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了结一切-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九十四章 了结一切

  电梯里。

  “再次警告你最后一次,离我妹妹远一点,不要再靠近容羽。”

  容廷的脸色瞬间冰冷,这个男人一定要将话语说的这么决折的这么难看吗?“总裁,我想你误会了,我和容羽之间并没有什么,但是,请你别忘了一点,她不单是你的妹妹,她也是我的妹妹。”

  “呵呵……”真是可笑,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还在这里跟他装疯卖傻,还当真以为他对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一无所知嘛,他是不是正打算把他当成猴子一样耍。

  容谦的眼神由刚刚的冰冷变得更加的低沉,阴鸷,甚至像那万年寒冰一般,再加上刚刚清冷的声音,此时,电梯中真的犹如一个恐怖的地狱一般。

  “容廷,不要你为你自己那些小心思我全然不知,有些事情,你心里清楚,最好尽快了结,你自己也好自为之,否则,伤害了容羽,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说完之后,容谦就挂着一张冰山脸,转身愤怒的离开了电梯,临走的时候顺便带起了一阵风,只不过,那风在容谦的感触中都是冷的。

  “容谦,好,很好。”

  72号拐角处的咖啡屋里,容廷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中,脑海中反复思量着容羽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还有容谦刚刚在电梯中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其实,他心里也很明白,这样长的一段时间,容羽对他的心思,他再清楚不过,他又不是傻子,又不是木头人,更不是万年冰山,怎么可能会不懂她是什么心思呢?

  更何况容羽那份可爱活泼伶俐的模样,就算是一块真正用的冰块应该会被她融化了。

  可是,就这样,他周围以真心待她的这个女孩,他又对她做了什么呢?他对她只不过是利用而已,只不过是因为讨好她可以帮助到自己的事业而已,为了名,为了利,他付出了很多,但是也利用了别人很多。

  时至今日,容谦这样的一番话像是突然点醒了他一般,虽然那样的话语像是十分尖锐的银针一般字字刺在他的心尖上,但是,他说的何尝不是对的。

  容羽和他在一起没有好处,他只不过会连带着她一同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不会得到幸福的,也不会得到属于自己的东西,反而会将这段感情中的自己越陷越深,最终不能自拔。

  那样好的一个女孩儿终究是让他不忍心再去利用她,再去伤害她。

  人,终究都是有感情的,而他原本以为,他在这样的感情当中,在这样复杂的世界当中早就迷失了自我,可是今时今日,他还是始终坚持着自己心底的原则,他还是没有伤害无辜的人。

  容谦刚刚走进来,看着角落里那抹黯然失色的身影,嘴角挂着一丝让人很难察觉的笑容,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又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对不起,我迟到了。”

  “没关系,我也刚刚到。”抬起头,有礼貌的对着她笑了笑,在容羽来了之后,率先点了两杯咖啡,又点了点甜品。

  就在今天来临之前,他还以为他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处理好,他会以为顾眠还会给他一个机会,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早就已经不再像他预期的那般轨道发展,早就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变了模样,而他终究再也回不去过去的时光。

  脑海中依稀记得他和顾眠在学校里畅快游玩的时候那潇洒自如的模样,那轻轻的话语,“没关系,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随时充当你的倾听者,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

  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容廷再次回想着这些话,只觉得是对他满满的嘲讽,像是顾眠当初对他做的事情,让他现在对容羽做这些事情,他们两人又有何等区别呢?但是,到头来,他们都是无辜的人罢了,总不能把这样的错怪在另一方的头上。

  “容羽,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些话想和你说,我觉得我们俩之间是应该好好谈谈了,我想,我对你可能有许多误会的地方,我觉得我有必要来解释清楚。”

  容廷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乎是不敢抬头,更不敢对视容羽的眼睛,他心里在害怕,他害怕伤到一个女孩的心,他害怕看到这种眼神中那炽热的感觉和浓烈的感情,他更害怕他会变得不忍心,害怕他会变得不舍得。

