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月光美酒-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七十四章 月光美酒

  顺着张绮的方向望去,果然,在那一个空旷的酒柜当中都看到了摆放在同一排位置上高低错落不一致的七瓶酒,其实,他的内心多少有些震惊的,虽然他爱酒,但从不至于疯狂到如此地步,也从来没有刻意去收藏过那样一种酒,通常都是客户送他什么他就喝什么罢了。

  如今,张绮确实是第一个为他用心收集酒的女子,无论她是出于什么目的,也无论她曾经做过什么,在这一点上看来,他都应该感谢她,至少应该表达一下他对她的感激和谢意。

  轻晃了晃杯中的红酒,忽然想起张绮曾经帮助他的所有的瞬间,默默的说道,“三娘,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来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一直默默的帮助我。”

  三娘,多么亲切的称呼啊!她许久不曾在容谦的口中听到了。

  张绮将自己全部放空,原本紧紧闭上的双眸蓦然间睁开,不由的上扬嘴角,脸颊也泛起了一丝好看的嫣红,“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见外了,这倒是让我有点不习惯呢。一直以来两个风流倜傥桀骜不驯的容大总裁去哪儿了?”

  “呵呵……人总是会变的。”容谦笑着说道。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容谦原本一颗躁动不安的心此刻也渐渐平静了许多,他透过透明的玻璃去看向窗外静谧的夜空。

  “是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关注你,你的确是变了,而且变了不少。”仰面靠在沙发中,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更加凸显的身材的健美和修长,原本就勾勒的十分立体的外轮廓上带着丝丝的疲倦之色。

  “你也变了不少,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是吗?想不到,你对我还挺关注的,确实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容谦,她都觉得是一种美好。

  “对了,这瓶酒是我上次从澳洲回来特意向一个老外讨要的,当时他还不愿意给我呢,快尝尝。”说着,便一把抢过容谦手中的高脚杯,为其填满。

  “好。”容谦淡然的应着。

  “这一瓶是我从法国的庄园亲自拍卖回来的,是这几瓶当中历史最悠久的一个,味道一定很正,你一定会喜欢的。”张绮逐一介绍着。

  “这个,还有这个,这两个是上次我的一个大客户送给我的,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出来我一直在收集拉菲的消息,也是托了不少熟人,找了不少朋友才搞到的这两瓶限量款红酒。”

  “这个…最丑,也是最不起眼的一个,是我七年以前还在留学那会儿亲自酿造的。”

  ……

  这样一段话说完以后,倒是让容谦对张绮刮目相看,只知道她在经商方面很有头脑,在许多海外的投资项目上也可以另眼让人相待,但是,却始终不曾想到,她还会亲自做这种事情。

  不知为何,就在张绮一直在他耳边自言自语,念念不断,致使他所联想到的画面却不是她,反而是那个整天呆在家里被他宠得无法无天的顾眠。

  想想张绮为他做的这件事情,如果放在顾眠身上,突然不知不觉想起了她那日在花园中种小树苗的景象,那日的美好场景再次映入了他的脑海中。

  就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他的嘴角又开始溢满笑容,双目一直在妄想寥寥无几的星空,看着那最闪耀的一颗星星,它仿佛就是自己和顾眠爱的结晶。

  它是那样的美好,它是那样的闪烁,和同样的星星相比,它总是最闪耀也是最吸引人的那一颗,虽然它的光芒很弱很小,但是它的能量却很大,它吸引了容谦全部的眼球,它就好像是用尽生命中的全部。

  人,一旦有了自己限定范围内一直追逐的东西,即使再好的,他也看不上眼。

  而恰好,此时此刻,无论他的身边出现过多少美女,长的好看的女人,他从来都不缺,鲜花珠宝,他也全都不在乎。

  曾经,他以为他拥有着全世界所有的一些,可是,在遇到顾眠以后,他才知道,有一样东西,并非是拿钱就可以买来的,有一样东西,并非是付出相应的努力就可以得到的,比如人心。

