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七年的思念-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七年的思念

  两人之间的话题结束过后,他们之间的气氛再次陷入了僵局,虽说容谦并没有答应了张绮,但是他也没有否认,大概这就算是默认吧!不过,望着窗外的夜色,确实有些显得异样和感伤。

  爱上一个永远不可能和她有任何结果的男人是悲哀的,可是,她注定没有办法逃脱这个魔掌,她注定也没有办法解脱她的内心。

  张绮透过窗外,远远的望到香榭丽舍那几个大字,心地也开始为自己那还从未到来的爱情即将枯萎而感到悲伤,可几点短暂的伤神过后,便开始回忆起她过去生活的种种。

  香榭丽舍不单单是一个酒吧的名字,同样也是对她自己爱情的一个期待和向往,自然而然就成了她生活当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那样浓烈而又带有传奇色彩的爱情,又怎么可能真的让她丧失希望了,一直得不到爱情的她,又怎么可能在商场上这样大大方方的承认呢?

  而她,也只有选择不断地用酒精麻痹自己,不断的麻痹着自己的大脑,不断的让酒精侵蚀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侵蚀着她身上的一分一毫,不再感受到心里的痛苦,不再感受到身上的难受,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够麻痹她的神经,才能够让她感受到一点点好受。

  既然天下的所有人都不怜悯她,既然没有人能够给她她所想要的东西,既然容谦连最后一次机会都不给她,那么,至少她还有她自己,而唯一能对她好的人也只有她自己,怀揣着一颗早就已经狼狈不堪的心,却还要为自己争取着一点点余地和一点点自私的空间。

  至少她的心是永远向着自己的,至少,今夜,她做了她想做的事情后,她就断然不会后悔。

  容谦不答应她,没关系,谁叫这早在她的意料之中了,都不是什么难题,反正她已经被拒绝不是一次两次了,只不过,早有准备的张绮是绝对不会因为容谦的一句话两句话而轻易放弃的。

  从容谦来到这里的时候,张绮就已经决定好,至少今夜,她不会让容谦走出这间房间,不管他心里想的如何,不管他接不接受就得兑现他的承诺,也不管他是否会答应她的条件,这些都不重要。

  她不会去理会,她要做的只是要容谦毫无疑问的饮下她杯中的这杯酒,兴许,当他们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一切都那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就在这两抹视线不约而同的望着窗外的星空时,容谦手机上的屏幕闪烁再次吸引了张绮的目光,果断的按掉强行按掉手机,直到关机以后,这才默默的把手机放到一旁。

  电话那头,顾眠的心一直是焦虑的,紧张而又不安。

  此刻,她握着电话的手心里都已经渗出了汗珠,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这样的紧张就,是这样的担心,总感觉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但是她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或许是她多想了吧!但是,就在刚刚,她总是会不经意间想起许多事情,这种感觉让她觉得不是很好。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容谦的电话已经关机时,顾眠的神情显然有些失落,神情呆滞了好一会儿后,握着电话的手才呆呆的放下。

  今夜,星光璀璨,今夜,天空静谧得不同于寻常,今夜有人欢喜有人忧,今夜注定会发生不一样的事情。

  或许是顾眠和容谦此刻心有灵犀的缘故吧,望着头顶上那璀璨的明星,容谦心里不由得飘荡到了思念顾眠的思绪当中,浓浓的哀伤瞬间蒙蔽了双眼,只感觉心间涌入了不断的思念。

  端起手中的高脚杯,轻轻抿了一小口,拉菲那醇香浓厚的气息掩盖了张绮身上以及他周围的香水味道,芳香浓郁醇香,甜蜜。

  酒是好酒,景也是美景,只不过,眼前的人却不是他心里一直想念的人。

  无奈,这世间有诸多的不完美,他也不能够强求事事完美,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就当是了却了他和张绮之间的一段尘缘往事吧!

  有些情,他注定不能回报什么,而有的人,他也注定不能够和他有什么瓜葛。

  这就好像是两个不相干的树叶,只有在刮风下雨天时才会交集到一起,但倘若晴天过后,他们又会找到属于各自的生活,找到属于彼此的对垒,找到他们的同伴,找到适合他们的人。

  而这样的两个人注定是不适合,也是不相干的,因为他们原本就不是一类人,他们原本就没有必要纠结在一起。

  “容谦,你说,时光如果一直能够停留在此刻,那该有多好,我们永远都这样望着星空,你不再是那容氏集团高高在上的总裁,而我也不再是那风口浪尖上的人物张绮,我们就是两个再普通不过的寻常百姓家的人……”

  容谦斜睨了她一眼,“其实,世间没有那么多如果,而我们也应该遵循天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两人都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本在c市乃至整个中国区市场立足,但是,这世界每每都有不如意的事,而像他们这样优秀的男女也注定会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或者是自己十分在意却一直得不到甚至是触碰都触碰不到的东西。

