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拿什么说服自己?-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九十一章 拿什么说服自己?

  这一大早的,本来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顾眠好像感觉到身旁有着阵阵的移动感,估计是她睡的差不多了,又或许是生物钟的作用导致她此时已经由之前的深睡眠过渡到浅睡眠来,难道说容谦已经醒了,还是她在做梦……顾眠十分不情愿的微微睁开了半眯着的双眼,动了动她十分慵懒的身子,一双大手用力的挥向旁边,果然,周围是空落落的,看来,容谦已经起来了。

  容谦只是一直低着头,没有注意到头顶上已经打开的柜子,本想换一件西服里面的衬衫,可是蓦,然间一抬头的时候刚好撞到了上面的柜子上。

  疼痛感顿时席卷了他的大脑,整个人都木讷掉,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紧紧闭上双眼,享受着此刻的痛感。

  顾眠原本躺在床上,蓦然的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后,整个人像是条件反射一般,从床上立马弹射起来,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发生的景象,不敢相信她看到了什么。

  只觉得空气都凝固了一般,过了半晌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喂!你干什么呢?你到底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关切的话语中带着必不可少的挫败感和有一点心理上的缺失,的确如此,而罪魁祸首的来源就来自于她昨天晚上整理被子的时候,刚好站在梯子上,把上面的柜门打开了。

  也就是说,容谦刚刚撞到上面,刚好就是由于她忘关了柜子的门锁导致的,而她也自然而然成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望着眼前这惊讶的一幕,她吓得不敢出声,毕竟,两个人昨天才刚刚和好,她可不想再因为这一大早在这吵个天翻地覆。

  该死,该死,顾眠,也不知道你成天除了闯祸以外还会干些什么,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什么时候才能够省省心啊?

  这不,这会儿,就连她自己都开始有些嫌弃她自己了。

  过了好半天以后,容谦才强装镇定回答道,“没事儿,就是撞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哦,没事就好,对了,你把衣服换下来,我今天帮你整理一下,然后洗一些。”顾眠下床拥住容谦的身子说道。

  “行了,这种事情交给下人做就行,况且你的手昨天刚受伤,还是不要沾水了。”容谦这会儿仍旧是低着头,没有人看得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和他脸上极力想要掩饰的表情。

  “嗯,那你开车注意点,回来都不要太晚。”

  容谦吸一口气,眯着狭长的黑眸,“好,我知道了,别多想了,快去吃饭吧!”

  “嗯。”顾眠应道。

  一顿丰盛的早餐过后,顾眠已经撑到不行,昨天晚上太累了,况且,她的精神又一直紧绷着,于是,一大早,她为了奖励自己,便多吃了点,可是,这会儿,她实在是有些后悔刚刚吃那么多了。

  早知道会撑的这么难受,她今天早上就不吃这么多了,于是,刚刚吃过一大堆东西以后,偏偏怕又长胖,所以便想找点事情来做,做做家务或者整理整理房间也好。

  对于这一点,她想的就比较开明,反正,只要不是静止,其他的一切行为都可以称之为运动,所以,运动范围就很广泛了,整理家务,洗衣做饭,或者是去健身房健身,或者是到公园遛弯儿,遛狗,散步。

  对她来说,这些等等都是运动,只不过,它们的意义以及它们的环境和它们需要的场所,时间,价钱,都是有所差别的。

  只不过,现在的它更喜欢的是以做家务来代劳运动的这种方法,在它看来,这是一个两全其美不可多得的好主意,既可以在无形当中消化脂肪,又可以顺便整理房间。

  不管是从哪一个层面来讲,都可以让她的身心得到健康,同时,让她身处的环境得到一个十分舒适的感觉,同样也锻炼了自己做家务的能力。

  越是这样想着,便越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十分伟大的事情,反正,她现在是越来越不能理解那些借着减肥的名义整日跑去健身房的小女孩儿了。

  明明有那么多减肥的方法,明明有那么多不用花钱的地方,可是,她们为什么选择了一种费钱的方法呢?

  “诶,夫人,您这几日还是先不要碰水了,总裁交代过了,有什么需要劳烦的,您交代给我们就行。”一个年纪轻轻的仆人有礼貌的说道。

  顾眠不在意的勾了勾手指,点头微笑,顺便瞥了眼那阳台上的鲜花,好看的秀眉微微皱起,不过,却还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观赏着窗外春光明媚的风景。

  虽说嫁到这里来也有一些日子了,但是,像这样的体力活,她还从未做过,说到底,她还是容谦的妻子,要是生活在普通人家,洗衣做饭那也都是常事,可是,她好像还从未为容谦正式做过这些呢!不过,等到她的手伤好了以后,她就打算真真切切的做一次,也算是体会一下平常人家夫妻的感觉。

