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友人-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五十八章 友人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五十八章友人

  沐浅夏对着管家说,“把他请进来吧,来者是客,没有理由将人拒之门外。”边说着边把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索性穿着还算得体,不需要去换什么衣服。

  很快,门外传来了错落的脚步声,沐浅夏和秦蜜蜜听到后,下意识的往门外看,一双英伦马丁靴一尘不染的迈了进来,鞋的主人深邃的眉眼和挺直的鼻梁不知曾迷惑了谁的眼。

  秦蜜蜜呆呆的看着进来的人,呆呆的摇头,“这才是盛世美颜啊,国内那些不入流的所谓小鲜肉,有几个能比得上”沐浅夏听到她的嘟哝声,无奈的掐了她一下,幸好外国人听不懂中文,要不就丢脸丢大发了。

  “hello”沐浅夏刚要开口,就被人打断了,“你不用说英语,我精通你的语言,你可以叫我尼泊桑,是个中法混血人,今天听说有几个中国人搬了过来,想来拜访一下,不介意吧。”尼泊桑笑吟吟的开口,他的眸子是水绿色的,笑起来满眼蔓延的涟漪。

  “啊不介意不介意,我们也是刚从国内来度假,人生地不熟,您请坐。”沐浅夏听到对方一口流利的英语不由得十分惊讶,刚才她们说的话他岂不是都听懂了

  想到这里,沐浅夏又忍不住掐了一把秦蜜蜜的大腿,发花痴丢脸丢到国外了,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拿她怎么办才好。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你叫她蜜蜜就好了,我是沐浅夏,叫我浅夏就好了,很高兴认识你,多多关照。”沐浅夏柔和的周旋着,毕竟不知道来人是什么目的,但也不要搞砸了关系,在国外,人脉就像藤蔓,交织纷繁。

  “我虽然会说中文,但你也听出来了,说的很差,所以我主要是想过来请你们允许我没事多来拜访一下,毕竟我过几个月要回国工作,老板听到我这样的话会解雇我的。”尼泊桑半开玩笑的调侃自己。

  “没事没事,你来就好了,我们都很闲,正好我们互相合作,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这里的风景,我们帮你提高中文水平”还没等沐浅夏开口,秦蜜蜜兴奋的抢话,看着男人修长的身躯不能自拔。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了,我会在这段时间多麻烦你们的,你们要是想出去玩也可以,我给你们当导游。”尼泊桑听到秦蜜蜜的回答,很是愉快。

  沐浅夏观察着眼前这个人,也带着她身为市场评测员的职业习惯。

  尼泊桑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会变的活力,很感染人,眼睛会弯成月牙状,其中有夹杂着清脆而散碎的光芒。

  可是当他静静的听你说话时,整个人就会气质一下子内敛进去,像是大洋海域里一片最悠远而阔寂的湖泊,让人愿意深讲下去。

  没有什么不对劲,他的第一眼,让人感觉极其的舒服和美好,像是古希腊众神,包含俯览感的看你。

  沐浅夏摇了摇头,感觉自己最近神经衰弱的有些被害妄想症。

  一旁尼泊桑已经和秦蜜蜜开心的交流了起来,沐浅夏看着他并没有恶意,也就放下了心里的抵触,开始试着与他交流。

  三人一聊就到了下午两点多,管家来催吃饭了,“要不午饭和晚饭做一顿吃吧,我们起来的晚,都不饿。”秦蜜蜜提建议,剩余的两人都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沐浅夏准备做一顿饺子,尼泊桑表示自己做茄汁通心粉,秦蜜蜜悠闲地躺在沙发上表示自己只想吃,接着就被拽进厨房打下手。

  两个人各做各的食材,相互交错之间又显得很是默契,秦蜜蜜偷懒看着两人默然的和谐感,衍生出了撮合的想法,但是尼泊桑的背景还不清楚,最好了解之后再做打算。

  巴黎这个季节日落的很快,等到饭做好之后,天已经黑了,三个人坐在餐厅偏橙色调的灯下,少有的有种家的感觉。

  “浅夏,你来这是度假的吗,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啊”尼泊桑左一个饺子,右一口通心粉吃的不亦乐乎,嘴里东西刚咽下,无意的开口问道。

