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和她有什么关系?-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八十章 和她有什么关系?

  沙发上,顾眠睡得正熟,迷糊之中好像听到手机的声音,怎么回事,难道是她出现幻听了?

  顾眠试着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明亮的房间,想想她也是老糊涂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在沙发上睡着的,看着窗外的天色大概已经日上三竿,快接近晌午的时间了。

  “夫人醒了。”突然的声音着实吓了顾眠一跳,她看向张嫂,那样疑问的表情似乎是在向她询问一番。

  “怎么回事啊,我睡了多久了?”

  “夫人,您睡了一个半小时。”张嫂老老实实的说着,也就是距离顾眠之间只有几米的距离,并没有逾越的地方。

  “好了,找你先下去吧!”顾眠的神情还没有才恢复自如,总感觉已经到了下午的时光了,却不知道醒来之后天气这般明朗。

  看来,她昨天晚上真的是太疲惫了,以至于精神都出现了幻觉。

  看到手机的黑色屏幕上仍旧在闪烁着亮光,顾眠本能的拿起手机点开,果然有消息。

  “顾眠,你今天中午有时间吗,我想见你一面,顺便有些事情和你说,地点就在我们之前常去的那家咖啡厅。”

  对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醇厚而带有一丝沙哑的磁性感,但是,这样柔顺的声音却让顾眠觉得有一些陌生。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隐隐的期待和欢愉,顾眠听着手机中的那段语音,呆呆坐在沙发上想,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容廷怎么想约她出来吃饭了?

  哎呀,谁能告诉她,她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看来容廷的消息已经发过来有一会儿了,可是,她也不能就这样一直不回信息吧,毕竟他们俩人也是朋友,如今好久不见面了,总不好一直这样下去吧!

  顾眠不是不想去,她只是觉得这样的邀请来的很突然,同时,也不知道去或者不去是不是一个最正确的选择,。

  如果放在之前,她一定会答应他的请求的,但是现在他们两人都属于非常时期,况且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大不如从前,与其说她是为了避嫌,倒不如说她更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原本就诺大的客厅此时变得更加沉静……

  过了好久,顾眠的神情才渐渐恢复正常,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眼睛还泛着不可置信的目光,要是此刻有灯光,那她肯定是那个捕捉在镜头当中的小丑了。

  “滴滴……”还坐在办公室里的容廷蓦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手机上所打扰。

  “yes……”呵,她答应了,她竟然答应了,她同意了自己的邀请,这无疑是给容廷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激动的心情早就已经让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恨不得立刻就能够飞到百货大楼的咖啡厅去等她。

  这么多天没有见到他,他不知道多想顾眠呢!他原本还以为她不会答应他的乞求,原本还以为她也不会再会给他任何消息,却没想到这样的结果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惊喜不已。

  才刚一出门就碰见下来送文件的秘书,抱着一摞厚厚文件的秘书差点被容谦冷不丁的撞到地上,吓得花容失色的紧张道,“总经理,您,您这是要出去吗?”

  “嗯,东西放我桌子上就行了,等我回来再处理。”冰冷的不带有任何一丝语气,还没等女孩回答,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人就已经在电梯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咖啡厅的二楼一个拐角处,容谦无聊的打开手机,看到顾眠回给他的信息,细细的观赏,细细的聆听,像是在欣赏一幅美好的画卷一样。

  咖啡厅里的音乐悠扬,时而轻快,时而美好,时而古典时,让人更有一番别样的意境,容谦就这样的坐在窗旁,观望着楼下的一切,内心一直在期待着女孩的到来。

  不过多大一会儿的时间,远处走来一个女子,桃花般的眼眸,其中还闪着不灵不灵的精光,双眼皮,樱桃嘴唇,白皙柔嫩的皮肤吹弹可破,一身卡其色风衣衬得她更加的清新靓丽,带有一种知性的美。

  女子手中提着一个精致的蓝色包包,对着不远处的男子露出标志性的微笑,那美丽的笑容犹如沐春风一般,像是那雨后的一汪清泉,又如同那出水芙蓉一般,看的容廷心神荡漾。

  “顾眠,你过来了。”望着前方缓缓走来的女孩,容廷的眼眸中闪着不一样的光芒,他的视线从未有一刻从顾眠的身上离开过。

  ……

  顾眠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角落里坐着的人,听,在目前的这个时间段里,咖啡厅里一般没什么人,所以,她也自然而然的一眼就瞥到了那坐在不远处全身闪耀着阳光的男人,她大方的走到座位前缓缓坐下。

  “我没有来很久吧!对不起啊!我之前睡着了,所以,信息回晚了。”顾眠略显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你能来就好。”

  容谦的话刚一出口,顾眠就愣了,脸色立马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一直在心里嘀咕道,“天呐天呐!她就说她要不要来呢!来之前想着没有什么,不过就是见个人聊聊天说说话而已,可是没想到来了以后还是这样的尴尬。”

  “内个,要不要点点东西喝呀!”容廷实在不想把和顾眠难得的见面时间花费在两人之间的尴尬上,就故意转移话题,有一句的没一句的问着她。

  “好啊!那就一杯那铁咖啡吧!”顾眠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尴尬,却也是在努力的适应着,她知道,尴尬的不止她一个人,容廷见到他这个样子,心里肯定也觉得有些不舒服吧!

