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他们睡在了一起?-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八十五章 他们睡在了一起?

  齐鸣一路上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驾驶着他那辆银色的法拉利飞速般的在高速公路上驰骋而过,他们疯狂的呐喊,随着风速飞快的驰骋,音乐的激情伴随着狂风的呼啸声,他们从夜色朦胧逐渐开到灯火通明。

  这样的一天开始变得不真实,这样的一天开始变得灯红酒绿,而容羽和齐鸣的世界也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夜晚,容家别墅里。

  容敬伟冷冷的看了眼面前的叶茜,听着电视内带有节奏的话语声,继续头也不抬的一直紧盯着面前的报纸,一种莫名的沉寂在空荡荡的别墅内弥漫开来。

  如果不是到了三更半夜,容羽还没回来,他们半夜起夜的时候刚好发现了这一个问题,容敬伟原本还真的要打算安心的睡了。

  “老头子,算了,天色太晚了,你先上去休息吧,这不是有王嫂了吗?”叶茜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她的语气稍有不对,就会让容敬伟火气四窜。

  容敬伟抬头,狠狠的把手中的报纸摔到了茶几上,“啪!”的一声,瞬间,四周的空气变得更加僵硬起来。

  容敬伟的眼神也变得一场严肃,“你懂什么,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她还是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么晚了不回家,成何体统。”

  容敬伟的话才刚说完,叶茜就立刻反驳道,“咱们的女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子,等她玩够了就自己回来了,说不准现在就在回来的路上呢!”

  其实,有哪个做父母的不担心自己的儿女呢?只不过,她现在更担心的是容敬伟的身体罢了,都已经是一个50多岁的老头子了,整日里除了上班工作以外,还要担心这担心那,她一个家庭主妇看着都累。

  容敬伟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眉头一挑,手指着她,愤怒的说道,“你看看你,看看你自己,依我看,容羽这一副样子都是被你惯坏的。”

  “要不我看这样吧,我去给容谦打个电话,说不准容羽在他那呢!”

  别墅里。

  顾眠刚回到卧室就发现容谦已经到家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难道是有什么事情?

  见他一直在通电话,也没再打扰他,而是自己把卡其色的风衣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柜中。

  “好,我知道了,妈,你们先睡吧,我会找到容羽的。”冷冷的说完这一句话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容谦说的这句话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让顾眠听个一清二楚,她深深的知道自己回来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是却没想到容羽怎么可能会不见呢?难不成,是她失踪了?

  怀揣着心里的疑问,悄悄的来到容谦身后,关切的问着,“怎么了?吃东西出什么事情了吗?”

  “她到现在了还没回家,爸妈着急的睡不着觉,让我帮忙找一找。”

  “现在还没回家?不会吧,她会不会是出去玩儿,忘记了时间。”

  “有可能,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这小丫头最近胆子确实太大了,是得好好找个时间教训教训她。”

  顾眠也随声附和的点着头,却不料,容谦话锋一转,将矛头瞬间指向了顾眠,“对了,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没什么,我就是去见了个朋友,顺便吃个饭,聊聊天而已,所以才回来晚了。”顾眠看似无意的回答着,但是,心里却扑通扑通的跳着。

  正在她心里紧张,容谦会不会继续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时,她却刚好转移了话题,“算了,算了,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到底是哪里疯了,手机也关机,连个人都找不到,也难怪他们会担心。”

  “手机关机了?这不像是她的性格呀,对了,她今天穿的什么衣服呀?”好端端的,怎么手机还关机了,这一点引起了顾眠的注意,同时也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好像是一套粉色的连衣裙吧!”

  “粉色?”顾眠诧异的问着,本来是她无心的一个问题,却没想到却让她心头一震,突然想起了她和容廷在咖啡厅相遇时,角落里的那么漠落的人影。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她看的没错,那应该就是粉色,当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现在仔细一想,那女孩的身形和她的发型,再加上背影,和容羽都是那样的相似。

  想起咖啡厅的角度,再加上他们的位置和空旷的二楼想来,容羽上来的时候,刚好就能够目睹这一切,并且能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糟了,糟了,如果那个人不是容羽还好,但如果那个女孩真的是容羽的话,她今天晚上没有回家,就分明是在成心躲着他们,况且,她对容廷的爱也不是一定半点,如果再做出什么傻事来……越想越严重,想到这里,顾眠根本不敢再继续往下深想下去,毕竟,容羽就这一个宝贝妹妹,如果她真的是因为自己和容羽而出了什么事,不要说容谦,就连她自己也不会放过她的。

  “好了,别想了,明天走不早了,你先睡吧,我先联系几个朋友帮忙找找看,如果明天再找不到的话就要报警了。”其实,他觉得顾眠说的也对,兴许是她自己贪玩便没有回家,有可能是手机没电了,所以并没有联系家人。