  有些时候,他们也很羡慕那些寻常的百姓人家,即使,他们穿的是那样的普通,即使,他们吃的是粗茶淡饭,即使,他们一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哪怕只是碌碌无为的辛勤工作着,但这样也好。

  因为,有些时候,在别人看起来始终得不到的东西,反而在他们那种寻常百姓人家是可以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

  谁说上天是不公平的,在他看来,有些时候,上天大多数都是公平的。

  就好像是上天给了他们富裕的家庭,但同样也剥夺了他们人性的冷暖和最真实的初衷以及他们内心当中最渴望的东西,而他们所拥有的这一切,或许在普通人眼中看来也注定是那样的不可获得。

  当然,这些话,他们都是心知肚明,却不会轻易说出口,容谦很清楚张绮和他所说的这些话只不过是她想说给他听的话,而并非是她内心全部的想法,但是有的时候,他们谁又能够做到真正的坦诚相待呢!

  已经得到爱情的容谦当然体会不到张绮这种从未得到过的感觉,他们俩现在就身处于两个极寒之地的极端,一个是那样的幸福,甚至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而另一个则从未拥有过她想要拥有的一切,而她拥有的这一切在她的心里却丝毫不值,根本就没有什么价值。

  所有人乃至于外界的媒体还有公关都一致认为张绮会像传闻中的那般干练,那般明智,她会有自己的想法,会得到属于她的爱情,会得到属于她原有的一切。

  但是,这样的结果怕是终究会让这些人失望了,因为她并非得到过自己的一切,就连容谦的一丝青睐都从未得到过。

  然而,在这样美丽的夜色当中,月光和美酒最为相配,比如,这1982年的拉菲就比那五星级酒店里的香槟要高贵的多,同时也要附庸风雅了许多。

  对此,他们不再谈不相干的事,也不再谈那些让他们两人觉得不愉快的事,而张绮也十分知趣的不提那些让她伤心的人,或者是让她痛恨的人。

  抬头,仰望着天天上的最灿烂的一颗星,有些悲伤的说着,“其实,我看似什么都拥有,其实却从未拥有过一切。”蓦然间突然转过头,再次深情凝视容谦,“容谦,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羡慕的人就是顾眠,我有的时候会问自己,她为什么生来就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就能够轻易的的到你对她的爱,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好像在围着她转?”

  其实,就连她自己也有些差异,今晚为何会说这么多,但是,她心里的答案告诉她,说,她不光要说,而且还要说个痛快,她不光要做,而且还要做得绝对,至少就要做得光明磊落,至少她不能够做再让自己后悔的事。

  无论她做的是对是错,即使是错的,她也要一做做到底。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并不需要全世界都站到她的一边来,也不需要全世界都支持她,她只需要有自己就够了。

  想想后,好像来了力气,更加激动的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轻笑一声,猛的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就连说话的嗓音也略点沙哑。

  “我嫉妒过,也做过许多让我难过或者是让我觉得后悔的事,但是,为了你,我从来都不后悔,现在,我想明白了,因为不属于你的,即使你再努力也得不到。”

  她一连串说的这些话真的让容谦很不好回答,容谦已经在原地坐了许久,目光仰望着星空望了许久。

  如果是早一段时间前他,可能都懒得听这些,说不准,还会对着旁边的女士一直鄙视到心坎里,可是,今时不同往日,蓦然回首起来才发现,在无形当中,他已经被顾眠悄悄的改变了这么多。

  “这些都过去了,你应该向前看。”最终,容谦这样说着。

  她知道,这样的道理,她岂会不知,只是,她还有一个心愿未完成。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要说吗?”见到张绮一只含情脉脉的望着他,容谦觉得有些不习惯。

  “没什么,我们继续喝吧。今天晚上,我们喝个不醉不休,一定要喝的尽兴……看到了吗?那一柜子的拉菲都是我这么多年来为你珍藏的,我们今天把它全都喝完,全都喝完。”一边肆无忌惮的说着,一边用匆匆如玉的手指指着那不远处的冰柜。

  自从和容谦相识以来,她就将他的喜好调查的仔仔细细,得知他喜欢喝什么样的酒,她就四处搜寻。

  无论对方开出怎样的条件,也无论别人拿什么条件和她交换,她总是会义无反顾的答应别人,只是为了那一瓶珍贵的红酒。

  或许别人不知道这就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但是,她却深知,这酒就是她对爱情所有的期望,酒也是她爱情最后的绵长。

  她将对容谦所有的思念全都寄托在了这满满的七瓶酒上,每一年,她都会飞往不同的国家寻遍各地的好酒,每一年,她都会想尽各种办法为他淘到一瓶稀世珍藏的好酒,每一年,她都会无数次的观望酒柜中的酒,她都会反复的摸索着上面的标签,都会深情的望着它。

  现如今,这几瓶酒已经不单单是简单的酒那么简单了,它包含了她对容谦所有的思念,包含了她对爱情的执着,也包含了她对容谦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