从未走出过,反而对曾经那段美好的时光依旧流连忘返,缱绻思念。

  她不甘心的原因并非是因为容谦不曾属于她,而是因为容谦从未属于过她,也从未给她留过一点念想,从未给她留过一点点施舍的余地,他的目光甚至从未停留在她身上,哪怕只是一个瞬间也好,哪怕只是她的一个幻想也罢。

  可是,她也深知用千斤重的痛苦和她心中的难过,她不愿意像樊若水那样爱的太过于疯狂,爱的太过于努力,甚至最后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也搭进去这样的傻事,她樊若水做了,但是她张绮是做不来的。

  可是,只有她自己的内心深处知道她对容谦爱的不比任何一个人少,她对他的爱也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比拟的。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放弃过,这么多年来,她也一直在努力。

  这么多年来,无论什么事情,无论容谦的什么要求,她都会选择毫无目的毫无条件的帮助他,只是因为他是她青春里朝朝暮暮的那个人。

  直到看到一个身穿藏蓝色西装的男子走进珠宝店良久以后,她就知道,或许,是时候该了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因为,最近有一个男孩告诉她,她也不小了,也是他让她看清了现在的事实,更是他让她知道了,不属于她的一切,即使她拥有的也顶多是空虚罢了。

  执着于无所谓的执着,终究会将自己陷入万丈深渊,而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下来,她又何尝甘心。

  所以,在她放手,在她远走高飞之前,她还要做最后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就是她向容谦要求的条件。

  喃喃自语道,“容谦,你真的会答应我的祈求吗?无论什么条件,你都会答应我吗?”

  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知,容谦对于她,大多只有利用而已,他对那个女人才是真爱,而她永远也没有办法和顾眠在他心中形成平等的地位,怕是这个世间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女孩能够和她相比了。

  只不过,要命的是她明明知道容谦对她只是利用,却还是心甘情愿的帮了他,尽管他表面上答应她的任何条件,但是张绮心中还是自知,这只不过是容谦的权宜之计,哪怕是骗骗自己也好,这是他在心里给自己的答案。

  尽管如此,她还是这样做了,只因为她爱他,无条件的爱他。

  “容谦,你真的有那么爱她吗?你真的会为了她做一切的事情吗?”

  这句话,她从未对容谦说过,也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因为她不敢说也不敢问,因为在此时此刻,她除了曾经在无数次的心里问过自己以外,也只有能够在这草木山水之间,对着空气,对着蓝天,大地,对着这里的一切去询问她心中所思所想,去询问那样一个自欺欺人的问题。

  这世间的有些问题看似无解,实则他们早已了然于胸。

  珠宝店。

  容谦在许多柜台前走来走去,目光划过一排又一排的戒指,手串,项链,每一款都是精心打造的,而这款首饰的设计师恰恰也是顾眠最为喜欢的,蓦然,他的目光被一款水晶方糖项链所吸引。

  这款项链的设计很简洁大方,无非就是一块方糖形状的玻璃水晶钻石,四面切割的棱角恰到好处,透过天然的太阳光折射出来的光芒万丈足够闪耀,而它恰好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极光方糖。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顾眠那张甜美而好看的脸,她的弯弯细眉,她的桃花眼眸,她小巧的鼻梁,精致的锁骨,樱桃红唇,她的每一处,每一点,每一个行为,每一个举止都在他的脑海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就像是一个印记一般,在他的脑海中早已挥之不去,早就已经深深的烙在他的心里。百〃度或手〃机上搜〃索:我〃的〃书〃城〃网免费阅读更多〃精美小说

  “先生,您的眼光真好。这款项链是本店最新推出的,由薇薇安设计师亲手制作参与加工设计再到手工流程的每一个细节,同时也是最适合给女朋友买的礼物极光方糖。”

  “好,我就要这个,给我包一下。”

  “好的先生,您稍等。”

  只是,他这次来并不是有意来给顾眠挑选礼物的,而是想送给张绮一条十分名贵而又珍贵的项链,只不过恰好觉得这条十分适合顾眠,便给她买下了。

  可是,这会儿却是让他犯难,这项链吗?看起来每条样子都差不多,但是,他又不知道挑哪条好。

  所以,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一直徘徊在各个柜台前饶了一圈又一圈,看看这个,再仔细瞧瞧那个,最终站到了一个最昂贵的水晶柜台前仔细欣赏着里边的每一个物件。

  “先生,你还挑点什么,我们可以给您最好的推荐。”

  “嗯,你给我推荐几款好看而且贵一点的项链吧!”

  既要好看的,还要贵的,那导购员的脸上瞬间荡漾起不一样的笑容。

  她头一次见到过这样的客人,虽说,来到他们这里购买珠宝的都是些有钱人,但是,单单是这里的一条普通项链都已经抵得上那些平常的项链好几倍的价格了,可以说是每一条都十分昂贵,但是这要说主动要求昂贵的,这还是头一人。

  要知道,他们店里不是没有最贵的项链,只不过,最贵的和普通的价钱确实不在一个档次。

  不过,从进店门的那一刻起,他们的注意力就已经早早的被容谦吸引了。

  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上好的衣料,名牌的手表,包包,每一个都非凡品,更何况他此时说话的声音性感中带着沙哑,明亮中带着沧桑,简直就是吸引女孩的最佳神器,早就已经把到导购员迷的找不到东西南北,范过一阵花痴过后,她才逐渐清醒过来。

  随手挑选了几个特别上档次的项链,柔声说道,“先生,你眼光真好,这个柜台恰恰是本店最奢侈,也是最精致的展柜,而这里的项链每一条都绝非凡品,你看一下上面的这几条,它们都是本店的主打款。”

  “好,那你把这几条都拿出来,我看一下。”

  “先生,您一定是送给女朋友吧!有我的建议呢,你看看这个,送给女朋友再合适不过了。”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一条心形铂金,配上铂金吊坠的项链说道。

  可不料,容谦的目光压根儿没在那条项链身上,更是听不进去吗导购员的话,偏偏是她说哪个,他就排除哪个。

  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另外摆放出来的三条项链,见到它们样子长得都差不多,也实在没什么继续挑选下去的兴趣,随口说道,“这三条都要了,帮我包一下吧!”

  那导购员手中此刻还拿着自己刚刚推荐的那条心形项链,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尴尬当中回过神来,手拿着项链,一时间觉得有些举足无措,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蓦然听到容谦说要另外三条项链时,大脑这才回过神,立刻笑脸相迎道,“好的,好的,先生,您稍等。”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容谦的手中便提着几个礼盒的袋子,大摇大摆的走出珠宝店。

  拨通电话的同时,张绮刚好在他的附近注视着容谦的一举一动以及他打电话时的神情,不禁有些暗自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