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天伦之乐-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七十章 天伦之乐

  不知不觉,时光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只知道,当黄昏的第一缕阳光开始缓缓下垂过后,天边泛起了暖暖的金黄色。

  没过多久,他们头顶上的刺眼阳光再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转变而来的是灰蒙蒙天空,好似这样的一天又要结束了,有些文明的同时也有些伤感,两人很快收回从城外的视线,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对方的脸上。

  对于张绮来说,她很珍惜这样的时光,只是不知道今朝今夕又会在何年何月再次重演。

  或许,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相约,又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这样一个唯美的时刻看落日看余晖看晚霞看夕阳,所以,她格外珍惜这样的时光。

  即使她和容谦什么都不说,即使他们什么都不做,即使容谦此时此刻的心里依旧装着别人,她还是不会怪他,因为她深深的懂得了爱一个人的感受,既然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又怎能强求他人所难呢,倒不如选择成全他人,放过自己。

  墨色宝石般的眸子在女孩的身上大量需求用起来,始终未曾明白张绮的心思。

  礼物也送了,咖啡也喝了,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就差许给她的那一个条件了,只要她说出这个条件,他帮她圆了这个条件,那么,他们之间可就算是就扯清了,就再也不会有任何联系了。

  现在想想便觉得时光过得也挺快的,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配合得十分默契,天衣无缝,即使他们不能够成为最亲密的关系,但是却也能够成为最忠诚的利益伙伴。

  若非他是寻常人家,他也一定会答应张绮的任何请求,也会允许他们现在的关系继续在他们的生活当中存在。

  但是,无可奈何,他们容家本就非寻常人家,而他所经营的公司也非一般的公司,他的人生当中不允许他走错任何一步。

  所以,从他出生在容家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他今生的命运,而他注定不能娶这样一个风尘女子。

  无论他们在上有怎样的命运羁绊,无论她对他有多么的感恩戴德,无论她曾经多么鼎力相助过他,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有心爱的人了,所以,无论张绮对他怎样,他都不可能辜负了另外一个女孩,因为他的心只有一个,而当他心中所有的地位都被顾眠的身影装满时,便再也容不下他人,也不会再给任何人机会。

  不要说他心狠,也不要怪他无情,现实的世界就是如此,所有的人都盼着能够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他没有比别人高,在那里也没有比别人差了什么,他所拥有的爱情和每个人一样,都是深沉的,也都是唯一的,他们都向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们也都共同许下过山盟海誓,沧海桑田,矢志不渝。

  最终,当他们俩的眼神在对方的脸上进行第三次交汇时,容谦终于现在有些不耐烦了,急躁的开口问道,“既然我们都已经认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的确,他们认识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张绮这么吞吞吐吐的样子,平日里,他们都是十分爽快之人,有什么话便直说,无论是恼怒了也好,还是有什么条件或者顾虑也罢,他们都会在对方毫无顾忌的情况下大胆的说出来,其中也包括不包含容谦难以接受的语言或者是她对于顾眠的诋毁。

  但是,虽然说出口的话变成说出口了,就没有办法再收回去,她不是一直很胆大吗?怎么这会儿倒是有些小家子气了,这倒有些不像张绮了。

  “我……”紧抿双唇,那双显得有些扑朔迷离的眼睛一直盯在容谦好看的眼眸上,有些闪躲,又有些坚定。

  她虽然早就已经确信自己内心是怎么想的,但是在这样一个公共场合,况且是在她自己最心爱的人面前,但还是迟迟不能够说出口。

  毕竟他到底是一个女孩子,虽然平日里胆大惯了,纵使她平日里做过什么许多过分的事情,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都是逼不得已,他们就真的以为她是心甘情愿这样做?就真的以为她天生就是这样的勇士吗?

  心里冷笑了许久,她在赌,她在赌容谦会答应她的这个祈求,但是同时,她心里也在害怕,因为她不确定自己说出了这个条件过后,容谦是否还会以现在的状态对她以礼相待。

  虽然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等了七年的人,也是她执着了七年的人,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她还是看不透他的心,还是猜不透他的想法,还是摸不透他做事的手段和套路。

  或许是她内心的犹豫太过于明显,也或许是她眼神中的不安太过于强烈,只是,容谦在张绮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不安,不同于以往的闪耀和明亮,不同于以往的自信和笃定,这样在大众许多平常女孩当中也是才能看到过的情景,他还是第一次在张绮眼眸当中见的,所以不免觉得有些惊奇。

  虽然他不清楚,这些年,张绮一个人经历了什么,也不清楚她背后的组织到底是何方神圣,更不知道她现在正在为谁工作为谁卖命,但是最起码,她没有威胁到他,这便是他最好的报答吧!

