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危险的诱惑-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七十五章 危险的诱惑

  又喝过一杯红酒之后,容谦头脑有些发晕,眼前的景象也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晃,手中的高脚杯差点滑落到地上。

  张绮十分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容谦,你是不是喝多了?”说话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还不断的在容谦的脸上扫视着,“别在那站着了,小心被风吹到感冒,过来坐会儿吧!”

  容谦并没有说话,看到一双原本闪着精光的眼眸在扫过他身边的女人时,刚刚眼底的笑意蓦然全部扯了下来,双眼中闪过一丝狐疑,被张绮用手扶住他的肩膀,不自觉的有些轻微颤抖,神色中闪过一丝慌张和不安。

  她到底要干什么?

  显然,张绮并没有看到容谦的反应,嘴角露出的微笑还未曾褪尽,上扬的那抹弧度似乎带有一抹讽刺。

  坐到座位上休息一会儿过后,眼前的景象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蒙上了一丝困倦,容谦的身形这会儿也已经有些疲惫了,说话的嗓音都已经变得沙哑,“我还好,有水吗?”

  “有有有。”张绮看到脸色有些难看的容谦,还是轻手轻脚的走到饮水机旁,为他接了杯清水。

  也不知她这一去去了多久,当张绮再次回来的时候,原本坐在沙发坐上的容谦已经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了。

  看到不远处在沙发座中的男子,张绮换下了脚上的拖鞋,直接光脚向容谦迎面走来,一步一步,她脚下的每一步都仿佛带着得意的笑容

  每一个步伐极为轻巧,极其温柔,那温柔缱绻,带有媚态的眼神,倒像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嘴角那两抹不断上扬的弧度已经像月牙一般弯角。

  纵使容谦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为了做事稳妥,张绮竟然会在他刚刚喝下的酒中悄悄动了手脚,而她所动了这个手脚并非常人所能察觉,甚至不会有任何一丝破绽。

  昏暗的灯光,诡异的包间,美味的红酒,还有此时此刻的美女,难道,他真的以为张绮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他,放过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吗?

  张绮可不会那么傻,她深深的知道这是她最后,也是唯一一次机会了。

  如果可以,她当然不会选择这么做,也不会选择在刚刚的话语上欺骗容谦,那是因为,她知道容谦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而她能够得逞的唯一机会便是这样做。

  不管他是醒来鄙视她也好,还是生她的气也罢,甚至是不理她或者是暴打她一顿都无所谓。

  心里一边美滋滋的想着,一边有恃无恐的径直坐到容谦的身侧,轻轻抬起美美的碧藕,纤细而又圆润的手指间沿着男子立体的外轮廓慢慢的勾勒着,像是在绘画着一幅美好的蓝图。

  张绮始终还是张绮,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去改变她对待容谦的任何一丁点态度,虽然她已经打算放弃眼前放弃日后对他的追求和想要独自拥有他的想法,但是今天,她不会任由他离去,也不会任由他而放弃自己的选择。

  看到在座椅上依然熟睡的男子,张绮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深了,一只手挑起男子削瘦的下巴,悠悠出口道,“容谦,对不起,即使你不愿意这么做,但是,我还是要这样做。”

  一边柔若无骨的说着,一边不断的在他的耳旁吹嘘的热气,像是想把身体内的力量全都贯穿到容谦的身体当中一般。

  “你知道吗?你知道这几年以来我有多渴望去得到你吗?你知道我有多恨顾眠吗?我有多嫉妒她,我怎么可能甘心把你让给她呢?”不同于刚刚的温柔字眼,此时,她在说出这番话时,眼中也都有明显的狠厉之色,而话语中也带着浓浓的愤恨之情。

  这两年以来,她没有一分钟,没有一刻是不憎恨不厌恶顾眠的,就连做梦,她都想要手刃顾眠,把她千刀万剐,在她心里,这样痛心疾首的人,她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呢?又怎么可能对她产生宽容和原谅呢!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近乎疯狂,她是不会轻易放弃,也是不会轻易和她心底的那个影子说拜拜的。

  “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我爱你,爱到发疯,恨不得将我自己的心都掏出来给你看,可是,你为何要一而再再而在的伤我呢!”声嘶力竭咆哮怒吼,她的嗓音经过红酒的洗礼也早就已经变得不再是那么尖锐刺耳,其中夹杂了一丝和容谦有异曲同工之处的沙哑。

  刚刚饮下那么多红酒,这会儿,酒精已经有些微微上头,虽然她和容谦都是人中龙凤,可以说是历经战场,自然而然留下了千杯不醉,千杯不倒的美名。

  可即便是这样,今日,容谦喝了多少,她就喝了多少,所以,她这会儿的状态也没有比容谦好到哪里去,而她所剩下的唯一优势就是她没有被自己身上的香水味所迷幻。

  再次望向窗外,见到天色已经不早后,心知必须要尽快动手了,手指也开始沿着容谦的衬衫领子顺延至下,轻轻一挑,那扭扣便弹开了。

  才刚一触碰到容谦那精致的锁骨以及修长的脖颈,张绮的脸上不约而同再次泛起了红晕,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速,此时那番模样就像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少女一般。