  见到许久未见到的顾眠,容廷脸上出现了难得纯真的笑容,他甚至觉得,只有每每和顾眠在一起时的他才是最开心,最快乐,也是最真实的。

  只是,不管他多么怀念曾经的生活,不管他多么想回到曾经的过往,再美好的时光也终究会有逝去的那一天。

  就算他心里再舍不得此刻的时光,就算在心里再想让时光停留在此刻,但是,他终究没有办法改变眼前的状况,而他也阻止不了时光的脚步。

  还记得曾经有人对他说过,他们每个人都只这尘世间的一粒小小尘埃,而每个人也终究有每个人的归宿和去处,无论这尘世间发生多么大的变化,尘埃始终都在,而他们每个人却始终会按着时光的方向漫天飞寻。

  “对了,你不是有事要和我说吗?什么事儿啊?”

  过顾眠一边用这汤匙搅拌着杯中的咖啡,一边问道容廷。

  “哦,你不提醒我,我差点忘了。”

  容廷轻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放下以后,缓缓说道,“我最近刚刚完成了公司的一个大项目,创世百货。”

  “真的啊,创世百货的那个项目是你完成的,真的太好了!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呀?”

  创世百货,她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好像最近常听谁提过。

  容谦,对了,这不是容谦之前说是他负责的那个项目吗?怎么变成是容廷负责了?难道这中间出现了什么变故吗?还是他们兄弟二人又……想着想着,脸上原本还带着喜悦的神情的顾眠也一下子停滞了,她尴尬的停下动作,心里仍旧扑通扑通,看向容谦那得意的模样,难道真的被她猜中了?不会这么巧吧?

  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留下的咖啡渍,再次深呼吸了几下过后,撑起一个休闲自然的姿势,“内个…恭喜你啊,恭喜你刚到公司就是没多久就能够那下这么大的项目,真的恭喜你。”

  容廷有些狐疑的看着顾眠,她脸上的笑容和往常有很大的差别,不同于才能开怀大笑,不同于发自肺腑发自内心的笑,那种笑只是淡然的一笑,并没有太多的表示,倒像是一种出于礼貌,出于安慰的一种笑容。

  难道是顾眠不替他开心,难道是她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或者是他做的还不够好?

  容廷冥思苦想着,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此刻才发觉,他们此时离的真的很远,现在竟然连她此刻在想些什么都已经琢磨不透。

  突然,容廷的西装裤的口袋里手机一阵震动,他拿出手机一看,眼神原本的平静开始变得有一丝不耐烦,原本托着手机的手立刻将手机放回去,默不作声的按下了关机键。

  “怎么了?你是有什么事儿吗?”

  容廷冷不定被顾眠拉回思绪,转过头,若无其事的看着她,“哦,没什么事儿,一个不重要的短信。”

  看着容谦那十分不在意的神情,顾眠默默的点了点头,只当他说的是真的。

  “对了,我爸……”见到顾眠皱眉头,容廷突然立刻意识到什么改口道,“哦,对,容,董事长,还任命我掌管了财务部门。”

  他刚刚差点忘记了,容敬伟不单是他的父亲,还是容谦和顾眠的父亲,如今这样说出来的感觉确实有些不太舒服。

  顾眠的眸子中闪过小小的惊讶,不过,很快便转为惊喜,“财务部门?真好,我就知道你做什么一定都会做好的,你看我当时说的没错吧!”

  她一直都知道容廷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无论是从前也好,现在也罢,他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同时也十分独立。

  而正是这种他独特的性格和这种独特的人格魅力注定他这一生不会成为一个平凡的人,无论他做什么都会做好,无论学什么也都会有所成就,学以致用。

  容廷双目凝视,深情的望着对面的女孩,柔声说着,“顾眠,谢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一直在鼓励我,恐怕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所作所为。”

  或许顾眠自己不这么觉得,但是,拉却是切身体会到这一切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也是从开始到现在,因为有顾眠的存在,因为有顾眠的话语,因为总是能够幻想到她未来的样子,他才能够有信心才能够坚持到现在,所以,他今天取得的成就和顾眠是分不开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况且,我也没有帮到你什么,这还不是在于你自己的努力和认真。”

  容廷这句话说的倒是让顾眠有些不好意思了,容廷也真是的,怎么什么事儿都能和她扯上关系啊!

  不过,思来想去,她除了动动嘴皮子以外,还真的没有帮到过他什么,也不能是单单因为这一点,她就帮到他大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天方夜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