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共同的约定-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九十章 共同的约定

  “你这个是怎么弄的?”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容谦的眼底就映入了那抹刺眼的鲜红。

  尽管房间的灯光昏暗,但是,却不难看出来顾眠白皙的手指上正在不断渗出的红色液体。

  大脑“嗡!”的一声,本能的直觉,直接按住顾眠的手,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一般,神色中满满的慌张和不安,但是,这些都不切实际,最主要的是,他的心里现在全部都是对顾眠的关心和疼惜。

  他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该怎样形容他心里现在的感觉,原本那沾沾自喜的感觉,原本该有一丝气愤的感觉,原本那嫉妒的心情和吃醋的感觉全部都在见到顾眠手受伤的一刹那灰飞烟灭,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不再那么重要了,仿佛一切都从未出现过,从未拥有过。

  “没什么,就是刚刚不小心被刀划了一下。”顾眠冷冷的说。

  其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但是,不就是个小伤口吗?对于她来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还不至于大惊小怪的。

  容谦抬眼望向顾眠,那双深邃而浓烈的眸子中满满的责怪,“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都不知道去包扎一下么?”

  他就是不明白,都到什么时候了,顾眠怎么还是一副死脑筋,都受伤了,也不知道说一声,竟然还傻傻的站在这里,又是给他按摩,又是给他端茶送水,难道非要等到伤口都已经严重到发炎感染才去包扎吗?

  “没事儿,真的没事儿,况且这只是一个小伤口。”顾眠呆呆的站在原地,浅笑着说道。

  见到容谦这样夸张的表情,顾眠心中竟然涌过一丝窃喜,他这算是在关心自己吗?

  事实果然和她猜想的不差分毫,他分明就还是在意她,他分明还是在心里想着她,证明还是对她充满关心和爱护,要不然,他也不会见到拉刚刚受伤就会有如此大的反应,要不然,他也不会这样责怪她。

  顾眠原本确实也没怎么当回事,但是,不知怎的,刚开始,她还不觉得疼痛,可是,这么一会儿过来,伤口确实挺疼的,况且再加上她刚刚按摩用力的缘故,可能导致伤口再一次的破裂,而原本的小伤口就变得更加疼痛了。

  对于容谦的指责性和略带有警告意味的眼神,顾眠只是一笑,脸上仍旧是坦然的笑容,并没有觉得什么,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伤口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况且,从小到大,她又不是没有受伤过,如果像这样一个小小的伤口都要在乎的话,那她岂不就是成了长在闺阁的娇娇小姐和柔弱公主了。

  从小到大,她虽然很羡慕童话世界里城堡公主的生活,她也很羡慕灰姑娘的水晶鞋和白雪公主的七个小矮人,但是,她却不喜欢这样柔弱的公主,更不喜欢这样娇滴滴的感觉和那娇弱的身子。

  顾眠自从半年前经历过几次住院过后就再也无所畏惧这些小小的创伤了,也再没有因为这些大大小小的伤口而去责怪过什么,抱怨过什么。

  有时候,她也会想,或许,伤心的时候,这些伤口和她的心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吧!

  身体上的伤口还可以愈合,但是心里的伤口怕是在很难愈合,皮肤表面的烫伤疤痕可以去除,但是,现在无论有什么灵丹妙药,也不可能抚平心里的疤痕。

  这样的感觉在未来的某一天会不会被治愈,她也不清楚,但是,她想,这样的一天终究是到来的吧,因为,这个世界会因为更多的爱情更多的美好而变得更加的美丽,更加的美妙。

  忽然再次想到容谦每一次都奋不顾身英勇去救她的场景,额头上的疼痛感让顾眠像是惊醒似的,身子轻微颤抖一下,抛出去脑海中刚刚那挥之不去的画面,可,心里却还是麻木的,依旧木讷的坐在容谦的腿上,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不得不说,容谦的包扎技术真的很好,虽然是一个男生,但是,他的审美却比女生还有异常的好,对于这一点,顾眠是十分佩服的。

  顾眠的嘴角一直保持着微笑,而这会儿,异常安静的她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好动了,她一直观察着这个十分细心的大男孩一直在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一直在看着她十分认真的模样。

  终于,等到伤口都已经被完美处理的时候,顾眠的心情轻松多了,感觉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都变得不一样,就连他们之间的气氛变得放松了许多,而这样十分温暖而轻柔的举动带给她更多的关心和爱护,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中都在流淌着甜蜜的味道。

  容谦轻轻的把顾眠的手指放在嘴边吹着热气,微微眯起那双好看的眼睛,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不愉快,忘记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不愉快,忘记了一切不顺心,乃至于烦心的事情。

  此刻的他就只注意到顾眠还有没有哪里受伤的地方,此刻的他也只关心顾眠现在的心情和刚刚的感受。

  “容谦,你是不是不生气了。”顾眠被眼前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出口问道。

  容谦轻挑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尖,极其温柔的说道,“傻瓜,我怎么可能还会生你的气呢!”

