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终归死心-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十九章 终归死心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四十九章终归死心

  容谦看着眼前这个双肩瘦弱,明眸含水的趴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早已不是当年清淡的模样,随即面无表情的开口,“你放心,你没恢复之前,我暂时不会和她有孩子”。

  他心里很明白,现在的樊若水,分明对沐浅夏有着巨大的敌意,若是现在有了孩子,樊若水一定会不择手段的伤害沐浅夏,那种结果,是容谦无法接受的。

  “好了,你回剧组吧,我以后会给你安排好保镖的,你安心的拍戏”,想到樊若水的病,容谦缓和了一下情绪,“这部戏杀青,我带你去丹麦一趟”,放低了语调,柔声安抚她。

  樊若水听到容谦要带她去丹麦时,眼睛一下子亮了,“嗯,我会好好工作的,谦,你注意休息,累到的话,我会心疼的。”她就知道,容谦这些年一定没有忘记自己,只要他心中对自己还有感情,容夫人的位置早晚都是她樊若水的

  容谦清冷的眉眼间,突然有种厌烦之意,樊若水眼中的野心与贪欲,正在生生不息的衍长。

  他看着转身离去的背影,按下手边的电话,把助理叫了进来,“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边说着,手间点上了一支细长的薄荷烟。

  助理看着眼前隐在飘渺的烟雾后,表情不甚分明的男人,恭敬的开口,“樊小姐这些年在国外的发展一直不顺利,甚至在回国前期,被曝出与新近导演艾维斯诺瓦在片场有勾结,被诺瓦的妻子赶出剧组,紧接着,她的工作室就发了公告,说学有所成,回国归乡。”说完后有些忐忑的等着眼前人的指令,他的压迫感,太重,让人心有余悸。

  原来,她是在国外难以立身,才选择回国发展,而自己,差点就信了她的谎话。

  容谦突然想起了沐浅夏眉睫低垂时,水光潋滟的眼,那种毫无攻击性的柔软感,那种生动,那种和现在的樊若水截然不同的风骨,让自己愈来愈不愿放手。

  容谦站起来看着窗外容氏大厦下的繁盛,突然笑的放肆,透着一股妖凉,让人不寒而栗,“你找人盯着樊若水,有什么异常,立刻回来告诉我”,顿了一顿,又开口,“让丹麦那边的心理诊疗室准备一下,下个月我要去一趟”。

  助理稍一欠身,迅速离开。

  容谦望着远方风景,他对于樊若水,是有年少时满腔深情的怀恋,和当年力不能及的懊恼,但并不代表他,可以被樊若水视为手心之物,容家人的血性,也不容许他这样

  而一旁正在下楼的樊若水,想着容谦如今那覆手风雨的权势,当年她离开时,他还名不经传,短短几年,容家占据亚洲服务船舶业的近七分天下,更有直逼大洋彼岸的趋势,靠的只有四个字,“大开杀戒”,偏偏这样一个男人,还生的眩惑俊利,她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放手。

  想到这,樊若水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你好,我找一下”。

  沐浅夏很无奈,眼前这三个人正在病房里吵得不可开交。

  “浅夏的闺蜜是我,晚上也是我来照顾,你们两个大男人留在这里算是什么事赶紧都给我走”,秦蜜蜜被气的声音都抬高了八个度。

  苏修坚定的摇头,“不行,你一个女生在这,我不放心”。

  “就是就是,万一那个樊若水大半晚上找人来报复你怎么办”,顾洛随声附和,“我看这样好了,还是我留下照顾浅夏”,顾洛说的一脸严肃。

  沐浅夏头痛不已,“好了好了,我一点事都没有,也不需要你们的照顾,你们都回家好好休息,明天来给我送早饭就够了。”在沐浅夏的强烈驱逐下,三人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病房。

  终于自己一个人静下来的沐浅夏,想到自己的丈夫现在可能在另一个人的床上,心里涌上来一阵阵的酸涩。

  她少年曾付情,却被踩捻于地下,青年付真心,从没被人接受过。

  如今外面溶溶月光,不知迷住了谁的眼。

  容谦身边来到病房外的时候,正看到沐浅夏一脸素寞的看着窗外,眼里满是孤绝与炎凉。

  她是个合格的妻子,他很明白,结婚几年,她从未提过任何非分的要求,在公司工作也一直兢兢业业,从不逾矩。

  他以为她是识大体,更不如说她是对与他容谦的婚姻过于失望,以致不愿在付出。

  等到沐浅夏看累了,慢慢闭上了眼睛时,容谦推开门进来了,一脸复杂的看着眼前睡的温润和婉的女人,白天他对她的怒气根本控制不住,一想到她如此依赖另一个男人,他就止不住的愤怒。他知道自己的做法很混账,但是只要她在等一段时间,他处理好与樊若水的纠葛,就跟她坦白自己的不舍。

