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他应该感谢他-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七十八章 他应该感谢他

  “喂!小懒猫,该起来了。”一大早的,一个熟悉的呼唤声把十分不愿意起床的顾眠叫醒,是尽管是很微小的声音,不过,在这样空无人寂的情况下,却已经要将他的耳朵震聋了。

  明明她也不用上班,却还要和容谦起的一样早,这个世界真是太过不公平了,十分不情愿的睁开朦胧的双眼,整个人却还带着积极的疲倦和不耐烦。

  不过话说回来,昨天晚上,她可睡的十分香呢,尽管没有睡多久,但是,才刚刚躺在床上没几分钟的功夫就睡的犹如一头呼呼的小猪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起来。”想起昨天晚上的困倦和疲惫,顾眠再一次闭上了双眼,不过,才刚闭上没几分钟的时间就被床头的闹钟所吵醒。

  等她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经不见了容谦的人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生活也是这样的准时准刻,基本上每天都会按照设定好的生物钟被容谦叫起,然后洗漱下楼吃早饭,而她经过这些时日也早已习惯了这样顺其自然的生活。

  作息时间倒是规律了,不过,她的人身精神可就不自由了,极少有睡懒觉的时候,也极少有赖床的时候。

  每天不是被容谦拉着起床就是被闹钟吓醒,然后再也睡不着,想想都觉得是一种折磨。

  不过有不好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她还是挺感谢他的。

  若不然,她也不会每天按时吃早饭,而她多年的胃病也因此而好转了大半,似乎和容谦在一起之后,极少有胃痛发作的频率。

  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过后,迈着极其懒散的步伐走下楼梯,看到容谦已经坐在餐桌旁正在准备吃早餐,顾眠在一排仆人的招待下坐下。

  今天可谓是连洗漱都没有洗,直到坐下之后,眼睛还是一直看着一个地方,像是处在游离的状态,手中的筷子动也不动一下。

  一顿早餐就在沉闷的气氛当中了结,兴许是容谦的公司有什么事情要处理,所以便没有在别墅内停留,吃完饭后随意嘱咐了顾眠几句,便离开了。

  “夫人,您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张嫂吞吞吐吐的问着。

  “没什么,我就是有点困了,张嫂,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顾眠嘴角勾起,微笑了一下后,情绪机械的吃着面前的这一大堆丰盛的早餐。

  吃饭的时候,她的脸上始终是面无表情,整个人就好像梦到的像是一个机器人一般,也不知道容谦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犹如头发疯的狮子和野兽一般,和他平时的情况一点都不一样。

  吃饭过后,来到客厅,以一个懒散的姿势窝在沙发呢,看着阳台上的那一盆鲜花和窗外的景致。

  阳光真好,现在都只能开窗户偷偷外面的新鲜空气了,再过一阵子便会迎来她期许已久的夏天。

  一年四季当中,唯有夏天和冬天是顾眠最期盼的两个季节,而这两个季节是她最爱的也是她最难忘的季节。

  无论是小时还是现在,每每到这两个时节时,总会有让她难以忘记的事或者是难以忘记的人。

  在她的印象中,秋季太过于伤感和离别,兴许也只有冬日和夏日才会显得那般勃勃生机,耐人寻味,给人以不一样的感觉吧!

  她自然就是孩子的心性,从小到大,凡是能在她的记忆当中产生快乐的都足以让她知足高兴,先前她的自身经历了太多的伤感了,一边也让她组织体会了太多的伤春悲秋,这才至使她对秋天有一种莫名的逃避。

  “嗡…嗡……”手机微信里有新的信息,顾眠打开一看是,养父发过来的,写着“浅夏,我和你养母在法国和你的姐姐住在一起,我们现在生活的挺好,给你寄了几张照片,不用担心我们,勿念。”

  看着那熟悉的字句,她仿佛能够想象到沐凯德在说这句话时的神情,以及他略显苍老,还有卑微无力的声音。

  顾眠只觉得自己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无奈的蜷缩在沙发中,双手环抱住膝盖,不再去看手机。

  独自在沙发上蜷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她刚刚还想到不要被过去的回忆所勾引,就看到了沐凯德发来的简讯。

  事实证明,她的心还是和从前一样,即使她伪装的再坚强,即使她再努力,可是当在现实面前出现时,她的一切还是会崩塌,她心里所设下的防线还是一样会塌陷,而她在沐凯德的面前始终是那个天真浪漫的小女生。

  不知道为什么,再次看到她的养父母一家三口的照片时,心中突然有些嫉妒。

  曾经,她也是这样一个家庭中的一份子,那是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那里承载了她20多年的回忆。

  顾眠想象不到,若是有一天,她的养父母就真的这样离开了她,在她的生活当中永远消失,而她也永远见不到他们,她该怎样面对这个事实,她又该怎样去接受这个消息,她的生活也会不会因此而被打乱呢?

