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双方父亲-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五十二章 双方父亲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五十二章双方父亲

  沐浅夏看着眼前讽刺的一幕,勾了勾唇角,抬步进去按了关门键。

  樊若水一见沐浅夏进来了,更开始肆无忌惮,“谦,今年又一个ip大剧,叫庭有枇杷,讲的明代大家归有光与妻子魏氏的故事,听说启用了当下一批小鲜肉,这部剧的女主角,肯定会大火。”

  语中之意,不言而喻。

  “呵。”沐浅夏一声嗤笑,引得樊若水不满挑眉,“你笑什么”

  “樊小姐。”沐浅夏慢条斯理的开口,“不知你是否知道,归有光最有名的一篇文章,项脊轩志,里面有这么一段话,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樊小姐鸠占鹊巢,好像并不适合演女主这样忠贞之人呢。”

  樊若水被她一番话气的说不出话来,容谦亦从始至终只是看着沐浅夏,并不说话。

  电梯里一时无言,等到樊若水在想开口扳回一局时,电梯门这时正好打开了,沐浅夏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其实近期网上恶搞,给这句话加上了这么一句,“今伐之,为博小娘子一笑。”

  这才是沐浅夏的想说的,我这个妻子,走之后,就是樊若水得势之时了。

  刚出公司大门,沐浅夏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接了电话,“爸爸,您出差回来了吗”

  这一头的沐凯德听到自己这个养女礼貌的询问,叹了一口气,“浅夏啊,你真的决定好要离婚了吗,没有机会再挽回了吗”

  “对。”沐浅夏坚定的回答,“我们两个之间没有感情可以维系了,而且您也知道,近期刚回国的女星樊若水,就是他的初恋女友,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婚姻只会让双方都越发难过,所以,爸爸,希望您能同意,我离婚的这个做法。”

  沐凯德听到她坚定不移的声音,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你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应该干涉你,你自己做好决定,我会让你妈妈和你姐姐不捣乱你的。”

  听到沐凯德的回答,沐浅夏松了一口气。

  “我听说你进医院了,怎么样,身体没事吧”沐凯德突然想起女婿打电话时说的话,问沐浅夏。

  “我没事,不小心被车蹭了一下,没有受伤,昨天就出院了。”沐浅夏急忙回答。

  “那就好,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让家里人担心。”沐凯德叮嘱了她几句,沐浅夏应答着,挂了电话。

  还没来的及将手机收起来,又一个电话进来了,这次是她公公,沐浅夏不禁腹诽,今天爸爸们都比较闲吗,一个又一个来轰炸她。

  “浅夏啊,你在哪,我们谈一谈吧,我有些事,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容敬伟少有的低沉说话。

  “爸爸,我去您那吧,很长时间没去看您了。”沐浅夏略一思索,回答说。

  “好,你来吧,正好,你妈妈不在家,我们爷俩好好谈一谈。”沐浅夏应着,俩人挂了电话。

  沐浅夏一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边给苏修发了个消息,让他等会不用来接自己了。

  而在公司加班的苏修正在与顾洛通电话,“想好了吗,跟我联手吧,好好收拾一下容谦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他现在还真以为自己一手遮天了,老子这次非得让他大出血一次,给浅夏狠狠出一口气。”

  顾洛正噼里啪啦的一阵乱说,苏修打断他的滔滔不绝。

  “你要知道,容谦对于公司方面的事,从来都不像对女人一样容易心软。前不久,霍家财团与容家合并收购香港的连记餐饮连锁,最后霍家当家是让利了六五成。容谦还全身而退,气的霍家人放出话来,十年不和容家合作,与其说不合作,更不如说是不敢与其对抗,容谦用了不到三年,就把容家黑白两道上的利益翻了几个番。”

  苏修慎重的凝眉陈述,这几年容谦的不择手段。

  顾洛也渐渐镇定了下来,听着苏修的分析。

  “他是一个不按计划走的人,但他也是一个最按计划走的人,因为他看起来在表面上只有一份计划,但实际在他的心里,列出了数十种意外情况的对应计划,就算现在,我们联合几大财团对容氏进行恶意收购,只要没到绝境,他都能在三天内打出一个漂亮的翻身仗,甚至于,反收购。”

  顾洛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我们又不是真的要跟他拼个鱼死网破,我跟他十多年的兄弟呢,我也不舍得啊,咱们只要让他产生一点危机感就够了。”

