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她在想些什么?-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八十八章 她在想些什么?

  “喂!容谦,你怎么把门关上了呀?你听我说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可是,还没等她解释的清楚,容谦就已经不顾她的感受,硬是把门关上,就这样,他们之间从一米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转变成了一扇门之间的距离。

  这下可好,刚刚还想着他能够听自己的解释,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呢。眼下看来,他这是要故意隔离自己。

  一时间要被他气得大脑都要发晕了,想起她今天所遭受的委屈和孤独,心里便越发的不爽,“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啊?况,且我不就是吃顿饭吗?你至于这么小肚鸡肠的吗?”

  她说的明明就是事实,可是这对于房间里面的人来讲好像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因为,房间里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传来钢笔在纸上沙沙作响的声音,似乎对待她的话语并没有任何想法,也没有任何想对她说的话。

  天哪!容谦到底想怎么样,难不成,他真的要把她当成空气吗?装作听不到也看不到吗?想不到,他装聋作哑的功夫还真是一流的。

  虽然容谦是没什么反应,但是她这会儿在门外已经等得焦急了,而有些急切的心情导致她说话的声音开始由小转为大,逐渐引来了下人和佣人们的观望。

  “容谦,你倒是出来呀,你听我解释啊?”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她好心好意跑过来向他解释,可是他呢!对她置之不理也就罢了,竟然还把她拒之门外,让家里的人都看她的笑话过分,简直是太过分了。

  ……

  她再这样喊下去,楼上楼下的保洁阿姨甚至是所有的佣人估计都会在拐角处看她的笑话了,不单单是如此,她自己的嗓子也会被喊破的,她又不是铁人,这样一直喊下去,嗓子不发炎才怪呢!

  其实,顾眠还想坚持一会儿,想着容谦再过一会儿就能够把门打开,可是,她远远低估了容谦的气量,就这样一直喊着喊着,从始至终,容谦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更别提开门了,甚至连一个苍蝇的门缝都不给她开,而顾眠最终只好扫兴的离开。

  不过,在书房里的那个男子蓦然间听不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时发现门口的背影也悄无声息的离去,眼神中一时有些黯然无光,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终究还是再次提起原本放下的钢笔。

  或许顾眠不知道,其实,容谦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一瞬间,他根本就无心办公,也根本没有心情去做任何事情,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被他紧紧关在门外的顾眠,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全都是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全都是她焦急的样子,全都是她关心他的样子。

  竟然有那么一瞬间,他在心里暗自窃喜了一阵,还有些在心里偷偷高兴,偷偷的笑。

  其实,他也知道,昨天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而且,以顾眠的品性,她和容廷根本就不会发生什么,就算是有可能也是容廷对顾眠图谋不轨,但是,他也不知道是生的哪门子的气。

  可能是昨天容敬伟在开会的时候表扬容廷的缘故吧,再加上夺走了他手中掌握的一部分权利,导致他的火气本来就过于旺盛,这不,刚好出了昨天那档子事儿,所有的火气都集中到溢出来,所以,顾眠刚刚触碰到了他这个发火点,而他刚好也就把顾眠当成了他发泄的工具。

  本来,对于容谦对她置之不理的行为,顾眠也十分的愤怒,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也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不开心,不高兴的情绪。

  本来就是嘛,解释,她也解释过了,也道歉了,还做了他喜欢吃的东西,在家苦苦等了一天,可是他倒好,进来什么都没有表示,什么都没有说,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过她一眼,更没有理过她一分一毫。

  这算什么嘛!真是不知道谁惹他了,是吃了枪药还是怎么的?就算是往常,他们俩之间也不会这样冷战呀!

  虽然顾眠躺在床上,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什么,没什么,不过就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过几天就好了。

  但是,话虽这样说着,心里也是这样想着,可却还是很不是滋味,总感觉心里有某个地方空空的,很不舒服。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每天都做着同样的一件事情,每天都在无形当中关心你,突然有一天,这个人不再做那件事情,而他也突然在有一天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种失落感和前所未有的痛心感是顾眠很少能够体会到的,这样的感觉让她一直觉得很不心安,同样,这样的感觉也让她深深的认清了容谦在她心里的地位。

  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了,空旷的房间内只剩下钟表的滴答声,她心里的某一个节奏似乎是被敲响,而她的心跳就好像是那在钢琴键上胡乱飞舞的指尖,节又非常有规律。

