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孩子的父亲-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五十四章 孩子的父亲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五十四章孩子的父亲

  沐浅夏感觉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松动,简直像个笑话,她看着容谦迅速离去的背影,漠然的转身回了卧室,收拾好自己出门用的东西,准备去幼儿园工作。

  从此以后,她也就只能把这个地方当作一个住所了,毕竟,这里的人始终不同心。

  来到幼儿园的沐浅夏被身边环绕的孩子们感染,便也不再去想让人伤心的事,孩子们有着最单纯的心和不染物欲的梦想,让她渐渐脸上漾起了笑容。

  “沐老师,你快去看看吧,你们班有两个孩子在打架,秦老师正往那赶呢,你也赶紧去吧”一个办公室的老师跑过来对着沐浅夏说。

  闻言,沐浅夏赶紧朝着小操场上赶去,两个孩子脸上都挂了彩,正被两个老师抱着,其中一个寸头还拼命挣扎着往另一个小孩身上冲。

  “张强”见状,沐浅夏赶紧喝住了那个孩子,“老师平时怎么跟你们说的有什么事要谦让,打架是坏孩子才做的事,聪明的孩子会自己解决的,你告诉老师,为什么打架”

  被询问的孩子突然嚎啕大哭,“他他说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我不是我不是我有爸爸,他才没有爸爸”话刚落音,小寸头就又要冲上去。

  沐浅夏一把抱住他,“你跟老师来,老师看你脸上都受伤了,我给你贴创可贴好不好。”在沐浅夏的安抚下,两个孩子才慢慢止住了抽泣。

  正巧放学了来接孩子的家长们看到了这一幕,其中一个青年男子从人群中冲出来,“你们怎么当老师的,我孩子被打成这样都不管一管”边说边抱住了正被老师教育的被打孩子。

  看着自己孩子脸上的伤,男子更心疼了,就把气撒在一旁站着的孩子身上,“你这个没爹养的野种,打人下手怎么这么狠果然没人要”

  在一旁的沐浅夏听到他骂人这么难听,不禁皱起了眉头,“请您嘴巴放干净一点,您这样教育孩子,只会害了他”

  在一旁看热闹的老师们纷纷过来拉住沐浅夏,“你不知道,这个男的是个开公司的小开,我们这种普通人惹不起的,那个孩子从生下来爸妈就离婚了,也是可怜,但是你也别惹祸上身啊。”

  沐浅夏看着小男孩被人骂也不知道哭,只是自己呆呆的看着被爸爸抱住的同学,眼里闪过一丝羡慕。

  沐浅夏心里一动,如果她现在就和容谦离婚了,孩子将来也是一个没有爸爸的人,而自己大概也不会再结婚了,难道她也要让自己的孩子今后被人指指点点,被人骂是没人要的野孩子吗

  这是,打人孩子的妈妈也来了,看到这一幕,眼里有着泪花闪现,但还是倔强的仰起头,看着对面咄咄逼人的男人,“请你向我的孩子道歉,他不能被你这样辱骂”带着生活的重负却仍然不愿低头。

  看到这一幕的沐浅夏眸色暗了暗,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和孩子的以后,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带给自己的孩子一份爱,他将缺失父爱这个重要的部分。

  但是现在这样,她别无选择,正在她犹豫间,幼儿园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嘈杂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群彪形大汉冲了进来,开始砸院子了的滑梯。

  身边的秦蜜蜜尖叫一声,“啊你们干什么,保安呢,保安去哪了”沐浅夏拉住她,听着身边此起彼伏的尖叫,脸色凝重起来,连忙打电话报警,却发现手机上信号格是空的,信号被人屏蔽了。

  “蜜蜜,我总觉着这是冲着我来的,你等会无论发生什么都别出声,顺着后门出去,叫警察,我刚才试过了,这里的信号被屏蔽了,出去了就别回来”沐浅夏拉着秦蜜蜜压低声音说。

  “不行,要出去也是你出去,你肚子里有孩子啊,你不能受伤,孕妇不能打针吃药,你受伤了就麻烦了”秦蜜蜜不肯,执意让沐浅夏先走。

  就在两人推拉之间,已经有人被狠狠的踢在地上,沐浅夏发现这些人只找女人攻击,攻击也只攻击腹部,就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想了,不知道这次又是谁,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动手,简直逼人太甚