  苏修笑了,像他那种人,打到他家门口,都不见得他会有危机感。

  顾洛正拼命想着方法,突然灵光一闪,“我听他小助理说,容谦近期要去丹麦合并一家疗养院,虽然不知道什么地方这么重要让他亲自去,但是看样子他是要出国一趟,我们就趁这时候,给他公司一个重击,然后,我们打完就跑。”

  出完主意的顾洛一脸兴奋,又补上一句,“等他回国,迎接他的就是一堆足以让他焦头烂额的烂摊子。”

  苏修:“”

  其实也不是一个好办法,苏修跟顾洛一拍即合,俩人准备收拾收拾手里的事,交给手下干,毕竟老板需要干的永远都只是扩展疆土,治理的事需要智谋之士,不需要君主。

  现在的沐浅夏正坐在容敬伟面前,看着自己的公公一脸沉重的对着她说,“今天,若水来看我了。”

  沐浅夏一脸苦笑,“您不用劝我,我很快就会跟容谦离婚,他也应该会娶樊小姐为妻,到时候您的儿媳妇,自然而然的也就是樊若水了。”

  “不,浅夏,我不是这个意思。”

  容敬伟严肃的摆了摆手,“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樊若水不适合待在容谦身边,她的贪欲和野心,迟早会害了容谦,而且,据我所知,容谦现在也不并不怎么喜欢樊若水。”

  听到这,沐浅夏有些疑惑,“那您的意思是”

  “我希望你在短期内,先不要和容谦离婚,一个是算是都给彼此一个机会,另一方面,樊若水不适合当容家媳妇,你一离开,我怕她会得寸进尺。”容敬伟看着沐浅夏认真的说。

  “可是,我现在”

  沐浅夏刚要开口,容敬伟就打断了她,“浅夏,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容敬伟清了清嗓子,开了口。

  “我在认识容谦的妈妈之前,有一个已经谈婚论嫁的未婚妻,所有人都说她善良,在我看来也是,她喜欢小动物,喜欢去孤儿院,喜欢保护一切弱小的生物,我很喜欢她,我觉得一个善良的人以后结婚一定会对我好。但是就在快要到婚期的时候,我的母亲,发现了一件事,她为了婚礼那一周有足够的时间,把一个必须立刻接受肾移植的孩子的手术时间,往后拖了半个月。半个月啊,一个人的命,孤儿院的院长跪在地上求她,只要动手术,她可以不用亲自看护那个孩子,可是她不同意,她说,那就没有人知道,她为了这个孩子做了多少。”

  说到这,沐浅夏看到容敬伟狠狠的闭了闭眼,一脸漠然,“她的善良,建立在没有人威胁她利益的基础上,这种善良,差点害死了那个孩子。我的父母当时就决定退婚,因为婚讯已经发出去了,家里也需要我的婚事给我生命垂危的爷爷冲喜,最后在几大家族里选了现在容谦的妈妈,匆忙的结了婚,确实,她不够大度,优雅和从容,她有很多的不足和毛病,但是她,唯有一点,她从没有害人之心,所以这些年,她把容谦教的很好,也没有给我添乱,容谦需要的是像你一样,不牵绊他,站在他身边,共同前进的妻子。而不是像樊若水那样的菟丝,看似爱你,缠绕在你身上,最后把养分全部都带走,伤人性命。”

  容敬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看起来脸色并不好,怕是想起了那段往事,沐浅夏不忍拒绝,“好,我答应您,暂时先不会跟容谦离婚,也算我还容家的情。”

  “好孩子,委屈你了。”容敬伟安抚沐浅夏,“以后,我们容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陪容敬伟聊了一会天,沐浅夏就告辞了。

  身后看着她的容敬伟,心里不禁想,要不是今天那个臭小子打电话求自己,劝沐浅夏不要离婚,自己才不会管这档子事呢,连家底都抖搂出来了,自己身为公公的威严都没有了。

  从容家出来的沐浅夏,思绪万千,照现在这个情况看,自己肯定不能和容谦离婚了,但是分居还是可以的。自己实在受不了每天躺在自己身边的丈夫,实际爱的是另一个人。

  沐浅夏深吸一口气,看着天上炫烂的繁星,星空都是清寂的,而月华却带着妖娆,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一个真正纯粹的人。

  沐浅夏正胡思乱想,手机的铃声换回了她的思绪。

  “您好,请问您是秦蜜蜜的朋友吗”

  “是。”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对方继续说,“请您来公安局一趟,秦小姐涉嫌打架嫖娼,需要您来保释,请您尽快前来。”

  沐浅夏被震的半天没反应过来,嫖娼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