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家庭聚会-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五十五章 家庭聚会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五十六章宴会上

  容谦听到这个尖刺的声音不由得眉头一皱,回身看着举着一杯红酒,仰着头往这边走的苏芙,“你是谁。”苏芙被这一句话问的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双眸泛出了水光。

  在一旁看着两个人对峙的沐浅夏不由得好笑,妾有情而郎无意这种戏码真是一直在容谦身上发生啊。

  “苏小姐,你来参加过我们的婚礼啊,忘记了吗,虽然当时发生了一些我们都不愿意相信的事。”看到苏芙逐渐变得不好看的脸,沐浅夏不由得一笑。

  “但是很遗憾,最后我还是和我的丈夫结婚了,这些年你怎么样,在国外过的好吗”沐浅夏一脸关切的看着苏芙。

  她可不是什么圣母,忍让一次,两次可以,但第三次她也是会反击的,真拿她当病猫啊。

  当着众人的面,苏芙发作不得,狠狠的瞪着笑颜相对的沐浅夏,最后咬着牙走到了一边,这才感觉身后盯着的视线变少了。

  容谦看着一直温顺的妻子亮出自己的利爪,不由得一笑,这才是真正的她吧,温文有余,锋利不足,却都恰到好处。

  解决了麻烦的两人挨着去给今天参加家宴的人敬酒,毕竟一些世交的脸面还是要给的,等到敬到一位笑起来满是八卦的阿姨时,她一脸暧昧的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小两口什么时候要孩子啊,老容可是等不及要孙子了啊。”

  一边问一边瞥沐浅夏的肚子,把沐浅夏弄的不知怎么作答。

  “我们年龄都还小,要孩子太早了,等到我们忙完自己的事业,就准备要孩子,我相信这一天不晚了,是吧,浅夏”容谦貌似无意的接话,把沐浅夏推到了刀尖上。

  “是啊,我们都不急,慢慢来,我们得做好准备啊,不过,金阿姨,你今天这个妆真显年轻,在哪做的啊,改天我也要去一次。”沐浅夏巧妙的绕过了问题,分散了女士的注意力。

  容谦不由得有些不爽和懊恼,但也没法发问,只好携着沐浅夏的手尽好主人的职责。

  等到问候到苏家,苏芙全程盯着沐浅夏,简直要把她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苏母倒一直笑着看着沐浅夏进退有度,是个大家闺秀的好苗子,而且人又大度,不跟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一般见识,边想着,边恨铁不成钢的低声说苏芙,“你这是什么眼神,再这样你就自己先回去吧”

  还没说完,容谦夫妇就来到了眼前,“伯母,我是浅夏,真是感谢你们今天赏光来参加我们的家宴。”说的恭敬而有礼,沐浅夏对着苏修的父母,不自主的多了一分重视。

  这让在一边看着的容谦感到一丝不自在,便接话,“是啊,多谢您一家光临,我和内人在这里表示感谢。”说着举起手里的香槟,一饮而尽,扬起的脖颈修长,微露青筋,难得的有一种性感,把在一边盯着他看的苏芙给看呆了。

  容谦话里话外的意思几个人都听懂了,而苏父苏母也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自然不会被这一点伎俩吓到,随之笑着举杯。

  “这是自然,容总夫妻看起来确实如外界传言不符啊,很是恩爱啊”苏父爽朗的笑,“小儿小女也都是快要成家的年纪了,希望到时容总赏光,来参加我们家的喜事。

  容谦看到对方默默划开的界限,很是满意,“我听说这两天苏家正在竞标城东的百货构架,我们容氏虽然无意,但毕竟两家交好这么多年,一点表示总是有的,明天让人来我这拿竞标书吧。”

  听到这,苏父抑制不住的笑意,差点笑出了声,“容总大气,我自然不会耽误您的期望,有些事,您放心就好。

  在一旁看着两人打哑谜的沐浅夏不动声色,两人的交易她不是没看出来,而自己本来也不愿意连累苏修,容谦愿意往外送钱,自己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更何况,给自己的好朋友增加收益,何乐而不为。

  等到两人走开,苏父看着他们的背影,对身边人说,“容敬伟生了个好儿子,这份气度谋略和手段,都是苏修比不上的,我们只能交好,不能敌对,特别是苏芙,看好她,不能让她捅出娄子,不然,苏家早晚栽在她手里”

