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唯一的希望-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八十一章 唯一的希望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当中,两人没有了话题,便只好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随意的聊聊最近发生的过往。

  一个豪华的别墅当中。

  奢华的房间充满了粉红以及欲望和金钱的味道,房间内的粉红幔帐落在大床的周围,粉红色的窗帘和房间内的一切景物都相互辉映。

  那躺在床上的少女一双桃花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眼角都已经快要渗出泪珠,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和悲苦的笑容,再次的看向手机,继而拨出了那个仍旧没有和她有半分联系的电话号码。

  听着对方传来电话关机的声音,女孩的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伤感,不过很快就转为平静,一下子翻身从床上弹坐起来,望着房间里的一切,走到落地窗前,“唰”的一下,拉开窗帘,静静地望着窗外的一切,望着那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街道。

  “容廷,你到底在哪?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不回我的短信?你到底在哪儿?”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咬紧唇瓣,女孩儿的那好看的唇瓣此时早就已经被她咬的泛白,可是,她恰恰没有想到,三天了,都已经三天了,容廷就这样一直和他失去联系,并且从未主动和她说过一句话。

  手中紧紧握着一张卡片,那是她原本为容廷准备的生日礼物的明信片,可是,现在看来,容廷的生日都已经过了,她握着这张卡片还有什么意义呢?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看着她手中的卡片,这是她当时为他精心准备,也是精心挑选的明信片,虽然是那样的不起眼,仅仅只是一张薄薄的纸片,但是那上面的一字一句都是她内心的真实独白,同时也是她自己认真写上去的。

  此刻,这个女孩儿的眼睛里早就已经变得湿润,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他们前两天还去逛了商场,还一起去吃大排档,还一起去k歌,一起跳劲舞,怎么这两天容廷就突然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她满世界的找他,跑到他都有可能去的地方,甚至到公司,去他俩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可是,那里根本就没有他的影子,她所看到的除了那一张张冰冷的桌子冰冷的椅子之外,便再无其他。

  这一刻,她的内心是迷茫的,原本的希望也开始变成了最大的失望,不曾想过这一天来临时她会是这般感觉,她始终不相信容廷会这样弃她而去,他一定是有什么事,对,肯定是这样,他一定是有事情,所以忙不过来才不理自己的。

  容羽继续这样想着,便越发的笃定她的预感,瞬间又来了战斗的激情,洗漱,穿衣,化妆一气呵成以后,拿起她那招牌式的爱马仕包包,直接开车再次踏上寻找容廷的征途。

  她就不相信,凭借她的毅力,她会找不到他,即使要把c市掘地三尺,她也一定要找到他。

  可她恰恰不知,容廷这样平白无故的消失其实就已经是对他们俩感情的一种预兆,这样的兄妹关系注定不会被认可,而他们两个人也终究只能是遥遥无期的相望。

  若是两情相悦都还好,可无奈,这是容羽单方面的自作多情,而容廷的心里爱的始终只有顾眠一个人,这一点从未变过。

  就算全世界都在和她作对,她也要坚持自己的想法,为她一战到底,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只要用着自己那已经被折断的翅膀满世界疯狂的寻找着她想要见到的人影,疯狂的寻找着她能够属于的爱情。

  这样的人终究是固执的,也是可悲的,他们从未犯过错,他们只是太过于单纯,太过于执着,而这样的单纯和执着却让他们总是让自己受伤,最终的结果也只会是遍体鳞伤,念念不忘。

  人世间,并不是每段感情都是那样美好的,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的人会是两个人都真心相爱,彼此相属心心相印,最终能够白头到老。

  而大多数的人根本就不会相信一见钟情,是因为他们自己从未遇到过一见钟情的感觉,也从未有过心跳突然间猛然加速的感觉,只是因为未曾体会过,所以不知其滋味,也不知其感受。

  疯狂的速度再加上车内的音响,这样强烈而又带有浓烈色彩的跑车在高速公路上驰骋而过,只留给她身后的众人以及车辆一抹红色的艳丽和那随风似的速度。

  终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绕了一圈又一圈后,她终于在他们常逛的那家百货商场楼下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车辆,上面的车牌号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早就已经在心里默念了860次,这次终于算是上天帮了她一个大忙,终于让她找到了这个人。

  可她恰恰不知,她此时此刻的感谢确实是有点早了,因为,她接下来看到的画面可能会让她对这一切都失去了希望,甚至会认为她今天的到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踩着高跟鞋,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停下来休息,径直跑着上楼。

