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和盘托出-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八十六章 和盘托出

  这样的疼痛感让她顿时怒火心中烧,“喂,你是不是要烫死我啊?你是不是故意的?”他明知道这个虾饺是刚出锅的,竟然还在这个时候递给她,分明就是故意而为之,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就等着看她的笑话呢!

  谁知齐鸣只是无奈的笑了笑,并没有多说别的,而是递给她一张干净的餐巾纸和一杯椰奶。

  温柔的举动再加之脸颊上好看的笑容,让容羽整个人再次呆住,她很是默默的在心里数落了一番自己,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儿,帅气了点儿吗?犯什么花痴呀,真没出息。

  但是,越看齐鸣,那张桃花脸就越觉得他这个笑容十分的诡异十分的奸诈,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紧抿下唇,整个人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垂头丧气,脸色十分难看的问道,“昨天晚上,我们……”一边说话的同时还一边指了指自己和她对面的齐鸣。

  “我们怎么了,我们之间的确发生了点什么,而且,我们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了。”一脸奸诈的笑着,本来还准备帮她切点水果,一下子却被容羽的话刺激的控制不住,他现在就想看看眼前的这个女孩会有什么反应。

  可没想到容羽竟然相信了,她和一般女孩果然想的不一样,“不会吧,难道,我真的对你做了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如果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你说吧,你要什么补偿?”

  “喂!”这大概是齐鸣听见过最有趣的话语了,嘴里刚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容羽的话还未说完,瞬间,齐鸣的一只胳膊顺势搂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狠狠地按在自己的胸膛中。

  四周的空气瞬间弥漫起了暧昧不明的气息,容羽被自己刚刚咽下的水呛着,看着面前这个捉摸不透的男人更加心慌起来。

  天呐,天呐,容羽,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呀?

  齐鸣感受着怀中女孩的心跳,直到能够清楚的听见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时,这才缓缓的松开了她,在一旁直不起腰来的大笑,“哈哈……哈……”

  容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这是她所没有料想到的,她感觉这个齐鸣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啊?

  而且,事情好像比她想象中的要严重,本想上前去问问他要不要紧,却看到他笑得那么开心的模样,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一旁,不敢上前一步。

  时间仿佛就静止在此刻,容羽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感觉到空间的呼吸越来越不清澈不过,齐鸣的笑容却从未有过停止,反而变得越来越浓烈,越来越灿烂。

  这样的笑容看的容羽很不舒服,有一种被戏虐或者是被开了玩笑的感觉,她很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尝试开口的那几次却仍旧淹没在了齐鸣那爽朗的笑声中,只好作罢。

  另外一边,失眠了一整夜的顾眠在行色匆匆中还是很早的就起来了,看着镜中的自己又是一阵唉声叹气。

  果然,现在这个年纪真的是大不如从前了,皮肤也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只是失眠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会有厚厚的黑眼圈,都快成熊猫了。

  饭桌上,因为想到昨天的事情,顾眠的心里总是忐忑不安。

  尽管她十分努力的让自己的脸上尽量扯出一丝笑容来,但是越是看到面前的容谦,她的脸色以及眼神就越有些慌乱。

  “呵呵……早啊!”她的眼神才刚刚不过和容谦对视两秒的时候,便慌了神,一下子移开了视线。

  可是,这样的一顿饭并没有让他俩吃得十分舒心,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容谦自然能够捕捉到她的一些心理活动以及内心的忐忑不安。

  其实,从顾眠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容谦就想问她了,但是,看她疲倦的样子,再加之时间不早了,他还是想让她休息的,睡个好觉,便没再多想。

  吃过早餐后,容谦低低的抬头,眼神冰冷而又带有一丝让人揣测不出来的意味,神秘得有些可怕,“怎么了,夫人难道是有什么心事要和为夫说吗?”

  说完之后,容谦就冷冰冰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顾眠,然后起身走到她身后,还把手臂搭在她纤细的肩膀上。

  “没有啊,我没有什么事情。”顾眠尴尬的笑着,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早已僵硬,可她自己却还未发觉。

  可是,她嘴上虽然说着没什么,但是,她的身体以及他说话的灵魂和眼神早就已经将她自己出卖的一干二净。

  看着她那闪躲的眼神,容谦就更加断定顾眠一定有事情瞒着他,而且,他的本能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说不准和容羽有关系。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按捏顾眠肩膀的手便加大了力度,这样的动作让顾眠感觉有些不舒服,眉头微蹙,强行忍耐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好啦,好啦……我要去洗手间了。”

  “好,既然夫人要去洗手间,那为夫就在旁边等着好了。”容谦一边说着,在顾眠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时候就拉着她的手向洗手间走去,他们俩如此亲昵的行为让旁边的仆人们很是知趣的躲开了。

  这个容谦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察觉出来什么了?

