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她是不是很差?-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九十五章 她是不是很差?

  半个小时以后,洗手间的哭声渐渐终止,而容羽似乎也恢复了刚刚的精神,终于舍得从那墙角里站起来了,擦掉那不该留下的不争气的眼泪,然后要开始准备她新的战斗和新的旅程了。

  重新对着洗手间的那面大大的镜子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洗脸,乳液,粉底,睫毛膏,眼线笔,定妆粉,最后再涂上她包中那支必备的迪奥最新款口红,好的,一切妆容搞定。

  不要看她哭得痛彻心扉的样子,还有精神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其实,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凡是外出场合必定要将自己收拾妥当,用她的一句经典名言来说,就是不能够丢了容家的脸。

  而自然而然,刚刚还在洗手间里哭得梨花带雨的她一出门后,金光闪闪的样子,确实让一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大开眼界,不禁张大了嘴巴,惊得合不拢嘴。

  对于这些人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容羽秉持着她一贯优雅的作风,十分不屑一顾的轻轻瞥了一眼那群无知的人类,心里不断的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再说了,她刚刚不就是哭了一会吗?有什么好看的,谁还没有个伤心难过的时候。”

  谁知,才刚刚从咖啡厅走出来,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里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连她想去购物都没地方,越是看到这样荒凉的草木,就越更加觉得她自己的处境十分凄凉,又开始独自哀伤起来。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喜欢过一个人,可是,偏偏她喜欢上了一个她最不该喜欢上的人,越想越倒霉,越想越懊恼,越想越觉得上天待她真是不公平。

  可偏偏此时难过的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发泄,不断的翻着手机上的联系人,在不小心看到容廷的名字时,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难过,不过,他们两人的关系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有必要留着他的联系方式吗?

  不过,终究是在一个家里,始终都要见面的那一天,谁让她对他暂时还是放不下呢?

  手指继续向前滑动,蓦然见到齐鸣那两个字的时候,双眼突然放光,不再犹豫,直接照着那联系人的名字按下去。

  “喂,你能不能陪我出来待一会儿?”容羽忐忑不安的说着那温柔的话语当中充满了乞求。

  然而,此时此刻,正在办公的齐鸣不由得心头一震,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思考了两秒钟过后,还是点头说道,“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直到挂断电话以后,容羽还在想,这人和人之间的反差怎么这么大,她以前在给容廷打电话或者约他出来的时候,约他五次,他能出来一次就已经很不错了。

  再看看人家,她不过才和齐鸣仅有过一面之缘,第二次约他竟然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他该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不,不可能,不可能,这种一见钟情她才不相信呢?

  不过,虽然是这样,想着脑海中突然出现另外一个声音,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像她对容廷基本上就是一见钟情啊,可是那怎么能一样呢?

  哎呀,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她还是老老实实的等他一会儿吧!

  另外一端,齐鸣刚刚挂断电话以后,就不自觉的将容羽那张笑靥如花的面庞浮现在脑海中,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举一动,这样的一个女孩突然变得死气沉沉的,倒是让他有些不适应呢!

  “对了,王助理,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剩下的文件,你帮我整理一下,然后将办公室门锁上就行。”

  “总裁,可是晚上您不是约了张总去委托了餐厅吃饭?”

  “哦,帮我推掉吧,就说我临时有点事情,改日再请他。”一边头也不抬的应着,一边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

  “好的,总裁。”

  怀揣着不一样和未知的心情,齐鸣在还没有下班的时候就早早离开了公司,开着他那辆白色最新款的凯迪拉克朝着容羽的所在地方向前进。

  果不其然,在距离老远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抹亮白色的身影孤零零的坐在一旁,在周围如此高大的建筑物的衬托下,这样的身影显得极为冷清,极为渺小,却是那样的引人注目,那样的美好,同样也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这会儿,容羽已经到了有一会儿的时间了,人来人往的,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甚至忽略了她的存在,她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一样,随意的丢弃在道边,不管不问,甚至没有一个人过来安慰她,更没有一个人同情她。

