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商量对策-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十七章 商量对策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四十八章你爱上了她吗

  沐浅夏摇摇头:“感觉比之前要好得多,医生开的药很有效。”

  确实比之前要好,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一直放在小腹上,连睡觉都没拿开的手轻轻抚摸着,她唇角勾起了细微的弧度。

  这次真的很幸运,宝宝也很坚强。她会更坚强,保护好宝宝,不让她再受到伤害。

  “这就好,你安心养胎,外面那些糟心事,顾少会想办法解决。”苏修不急不缓的说道,他温和的语调很能安抚人心。并没有说出自己在其中起的作用,没有邀功的意思,一如他多年在沐浅夏身后的默默守护。

  “他也知道了”沐浅夏诧异,刚才没看到顾洛,她以为他并没有来呢。

  秦蜜蜜快言快语的帮三人之前商量那些和她说了,一点都没隐瞒,最后小心翼翼的说:“樊若水那种人就该打,浅夏你别想着放过她什么的,让苏修他们放开手了去做。就是樊若水吃亏的话,容谦很可能把火气撒到你身上,浅夏你做好心理准备。”

  几人都是为了她,沐浅夏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她也在想着要如何回报樊若水呢,对于此法是举双手赞同,至于秦蜜蜜的顾虑,她只是笑了笑:“我能应付的过来,不用顾忌他。”

  “那我就彻底放心了。”秦蜜蜜拍了拍胸口,“到时候他做的太过分,你就搬出来和我住”

  苏修也表示支持:“我们都是你坚实的后盾,不要怕。”

  沐浅夏点点头,有些干涩的唇瓣微张,还未发声,她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容谦的短信:“午饭呢你人在哪里”

  即使隔着手机,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都感受到他发出这短信时的怒气。

  没想到他竟然会回家吃饭,不过,她也只是一闪而过这个念头,心中并不为他的指责所动,把手机直接关机,不想再理会。

  这条短信倒是提醒了她,看向秦蜜蜜两人:“你们都饿了吧我这里现在没事,你们先去吃饭吧。”

  “行,我们先出去,等下回来给你带枸杞乌鸡汤。”秦蜜蜜看了眼输液瓶,刚换过不久,还有大半瓶,能滴将近两个小时,足够她和苏修吃个饭再回来。

  苏修咽下两人分批吃的话,目光柔和的看着沐浅夏,温声说道:“我给你把电视打开,你也不会太无聊。”

  沐浅夏在她们离开后,随便找了部家庭伦理剧,漫不经心的看着,打发时间。

  病房门被打开时候,她目光盯着电视屏幕,随后道:“你们回来的好快。”

  “你在等谁”容谦含着怒气的声音逼问,线条硬朗而冷漠的脸上,也带出怒色。

  只是,锐利视线落到她身上,注意到她苍白几乎没有血色的面容时顿了顿,好似被水浸泡过一样,柔和了许多。

  沐浅夏听到他的声音,猛地转头,暗自警惕,状若平常道:“等蜜蜜和学长她们给我带饭。”

  脑子飞快运转,思索着他如果问她为什么住院,她该怎么瞒过去。

  发烧,她脸上的温度并不高。感冒,她也没有流鼻涕之类的症状。

  到底什么病可以住院,能够不被他看出端倪

  容谦径直走过来,在床侧坐下,薄唇轻启,吐出冰冷的质问:“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话刚出口,他眼中就划过一闪而逝的懊恼。得知她被秦蜜蜜送到医院时,他的担心并不少,连闯红灯来了医院。

  本想问出关心的话,但在她下意识喊苏修时,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生硬的质问就脱口而出

  “手机没电了。”沐浅夏顺着他的目光落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时,她就知道他不信。不过,信不信都无所谓,她本来就是在敷衍。

  容谦冷哼一声,眼神深沉的盯着她打量片刻,喉结动了动,还是问出关心的问题:“怎么会突然住院,医生怎么说”

  “被车撞倒了”沐浅夏立即给出刚想到的理由,避被他发现说谎,故意半闭上眼睛,尽量用平常的语气道,“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在医院待一个星期就好。”

  “撞倒哪里了”容谦脸色一沉,如大提琴般厚重的嗓音中包含了紧张和担心。他想到了那次樊若水找人开车专门撞她,生怕又是一场故意谋杀。

  沐浅夏一呆,眼中闪过慌乱,快速的摇摇头:“没有受伤。”

