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她能去哪儿?-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九十六章 她能去哪儿?

  本来,容羽不说话还好,但是,她才刚刚一开口,就感觉到了容谦的眼神中带来的杀气,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你还有心情管我什么事,我问你,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你知不知道爸妈找不到你很担心你到底去哪儿了?”一双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怒火的眸子紧紧盯着容羽那张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脸庞。

  本来心情就不好的他,在回来都没多久,可算了等到了一个可供他发泄的人,而容羽恰好也自然成了这个倒霉的人选,谁叫她回来的不是时候呢,如果她回来的是时候再加上能够乖一些,兴许还可以免遭一劫呢,但是,错就错在她刚刚的情绪有些太神采飞扬了。

  容羽一瞬间被问的发毛,双眼瞪得圆圆的,似乎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只是支支吾吾的回应着,“我,我没去哪,我就是和几个朋友玩的太晚,然后,就在朋友家住下了,你发什么火呀?”容羽边说,一边望着容谦脸的神色变化。

  对于容羽这样的解释,他早就已经把她看得透透的了,在朋友家,他才不会相信呢,在朋友家还会喝得烂醉如泥!很明显,容羽的话,他一听就知道她是在说谎。

  “在朋友家?你手机为什么关机了?”容谦的追问可谓是步步紧逼,但语气还是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可偏偏那双十分阴鸷而又冰冷的眸子让容羽看了有些不舒服,浑身起鸡皮疙瘩。

  容羽听后,像是整个人掉进了沼泽地中一样奋力的挣扎,但是,身体却还是无动于衷,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神情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明白容谦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是吃枪药了还是怎么的,但是,见到容敬伟和叶茜在旁边没说话,也就只好乖乖闭上嘴。

  “那是因为…我手机恰好没电了,然后太困太累,我就睡着了,忘记充了。”容羽理直气壮的咆哮道。

  越是在这样的时刻,她就越要表现出她的坦然,否则一定会被容谦他们看穿的,到时候,就算她想要圆这个谎,恐怕也圆不了了。

  可现在的关键点在于容谦,真是奇怪了,往常,她这个哥哥都会一直站在她这一边的,可是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吃枪药了还是怎么回事,竟然会这样的反常。

  “你干嘛对我这么凶啊?”

  “懒得理你,我希望,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第二次。”终究,容谦在看到容羽那双已经快要溢满泪水的眸子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后,起身,向楼上的方向走去。

  “爸,你看他……”容谦刚一离开,容羽又恢复了她往日的飞扬跋扈,又是气得跺脚,又是摇头晃脑,容羽看着容谦的方向,硬是让容敬伟和叶茜为她做主。

  ……

  三楼的卧室里。

  一个20多岁的花季少女躺在那粉红色的hellokitty的大床上,静静地望着手机上的联系人,突然间灵光一闪,敲了几个字给齐鸣。

  天色这么晚了,其实,他她不想麻烦他的,但是,刚刚问过容敬伟才知道,原来容谦回来是因为顾眠突然间失踪了。

  虽然她这个嫂子吧?平白无故的也不会跑到哪里去,但是,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所以,他们一家人还都挺着急的。

  她可是知道她这个嫂子对于容谦来说意味着什么,不管她出了什么事情,哪怕是出一丁点事情,他也会满世界疯狂的去寻找她,恨不得将整个世界都像个天翻地覆。

  可是,她实在想不出来顾眠会有什么理由失踪,所以,这会儿,她已经躺在床上冥思苦想好一会儿了,向来齐鸣的办法最多,他一定能够想出帮他们解决麻烦的办法的。

  “滴滴……”不大一会儿工夫,手机便传来嘀嘀的声响,容羽就知道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果然,齐鸣终究是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在他的建议下,终于灵光一闪,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了顾洛。

  虽然她也不好在深更半夜打扰人家,但,她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哥哥再这样疯狂下去,于是,经过她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终究是从顾洛的口中套到了顾眠的消息。

  果然,她没看错,她这个嫂子果然是回娘家了,而且还一声不吭的带走了小宝儿,只是不知道顾眠和容谦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她平日里是一个十分温和优雅的嫂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下就了然了,她说她哥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呢?显然是因为做错了什么事情得罪了嫂子,所以故意把气发在她身上吧?好吧,虽然被无下限的充当了炮灰,她也认了,谁叫她是他的亲妹妹呢?