  “都说月光配美酒,今夜良辰美景可不要辜负了此时的美酒,容谦,我们好好喝一杯吧!”说罢便将放在茶几旁的七瓶红酒尽数打开。

  ……

  “cheers”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张绮仰着下巴问道。

  “嗯,是不错,的确是好酒。”从舌尖上品尝到那几支红酒的芳香味时,就感受到他的味蕾已经被严重的触碰到,嗅觉本来就十分敏感的他更是深深的被眼前的美酒所吸引。

  他喝过的好酒不在少数,尤其是像这样一等一的绝味红酒,不过,能够这样无下限的挑战他神经的还占少数。

  就在容谦还沉浸在刚刚的红酒回味中时,张绮又说道,“你再尝尝这个,这个,是我亲自为你酿造的。”说完后便是一脸期待的神情,双手捧着下巴,木讷的望着容谦。

  从他端起酒杯的一瞬间开始,再到看到那蠢蠢欲动的红色液体流入他的口中,这一连贯阶段性的动作,她一刻也没有放过。

  她特别想知道她亲手酿造的酒究竟是什么味道,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品尝过,这一次还是第一次开封,也是他们两个人共同见证了这样奇幻而又美妙的时刻。

  心里既充满担心,又有一丝期待感,期待着容谦品尝过自己亲手酿造酒后的感觉和评价,同时又担心她所酿造的酒会不好喝。

  他会不会生气啊?会不会不理她,然后摔门而出,这样的场景不是不会发生。

  想到这里,她看向容谦的神情又多了几分认真,心中忐忑不安,就连刚刚摊开的手掌心此刻也开始紧握,甚至能够把指甲嵌入到掌心当中。

  想了想后,又补充道,“味道是不是不好?”

  “没有,你的手艺很好,这酒味道很正,也很好喝。”容谦嘴角微勾,掐灭手中的烟头,站起来,缓缓走到窗前,语气平淡的说着。

  其实,打从看到容谦品尝过第一口过后,张绮就已经知晓这个结果了。

  的确,她一个普通人酿造的酒,怎么可能和世界名师名家们酿造的酒同等地位呢!不要说和他们相比,估计就连一般的品阶都达不到吧!

  “你不用夸我了,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水平有几斤几两,像我这种整日里忙于各种生意游走之间的小女人怎么可能和专业的酿酒大师相提并论呢?”说话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失望,可脸上却还是故作什么都不当真的模样。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说认真的,你的手艺真的很好,像你这种聪明才智,无论学什么都可以学得恰到好处。”

  这句话,倒是容谦发自内心说的,他刚刚的表情之所以那么严肃,只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张绮还会有这样好的手艺。

  虽然她酿造的红酒的确没有那么回味味道,也没有那么多熟练的技巧,但是,他是从中感受到了她的真诚,还有她的用心。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想来也是这个道理了,只要对你想做的事情付出一定的努力,还怕有什么做不到的吗?

  原本还显得有些僵硬的美颜此刻间犹如含苞待放一般,瞬间笑靥如花,美得像是那黑暗天空中绽放的礼花一般,“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容谦,今天我真的很开心,是这几年以来最开心也是最快乐的一天,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希望容谦能够抱一抱自己,能够给她一个坚定的鼓励。

  可人贪婪的欲望总是大的让人吃惊,从前,就连是容谦的一句鼓励的话语都让她觉得特别奢侈。

  而现如今,她竟然又奢望着能够得到他的拥抱,能够得到更多。

  那样冷漠的一个人,那样孤傲的一个人,从来都不肯轻易相信任何人,也从来不肯轻易付出自己的真心和感情,可他却为了顾眠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这样的他都不像他了,这样的他还是那个容谦吗?

  透过粉红色的窗帘,容谦望着那街道上的夜景,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并没有因为夜色的灰暗而减少许多,加上灯光的影响,却显得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城市繁华无比,热闹非凡。

  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饮下去,咽喉由最开始的干涩变得湿润,再到后来的火辣疼痛感顿时袭来。

  可是,酒还在继续,时间也还在继续,容谦和张绮并没有因为时间的阻挡而渐渐停止了他们喝酒的动作。

  无论张绮倒给容谦多少酒,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他总是能将杯中的红酒喝得一滴都不剩。

  这样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下去,就算是铁人也会有疲倦,也会有喝饱的时候吧,况且还是这样一个略带疲倦气的大活人,想想都觉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