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唯一的条件-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六十九章 唯一的条件

  一时间,许世杰这个名字顿时遍布了c市的各大街头,就连媒体记者,报刊杂志上到处都有他的名字,而与其同名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他就是我们鼎鼎大名的容氏集团总裁容谦。

  同样都是身为两家不同集团的总裁,不同于许世杰的狼狈,容谦这个名字再一次成了所有人的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

  带着他独特的气质和自身魅力,在所有的杂志画报上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征服了所有媒体以及观众群众的眼球。

  关于容氏集团收购许氏集团的新闻几乎遍布了整个c市,而容谦也恰好因为这次的世间再次打火了一把,就连附近小学的小学生都对容谦指指点点。

  “那个大哥哥,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他长得好帅啊!”

  ……

  对于这次的事件,容谦并没有给媒体一个正面或者是态度的回应,他只是选择了以回避的方式来应对这场突发事件。

  反正许世杰等一切做法都是罪有应得,至于靠话题博眼球什么的也自然是无关紧要。

  于是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对于容氏集团来说就相当于没事人一样,公司里的秩序依旧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而容谦最近出现在公司里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莫西林咖啡厅。

  下午3点整,在咖啡厅角落中坐着的男子不断频繁的看向自己手上的手表。

  终于,在距离他们约好的时间整整过了15分钟以后,他一直等待的女子终于以一抹清凉的颜色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

  一袭水蓝色连衣裙带着初夏的种种清凉感,波浪大卷发全都束于脑后,给人一种清凉脱俗的感觉。

  这样装扮的张绮也是让容谦为之眼前一亮,看惯了浓妆艳抹的她,却没想到这样清新淡雅的妆容在她脸上却也相得益彰,好似变了个人一样。

  下午的阳光带着几缕温和照射在迎面走来的女孩身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笑靥如花,还是一如既往的美艳动人,只不过这前后两种不同景象的张绮却带给容谦不同的感觉。

  或许是他想多了,又或许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太过于独特,让他心中不自觉的有了几分舒适感或是不一样的感觉。

  这么多次以来,这还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此时,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样一个花季少女年纪的张绮却一直在用成熟的妆容成熟的打扮来掩盖她内心的小女人,来隐藏她的情绪。

  可是,她始终也是女孩儿,她也会有累的一天,她也会有委屈的时候,她也想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表现最真实的自己。

  所以,今日,她大胆的这么做了,她也希望今天她能够给容谦留下最美好的印象,而容谦也会缘她一个最真实的梦。

  七年了,她已经七年在这样一个人身旁默默守候着,可如今到头来,她却发现,这七年的等待终究不过是空欢喜一场,并不是所有的等待都能换来她想要的结果,也并不是所有的苦尽都会等到甘来。

  “你来了。”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传到了距离咖啡厅餐桌两米之外的张绮的耳中。

  还是一如既往的久违感,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感觉,不过,此时倒是多了几分真实。

  “嗯,对不起,我来晚了,没有等太久吧!”轻佻唇角,清秀的五官,再加上妆容的清凉感,好似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清新而又亮丽。

  “还好,没有很久,喝点什么。”

  此时此刻,他们俩的对话到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只不过是来这里喝咖啡,聊聊天。

  “半奶加糖的卡布奇诺。”

  在张绮说完这句话时,容谦不禁皱眉,卡布奇诺?在他的印象中,张绮每次来点的咖啡都是和他一样的,除了蓝山之外就是拿铁,还从来没有见他喝过卡布奇诺,尤其是加糖和加奶的。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对于他而言,别人的事始终都是别人的事,打了个响指,顺便叫来服务员,“一杯蓝山,一杯卡布奇诺加糖半奶。”

  只不过,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张绮喜欢喝的从来都只有卡布奇诺,她喜欢加糖的咖啡,她喜欢加奶的咖啡,却从来都不喜欢黑咖啡。

  可是,这么多年来,她却从来未曾按照过自己的心意喝过一次她喜欢喝的东西,她追寻的也只不过是和容谦一样的选择,喜他所喜的东西,喝他所喝的东西。

  她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容谦,她心里有自己想要追寻的生活,她也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加∶微∶信∶号 xs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小说!