  这一切都是说不准的,他可不想到时候费时费力,却发现是一场虚惊乌龙一场,做事稳妥的他还是决定再等等看。

  虽然话是这样说着,顾眠却没说什么,就是点头微笑的应着,但是,在一张床上的两个人却都各自怀揣着各自的心事,奇怪的是,等到容谦都睡着了,顾眠却还是翻过来调过去睡不着觉,心里想着容羽的事情却一直是忐忑不安。

  她在害怕,心里在深深的害怕,害怕,如果容羽真的因为他们出了什么事情,她没有办法向容羽交代,更没有办法向容羽的爸爸妈妈交代,那时,她可真就成了千古罪人,而她说不准还会被怀疑和容廷有什么勾当。

  可是,这样的话,她又不知道该怎样和容谦讲。

  他在公司上班忙了一天,累了一天回来,还要听她唠叨,难道他她要告诉他,容羽是因为见到她和容廷一起在咖啡厅约会才逃之夭夭的吗?

  可无奈,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天边都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而顾眠终究抵不过疲倦的力量,在困倦中缓缓睡了过去。

  ……

  清晨总是这样不期而至的到来,一个海景房区的五星级酒店内。

  容羽感觉自己的眼前灰蒙蒙的,好像什么都看不清楚,一切都是那样的朦胧。

  当她昏昏沉沉的从床上醒来时,看着面前的一切,看着那陌生的床榻,陌生的窗帘,甚至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的脑海里开始不停的回忆起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她好像记得昨天她看到了一些十分不愿意以及不愿意想起的画面,接着她,哭着跑了出去,然后一阵耳鸣声从耳边划过,她被一个男孩救下,再然后,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发泄,一起疯狂的唱歌,一起喝酒,到最后她好像喝醉了,再然后,她就想不起来了……天哪!不会吧!

  齐鸣,她不会是和齐鸣睡在一起了吧!

  天杀的,但愿不要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和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的睡了一夜,还失身了,那么,她的笑话可就大了,而她在上流社会的清誉和名誉也就彻底毁了。

  保存了二十几年的贞洁,可还不想在一瞬间毁于一旦,这样的结果无论是如何也是她承受不起,承受不来的,可有些事情怎么能是说她不想想就不想的呢!

  尽管她有多么不愿意的去想接下来和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身体上的疼痛感再一次的认证了这些。

  容羽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感觉很沉重,但是身上却有同样的感觉,才刚缓缓坐起来,想伸个懒腰的同时,就感觉她的肩膀,腰间,大腿根处,哪一处都带着撕扯般的疼痛感,仿佛像是抽筋了一般。

  这种疼痛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但是,她的大脑中仿佛有种不好的预感,惊奇的捂上嘴,不会吧?难道她昨天晚上真的和他?

  刚走进来的齐鸣刚好看到了这一幕,立刻放下提着的餐盒,走到床边,“你醒了,你终于醒了,起来,先吃点东西吧!”

  “我……你……”终于,容羽此刻还不是很清醒,她的大脑还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看着面前的这一切,有些不敢相信,特别是在看到齐鸣的那一张笑靥如花的脸庞时,就更加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由于齐鸣对她的照顾还算周到,所以,容羽并没有上来就直接问他那么严肃而又尴尬的问题,而且,她这会儿确实已经饿了,也就不再顾及其他,而是点点头,拿起旁边的食盒,准备开始吃饭。

  谁知,她才刚刚触碰到餐盒的一角,那面前装满晶莹剔透水晶虾饺的盒子立刻被齐鸣拿在手中,容谦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还给我。”

  “我帮你打开。”齐鸣轻笑一声应着,他明白容羽的小心思的在想些什么,顿时有些对面前的这个女孩手足无措。

  容羽轻轻的看着面前的侧脸,那上面写着大大的帅字,特别是他那动作十分细心,认真的样子,不由得让人有些看呆了。

  其实,从他的行为举止以及穿着打扮上不难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况且,那一辆名车价值多少钱,身为上流社会的她心里事了如指掌的。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居然会如此细心优雅的为她做着这样简单的事情。

  容羽接过齐鸣递过来的餐盒,整个人又开始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心跳也不断加速。

  奇怪,她这是怎么了,两人之间近距离的接触,当她看清楚齐鸣的脖颈间似乎有一个微微的红色印记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那是……难道说她昨天晚上真的做了什么疯狂而且特别过分的举动?怎么会这样呢?她该不会真的那么做了吧?

  可是,容羽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激动的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水晶虾饺猛的塞入口中,却没有想到,刚刚咬下去的一瞬间让她惊呼的大叫了一声,“啊……”

  该死,浓浓的汤汁,再加上原本刚刚吃过的虾饺滚烫滚烫的液体直接流入了口中,差点就烫坏了她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