  在照片的背面看到了熟悉的字迹,顾眠露出欣慰的一笑,顺手将照片放在身侧。

  窗外的阳光刚好打在照片上,刺眼而又明亮的感觉,让她不得不去注意它,看看未曾注意到的一点。

  她的养父母并没有什么变化,而真正吸引她的是沐风衣,她之前的黑长直的长发全部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干净利落而清爽的bobo头,就连发色也变成了颇有种欧美风范的酒红色,这样的改变还真的不是一星半点,换了新造型,有了新形象的沐风衣差点让顾眠认不出来了。

  不得不说,她这个一直对她痛心疾首的姐姐骨子里到底还是一个大美人的,无论什么发型都驾驭得住,无论什么妆容也都刚刚合适,只不过,她的脸上妆修饰留下了一次让人察觉的沧桑感。

  时间真的是一把杀猪刀,在无形当中会让人在不知不觉间一点一点疲惫一点一点衰老。

  兴许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吧,又或许是沐风衣的心真的累了,曾经费尽心机去追逐一段永远不属于她的感情,费尽心机的就针对每一个人,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去破坏别人,这样折腾来折腾去,怕是任何人也都会累吧!

  只是,时间不会倒流,而人犯下的错也永远没有办法弥补。

  可惜,沐风衣只能够珍惜现在她所拥有的一切,不过,幸好她还有一堆十分疼爱她的父母,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抛弃她的人,他们也是她现在在这个世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另一边,容氏集团里。

  容谦在办公室内手持咖啡杯一口,接着,一小口的抿着杯中的咖啡,时不时的吹那么几下,“叮……叮……叮……”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传来林助理的声音,“总裁,还有十分钟要开会了。”

  男人的双眸闪过一丝倦怠,“嘭!”一声,干净利落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十分钟后,容谦准时的出现在会议室内,手中还抱着一大摞文件和他一直不离手的手机。

  看到在座的各位都来齐了,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表情,频繁的上调眉梢和嘴角。

  “容谦,你今天的表现不错,这次的会议倒是开得很准时。”

  “爸,既然会议的时间这么紧张,我想我们就不要多说废话了,有什么事情赶紧宣布吧!”

  容敬伟停下手里的动作严肃的说道,“容谦,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说几句还有错了?”

  “没错没错,您当然没错。”容谦心想,您可是堂堂容市集团的董事长,而他作为前辈也只能够让着他,任由他倚老卖老了。

  “好了,各位我们开始开会。”

  “首先呢!前些日子,总裁公务繁忙,有一些事情分身不开,没有办法处理,我暂时代理总裁的工作,就向汇报一下这段期间的工作情况……”

  “最后呢,也是今天会议的一个好消息,要宣布,创世百货的项目正式完成,估计年底就可以开盘,而容谦作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我要特别提出表扬。”

  不同于在座董事那十分欣喜或争相议论的神情,容谦倒是眼眸微眯,一双手仍旧在随意的敲着面前的会议桌,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怪不得前些日子始终看不到容谦的人影,还以为他依旧泡在酒吧,整天无所事事,胡作非为呢!

  看来,容廷在他不在的时间做了这件事情,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容廷的保密计划倒是做得还可以,差点连他都被蒙骗了。

  创世百货的案子之前本来是他要亲自接手的,前段时间才刚刚拍下了南星海岸的那块地,本想着用做商业开发,可无奈,最近的拍卖项目总是太多,而他的疏忽也就致使他遗忘了这样的一个项目,这才会让容廷占尽便宜。

  “总经理的保密工作做的够好的,我们大家今日才知道总经理原来这样的年轻有为。”

  一边在他面前装疯卖傻,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可实际上却在暗自联络恭喜的一些老古董,还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接下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

  不过,就算容谦平日里看着容廷再不顺眼,但是涉及到公司利益,他还是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再和他斤斤计较。

  说到底,容氏集团好也是为了他们大家的好,他还没有疯狂到为了打败竞争对手而去损害自己集团的利益的。

  阴沉的眼神遮住了容谦眼睛里不断翻涌的思绪,但是他周身的气场以及自身,还有的旋律却还是让在座的各位无法忽视,会议室里的温度仍旧在下降,而容廷脸上却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自容谦前段时间频繁离开公司以后,容廷每天都会加班加点的工作,为的就是能够看到今天的成果,为的就是让自己在容敬伟的心里占有一丝地位,同时也告诫容谦,他不比他差。

  他一直告诉自己,没有先天的天分,而他也没有容谦的魄力和实力,他现在唯一做的就只能是比他付出更多的努力,比他付出更多的时间。

  然而,事实证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之前的努力也没有白费,他表现的越是无所事事的样子,容谦便越会对他放松警惕。

  他一开始就会料到容谦会如此的自大狂妄,所以,他能有今天的所作所为并且顺利打响公司的第一炮,这样一份巨大的功劳力还是有容谦的成分的,说到底,他应该感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