  “哦,那麻烦你们了。”

  话说,从容谦离开别墅以后,顾眠的身影就一直游荡在一楼和三楼之间,东走西去,来来回回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直到过了好半天,到一楼大厅时,才发现那挂在一楼衣服架子上的西装似乎是容谦前些阵子穿过的,想来刚好也需要洗,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后,便朝着那西服的方向进军。

  然而,在很多年以后,顾眠才知道,当你开始为一个人真心实意的想做一些事情时,便会发现,其实真的有许多事情可做,而这些事情并不是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不是你在生意场上能够任由自如的成功人士,她说这件事只不过是生活当中的一些细节小事,无关它的价值,也并无重大的利益,无关金钱与利益,它只是最简单,最单纯的人与人之间最真诚的信任和交流。

  来来回回的走了小半圈以后,顾眠小腹胀痛的感觉也消散了不少,同时,一双纤细的手在拿起西服的同时还不断欣赏着这衣服的质地与颜色。

  衣服的尼龙料子充满复古的感觉,但是,这样的质感所有却不是普通的男人能够驾驭得了的,心里暗自窃喜,她家容谦果然是俊美异常,并非寻常男子可以比拟。果然应了那句话,长得帅穿什么都是好看的,身材好,穿什么都是有形的。

  就在她翻过来调过去观察这件衣服时,那西服外套里面白色衬衣上的一抹红色印记激起了顾眠本能的直觉,再加上女性特有的感觉和警惕性,告诉她,这抹红色印记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女士最熟悉,最熟悉的东西,而这个东西恰恰都是她们每天都会用到的东西,口红。

  此时此刻,前方不远处刚好有几个年纪轻轻的下人朝着顾眠的方向打量过来,见她的脸色很难看,他们关切的问道,“夫人怎么啦?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

  “哦,没有没有,你们去忙吧!我自己来就好。”顾眠努力的让自己僵硬的脸庞呈现那看起来十分标志性的笑容,但是,心里却已经忐忑不安的不行,只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心里越是有着不好的想法,脚下的步伐就越是更加的慌乱起来,比起平常的步速要足足快了两倍不止,就连旁边的一排佣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想逃避她心里的这个想法,但是,却不能够阻止她的大脑再继续想下去,心里是又气又恼,不知道当下该怎么办,只是一味的抱着西服,恨不得将它藏在自己的身后,不让眼前的这些人看见,直到回到卧室以后才将它放在床上。

  看着她眼前的两件衣服,顾眠心里暗自涌起一阵怒火,她不太敢面对这两件衣服背后的结果,也不敢面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她不愿意多想,但是却又不得不多想。

  阵阵的香水味混合着酒精的气息扑面而来,其中,顾眠不难猜出来他去了哪里,但是,尽管这一切都有她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应酬……不得已的理由,为了工作,但是,那一两抹那么鲜亮的口红却没有办法说服她自己的内心。

  痴痴的盯着那抹粉红色的印记,过了良久以后,才恢复丝丝理智。

  酒吧,香水,美女,口红,她将这些零零散散的线索联系在一起,想到的是一个极其香艳而又奢靡的画面。

  是啊,她差点忘了,他是人见人爱,高高在上的容氏集团总裁,自然不免出席一些风花雪月的场所,虽然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同时也在心理安慰自己,没有什么,但是,现实突如其来的,毫无预兆发生在她眼前时,心底还是有一丝崩溃的。

  明明昨天才共同许下誓言的两个人叫她该如何去面对这衣领上的口红,叫她该如何面对这衬衫上浓重的香水味和酒精气息?

  是啊,她该怎么办?她现在又该做什么,是该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下去,还是把他叫回来和他当面对质,两个人在闹起不必要的纠纷或者是大吵一架,最终以惨淡的结果收尾。

  适时的回忆起前几天容谦穿这件外套以及这件衬衫时的情景,不过才两天以前发生的事情,她还记忆犹新。

  那天晚上,他回来很晚很晚,而她等了他很久很久,回来的时候,他便将衣服换下了,所以,顾眠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只是实在是太困了,也就忽略了这一点。

  但是,如今想来,这一切当中有太多的巧合,有太多的不可置信,难道说,这种种的巧合就真的只是她想多了嘛?

  她也很希望是她想多了,但是,大脑中的理智已经不允许她再犯傻一次,是啊,证据都已经这样明显了,她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难道还要真的等到她捉奸在床的时候才幡然醒悟吗?

  可是,她实在想不通,既然已经发生了这种事情,容谦为什么不和她坦诚相告?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没什么,他就应该在昨天许下诺言以后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而不是像今天这样,等到她发现了。

  可是,他对她的种种关心或对她的种种爱护再次映入脑海中时,又不愿意去深想,总觉得这是一个误会,可是,她拿什么说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