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自家兄弟-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五百章 自家兄弟

  容谦心里确实有些不爽快,好啊,他不让他管,他也懒得管呢,他倒要看看,凭借容廷一个人的力量到底能不能把一条人命从魔鬼的手中抢回来。

  刚想说些什么,谁知,他的手就被顾眠反握住,给他一个暗示性的眼神过后,容谦这才作罢。

  眼看着他们兄弟俩会因为这件事情再次吵起来,顾眠这会儿心里却也是着急得很,她深知这种事情急不得,只能慢慢来,便开始找各种办法循循诱导容谦,“可是,如果你现在不试一试,你母亲的结果就只能够等待死亡,说句不好听的,这两者之间的结果如果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一个比预期的早了点而已,但是万一成功了呢?”

  “容廷啊!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现在时间非常紧迫,你妈妈的性命就在危在旦夕,不管你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不会勉强你。”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的容敬伟突然出现在容廷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虽然容敬伟说的是再简单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段话,但是,就是这样的一段话,激起了容廷心中不一样的感觉。

  他深深的意识到,现在,无论他做哪种决定,他的母亲最终可能都难逃一死。

  如果他一味的坚持己见,不在这张手术书上签字的话,那么,他母亲面临的结果很可能是直接的死亡,虽然他心里确实不敢面对这样的结果,但是,为了那一丝希望,为了那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希望,他愿意试一试,也愿意去赌一把。

  “好,我同意签字。”停顿良久以后,他终于下定决心。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手术,整整持续了四个小时,四个小时里,手术室里从未有人进出过,而就是这在平常看起来短短的四个小时,却让走廊的每一位都觉得痛苦,煎熬万分,就好像是时光不知怎的停留在了此刻一样。

  时间的指针每跳动一下,他们的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的跳动一下,而这样的紧张感是容廷前所未有过的,他比任何时刻都要紧张,比自己濒临生死的边缘还要紧张。

  终于,当手术室的大门缓缓打开的那一刻,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木讷的。

  因为他们不清楚,他们迎来的是生的希望还是死的绝望,但好在,主刀医生的脸上挂着和平常没两样的表情。

  “怎么样,大夫,我妈她怎么样了?”容廷急切的问道。

  “恭喜你们,手术成功,只不过,病人现在还未恢复,清醒意识,她正在休息,你们最好不要去打扰她。”

  “好,好,我们知道了,谢谢大夫,谢谢大夫。”几个不约而同的声音都在对着主治医生道谢。

  此时此刻,他们的脸上洋溢着最真诚也是最感激的笑容,无疑,眼前的这个外国医生就是他们在座几位的救命恩人,而他的这一行为不单单是救了容廷的母亲,更是救了他们在做的每一位,他拯救了他们的心灵,拯救了他们的灵魂。

  “医生,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母亲。”容廷快要激动的说不出话了。

  “不用客气,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你要感谢的话,就感谢你们的总裁吧!”

  “容谦?”容廷上挑眉梢,不可置信的问道。

  “对,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这次回中国来为你妈妈做这台手术就是他诚心邀请我回来的。”虽然容谦没有和他多说什么,但是他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男孩对于容谦并不是那么的友善,虽然他不懂他们中国的复杂关系,但是他觉得,有些事情是必须要让他知道的。

  “好的,我知道了,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容廷最后对主治大夫表示感谢过后恭敬的说道。

  看着那白大褂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当中,他不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究竟是何等的感激,何等的高兴。

  总之,这样的心情不喜言表,是用简单的语言根本无法形容出来的。

  而为了能够让容廷的母亲好好休息,病房里只有容廷一个人守在床旁,他静静地望着母亲那安详的面容,心里流露出多多少少的歉意和感动。

  而就在今天,他也彻底了然了自己对于母亲的感情,或许一个人在同一种情况下呆久了,便会适应这里的一切,根本无法想象的某些东西突然失去后的感觉是什么样的,直至今日,他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也终于懂得了他最想要也是最割舍不下的,到底是什么。

  蓦然间,感觉自己紧紧握着的那双手轻轻的动了一下,果然,刚一抬眼就迎上了母亲那和蔼的目光,这是他见过母亲最美的模样,窗外的阳光照射在他和蔼可亲的脸庞上,万丈光芒,柔和四射。

  “妈,你感觉怎么样?”容廷怔怔的望着她,关切的问道。

  “傻孩子,我能有什么事儿啊?倒是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啊?”她这会儿的感觉已经好了许多,能再睁开眼就见到自己的孩子,果然是一种最大的欣慰。

  听到母亲醒来第一句话后,竟然是关心他,容廷心里说不出的感动,生怕再这样下去,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这里嚎啕大哭起来,便立刻嘱咐道,“妈,你刚刚做完手术,还是不要多说话,多休息一会儿吧!”