  瞬间,顾眠的眼神里充满了慌张,就连她是如何走进洗手间的都不知道,想起容谦今日的反常,再加上他看向自己的神情,想来,十有八九容谦已经猜出来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一直反复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照了好多下,可是怎么看都觉得十分的扭捏,十分的不自然,和平时的她相差太多。

  顾眠啊顾眠,你注定不能说谎,真是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就连这样的谎话都不会说,一有心事就会被别人看出来,这还真是她从小到大的毛病。

  时间过去了一分一秒,都已经在洗手间里待了好一会儿了,总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吧,可是一想着容谦还在门外还等着她出来,她就不愿意出去。

  算了,算了,死就死吧。经过一番心理挣扎之后,顾眠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出去面对这一切,毕竟这些事一直憋在她心里也不是回事,要是哪天晚上做梦的时候说出来可就不好了,能逃一时是一时,能躲一世是一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这么决定了。

  “怎么了,夫人终于舍得出来了,为夫差点还以为夫人打算在里面过一辈子了呢!”

  顾眠这就不懂了,她不过就是在洗手间里多呆了一会儿,有什么的?

  “谁玩在那里一辈子了,我这不是出来了吗?”说话的时候,顾眠还止不住的翻白眼。

  这样的举动让容谦不禁轻笑了一声,看着面前的女孩,容谦用力按下她肩膀,逼迫顾眠和他对视,“说,你昨天到底干什么去了?见了什么人?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我昨天去哪儿了?做了什么,关你什么事啊?反正我又不是没有回来。”顾眠很是无奈,容谦问的这么突然,这么直接,根本就不给她任何可以思考的机会。

  容谦看着她这样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微微蹙眉,如果她要是直接说出来的话都还好,或许,他还可以饶她一个小命,可是,只要看到顾眠这副嚣张跋扈,容谦就不想任由她随意嚣张,眼角的笑意变得更深了。

  可是,容谦一直这样盯着也不是办法,用他越是这样看着她,越是这样意味不明的笑着,顾眠的心里就越是忐忑不安,就越是心慌。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动作,这样的对视,还有他刚刚说的这些话让顾眠有些不知所措,她生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无意识的全部都全盘托出。

  ……

  一时间,顾眠很是不屑,很是不解,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的把昨天她见了容廷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看到容谦那逐渐变得深沉阴鸷的眸子时,心头不由的像是骤然停止了一般,乖乖的闭上嘴,不再说话。

  但是,她却不知道,此时此刻的状况已经由不得她说或者不说了,一切只能够任由容谦对他指挥。

  只是,容谦不停的说着,“没有了吗?你确定没有了吗?”

  无论她点头还是摇头,容谦根本就不理会,而是继续按着她的肩膀,强迫性的瞪着她,而且还不停的提问,“你确定没有别的事情要告诉我了?是吗?”

  “容谦……你到底有没有完了,我都已经说了我做的全部事,所有的对话全部一五一十都告诉你了,你到底还要怎样?”

  “我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就只是单纯的喝了杯咖啡,然后我就好像看到一个长得十分像容羽的女孩,然后我们就继续聊了会天儿就离开了。”

  ……

  一个个的问题换来的是顾眠一个个圆滑而又看似毫无破绽的解释,面对顾眠说的这一切,容谦嘴角流露出一丝让她难以察觉的苦涩。

  他很清楚,顾眠没有骗他,她说的都是实情,包括和容廷说的话也都是真的,但是,他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生气,还在为顾眠偷偷去和容谦约会,不告诉他而烦恼。

  恰恰相反的一点是,明明有了容羽的下落,他应该担心才是,但是,他反而心里涌起一丝希望来。

  算了,看见就看见吧,看见了反而更好,这样刚好可以间接让容羽对容廷死心,不过,这个容廷还真是气人。

  看来,这和他之前所料想的一点都不差,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估计接近他妹妹而已,而他这个傻老婆竟然还去见了人家,连容廷的好坏都分不清楚,这怎么可能不让他担心,不让他生气呢!

  对此,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容谦,他妹妹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估计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还轮不到别人欺负她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