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把她送给他-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七十一章 把她送给他

  不知道这样的时光究竟过了多久,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什么天,就感觉时光如此之快,可他还没有怎么和他们母子俩玩耍,一眨眼就到了吃晚饭的功夫。

  这样的一段晚饭前的时光,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多年以后的感觉和多年以前的今天。

  曾经的曾经,他的生活当中有许多个美好的瞬间,那都是让他无法忘怀的回忆,而现在的现在,当这些回忆再次涌入大脑中时,他突然发觉记忆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东西,也是一个多么让人能够思念和觉得美好的东西,他很生气,同样又带有魔力。

  就是再美好的东西,终将会被不期而至的困扰所打乱,就算事先好好的一切在突如其来的变化时也会变得一团糟,甚至变得支离破碎。

  不过,当他的手机屏幕在餐桌上还亮起时,好在顾眠没有察觉到什么,依旧像个小孩子似的只顾着一个劲儿的扒着碗中的米饭。

  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一闪而过的短信,容谦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直接说道,“我还有点事儿,要出去一趟,你和宝儿在家慢慢吃,办完事儿以后我会尽早回来的。”

  只是一个寻常的短信而已,顾眠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同时也不知道容谦出去做什么,只是,她对他早就已经形成了足够的信任,不管容谦做什么,他都有他的理由。

  只是这样的感觉很快就发生了莫名其妙的变化,从容谦离开别墅的那一刻,顾眠的心里头就一直在焦虑,且逐渐越放越大,就算是看着那逐渐离去的背影也总是让她感觉到莫名的烦躁,嘴角原本扯出的笑容更是瞬间消失,像是那转瞬即逝的乌云一般。

  算了算了,她一边不断在心理安慰自己,一边随意找点事情做,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弥补她内心的烦躁和不安。

  c市的五星级高端酒店里。

  一个身穿粉红色真丝睡衣连衣裙的女子此刻正坐在梳妆贵的镜子前,仔细的望着镜中的自己。

  刚刚沐浴过后的她十分享受此时此刻的感觉,清新的洗发水味道犹如那盛开在春雨后的花朵一般十分清新自然,让人十分留恋万分。

  也顾不得擦拭那仍旧还在滴水的秀发,目光紧紧的盯在梳妆柜上的最新款毒药香水和那抹跃动的红色诱人口红上。

  看着那深深都有魅惑的大红色,永远都是最经典的颜色,上扬嘴角,轻轻挑起那魅惑的一笑,继而完成一连串熟练的动作过后,便拿起了摆放在最显眼位置上的毒药香水。

  此香水名为毒药,正如人们所想的那般,给人以魅惑而又清香冷冽的感觉,其中却带着一丝纯纯的诱惑力,轻轻的嗅了一下那香水瓶中的气味后,也绕着自己周身一周喷了一下。

  不过下一秒的功夫,整个酒店的包房内便充满了满满的香水的味道,充盈着芳香,浓郁的感觉瞬间洗礼了张绮的鼻息。

  随着她呼吸的频率,突然感觉到她所吸进去的所有气体都是一个味道,不过这样的她对镜中的自己还算满意。

  长长的长卷发,性感的锁骨裸露在外,身上的真丝绸缎连衣裙。

  不知不觉间,窗外的一阵雷鸣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就连她自己的心情也随之受到了莫名其妙的干扰,恍若是相同的闪电劈了一般,整个人木讷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人生大事,又像是在伤春悲秋她此时此刻的境地。

  心里不断的在嘲讽自己,张绮,就算你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就算你打扮的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你终究不是他在乎的人,他并不会在意你的一切,更无关你的长相与否和你的穿衣打扮与否,更何况这些都是次要的。

  听到敲门声后,张绮轻抿一口杯中的酒红色液体,说话的语气当中俨然多了几分情调和愉悦,“来了,来了。”

  “你怎么穿成这样,叫我在这里干什么?”一进门起,容谦扑面而来的就是浓浓的香水味道,虽然是高端香水,味道也比较熟悉,但是却透着浓浓的诱惑力。

  他很反感这种浓郁味道的香水,却不如顾眠身上那淡淡的肥皂水味道好闻。

  这些倒还好,不过,让他最理解不了的是,张绮怎么大晚上把约到这里,还穿成这个样子,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上心头,可他还是如实的跟着张绮的步子走进了房间。