  “好吧,听你的,你也要多休息。”话音刚落下不多一会儿的功夫,又再次开口说道,“对了,儿子,我前两天好像在梦里梦到你爸爸了。”

  “妈,那不是梦。”看到母亲仍然对容敬伟很关切的样子,容廷实在是不忍心她那美好的梦。

  见到容廷眼神中闪过一丝闪躲会让人难以察觉的无奈,她反握住容廷的手,温柔的说着,“儿子你知道吗?其实妈不求你这辈子能够荣华富贵,也不希望你比这辈子能够升官发财。只是希望你这辈子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我们一家人还像以前一样幸福快乐,那就知足了。”

  作为一个母亲,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儿子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只不过,容廷硬是坚持要做的事情,她也不想去阻止他,因为她知道,有些事不让他做,他心里也会想着要,不如让他自己去选择。

  可现如今,容廷已经深深了解自己的选择是多么错误的一种决定,他也深深的意识到了他自己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无外乎那些金钱名利,都让它们随风飘散吧,他还是想回归那个最原本的他,还是想得到真正属于他的东西,过着他最想要的生活。

  “妈,我知道了,您放心吧,以后,我们会一直幸福快乐下去的。”望着母亲老泪纵横的眼睛,容廷坚定的说着。

  这一刻,他觉得,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开心,是啊,仿佛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全都没了,而他心里的重负也悄悄的放下。

  和容敬伟轮回接洽以后,容廷在走廊的四周四处打探着什么,虽然没有见到他想要寻找的那个身影时,便朝顾眠的方向走去。

  “对了,顾眠,你看到容谦了吗?”

  “他在那。”看着容廷的眼睛,手指向走廊的尽头,谁知道两人相视一笑,互相寒暄过后,容廷便去寻找容谦。

  有些事情是应该做个了结了,而有些话,是该说出口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早就已成定局,但是,他也确实该为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情好好反省一下。

  走到这个走廊的尽头,便看到了一个落寞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阳台前,他的手中还插着一根烟,看样子应该是刚刚点燃过不久。

  “这次事情多谢你,多谢你请来美国最好的医生救了我母亲一面。”轻轻拍了拍容谦的肩膀,十分真诚的道谢。

  容谦吸了一口烟雾,而后轻轻吐着烟圈儿,“不用,我这么做也不光是为了你。”

  就在前一秒,容廷还在想着容谦会以怎样的姿态回应他,却没想到容谦说的竟然这么轻描淡写,仿佛自己做了好事,却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哥。”容廷十分凝重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其实,早在之前,他就已经不再那么恨容敬伟和容谦了,这么多年的生活,他都已经习惯了,况且,他母亲不喜欢做的事情,他就一定不会做的。

  从前,他违背了母亲的心意而,如今,就是对他的一种惩罚吧,他断然不会再这样做。

  就在一刹那,容谦的惊讶的差点让烟灰烫到自己的手上,惊讶的脸手指上的烟都掐掉了,他万万没想到,容廷会叫他哥,而仅仅是这样的一个单音节字母竟让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也从来没有指望过的事情,虽然这一次,是他救了容廷的母亲,但是他不求回报,他要做的只是想减轻容敬伟的负罪感而已。

  再说了,就算没有容廷,他也会这么做的,可他确实没有料到容廷会因为太迟了他的母亲而改变对他的一系列看法。

  四目相对,两人深情的对视,这样的时光似乎停留在他们脸上很久很久,容谦上扬,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微笑,笑着说道,“都是自家兄弟,些都是不用说了。”

  “哈哈……”

  ……

  不多时,空旷的走廊里便传来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尽管这样带有魔性的笑声听起来十分的尖锐刺耳,但是,在顾眠耳中,他们俩结合在一起的笑声却格外的爽朗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