  人家都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为什么她就这么倒霉呢?今天刚刚出去哭了一通不说,还和容廷彻底解除了关系。回到家后,他这个做哥哥的不但没有安慰她,反而对她一阵乱开炮,搞得她的心情也跟着不好起来,可是,偏偏她今天经历的这件事情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不能说出口,否则,她可就是自己找死了。

  得到了这个重大的消息同样兴奋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心里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把顾眠的行踪告诉容谦呢?

  一方面,她怕自己心中守不住秘密,急切的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顺便还能够借机得到他的一番表扬,从她哥那里捞点好处也不成,另外一方面,她又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谁叫他刚刚对她那么凶呢?这就算是对他的一点小惩罚吧!

  反正顾眠现在暂时安全,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用不着那么多着急和担心,她还是自顾自的安安心心的睡个美容觉吧,等到明天早上起来以后再说,说不准她心情一好,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了呢!

  容谦,想不到你也能有今天,平日里看着她哥和她嫂子在他们面前秀恩爱,就觉得十分意外,可偏偏这两人并不觉得什么,依旧是一副情比金坚的模样,看着都让人心里觉得痒痒,再叫他们在他面前秀恩爱,再让他秀,现在人都没了,看他怎么在她面前秀。

  另外一个房间里,正和容羽所料想的一样。容谦这会儿已经着急的也不能寐,一直攥着手中的电话,已经接近于崩溃边缘的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保持着一丝理智。

  他很清楚现在眼前的形势,他不能报警,况且,在人口失踪48小时以内都不可能报警,再者,通过家里下人的一些盘问,他从中得到的一系列肯定的消息是顾眠是带着宝儿主动离开的,而且还打包了行李。

  那么,也就是说,她遭遇危险的可能性极小,虽然,他给秦蜜蜜和顾洛都不约而同打过电话,甚至还给苏修打过过电话,可是,他们给他的答案都不约而同的一致,像是故意搪塞或他一般,难道说,顾眠是真的不想见他,是故意在躲着他?

  可这种种线索经过他条理清晰的捋清,并未发觉有什么不妥,而顾眠主动离家出走,这就成为了最大的一种可能性,可是,她能去哪儿呢?她去哪,为什么不告诉他一声呢?

  种种迹象表明来看,她当时肯定是遭遇了什么事情,或者是听说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才导致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可容谦实在想不明白,就算她是生气也好,还是怎样也罢,总要有个理由吧,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就收拾东西走人,况且,还不告诉他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容谦一直躺在床上苦思冥想,终于,枕边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时,他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立刻接通了电话,“怎么样了?查到消息了吗?”

  “刚才查到线索了,根据交通口的路上显示,夫人的车朝着江北的方向去了。”容谦心中叹了一口气,却还是冰冷严肃的说着。

  心中已经在自己早已笃定的信息上划上了一个圆圈,江北的方向,毋庸置疑,顾洛家就住在江北……“好,盯着这个方向继续查。”

  林助理像是停滞了几秒钟,而后才犹豫的说道,“可是,总裁,现在交通指挥处已经下班了,他们说,等明天早上上班了才可以继续调查监控录像。”

  其实,对于顾眠失踪的这件事情,他也十分着急和上火,急切的心情一点也不比容谦少,但是,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现在,最起码他们查到了一条线索,可是本以为可以趁着这条线索继续追踪下去,却不料的人家也有人家的规矩,所以,这一点是他们不能够逾越的。

  “好,我知道了,明天早上有消息告诉我。”容谦最后的嘱咐道。

  挂电话以后,容谦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还有些出神,尽管这样的结果让他有些失望,但是,总比没有结果的好。

  虽然,距离顾眠失踪的时间也没有多久,甚至还不够半天的时间,但是,他心里却始终是不能够放下心来,兴许是平日里总在一起的缘故,他只要眼前一刻见不到顾眠,便会觉得心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