  她其实一直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她也有着每个女孩一样的生活方式,有着和她们一样大大小小的梦想。

  只不过,都因为他,她选择了放弃,也只是因为他,她选择了以他的生活基调为准,以他为圆心画圆。

  “今天我找你出来,其实是……”容谦十指交握,目光再次看向张绮时,有些闪躲,可不料,话刚刚说到一半儿,却被坐在他对面的女孩打断。

  “我知道,既然许氏集团已经成功收购,我想,你一定是急着和我撇清关系吧!”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说道,虽然有一半是开玩笑的成分,倒也有一半是她内心真实的感受。

  其实,容谦明明可以说得委婉一点儿的,其实,他可以过几天再来找她的。

  其实,即使他不说,他也不会忘记的,不过,为什么他偏偏要这样直接,为什么他就不能给他留有一丝空间和余地,为什么他对待她却从来都没有一点宽容?

  容谦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却在一瞬间恢复正常,“其实,我知道,这么多年来是我亏欠你的,这次,我许的这一个条件是你应得的。”

  张绮对他的感情,他又何尝不知,就算是再傻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况且这是一个在这个社会都知道的消息,如果要说,只有他自己装作不知道,那可就显得有些太过于惺惺作态了。

  如果说,这么多年来是张绮一直在无条件的帮他,倒不如说是他一直在利用张绮。

  明知道一个女人对于他来说又是另外一种感情,而他却装作全然不知的样子,还找她帮忙,这不是利用是什么,不过,他利用的人多了,只不过这一次却是真的觉得有一些在心里过意不去。

  不知不觉,两人之间的气氛由最开始的舒缓开始有些冻结,这种感觉让他们这段气氛瞬间惨淡了许多,好似有些伤感。

  即将到来的夏日本该是春意暖暖,生气盎然,可不知怎的,此时此刻,他们中间的气氛却有些悲凉凄惨,秋风瑟瑟,徒添伤悲。

  为了调节一下他们之间的情绪,张琦轻抿了一口面前的咖啡,然后开口道,“所以呢!你猜猜看,我会让你答应我什么条件?”

  虽然是十分轻快的语气,但眼神中却是那掩饰不了的悲伤,无论时光与否,无论她曾经是一个多么狠心的人,无论她在商场上的手段是多么的犀利,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她终究还是心软了。

  这次因为她而造成的种种终究是有些不堪入目,不过,只有她自己内心清楚,她的心也累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终究没有放弃什么,没有改变什么,但是,她所坚持的一切终究是有了变化,而这一切终究都是她咎由自取,而她终究也没有获得幸福的权利。

  上挑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这个我倒是猜不到,不过,这个送给你。”

  一边说着,一边从另外一个餐椅上提起了几个手提袋子,放到桌面上。

  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该送张绮些什么好,不过,他只希望能够投其所好,能够迎合她的心意,能够尽量的弥补她一些,毕竟这个女孩也挺不容易的。

  看到珠宝的品牌,张绮已经一目了然,果然都是她心仪的珠宝,是她心仪的牌子,估计就连款式也都是最新款,是她心仪的那些。

  嘴角扯出淡然的一笑,只不过,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与容谦相比又有什么意义呢?

  是他送的,一切都是好的,只不过,她从来都不是真心喜欢这些,她只是习惯性的把这些当成了一种寄托感,依托感,习惯性的想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也习惯性的喜欢奢侈,喜欢昂贵的东西,以此来填满她内心的空虚。

  “谢谢。”简单大方的回应着。

  虽然变成了这个珠宝,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特别珍贵,也并不是她想得到的东西,但是,她还是一如即然的接受了,这有什么呢?

  就算真的是为了他们之间的纪念和回忆吧,哪怕她和容谦之间的距离近的只能够用这三条小小的项链来链接的话,那么,她愿意把这条链接永远留存在心底。

  “对了,答应你的那个条件呢?你想好要什么条件了吗?这个可是只有一次机会。”

  整个人都显得没有那么严谨了,许多欢笑中带着几分轻佻,生涩中带着几分严肃,仿佛还是一如既往的感觉,只不过却比平日里多添了几分不一样的情感。

  是啊,这次的机会来之不易,张绮心中又怎能不知,只不过,她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心中一直隐隐不安,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