  她虽然看起来成熟老练,风韵犹存,像是历经多少次翻云覆雨一样,实则,只有她自己清楚,至今为止,她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把自己用坚强的外壳包裹,一直把自己伪装的都不像她了,而她真正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她的美好,她的一切,包括她自身的清白,她都想留给眼前的这个人。

  容谦兴许不知道,她曾经有多么想成为他的人,她一直知道,容谦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无数,而他曾经所拥有的女人也是多得不计其数。

  但是,她不甘心和她们一样成为容谦身边的一条阿猫阿狗,笑话,她怎么可能屈尊于人下,她的清高,她的自信,她自身的一切魅力都不允许她和那些女人一同相比。

  但经过这么多年来,她也逐渐看清了这一点,就算她再清高又怎样,就算再貌美如花又怎样,终究不还是抵不过时间的痕迹。

  岁月在她脸上终究是不饶人的,那一丝丝的皱纹以及眼角的细纹都足以说明了这一点,即使她用再多的钱买了全世界最好的化妆品,可这些掩盖得了的脸上的沧桑却终究掩盖不了她内心的伤痕。

  “容谦,过了今夜,我就会成为你的人,我会把最好的都留给你,从此,我们两不相干,这世间再无张绮。”一边坐在容谦的腿上,一边用一只手抚摸着自己那光嫩细滑的脸蛋。

  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除了她自己以外,终究不还是没有人把她怜香惜玉,好在今夜,她终究不用再苦苦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了。

  不大一会儿的工夫,房间里的气氛开始越来越浓重,空气中的温度也开始随之上升,当看到容谦那裸露在外的胸肌时,张绮的脸色早已发怔,双眼一直盯着看,好似一秒钟都不忍心移开眼睛。

  她纤细的手指沿着容谦的下颚继续往下滑,直至容谦的小腹,手指刚刚想下一步动作时,她的手腕蓦然被握住,原本面露喜色的张绮顿时在一瞬间化为乌有,脸上蓦然呈现了从未有过的惊恐和惊慌。

  那强劲的力度不允许她有任何一丝反抗,而呼吸的味道却是她再熟悉不过,那是?

  “你……你刚刚不是……”刚刚回过头一瞥,果然看到容谦那双睁得老大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她看,那冰冷的眼神犹如地狱中的冰窟一般,深不可测,让人根本无法估量这眼神之中的冰冷与恐怖。

  如果用一种动物来形容谦此刻的眼神的话,豹子再合适不过了,特别是他散发出来的冰冷力量,让人不容小觑,那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周围的气氛一瞬间安静的可怕,哪里还有刚刚温柔乡的感觉,简直就是冰冷的地窖,或者是用寒潭深渊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原本温热的空气此时早就已经冷若冰霜,就连张绮身上的汗珠此刻也早就变成了冷汗,不过,这倒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容谦此刻在她身旁的这种感觉,估计是让她此生难忘了。

  张绮的手腕此刻早就已经被容谦握得淤青,被扯的生疼,拼命的用力挣脱了几下,却未曾挣脱开,发出一声低呼声,过后只好放弃了挣扎,眼神也开始由刚才的狠厉变成现在的缱绻温柔,楚楚可怜道,“容谦,你…你弄疼我了…”

  容谦非但没有回答她的话,反倒是用力将张绮纤细的胳膊一甩,轻笑了一声,“呵……”

  “你真的就以为那些酒就能够把我灌醉,你可不要忘了,我的酒量是不可估量的。”说话的同时,心里早就已经对张绮涌起了满满的蔑视和嘲讽。

  亏他刚刚还真的信誓旦旦的以为张绮刚刚说出的那些话都是发自内心的,但是,此时此刻看来,都是他自己想多了。

  人的本性终究是很难改的,正如张绮的自私,也正如他对顾眠的感情,他的自私来源于他只会对自己爱的人好,而张绮的自私却在于,为了她自己,她却可以不惜伤害她周围的一些人,从这点上来看,他和张绮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张绮只觉得自己大脑嗡的一声,根本就来不及想什么,这一连串接下来的种种带给她的视觉以及感官上的刺激性太过于强烈,都是她意料之外,也都是她没有想到的,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已经快变得不是她了,“那你刚刚为什么?”

  “你当真就以为我什么也察觉不到吗?你真的以为其实你的香水味真的在浓郁就可以掩盖得了你身上的曼陀罗气味吗?”

  好在他没有忘记张绮的本质,女人,香气,酒吧,美酒,一但和这几种东西掺合在一起,这样的女人却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开始变得不再简单,不再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