  “那你以后不许再这样生气了。”

  “好,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但是你呢,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别忘了,我可是你最亲近最亲近的人。”容谦一边郑重其事的答应着,一边温柔的看着她。

  这样的一番话,无疑是给了顾眠巨大的信心。

  最亲最亲的人,这也是对他自己以及对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爱情的莫大肯定。

  无疑,这样的一句话,这样的一个承认,这样的一个顺其自然的话语确实她今天晚上最大的收获。

  就算是受了再多的苦,受了再多的累,即使这样的伤口流血了,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因为,有容谦的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了。

  “嗯,你也是。”顾眠重重地点了点头,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是,这其中却饱含了她太多的真情,太多的感情。

  “好,那我们约定好,以后不要再有任何欺瞒对方的事情。”

  “好,拉勾……”顾眠俏皮的伸出手指,下颌微微上扬,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眸紧紧的盯着容谦那双深不见底的瞳孔。

  两人和好过后,他们像是两个孩子一般似的,在一起拉钩,还在一起对着彼此许下郑重的诺言。

  其实,他们心里都十分清楚,诺言不过是一种形式,海誓山盟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喜欢浪漫的他们却偏爱于这种感觉,偏爱于这种形势,偏向于这种价值,更偏爱于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的感觉。

  爱情,其实就是这样简单,前一秒还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在下一秒说不定就会做出什么甜蜜而又充满爱意的举动。

  这两个人在月亮的见证下也对彼此许下了了表心意的诺言,这算是他们共同的约定,也算是他们共同的见证。

  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俩会共同努力,会一心一意做着为对方好,为这整个家庭好的事情,同样,他们也不会再有任何欺瞒对方的事情。

  此时此刻,空气中再次充满温暖而又暧昧的爱意。

  顾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见一个俊俏的脸庞正在逐渐向她靠近,那温柔的唇瓣也渐渐贴上了她的……这样的转变发生的太突然,顾眠在容谦的控制下手脚都已经全力被他束缚住,动都不能动一下。

  而他们俩的姿势又极具喜剧效果,其中更像是一些高难度的动作,这个时候的顾眠只能够以一个十分奇怪的姿势顺势搂住容谦的脖子才能不让自己滑倒在另一边,而容谦刚好也借着这个十分诡异而又奇怪的姿势,朝着怀中的女孩儿吻了下去。

  顾眠愣愣的看着她面前的容谦,那般俊美的脸庞映入眼帘棱角分明的轮廓,那一双幽黑色的瞳孔此刻正在深沉的望着她,顾眠再次陷入了那空洞的眼眸当中,只觉得其中包含着太多的深情,饱含着太多浓烈的爱。

  “认真一点。”容谦直接托住小小的后脑勺,语气有些不悦的说道。

  顾眠这才回过神来,但是,还没等她来得及喘一口气,容谦为了惩罚她刚刚的失神,再次欺身而上。

  “呜……”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顾眠的身体停在了半空中,整个人又再次被容谦腾空抱起好在现在没有人看见他们俩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书房回到卧室,否则,她的脸定是又羞红了。

  房间里,容谦也不顾时间还有多久,才刚刚把顾眠放在床上,仔细检查了她的伤口过后,便立刻撕扯着她身上的衣物。

  一瞬间,顾眠雪白的皮肤就裸露在外,一时间春光乍泄现,少女的娇羞红晕泛在脸上延至的脖颈处,锁骨,皮肤上每处都泛着斑斑驳驳的红晕,就好像是那粉红色的光圈罩在顾眠的皮肤上一样,形成了一个个美好的画面,同样在这样一个夜晚,也为她自身增添了一处异彩。

  月色正浓,事实证明,顾眠的含辛茹苦终究没有白费,而此时此刻的两个人只在享受着当下的美好,早就已经忘记了之前发生的种种不快。

  他们就好像是一对天使在,月光的照射下尽力挥洒着他们身上的汗水,享受此刻的欢愉,享受着他们彼此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享受着这样一个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