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离家出走-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九十二章 离家出走

  再次看了看自己那清瘦脸庞,不由的握紧了拳头,点点头,暗自已下定决心。

  或许,她不应该再一味的放纵自己的内心,也不应该再一味的纵容容谦,就算昨天的事情真的没有什么,但是,对于她来说,她也需要一个解释,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有些东西既然已经出现了,竟然这样明目张胆的摆在她眼前,她不可能装聋作哑,不可能装作瞎子一般什么也看不到。

  她是一个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有感情,有血肉,有自己的感觉,有她内心的触感,她并不是一个冷血的动物,可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不可以装作睁眼瞎,明明看到了就装作没看见,即使这样的话,她自己的心里这关也会过不去的。

  想想还真是可笑,“她怎么就不能为自己任性一次呢?不是说好的海誓山盟,不是说好的不再有任何欺骗对方的事情吗?”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她就是接受不了一瞬间的事实,就在昨天,她还主动去讨好他,还去主动做这个做那个,就是为了让他不再生气,可是,转眼间,就好像随时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前一秒还晴空万里,在后一秒就乌云密布,像是随时都可能刮风下雨的天气。

  突然觉得衬衫上的香水味觉得有些熟悉,不过就好像是读懂了什么似的,目光转向窗外,一个人坐在床上静静的坐在那里,眼泪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自顾自的掉了下来。

  顾眠来不及擦拭,可是,她却一直捂着嘴不敢哭出声,让自己努力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悲伤,不是那么的憔悴。

  要知道,即使是在这样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她还是不愿意流露出来自己的脆弱,坚强的她是从来不会屈服的,也不会就这样认输,更不会一个人傻傻的坐在这里哭泣。

  ……

  就这样,久久的时间过后,顾眠不知道在床上这样坐了多久,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缓缓起身走到婴儿房,再次看到那天真稚嫩孩童模样的宝儿时,让顾眠更加下定决心。

  这么可爱的孩子,她才不要交给容谦呢!他这个人总是自己都忙的稀里糊涂的,怎么可能好好带孩子呢!况且,宝儿是她在这个空旷的别墅里唯一值得留恋的东西了。

  谁知道,她眼角滑落的泪滴刚好滴在宝儿那嫩滑嫩滑的小脸蛋儿上,宝儿就这样不可置信的望着顾眠竟然大声的哇哇大叫起来。

  “好了好了,宝贝不哭,宝儿最乖了……”

  闻声赶来的一众下人们怔怔的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再见到顾眠那冷漠的背影时,才一时间放下心来。

  “这好端端的,怎么哭了呀?”

  “是啊,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夫人刚过来,小公子就哭了。”

  ……

  顾眠紧紧抿着自己的双唇,看着面前这个还不大点的孩童,眼泪再一次不由自主的滑落,“那个,你们帮我把包里的东西收拾一下吧。我一会儿带他出去一趟。”

  那些站在门口的小仆人们见到顾眠的脸色有些难看,即使有什么话想问也都不敢问出口,就只是呆呆的望着她,过后开始应着她的要求,收拾些宝儿的随行物品。

  谁知,顾眠刚刚离开一个转角口处,这些下人们接下来的话语却让顾眠心里更加难受起来。

  “也不知道夫人这是怎么了,看样子是刚刚哭过了。”其中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不由愤的说道。

  “是啊,我刚刚瞧见她眼圈都红了呢!肯定是遇到什么伤心事儿了呗!”另外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随声附和道?

  “还要带着小公子出去,估计和我们总裁脱不了关系。”

  “我看也是,我们总裁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在外边什么样的女人见不到啊?听说,现在这个社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多的是谁,还记得被冷落在家里的妻子。”

  ……

  顾眠眼角的泪消失在拐角处,脸上挂着一抹灿烂的笑容,那笑容却极其讽刺,像是在诉说着她无奈的悲哀和心里的痛楚,同时,又是在讽刺她自己的种种行为和昨日的眼前鲜美。

  其实,他们说的也对,外面的世界就是花花世界,什么样的灯红酒绿,见不到什么样的美女,见不到什么样的美酒又喝不到呢!

  只不过,她是有一段时间没工作,是有一段时间不曾去外面的世界走走,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

  可是,许多人都看得到表面的这些,又有谁能够真正体会到她内心的感受呢!

  外面的世界是何等精彩,她又何尝不想去亲自体会一番呢?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她还有着她的梦想,她又何尝不想去为自己的梦想努力奋斗拼搏一番呢?