  容谦坐在她身边,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停在她的唇,她的唇生的很好看,让人有适合接吻的感觉,每当两人行房事时,他总想咬住它,看它因为自己充血,变得妖艳而漂亮。

  而她会变得惊慌失措,让自己欲罢不能,但这种欲罢不能是致命的,所以他下意识地排斥。

  直到现在,他们没法心平气和的沟通。

  容谦不愿再多想,低头咬住了她的唇,凶狠而温柔,纠缠的渐渐暴烈,从唇瓣到挑开她的齿关,他从平和到惊骇,的意味浓重起来。

  她被弄醒了。

  一睁眼,是一张映着月华的脸,美和漂亮的不可思议。她听到他开口,“为什么非要离开我,那个苏修就这么好,让你一刻都呆不下去”。

  沐浅夏推开他,从床上坐起来,淡淡的看着他,笑的讽刺而从容,“容谦,你扪心自问,这样对我公平吗,”看到他的沉默,她继续开口,“你容谦喜欢什么人,我自然无权过问,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容谦依旧默然不语,让沐浅夏变的有些愤怒,“容谦,我要是说今天的事是樊若水一手谋划的,你信吗,你会给我一个公道吗”,听到此言,容谦看着她,“不是,我问过了,若水今天一直在剧组,没有接触过别人”。

  “够了”,沐浅夏低下头,发丝披散在脸颊,看不清楚表情。

  “你给我出去。”那个女人一句话就让他深信不疑,而自己的解释他从未提过相信,这样的丈夫和婚姻,实在没有眷恋的意义了

  容谦看着眼前激动不已的人,想开口却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也只低低的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出院的时候我来接你回家。”。

  沐浅夏闭上了眼,并不接话,身边透漏着疲惫的气息。

  见状,容谦暗了眼眸,最终无言,离开了。

  沐浅夏看着重新被关上的门,手抚摸着还没有什么变化的小腹,本来因失望而坚硬的心,渐渐生长出一方柔软。

  无论如何,她都要给自己的孩子争一个未来,而不是生来被人看低一等

  病房外,容谦离去后,身后有个戴着口罩的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对,她的朋友刚走没一会,有个男人就来了”,顿了一顿,不确定的开口,“好像是容总他一直在病房外待着,过了好一会才进去,不到10分钟就走了,我怕他再回来,没敢下手啊。”

  然后听到电话对面的人说了一阵,口罩人压了压自己戴的鸭舌帽,低头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沐浅夏是被门外嘈杂的声音吵起来的,刚要起床一看究竟,苏修就拎着早餐进来了,“门口那几个保镖,肯定是顾洛安排的,他真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在这”,边说边无奈一笑。

  沐浅夏想了想,“随他去吧,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也要谨慎一点”,然后看着苏修带来的烧卖和豆浆,突然有了胃口,吃的很是开心。

  顾洛一进病房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他看着吃的很有胃口的沐浅夏,便也放下心来,“浅夏,我去问了医生,你现在好好调养就够了,等会下午做完检查,我们就给你办出院手续,毕竟还是在家休息比较舒服。”。

  沐浅夏想了想,在外面也不方便,更何况那个樊若水正虎视眈眈的对着自己,不得不防,便点了点头,答应了。

  两个男人都是有自己公司的人,没过一会,就都各自被公司高管轮番轰炸回去了,留下沐浅夏一个人在挂点滴。

  想想近来,她为了挽救这段婚姻而作出的种种努力,那种挣扎之后,却仍陷入泥潭的无力感,她再也不想再感受第二次了。

  等到爸爸回来,自己就跟他讲明白,自己在这段婚姻中,心伤至极,不忍延续。

  也算成全了容谦对樊若水的,一往情深。

  正想着有人进来打断了她的思绪,“沐小姐,我来接您做全身检查”。

  想着今早顾洛临走时交代的话,沐浅夏不疑有他,从病床上下来跟着往外走。

  检查很快的做完了ct和b超,沐浅夏细心记下了医生的叮嘱,听着身边的人低沉的声音,“做完检查后,我送您回家就可以了”。

  “好”,沐浅夏低头看着手中药的剂量,顺口答应。

  这是,在办公室的顾洛正打给保镖,问沐浅夏的情况,“什么,人被接走了”,自己正准备亲自去办出院手续,是谁接走了她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