  就这样,沐浅夏跟着容谦逛遍了整个宴会大厅,一路上听了多少的恭维的赞誉,真正的真心话又有几句,她不得而知,但是这种生活真心让人疲惫。

  在敬酒的时候,沐浅夏一直拿着果汁,她肚子里有孩子,不能喝酒,可是一会若有人硬要权酒,她还不知如何应对,毕竟这里还是有些人,容家愿意交好,不愿意得罪。

  渐渐的,她有些不舒服了,本来她就才刚刚出院,医生叮嘱不能劳累过度,她已经占了一晚上了,后背有些冒冷汗。

  容谦也发现了挽着自己手的人的不对劲,一低头看着她有些发白的脸颊,顿时有些着急,“怎么了,太累了吗,你在幼儿园工作也能把自己累成这样”

  沐浅夏不肯示弱,“没事,没吃饭而已,有些低血糖,你不用管我,去应酬你的,我自己去吃点东西。”边说着边挣开容谦的手,自己去了一边拿食物。

  一旁一直看着容谦的苏芙看到他落单了,眼睛一亮,连忙缠了上去,殊不知,这一幕被多数人,看在了眼里,沦为饭后谈资。

  自己拿了点吃的转身准备去楼上找个休息室休息一下的沐浅夏,在楼梯口被几个人拦下了,“容太太,不知有没有时间,我们有几件事想找您聊一聊,比如你前几天为什么去了医院。”

  沐浅夏看着明显非善类的来人,冷笑着反讥,“无论你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东西,我都劝你们不要浪费时间,因为,那都是徒劳。”

  几个人看着态度强硬的沐浅夏,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你最好识相一点,不要以为你丈夫是容谦就肆无忌惮,他好像并没多么爱你,反而更偏爱外面那一位吧”

  一直被迫站立的沐浅夏脸色越来越差,不由得想早点脱身,可是几个人的咄咄逼人让她脱力,还没等他们要挟完,沐浅夏眼前一黑,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几个在一旁看热闹的来客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

  尖叫声在歌舞升平的大厅显得尤为刺耳,在一旁与人交谈的容谦听到这边的嘈杂,眉头一皱,刚想上前看一看怎么回事,就听到有人大喊,“快来人啊,容太太晕倒了”

  他心一跳,顺着来声看去,就看到沐浅夏虚弱的倒在地上,一脸苍白。

  刚才过来要挟沐浅夏的人也是被惊得不行,他们只是受人指使来让沐浅夏偷一个对于荣氏并不是多么重要的文件,结果还没成功,女主人就倒下了,这无论怎么解释,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啊

  几个人越想越紧张,刚想转头先走微妙,就看见容谦一脸阴沉的大步跑过来,几个人吓得动也不敢动。

  容谦跑过来抱起晕倒的沐浅夏,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吩咐人,“去吧宋医生找来,一定要快”

  听见吩咐的下人急忙去打电话,容敬伟和妻子忙着安抚众人,“真是抱歉,我这个儿媳妇有些低血糖,今天为了家宴忙了一天,可能是累到了,大家不要担心,继续就可以了。”

  沐浅夏被放在床上,刚喂了几口水就行了,她只是有些虚弱而已,一睁眼就看到容谦关切的看着自己,她一愣,把他推开,“我没事,你快下去吧,吃点东西就好了。”

  “不行,你必须得看看医生,看看到底是哪里的问题”容谦看她执意不看医生,以为她跟自己置气,不由得抬高声音压迫人。

  沐浅夏听到他有些生气,便顺着他软下了声音,“我真的只是一天没休息有些累,你把医生叫回去吧,我想回家睡一会。”

  容谦看着她一脸真挚,不疑有他,刚想开口,休息室的门就被人“嘭”的一声打开了。

  “浅夏,你没事吧,是不是他又欺负你了”冲进来的苏修一脸不愉的指着在床边的容谦。

  容谦正想与自己的妻子温存一下,就被人闯了进来,不由得黑了脸,正想把他轰出去,就听见身边人恰好开口。

  “苏修,你来得正好,我没开车,你送我回家吧,我累了,想睡一会。”沐浅夏一脸劳累的开口。

  听到这句话的苏修连忙上前,把沐浅夏从床上扶起来,帮她套上外套,离开了宴会。

  正在觥筹交错的众人看见容太太被另一个人带了出去,都在往外看,直到看不见人影。

  两人中途去了一次饭店,打包了点吃的,可是他们忘了自己一身晚礼服多么扎眼,接着就被人好事者拍了下来,发到了网上。

  另一旁,被晾在一边的容谦被人缠的没法脱身,只能无奈的看着他们驱车离开,他又有什么办法,她的妻子不肯麻烦他,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

  等到第二天沐浅夏起床,一脸迷茫的她看到手机上的推送消息,惊讶的张开了嘴。

  “豪门人士深夜开房,上流人也会约炮”,这么一个刺眼的标题,使得沐浅夏不知如何是好。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