  但是,这样的结果是他迟早要面对的一天,他不能够把对她的同情,对她的关心,看作是他对她的爱情,这样子不单单是对一个人的不负责任,更是对他们两个人都不负责任。

  他曾经已经做错过一件事了,如今,他不会再重蹈覆辙,不会在容羽的这条感情线路上一错再错下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容羽在这几天和他一样也同样想了很多,想了关于他们的过往,想着他们之间发生的种种,甚至想了他和她的某种可能,某种结局。

  其实,在容廷今天约她出来的时候,她心里就隐隐感觉到他要对自己说什么了,就算他不说,她心里也已经十分明白,只是,两个人之间的这种事实是早晚有一天需要面对的。

  或许,在有些话未说出来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仍带有着一丝侥幸和一丝期望,即使这样的期望是遥遥无期的,即使这样的侥幸不知道还会有几许,但是,对她来说,她愿意沉迷下去。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拿你当成妹妹,更是我的知己。虽然你和我之间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我想我有这个义务照顾你,如果,之前有什么做的让你误会的地方,甚至伤害你的地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我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仍旧是好朋友,好兄妹。”

  就这样,出乎容羽的意料之外,她在此时此刻远远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要更加勇敢的去面对了这样一个结果,这样一个他一直以来都不敢去承认不敢去面对的结果。

  强行忍住泪水,依旧是面带微笑,望着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男人,他还是那样的忧郁,还是那样的柔和,还是那样的彬彬有礼,还是那样的帅气。

  只不过,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还是那样遥远,或许,他说的对,是时候该结束这样一段永远都不可能的结果了,是时候该将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回归原本的轨道。

  那早就已经开始面部僵硬的脸上用力挤出一丝看似甜美的微笑,端庄优雅的端起面前的咖啡轻抿一口后,若无其事的说着,“我知道,我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我想多了,都是我自作多情,但是,很开心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也很开心能够遇到你,尽管你终究不是我的良人,但是祝你幸福。”

  在容廷眼中,容羽说的这最后四个字,祝你幸福,听起来格外的刺耳,幸福,他还会拥有幸福吗?

  而容羽明知道他深爱的人也是那样一个终究不可能的人,却还是要对他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无意,她恨他,她心里痛恨他,同时,这样的话也是为了报复他,不过,他终究是笑了笑,始终没有说什么,如果这样的话语能够让容羽的心里好受一些的话,那么,他承受这样的痛苦,甘愿承受这样的讽刺。

  而这样好端端的一个约会也终究在容羽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时结束了,迈着她那十厘米的恨天高,昂首挺胸,自信满满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尽管她这样的气场和她全身闪耀的光芒引来了周围人的注目,但是,她知道,再优秀的她又有什么用?再闪亮的她又有什么用,终究是得不到他的青睐,终究是得不到他的爱。

  所有的一切一切所有的过去曾经,所有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过往也终究在今天的此刻结束了,而容廷这个名字也是时候该离开他的心里了。

  她明白他有他自己的抱负,她也明白他有他自己的选择和爱,可是,即便他最终选择的不是她,她依旧愿意死心塌地的陪在他身旁。

  可是现在,这样的一个人告诉她,他不再需要她了,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她突然被抛弃了一样,即使她刚刚表面上故作坚强,但是,又有谁能够知道她心里早就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痛彻心扉的感觉真的让她快要承受不了,这一切真的快要让她崩溃了。

  ……

  “呜……呜……”不敢在他面前哭,不愿让他看到自己哭,更不愿意看到别人那诧异的目光和同情的眼神,而她却只能选择着在这样一个隐蔽的场所,在这样一个晦暗的角落里,独自一人诉说着她心里的痛,独自一人宣泄着她悲伤的感情。

  想当初,她多在意自己的形象啊,就算想哭都会找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哭,就算想哭也都会回到家里,回到自己的房间抱头大哭,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她,这样,妆就不会哭花,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

  可是,现在呢!她真的等不了,也等不及了,她没有办法再强忍,到那个时候,甚至一刻都没有办法制止,因为,她的眼泪从刚到洗手间台阶的那一刻起就簌簌的滑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不停的滑落在地。

  或许,多年以后,她才明白,青春当中发生的所有事情并不一定都值得回忆,但是,她生命中出现过的人是确确实实的存在过,而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构成了她整个青春,也恰恰是这些伤害过她的人造就了不断成长不断坚强,不断勇于面对自我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