  垂头丧气的低着头,像是在苦思冥想着她这些日子以来经历的点点滴滴。

  蓦然,她的思绪被一阵清脆的鸣笛声打乱,这才不由得抬头向前方望去,果然,在见到那一辆白色的跑车和熟悉的面孔时,嘴角才浮现出一丝惨淡的微笑。

  “你怎么才来呀,你知不知道我都等你好久了。”容羽见到齐鸣的时候,那话语中免不了几分责怪的味道,像是在埋怨他似的。

  “知道了,知道了,为了补偿你呢,我一会儿请你吃大餐吧!”齐鸣下车后细心的为容羽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是还拂了拂她额头上的几缕碎发。

  不过,他们似乎未发觉他们之间的对话早就已经不像是寻常朋友那般,更像是一对正处在热恋期的情侣。

  “好啊!”这会儿听到有好吃的,她就连说话声都变得和刚才两番模样。

  “哎,对了,你这次让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儿吗?”上车以后,齐鸣先是打量了荣誉一番,而后才缓缓说道。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啊?”拉这是说的什么话,好像她找他出来就一定要有事相求一样,不过,好像还真的是那么回事。

  “行了行了,有什么不开心的,我开导开导你。”

  “切,不过说真的,我觉得,你开导人的那一套方法还真挺有效的,我觉得你应该可以去当心理咨询师了。”

  ……

  吃过饭后,容羽望着璀璨的星空,突然问道,“我是不是很差呀?”

  虽然齐鸣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问,但是却还是竭尽全力的安慰她,“怎么会呢?谁敢觉得你差呀?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家境也不错,最主要的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虽然容羽也不知道齐鸣说的是不是事实,但是,无置可否,齐鸣的这番话倒是很中听,最起码她听在耳朵里觉得很舒服,证明这世间最起码还是有人能够注意到她的优秀,她的好,但是,此时此刻,就连她自己对她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她真的有他说的那么好吗?

  “噗……我要是真有你说那么好就好了。”她自己有几斤几两,她还是很清楚的,虽然长相算一众人当中算是比较出色的,但是,她却知道她有许多缺点,定然是不会有齐鸣说的那么好。

  “哎,我说的可是事实。”齐鸣笑着说道。

  虽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齐鸣心中早就已经笃定了他的想法,但是,脑海中还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些格外美好的画面,但是想归想,有些画面注定只能成为她脑海中的一个片段,而有些人的相遇注定只能够成为街角的一次偶遇。

  等到天色彻底暗下来以后,两人在那哭冷寂的马路上来了一段速度与激情的飙车之旅过后,容羽的心情这算是得到了释放,这才乖乖让齐鸣把她送回家。

  初夜,容家别墅。

  和齐鸣依依不舍的告别之后,容羽迈着她那矫健而轻快的步伐,刚刚推开家门,却隐约当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我回来了。”提着大包小裹的东西,刚刚走到客厅就发觉了不一样的气息,更是在看到那一个熟悉的人影时,瞬间便对刚刚的空气感觉了如指掌。

  怪不得呢!她说家里怎么突然变冷了,原来是她那寒冰块儿的哥哥回来了。

  想想还真是比较难得,怪不得她刚进家门的时候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熟悉的车,当时还没太多想,以为是她看错了,可是却不曾想过真的是容谦的车,还真是稀奇,都已经这么晚了,他怎么回来了,难不成他带着嫂子和宝儿一起回来了?

  可在他的意料之外,他的话语并没有让坐在沙发上的那些人回答他,他们的表情反而变得更加严肃了。

  突然间的沉默让人有些不太适应,她刚刚回来,这气氛很不对劲儿,也不知道大家这都是怎么了?随口嘟囔道,“你们一个个这是怎么了,怎么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