  “是啊,应该会待几个月吧,国内我辞职了,每天被老板差遣,实在是太不爽了”沐浅夏半开玩笑的遮过了这个话题。

  尼泊桑看到浅夏明显不想深聊这个话题,也就叉了过去,聊起了国内的经济状况。

  “浅夏,你在国内哪个市啊,看你今天说的,你也是干经济的吧。”尼泊桑问起来,沐浅夏说到这方面也大方接话。

  “我在c市,干的市场调研,有时也客串一下策划案的规划。”沐浅夏顺口回答,尼泊桑顿时敬佩的看着她,“女生做二级经济层真的很枯燥啊,浅夏你能耐的住寂寞也是很了不起啊”

  “尼泊桑,你是干什么的啊这一片的别墅都很贵吧,你能买得起也应该是很有钱吧”秦蜜蜜很感兴趣的开口。

  “唉,这个别墅是我父亲的遗产,前面的时候他因为一次游行示威,不幸中了流弹,只给我留下了一大笔债,我卖了他的遗产换完了债,只剩下这个别墅了。”尼泊桑越说看起来情绪越低沉,渐渐的低下了头。

  沐浅夏看着他这么难过,不禁瞪了哪壶不开单提哪壶的秦蜜蜜一眼,“哎呀别提不开心的事了,我们商量商量明天去哪玩吧,不能每天窝在家里啊”

  一听这话的尼泊桑整个人情绪又恢复了起来,开始继续之前的话题,直到很晚了,尼泊桑起身绅士的弯腰告辞,“今天一天真是叨扰了,你们好好休息,明天再见。”

  一日欢腾,主欢友悦,无以言表。

  而在这时后,容谦在公司紧锣密鼓的准备一场竞标案。

  整个公司的人都忙了几天不合眼了,容谦放下话来,等到竞标案拿下来,全体放假一周,奖金按年假算。

  “容总,这是最后定的竞标书,你看一下,没有出错的话,我就封好寄出了。”助理拿着刚出来的,已经改了八遍的文件,眼里满是疲惫。

  容谦接过来翻了一遍,点了点头,这次竞标是市里对于刚刚砸掉的市中心胡同的规划整体竞标,为了它已经放弃了几个大单子了,如果不能拿下,对于容氏将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明天就要开始竞标了,必须万无一失,他实在没法抽身出去。

  想着好几天没有影子的沐浅夏,容谦不禁头痛的揉揉脑袋,等到他忙完手里的事,他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找出来。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整个容氏陷入了一种高级戒备的状态,每个人都绷紧了脑子里那根弦,现在就看它是放松还是崩断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竞标结果宣布时间已经即将要到了,纵然容谦再好的定力也有些紧张,不知道结果究竟会怎样。

  桌上手机响了,是在现场跟进的项目经理打来的,容谦深吸了一口气,无论是在报价还是实力以及市场信誉度上,容氏都是不二人选,明明结果除了他们不可能有差错。

  他还是有种莫名的不安,很多年没有这个感觉了。

  “容总,我们的竞标落选了。”手机传来项目经理有些颤抖的声音,他已经慌的不知怎么好了,容谦一直悬在半空的心突然重重的下坠,他好像心里一直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最后成功的公司在c市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而且,而且他们的报价只比我们低零点一个百分点。”听到对面不说话,项目经理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硬着头皮继续开口说。

  “公司的名字是什么”容谦终于开口了,不喜不悲的声音让人感觉诡异莫测。

  “桑泊融资。”一个陌生的像是突然降临的名字,“他们的市场信誉度是怎么来的,市里绝对不会把这么一个大计划交给一个一点资历都没有的公司。”容谦整理着自己脑子里的翻涌,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他们出示了法国一个知名建筑设计公司的授权与合作书,最后让市里相信了他们。”项目经理已经吓得站都没法站了。

  “你现在立刻回来,带着团队回来开会,想从我容氏嘴里抢饭吃,他也得付出点代价。”容谦的语气开始变得婉转却清冽。

  上一次容谦用这种语气还是他两年前一举扳倒对手六家公司的联合敌对,从那时,在c市就没有人敢跟容家叫板了,这次,不知结果又会怎样。

  这时,助理突然进来了一个电话,“容总,有一个人打电话点名要找你,他说他时桑泊融资的职业经理人。”容谦波澜不惊的眼睛突然挑了挑眉毛,“把电话接进来。”

  “幸得相逢啊,容总。”电话那头的人操着一口生硬的汉语,笑的很悦耳,“现在大概你不怎么想跟我说话,但是我是来帮你的,你公司里可是有内奸的,你要小心啊。”

  容谦听着对面明显的挑衅声,不为所动,开口问,“你是谁,目的是什么”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