  昏暗的灯光,粉红色的幔帐和纱窗,就连张绮的睡衣都是粉红色的吊带真丝连衣裙,房间里也是浓郁的香水气味。

  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说话的语气显然比刚才严肃了几分,“说吧,难不成你让我答应你的要求,还要来这种地方。”

  有的时候,他真的搞不清这些女孩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放着大把大把的房子不住,非要来什么酒店,明明都已经是晚上的时间了,却又要化妆。

  其实,用容谦这个问题就相当于是自问自答,对于张绮为什么这么做,换作是任何一个局外人都会十分明了的看清楚他真正的目的。

  一个女人梳妆打扮,无论在何时何地,她都只有一个目的,男人永远都是她们奋力表现和奋力争夺的对象。

  张绮双手抱拳侧身倚在旁边的墙上,侧身的一瞬间刚好拨弄了额间掉落下来的几率碎发,用一个十分优雅的姿态说道,“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

  其实,对于这一点,包括她请容谦来这里的原因,她自己是心知肚明的。

  相信以容谦的聪明才智,当然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他总归不会是以为她叫他来这里,只是单纯的为了商讨一些事情吧!

  可她从来没有想到,她以为那一百分当中的百分之一恰好就是容谦现在的状态,他不单单是单纯的以为张绮找他来这里是真的有正事,还以为她的这个条件或在他的能力范围当中。

  可她恰恰漏算了一点,越是有些看似简单的事情实则越是不简单,其中不知包含了多少复杂的事情。

  “所以呢?你能说的再明白一点吗?”

  他以为他在这里装糊涂,张绮就能够轻易的饶过他吗?

  其实,对于容谦的那点小聪明,她早就在心里了如指掌,只不过是没有好意思揭穿他罢了,她心里清楚的很,像他这样做大事的男人最讲究的就是面子和自尊,而他在商场混这么多年,自然不会触碰他这种人的两大禁忌。

  所以在面对这种情况时,她很乖的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提醒他,“我都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了,我想你是聪明人,也不用我再过多的重复吧!”

  “换一个条件吧!包包中,珠宝,还是衣服?”用这样直接的方式交换条件也许是最直接,也是最有力的方法,而她所能选择的也只有是这样的方式。

  “你不是说什么条件都任由我开吗?况且,你的人都已经走到这里了,难道还想再走出去吗?这可不像那种先做事的风格。”

  这下轮到容谦无语了,他该说什么,又该怎么说?自作孽不可活吗?还是说什么?

  其实,他心里早就有所准备,只不过却一直在笃定张绮断然不敢这么做,可是,当他收到手机短信的时候,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不为别的,就只是想把欠给她的都还给她。

  这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心意而已,但是,他断然没想到张绮自然还是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欺骗他的感情。

  当然,也不能说欺骗,毕竟确实是他心甘情愿这么做的,况且,别人在做的什么的时候又不会写在脸上,而他也是自作自受。

  既然来都来了,哪有再临阵脱逃出去的道理,况且他们历代容氏集团的总裁都没有这样做的行为,如果他这次这样做了,就破天荒的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要说他的面子会被丢光,就连他们集团的面子同样都被丢光。

  “好,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我,我想……把我自己送给你。”女孩说话的声音还有些颤抖的,偏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在花张绮的话音落下时,包厢内的气氛瞬间冻结了,尽管这件事,容谦早就想到了,但是,在张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大有吃惊。

  容谦随口轻笑一声,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纵使他十分清楚张绮对他的心意,但是,他还是不能够接受眼前这样的结果。

  若是换作曾经的他,或许还有些可能,只不过对于此时此刻的他来说,根本就无可能。

  张绮轻笑一声,她就知道容谦会这么问,但是这也不要紧,因为,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问题。

  缓缓放下手中拿起的高脚杯,轻声的说道,“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不后悔。”

  她不后悔,她当然不会后悔,曾经,她也一再的问自己到底后不后悔,但是,事到如今才发现,自己的内心不但没有一丝悔过,甚至都没有觉得痛心的感觉,反而有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欢愉和从未有过的轻快感。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