  纵使沐浅夏再好的脾气,也被气的浑身颤抖,自己一而再再二三的忍耐,换来的是越来越过分。

  沐浅夏看着这一场闹剧,心生一计,趁乱去了工作人员放杂物的仓库,找来医用酒精和仅剩的燃料汽油,把孩子放在外面的被子一把点燃了。

  突然起来的火势,把本来就处于惊恐的众人更吓了个够呛,纷纷开始不顾大汉的要挟,拼命的往外跑,沐浅夏看众人开始慌乱,准备混出去再联系苏修和警察,这件事已经上升为严重的人身攻击了。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燃起来的火激发了人们强烈的求生,一直有人在往她身上挤,终于一个大力把她推到了在地上。

  沐浅夏感到有人从她身上踩过,推搡,她感到一种极大的痛感从小腹蔓延上来,一种下坠感缓缓传来,沐浅夏心一慌,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已经有人冲进来救火了,正在找沐浅夏的秦蜜蜜看到倒在地上的沐浅夏,慌了,“浅夏”

  沐浅夏眼睛闭上之前的最后一幕,就是秦蜜蜜扑过来的身影,和惊慌失措的脸。

  身在办公室的苏修,接到手下人的电话,“苏总,苏小姐把我手底下的人全都派出去了,说是您授意的,我觉着还是给您打个电话比较稳妥。”

  苏修心一沉,“她让你们干什么去哪里”电话里的人听到他这么慎重的开口,也知道事情有些变化,“让我们去阳城幼儿园,找一个怀孕的老师。”

  “砰”身后的椅子因为苏修起来的太快而倒在地上,苏修下意识的往楼下跑,自己以为苏芙现在会安分一点,自己果然高估她了。

  这边沐浅夏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秦蜜蜜拦住了几个正在跑的人,“你们帮帮忙好不好,她怀孕了,不能出事啊”几个人看着倒在地上一脸苍白的沐浅夏,一咬牙,弯腰扶起了她往外走,刚走到门口,警察的鸣笛声已经传来了。

  那群来砸场子的人开始迅速而有效的撤离,不到两分钟,迅速驶离了现场。

  秦蜜蜜有心阻止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等待的时间十分漫长,等到急救车姗姗来迟的时候,苏修也一路疾驰赶来了。

  一路上,秦蜜蜜握着沐浅夏的手哭个不停,医生无奈的看着她,“你不用哭了,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我给她打了保胎针,一会就会醒的,她让人撞到了肚子,出来的血是体内的瘀血,不用担心了。”秦蜜蜜这才止住了哭泣。

  到了医院一番折腾,才把沐浅夏安排到了病房,苏修在外面看着一脸虚弱的沐浅夏,默默不言,秦蜜蜜拍拍他,“你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把我们家好好的浅夏弄成这个样子。”

  没想到,一句话碰到了苏修脑子里那个紧绷的弦,秦蜜蜜话刚落音,就见苏修眼里突然盛腾出来怒气,一言不发的大步往外走。

  “莫名其妙。”秦蜜蜜不解的回身,继续守着昏迷中的沐浅夏。

  正悠闲地坐在美容店里的苏芙,正欣赏着自己手上刚做完的美甲,毫无准备的突然被人大力往外拽,她狼狈间余光看着自己哥哥的侧脸,想起来自己今天做的好事,闭上了嘴,乖乖的跟着走到了外面。

  “你今天干了什么”把苏芙拖到车上的苏修,阴沉着脸问一脸心虚的女人。

  苏芙看着自己哥哥那么生气,弱了声势,“我哪有干什么,就是安排我的保安做了一件很小的事。”

  “苏芙”苏修一看她支支吾吾不肯说话,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真的了,“我以为你去了国外那么久,已经知道黑白是非了,你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来你知不知道,你再这么无法无天下去,我也保不住你了”苏修越说越生气。

  “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只能继续把你送到国外去了,这次你别想让我再给你一分生活费,你自己打工赚钱。”苏修盯着自己不争气的妹妹。

  “不行,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听到这里的苏芙慌了,“我已经在国外这些年了,我不想再出去了,我一个人,我一个人我害怕啊”苏芙边说边哭了起来。

  苏修看着一脸梨花带雨的妹妹,心里叹了口气,他就这么一个妹妹,他也不舍得啊。

  “那你向我保证,再也不许起害人之心了,明天跟着我去给你浅夏姐姐道歉,知道了吗。”苏修忍不住软了下来,摸着不断哭泣的苏芙的头说。

  纵使苏芙这时候有一百个不愿意,也不敢说什么反对,她知道,只有在这里扎下根来,她才能把沐浅夏赶出自己身边,然后嫁给容谦。现在,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出来纰漏。

  “好”苏芙一边抽泣,一边扑到苏修的怀里撒娇,苏修看着自己的妹妹,想着躺在医院的沐浅夏,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