  可是,为了容谦,为了宝儿,她甘愿放弃了这些,她选择在家里好好照顾他们,她选择当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选择当一个合格的母亲,选择当一个合格的妻子,可她想知道,到头来,她换来的是什么?

  “夫人,您这是要去哪儿啊?”张嫂有些担忧的看向顾眠,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刚刚打包好的行李递给她。

  “没什么,我就是要带宝儿出去转转,顺便在我一个朋友家住几天。”对于她去哪儿的这个回答,顾眠并没有解释太多。

  那是因为她知道,兴许她前脚刚走,这在家里的下人们便会把她的行踪告知容谦,那样,她逃跑的计划又白费了。

  所以,她刚刚说的话自然也是假的,她才不会把她的真实行踪告诉他们呢!

  直到都已经抱着宝儿上了出租车以后,顾眠总是觉得自己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小姐,您要去哪儿?”出租车司机疑惑的问着。

  像她这么大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看穿着打扮也不像是那种落魄人家,但是,那脸上的伤心和失落的感觉却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

  特别是她上车以后也没有说要去哪里,这确实让开车司机觉得有些好奇的地方。

  他一会儿该不会惹上什么麻烦吧,但愿不是还好。

  去哪儿,她该去哪儿?是啊,好不容易从容家别墅里逃出来,这会儿,一时让她选择一个去的地址,她却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以前,她和容谦每次吵架,她都会去秦蜜蜜那里躲一阵子,但是总麻烦人家蜜蜜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况且,秘密已经够可怜的了,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还要租房子,还要工作……不行不行,她都已经麻烦秦蜜蜜那么多了,就算是再给她十个胆子,她都不想再去了。

  “小姐,您这是到底要去哪里啊?您看您要是不坐车的话……”

  “坐,我坐……那个,去兴海路,通州区128号。”顾眠立刻回过神解释道。

  实在不知道去哪里,看来就只有先回家了,反正她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就只有回到顾家别墅里去烦她那对老爸老妈还有她那整日里嬉皮笑脸的哥哥了。

  司机脸上表情有些错愕,要是没有想到顾眠竟然去那么高档的别墅区,不过也难怪,看她的穿着打扮和所处的地理位置确实也都是上流社会富豪们的居住地所在,所以这样想,也没什么可稀奇的。

  路过一段十分蜿蜒曲折的高速公路以后,他们又行驶了一会儿,不大一会儿工夫,映入顾眠眼前的就是一栋栋别墅和洋楼。

  这一间间,一栋栋,每一个都大不相同,每一个都各有自己的特色,每一个都有各自的装修风格以及装修特点,包括从花园的布置结构上以及墙壁和瓷砖的贴纸上都有折不同迥异的风格。

  她以前都是坐容谦的车来这里,所以,从未注意到这样的一个个细节,更没有注意到这里周围的景色。

  下车后,顾眠怔怔的站在自己家门口,像是一个从来都没有回过家的孩子一样,静静地停在那里,像是在深深的思索着什么。

  顾家别墅。

  难得。今日宋书玉和顾康德都在家,此时,他们正坐在客厅里洽谈着顾洛和白悦的婚事,根本就未曾料到过顾眠此时此刻就在她家门口站了已经有一会儿了。

  但也不是她进不来,只不过,她今天颇有一些自己的感触和感想罢了,借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借着此时的美景,不禁有些伤感。

  “叮咚……”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让宋书玉本能的朝着大门的方向望了一眼,也没觉得和往常有什么两样,只是挥了挥手,示意王妈下去开门。

  “妈,你是不是又订什么外卖了,不会是又订有机蔬菜了吧?”顾洛一只胳膊揽着白悦的肩膀,一边不断的向宋书玉调侃道。

  宋书玉本能的摘下眼镜,停滞了几秒钟以后才缓缓说道,“净胡说八道些什么,有机蔬菜不是昨天刚送到吗?看看你什么记性,年纪轻轻的还没我脑子好使。”

  她这个儿子看起来一表人才十分正经的模样,可嘴里说出来的话呢,却是那样的不正经,不过,看着顾洛那十分活泼,阳光灿烂的模样,她倒是真的有点儿想念他们的女儿的呢?

  也不知道顾眠此时此刻在做什么,她在容家别墅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按时吃饭?

  “爸,看来你和我妈这几天相处的不错呀!我妈的脑子什么时候都被你带的灵光起来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总是能够在合适的场合,合适的环境下挑起不一样的气氛和感觉,仿佛有他在的所有场合都会轻松无比。

  “就是,就是,你妈跟我在一起,怎么可能脑子不灵光呢?”顾康德也放下手中的报纸,笑着说道。

  “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