  望着眼前那般美好的光景,她整个人都呆住了,目光呆滞,就连脚下的步伐由最开始的停滞开始变得萎缩,她不知是不是该上前去打扰到他们,也不知她去的是不是时候。

  远方的男孩五官十分俊朗,美貌,他那副五官就像是从雕塑模子中刻出来的一般十分立体,而坐在他身侧的女孩温柔大方,就连一个最简单的端着咖啡动作都做得十分优雅得体,而这样的韵味是她怎么学也学不来,怎样模仿也模仿不到的。

  她是容羽,也只是容羽,是大家心目中那个横行霸道的小女生,是那个无法无天的容家千金,可是人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她有多么希望能够成为像顾眠那样的人,能够成为善解人意温柔大方,什么都做得好,什么都做的优秀的那样一个人。

  安静的咖啡厅里并没有客人的来来往往,就连服务员在没人的时候也会站在一楼,而空旷的二楼此刻便只有他们三人,准确的来说,容羽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感,而她的视线当中所能看到的也就只有顾眠和容廷两个人的画面。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容廷为什么又来见他了,这是她最开始,最本能,也是最直接的反应,但是这样的感觉和反应正是在她的脑海当中一瞬间闪过,而后便消失了。

  因为,她内心的理智在告诉她,容廷不是那样的人,顾眠也不是那样的人,他们两个在这种地方相见一定是有他们的原因的,况且,她这个嫂子的人品,她再为熟悉不过,她是不可能还会和容廷继续藕断丝连的。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矛盾的导体,一方面在自我麻醉着,他们俩只是公事公办,没什么的,可另外一方面的恨意却不断的由心而生。

  他为什么不见自己,为什么宁可见顾眠也不肯回一条她的短信,难道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就这样微不足道,就这样渺小吗?

  看着他们开心大笑的模样,那明亮而刺眼的笑容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为灵动,可这样的场景在容羽的眼中却极为刺眼,她的心像是蓦然被针刺了一样,疼到不行。

  她心里的紧张感一直存在,呼吸在一瞬间都要停止了,而一直放在身侧的拳头也开始由伸展逐渐变得握紧。

  伤心,难过,愤怒,一时间各种不良的情绪全都积攒在她的心头,甚至就像是一根毒瘤一样在她的心底蔓延开了,一直延伸到大脑和手臂,使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她生怕再这样继续看下去,她会忍不住冲上前去暴打两人一顿,便只好默默的做着深呼吸,不断的吸气,以此来平复自己的内心。

  “顾眠,你不知道,其实,这段时间没有见到你,我一直想找你出来。”

  “好了,别说这些了,说说你吧,最近和容羽到底发展的怎么样了,你们两个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顾眠关切的问着,同时也及时制止了容廷接下来要说的话。

  其实,她之所以答应容廷出来吃饭的问题很简单,仅仅就只是担心他和容羽之间的关系而已,若不是担心这一点,她是宁可在家睡觉,也不会答应陪他出来吃饭的。

  听到顾眠提及自己的名字,容羽的心里一震,既紧张不安,又对着容廷的回答有一丝小小的期待。

  这是她对容廷寄托的唯一希望了,也是她的最后一次希望。

  即使一个男人在你面前表现的再忠诚,他表现得再过于殷勤,说的甜言蜜语再多,其实,这些,你都无法判断它的真假,也只有在其他人面前谈起你时,你才能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是怎样的。

  她在害怕,害怕她接下来所听到的一切会让她的心里承受不了,会让她彻底的失望,彻底的死心,可“爱”的力量却仍旧在她心底挣扎,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她也愿意等上一等,试上一试。

  可是,她怎么也未曾料到的是,对于这样的一个问题,看似很复杂,看似很值得深思熟虑,但是,容廷却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他甚至想都没想就直接说道,“我们?我们没什么,你不会真的怀疑我们之间有什么事吧?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况且,我们之间只是兄妹关系,我和她能有什么事儿。”对面的男人笑着说道,仿佛毫不在乎毫不关心的样子。

  ……

  容羽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只是静静的站在角落,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听着他们的对话,最后抬眸看了远处的男人最后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惨淡的笑容,这一刻的笑容带着深深的伤感,“容廷,原来真的一直是我自作多情,原来真的是我想多了。”

  然后,容羽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而恰恰在她转身的这一刻,容廷和顾眠无意间的回头碰巧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却也只当是顾客或者是服务员,便没在意,依旧聊着他们当下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