  她竟然疏忽了,被车撞是可以名正言顺的住院,但若是容谦提出要求,查看她的伤势,就会发现不对。

  也幸好这里是高级病房,没有分科室对待,不然在他找来病房时,就会发现她怀孕的事。

  她一边琢磨着要如何应付他,一边祈祷着医生护士不要在这时候进来,不然就很大可能要穿帮了。

  容谦眉骨皱起,眼露不悦:“不要一个人硬撑。”他没有多想,只以为她是不愿和他细说,不想依靠他。

  对此,他是相当的不满。

  “没有硬撑,你没吃饭的话,可以先去吃一点。”沐浅夏不想多说,多说多错,以他的敏锐,很可能就从她的哪句话中察觉到不对。

  “你是在赶我走,不想我陪着”容谦漆黑如墨的眼中升腾起怒气,别的女人在生病受伤时,不都脆弱的需要老公来依靠,她这样是因为有苏修在,不需要他

  “没有,只是不想耽搁你工作。”沐浅夏唇瓣抿起,淡淡解释。

  “那你就一个人待着吧”容谦愤怒的摞下话,起身离开,在出病房时,和进来的苏修两人碰上,他脸色瞬间黑的能拧出墨汁来,但碍于已经说出的话,只能带着一肚子火气走人。

  “浅夏,他怎么会来你没吃亏吧”秦蜜蜜在椅子上坐下,紧张兮兮的问。

  “没,只是我担心宝宝的存在,瞒不了多久了。”虽然把容谦给激走了,但沐浅夏提着的心并未放下。说一个谎就要用更多的谎来圆,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容谦发现了。

  她没有忘记,他亲口所说的话,他不会让她生下人的宝宝,因为答应了樊若水,一想到这个,就真的好担心

  苏修将带回来的饭食取出来,一一摆放在床头柜上,温声道:“能瞒一时是一时,以他对你的漠视,应该不会很快发现。医院这边,我已经和朋友打了招呼,不会把你怀孕的事泄露出去,唯一要担心的就是樊若水。”

  秦蜜蜜接着说;“对,樊若水很可能想暗中解决你,不让容谦知道这事,省得他因为宝宝变心。”

  沐浅夏没她那么乐观,但为了不让两人跟着自己担心,瞒下了容谦曾经说过的话,只是笑笑道;“先不想这些,我有点饿了,蜜蜜你扶我起来吃饭吧。”

  “算了,你别折腾,我拿勺子喂你吧。”秦蜜蜜说着,很干脆的端起盛放枸杞乌鸡汤的碗,舀了一勺,送到她嘴边。

  沐浅夏略一犹豫,还是张嘴喝了。

  她们这边相处的温馨融洽,另一边,樊若水再次到了容谦办公室。

  扑到他怀中,张嘴就是哭诉:“阿谦,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容谦草草解决了午餐,情绪莫名的烦躁,静不下来,被她在耳边这一哭,眉头止不住的皱起,打了个死结一般。

  “有什么事好好说。”他说话间,手臂用力,把她给推开。

  樊若水取出手帕,擦了擦根本没流下泪水的眼角,愤愤不平的告状:“我今天在剧组拍摄呢,忽然来人把我的保姆车给砸了,把经纪人也给打了,这是有人存心在报复,很可能是沐浅夏做的。”

  她连避讳都不,直接恶意猜测到沐浅夏身上。

  容谦不悦,沉声道:“你有证据”在他看来,沐浅夏安分的过分,就是因为这样,他们的婚姻持续了三年,都没人发现。

  樊若水一而再的对她出手,他是知道的,但反过来,他不觉得她会做这种事。

  “你不相信我”樊若水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楚楚可怜,“阿谦,我刚回国,也就和她结怨了,除了她,不会有别人这么报复我。”

  容谦深邃的眼眸中乍射出审视,仔细观察她的反应,道:“我刚从医院回来,她今天出车祸了,没有机会这么做。”

  事实上,他怀疑,是樊若水在污蔑。只是担心她受到刺激发病,他没有点名。

  “出车祸”樊若水瞪大了眼睛,没有丝毫掩饰的兴奋,“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人残了没流产了没

  容谦的不悦凝结为实质,声音冷硬道:“你别想太多,就算她出事,我也不会和你结婚。况且,她只是脸色苍白,并没有伤到。”

  樊若水仿若是受到了致命一击,这种明明白白说出来的话,她知道他会做到,他是真的不准备和她再复合,从她回来开始,他就透露着这种讯息。

  但她不甘心,也不会放弃

  得益于演员所掌握的演技,她从容谦的微表情中发现了一点对自己十分有利的事,心情顿时有些激动,不过一切还要确定

  “阿谦,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她难道你忘了答应过我,你不会让她生下宝宝的吗现在你怎么能改变主意。”樊若水眼睛含泪,颤抖着声线控诉,目的只在于试探。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