  其实,这么多年来,有关于张绮的消息,他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一些,但是,他都一直秉持着和他无关的态度去处理这些事情,只是一边装作不知道,一边在处理一些手头上的工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只不过,今天再见到这个女孩时不免觉得有些伤离别,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他对于张绮的感情并不是爱情,也不是友情,那只是一种内心深处最真诚的同情罢了。

  想到这里后,容谦的原本晦暗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精光,轻启薄唇道,“不用再犹豫了,你说的任何条件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不知是落日的余晖照在容谦完美的侧脸太过于美妙,还是怎的,总之,他这番话语在张绮的耳中,听起来十分柔和,十分美好,那好听而又纯净沙哑中带着一丝清凉的声音,分分钟就能够摄人魂魄,像是入耳的魔音一般,在心底盘旋持久。

  虽然眼前的景象美好得有些不像话,就连她身体也开始有些蠢蠢欲动,让她原本一直坚持的理由有了一丝松懈和警惕。

  这样的场景终究是不太现实,虽然她曾期待了许多次,但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此时此刻的梦想距离她现在的距离还差好远好远。

  尽管容谦的语气十分轻柔,但是,她的心中仍然忐忑不安,终究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吗?你真的想好了吗?”

  “嗯,想好了,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吧!”两人来来回回都已经磨叽了有好一会儿了,就连咖啡厅里的人都换了一拨又一拨。

  虽然他们也时常像今日这般在咖啡厅的角落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甚至更久的时间,但是,他们两人的身影坐在这里却显得十分尴尬,就连余晖下的影子都显得有几分不太自然。

  “这样吧,既然你确定的话,那你一会儿打我电话吧,我临时有点事情,一会儿我会把地址发给你,你不会失约吧?”张绮将杯中剩下的那几滴咖啡缓缓咽下之后,随口说道。

  “当然不会。”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不过,那俊俏的侧脸上却散发着很明亮的落日夕阳红,很美很美。

  走出咖啡厅的一瞬间,张绮立刻拥有了不一样的心情,将最后的目光定格在那辆藏蓝色的法拉利身上,直到开着男子的视线已经移出她的范围之内,这才将时间收了回来。

  那样的背影,那样熟悉的脸庞,那样漠然的神色从始至终就从未属于过她,她也从头到尾我拥有过一切,甚至连他的一丝一毫的爱意都没有,或许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吧,她的确应该好好珍惜,也的确应该好好怀念。

  因为外出了一整天,才刚刚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眼下也不知道张绮什么时候有时间,所以,容谦这会儿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家里的顾眠身上。

  足足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她那可爱的身影,确实是有些想念十足呢,只是不知道她这会儿在做些什么,脑海中想着,便不禁浮现出了一些顾眠平日里的身影和场景。

  容家别墅,当他回到家,打开卧室门的那一刹那,就看到顾眠和宝儿正在玩具室玩得正欢乐,他们母子情深的模样,着实让他这个做父亲的都有些吃醋呢!

  容谦在门口静静地望着眼前美好的景象,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打破眼前的沉静与美好。

  这就像是一个卷轴画卷一般,将他全部的心思放空,将他心里所思所想全都抛诸脑后,突然觉得一切都没有眼前的景色重要,他所有在乎的一切都可以放手。

  不过多时,容谦便将自身投身于这美好的环境当中,和这样的房间融为一体,和房间里正玩耍得十分欢愉的两个人融为一体。

  到底都是一家人,宝儿看到容谦回来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张着嘴大声哇哇,虽然也听不清的嘴里在喊些什么,更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但是,他们大概明白宝儿是想叫容谦。

  “来了,爸爸来了,宝儿乖,宝儿乖……”

  “哎呦呦……”

  “1,2,3,4……”

  ……

  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在容谦的逗弄下,这样一间宽敞而又明亮的安居房内频频传出了爽朗的笑声和小孩子的欢呼声。

  这大概就是真正的天伦之乐吧,不需要太多的束缚,不需要太多繁琐的细节,更不需要说那么多。

  为人父母,只要做到对自己的孩子有足够的关心和耐心,对自己的丈夫妻子尽到一定的责任,对自己的父母做到一定的孝顺,这大概就够了,而这样的家庭注定也会是幸福美满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