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她真的想多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七十六章 她真的想多了

  纵使张绮的戏演的再像,纵使她装的再真,纵使她特意的一切,表情,表演的十分到位,纵使她甚至还可以去好莱坞拍戏,但是,这些把戏在容谦的眼中不过尔尔。

  他虽然表面硬撑,表面上装作什么都听进去,表面上对她奉承,迎合她的心意,但是心里却还是终究攥着一丝防备的。

  经营容氏集团这么多年,再大的场子,再艰难的困境他都遭遇过,有过颇多经验的他又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相信一个人呢!

  他们的警惕性以及自身的一切早就习惯的防备是最不可能在这样一种危险的处境当中最易流失的东西。

  他深深的知道,这样的警觉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他这样身份的人意味着什么,不可以随便相信任何一个人,包括和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他们都不是最值得可信的,而最值得相信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他自己。

  缓缓咽下红酒杯中的最后一滴酒,突然紧紧捏住张绮的下颚,薄唇紧抿,从牙缝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字,“张绮,没想到你还是这样执迷不悟。”

  张绮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容谦这样的举动既让她摸不着头脑,又让她大为吃惊,生怕自己的下颚在下一秒就被容谦捏碎一般,动都不敢动一下。

  “不,不是这样的,容谦,你听我解释,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过了好半晌过后,张绮才强迫让自己启齿,努力张开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她在心里拼命的告诫自己,解释,除了解释之外,她想不到其他的词语,因为她深深的知道,以容谦的手段,如果他发觉是她一直在欺骗他,是她一直在害他,而她的下场也绝对不会比樊若水好到哪里去。

  “不是这样的?那是哪样?你难道想告诉我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男人强行钳制出张绮下颚的那双手根本就没有想要松开的打算,即便是张绮解释了又怎样?

  他冰冷的声音透过张绮的心和头顶,直达她的内心处,“不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我刚刚只是……”

  想到她刚刚犯浑做出了哪些错事,张绮一时语塞,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说出口,同时心里也在害怕,如果她真的如实说出了她对于容谦的妄想以及她刚刚做的错事,估计容谦是不会轻易原谅她的。

  可容谦才不会给她那么多思考和解释的时间,在张绮犹豫的同时,容谦这会儿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才没有闲工夫听她解释这么多,“你这是什么,你是想说你是鬼迷心窍了,一时控制不住你自己才对我做出这种肮脏龌龊的事情么?”

  张绮华容失色的急着否认道,“没有,我没有,我只是太爱你了,我没有办法控制我爱你的心,我是真的爱你啊!”

  她现在已经觉得像是要发疯的狮子,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她对容谦的爱,难道她之前所表现的这一切还不够明显吗?

  她对他的爱可谓是天地可鉴,不需要任何表达,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话都已经随时能够感受到在她内心当中,对纯洁爱的浓烈,可是为何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丝毫不懂得她的内心呢!

  不单单是这一点,此时此刻,容谦连怜香惜玉都不懂得施舍给她,这着实让张绮伤心过度,不知所措。

  绝望,伤心过度,倒不如说她已经彻底对自己失去了希望而感到悲伤,从未有过的失去,竟然是这般感觉,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一味的扯着容谦的衣袖,不想让他离开自己。

  可笑,真是可笑,这大概是容谦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虽然眼前的这个张绮和樊若水一样口口声声的说着爱他,可这些女人却都反过来不惜一切代价伤人伤己,终究是害人害己,最后落得了一个不好的下场。

  爱他,这些女人都说爱他,可是到头来,她们又是怎样对他的?

  她们不惜伤害到身边的一切人,目的不还是只是为了她自己吗?

  如果他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容氏总裁,如果他没有生得一副好容颜,拥有一份好身材,如果这些先天和后天所带有的一切条件都不在他身上,他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还会口口声声的说爱他。

  这样的爱是自私的,是他所承受不起的,同时也是让他心生厌恶的。

  与其让他的身边拥有更多这样的爱,倒不如说她们从未爱过他,而他也不稀罕她们口中那十分卑微,十分低贱的爱。

  低头瞥了一眼张绮那一直紧抓着他袖子的纤纤玉手,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嫌弃和厌倦之情,“你爱我,倒不如说是你更爱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说到后来,容谦越说越激动,恨不得这件事真的是他亲力亲为,亲身体会过这一切,其实说到底,他待张绮和樊若水终究有几分真情呢?

  不过都是两个女人而已,又有何畏惧,只不过,她们太过于执迷不悟,才酿造了今天的这种田地,樊若水已经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而张绮现在悔过还来得及。

  纵使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他再厌恶的女人,纵使张绮做过了再多的错事,纵使张绮今天还是触碰到了他的逆鳞,他还不愿意对张绮赶尽杀绝,做出某些过分的事情。

  厚重的手掌本来都已经高高扬起,眼看着那巴掌就要落到张绮的脸上时,容谦最后及时收住了手,不为别的,只为了给他们的宝儿积点善德,他还不愿意让他的双手再次沾满鲜血和罪恶的源泉。

  只是希望,他最后的一丝隐忍和他对张琦的手下留情能够换来张绮的一丝良知和她的及时悔过。

  眼看着容谦那厚重的手掌马上就要落到她的脸上,张绮却终究是没有闭上双眼。

  好在她赌赢了,容谦并没有打她,可是,他这样的一个举动终究是伤了她的心,“容谦,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吗?”

  她想知道,迫切的想知道容谦刚刚对他说的那番话究竟是不是假话,她迫切的想知道容谦对她到底有几分真情,又有几分假意?怪只怪她用情太深。

  可她的这个问题终究是得不到容谦的任何回答,在看到容谦呢冰冷万分的脸庞和他那手背上因为暴怒而突起的青筋时,张绮这次是真的害怕了。

  就算没有亲自跟在容谦身旁这么多年,但是他行事作风以及特有的习惯,她还是了如指掌的。

  她很清楚的意识到,每每当他露出这副神情以及这般表情时,象征着什么,她也很清楚,若是搁在从前,怕是此时的她早就已经被容谦千刀万剐,亲手手刃了。

  她是那样一个爱美的人,又是那样在容谦面前在乎自己的形象,此时此刻的她断然不会让自己死的特别难看,甚至死得不明不白,这样的结果不是她想要的,这也绝对不是她张绮最终的结局。

  “对不起,容谦,真的对不起,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现在的张绮已经接近于得了失心疯一般,那模样狼狈至极,刚刚原本柔顺的卷发哪里还像一点样子,此刻早就已经是乱作一团,只是一心拼命的想要得取容谦的原谅。

  她现在还哪里敢奢求容谦对她的爱,更别说能指望容谦对她能够和对待顾眠一样的温柔,看来,她是真的奢求的太多了。

  此时此刻的她只希望容谦能够原谅她,原谅她所犯下的一切错和她所做的一切事,她所希望的也仅限于此,这就够了。

  “原谅,我看你真的是想的太多了。”不料,张绮想得再多也是无用的。容谦除了冷冰冰的回了这一句以外,便再无其他。

  “对不起,容谦,真的对不起,你……我求求你原谅我这次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我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

  人一旦濒临险境的时候,真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他们的潜力往往超乎他们自己的意料之中,而不到最关键,最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们都不会知道自己究竟能够为其做出来何等疯狂,何等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想和你说的够多了,如果你还是坚持这样执迷不悟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容谦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