  但是,在这一刻,她原本的规律被打破了,她的心不再平静,她的时间,她的一切也不再是那么规律,甚至有一丝慌乱,慌乱中带有一丝紧张和不安。

  这段时间,她早已习惯了容谦拥她入眠,可今日,就算是抱着她平日最不离手的可爱大熊却也是怎么都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刚刚那些下人的话语以及对拉嘲讽的眼色。

  或许他们说得对,她真的太不懂事了,她真的不够贴心,不够关心他,甚至连一个合格的妻子都做不好。

  这样的她真的给不了容谦什么帮助,反而还会在无形当中拖他的后腿,需要他去帮忙解救自己,在危险关键的时刻,还要他牺牲自己的性命去解救她,每每想起那一个个微小的画面,每每想到他们曾经的一个个经历,顾眠都十分痛恨自己。

  此时此刻的异样情绪再次涌入她的心头时,心里还是一如既往的颤抖和震惊,而他们之间一起经历的这些事件和他们之间一起发生的这些过往注定让她对这些一幕幕一件件一桩桩都放在心里,久久不能忘怀,而这些注定会成为她脑海中的一个定格记忆,会成为她这一辈子最难忘,也是万万不能忘的回忆。

  突然间,像是有一个东西猛然撞击到了她的心灵的某一处,甚至刺激到了她心脏的柔软。

  这一刻,她感觉到讨论的心跳猛然加速,心酸,心痛,心喜,欣慰的感觉,每一处都刺激着她的灵魂,每一种感觉都刺激着她的大脑,这种感觉让她记忆犹新,五味杂陈的感觉再次勾起了她无数遍的回忆以及他们俩之间发生的无数种美好。

  爱一个人便是如此,一旦爱了,便是一发不可收拾,无论他们曾经经历过什么,无论他们吵过再多的架,无论他们再多次的拌嘴,再多次的争斗,再多次的吵闹,再多次的争执,可是,到头来,终究都会有一方先认错,以前都是容谦主动对她认错,或许这一次,她也该主动一次。

  而恰恰是在大脑里的这一刻的灵感是灵光一闪的那般从她脑海中像流星一样划过,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但是却好像突然点醒了她,也顾不得在睡觉,直接从床上弹坐起来,蓦然点开灯,连拖鞋都不记得穿,就直接跑向厨房。加微xin号xiaoshuo990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小说

  尽管她已经许多次来到厨房,也许多次做过饭菜,但是手法却还是那样的生疏,和容谦相比相差甚远,况且,以前还是有他的帮忙,而此时此刻,她要是想自己做出来一个吃的,一个喝的,确实是比登天还要难。

  就连站在门口的下人们都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都是一副嘴巴,张大目瞪口呆的样子,似是不敢相信他们的眼睛看到了什么,更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深更半夜,他们这栋巨大别墅的女主人会亲自来到厨房这种地方。

  而且瞧她那副样子,头发也没扎,睡衣也没来得及换,甚至连脚上的拖鞋都没穿,甚是狼狈,更是让人看不清楚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又要做些什么。

  就这样,在张嫂的劝说下,顾眠十分感激地看了她一眼,顺便穿上了张嫂给她递过来的拖鞋,如果她不说的话,她刚刚差点忘记了她是光着脚下楼的。

  突然间来了灵感的她一时激动的心情不能够自已,想到一会儿就到了午夜时分,如果自己再不加快一点速度,怕是容谦过一会儿就要睡着了。

  心里越是这样想着,手上的速度便越发的快了起来,忙中出错,而刀法本来就不娴熟的她却也是恰时恰好的切到了她纤细如葱的手指,本来就白皙的手指上被轻轻的拉了道刀口,一瞬间涌出来了几滴鲜血。

  和时间赛跑的她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却也只是慌乱的把手指放在水龙头下,用凉水冲洗了一番过后,都没来得及包扎就继而进行手上的动作。

  夜晚不能够吃太多甜品,所以,她简单凉拌了一个蔬菜沙拉,放了少量的沙拉酱,又做了一道浓汤,是容谦平日里最喜欢喝的。

  这两道不甜不腻又比较清淡可口的晚餐算是她精心为他准备的夜宵。

  就这样,顾眠怀揣着一颗激动而又忐忑的心情再次来到了书房门口,徘徊良久过后,猛的深吸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轻轻用手指关节叩了叩书房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