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容羽-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六十二章 容羽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六十二章容羽

  秦蜜蜜看到容敬伟明显有需要避着自己这个外人谈的家事,连忙陪着两人吃完饭,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刚刚关上沐浅夏家里的门,她连忙急匆匆地一边往外走,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舒气,容爸爸真是气场太强了,吓得她连饭都不敢夹,埋头吃了一碗饭。

  这边,容敬伟看着被人关上的门,让身边的助理拿过来自己带来的文件,“好了,你也先去车里等着吧,我跟浅夏有些家事要谈。”

  助理依言向外走,沐浅夏这才看向容敬伟,“怎么了爸爸,这么慎重,出什么事了吗”

  “你应该也听说了,容谦前两天的竞标失败了,这是他花了半年的心血准备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让他功亏一篑。”容敬伟言语里并没有多么心疼,只是带着一种慎重。

  “我知道。”沐浅夏听完后表示,停顿了一下后迟疑地说,“可是根据我对容谦的了解,他还不至于被这种事打击到,现在的他一定会在谋划怎么漂亮的回击吧。”脸上带着对容谦的认可。

  容敬伟看着自己儿媳妇对于自己儿子的了解,一下子笑了,“你还真是够了解他,没错,他确实在谋划着一件事,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今天我在瑞士的理财师告诉我。”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容敬伟今天也很意外。

  一大早被告知,容谦的爷爷在瑞士银行留给他的钱被动了一亿美金,这笔钱只有容谦才能取出来,但是现在没有什么事可以让容谦动用家里的钱,唯一可能的就是他现在正在准备的事。

  若是如此,就说明容谦定了本来不该有的心思,有人动了他的逆鳞,让容谦宁愿动摇根基的去扳倒他。

  “所以,浅夏啊,我今天是想来拜托你一件事,我担心容谦气势太过于刚硬和决绝,不给自己留后路,他的爷爷和我一直担心的也只有这一点,他不留后路只能我们来给他准备,我给他准备了一笔钱。”容敬伟看着沐浅夏,一字一句的开口,眼里发出摄人心魄的光。

  沐浅夏心一颤,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可是她不想知道,她怕自己知道后会没法再离开容谦,可是容敬伟就是抓住她的这个弱点,知道她对容谦始终有情分。

  容敬伟也有些愧疚,一个女孩子夹在他们容家中间不知受了多少的委屈,而自己却愈发的变本加厉,可是他也知道,只有这样,才是对两个人最好的选择。

  “浅夏,我把我所有的私人资产,脱离于容氏之外的全都转移到你名下,将来,若是容谦出了事,我希望你到时候把这笔钱交给他,当作我们父母给他的一条最后的路,我知道这太强求你了,但是我还是让你同意,毕竟,容谦现在跟你是有情分的。”容敬伟说完看向沐浅夏沉思的脸。

  突然女子抬起头来看着他,眼里有着笃定的光,显得深邃而包容,“对不起,爸爸,我可能没法答应你,我和容谦的夫妻关系早就有名无实了,我和他的捆绑,只会让我们两个人都得不到幸福,所以,我不能答应您,这样对我和容谦都是最负责任的。”沐浅夏拒绝的很干脆。

  容敬伟看着她的强硬,知道自己可能没办法改变她的决定,有些遗憾的摇头,“浅夏,我知道这个要求会把你们捆绑在一起,强求你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考虑考虑,转让协议我放在这了,你想好再和我说。”说完,容敬伟就离开了,留下一摞文件在桌子上,沐浅夏无奈的叹息。

  爱子心切的心情她知道,但是她也不能拿自己开玩笑啊,跟容谦的婚姻已经快要散了,现在接受容家的一大笔钱无异于自我捆绑,恕她实在不愿答应。

  这样的日子她一点也不愿意接受下去,所以等她生完宝宝就要搬到国外去,那里会有很适合自己生活的环境。

  想到这里,沐浅夏突然想起和自己相熟的尼泊桑,自己和秦蜜蜜离开的匆忙也没有跟他说,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人去楼空后感到伤心。

  突然沐浅夏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本来想挂电话的,当她看到那个手机号,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按下了接听键。

  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操着一口不熟练的普通话,身后的环境一片嘈杂,“你是沐浅夏吗”

  沐浅夏并不认识这个声音,“是,我是沐浅夏,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这里是花上路的松露酒吧,容羽喝醉了在这里没有人来接她,已经一天了,我问她叫谁来接一下她,她告诉了我这个电话,您方便过来一下吗”声音有些不耐烦,带还是尽职尽责告诉了她。

  酒吧的酒保也是很无奈,明知道她不能惹,带还是不能把她扔在那里不管,叫容总来又怕酒吧这个谋生之所保不住,思来想去只能把沐浅夏叫来了。

  沐浅夏听到他说的话,有些冒火,这么大的人了不懂得保护自己,但纵使生气也连忙赶去那里。

  看来这两天因为容谦公司的事没人来的及去管容羽,而她妈妈叶茜也以为自己女儿跑去住校了,也就没管,没想到,她一个人去酒吧买醉了。

  等到沐浅夏赶到的时候,容羽还醉的不省人事,看到这一幕,她气就不打一处来,照在一旁看热闹的要了一杯冰水,一下子泼在容羽脸上。

  正在做梦的容羽一下子被惊了起来,还没睁眼就生气的大骂,“卧槽,那个不长眼的泼老娘”还没说完,就看到一旁双手环胸的沐浅夏一脸冷漠的看着她,一下子就熄了声。

  “嫂子,你怎么来了”容羽小心翼翼的开口,她这个嫂子平时看起来柔柔和和的生气起来比自己大哥有过之而不及,眼下显然不是什么撒娇的好时机,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拿好你的东西,跟我回家,我让你哥回来。”沐浅夏冷着脸说完就往外走,留下一脸懵逼的容羽。

  “不行嫂子你不能把我哥叫回来,那我就完了,一定会被他打死的嫂子我求求你了”听到最后一句的容羽瞪大了眼睛,抓起自己的东西就往外追沐浅夏。

  一路跟着她到车上,容羽还在软磨硬泡,“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在酒吧买醉,失恋了”沐浅夏紧紧的盯着容羽,以为她失恋了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

  “不是。”容羽闷闷的说了一句,低下了头。

  “那是为什么,什么值得你在酒吧待了两天,也不回家,你不知道家里人都很担心你吗”沐浅夏不客气的开口教育,待着严厉和不悦。

  “是我爱豆,他有女朋友了。”说完,容羽的眼里又开始泛起了泪花,“我喜欢了他这么多年,结果他找了女朋友,那我怎么办啊”

  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趴在沐浅夏怀里哇哇大哭,本来眼睛就已经肿的很严重了。

  沐浅夏听到这个理由放弃思考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是因为一个明星才这么伤心的自己当年初恋背叛自己都没有这么难过吧。

  容羽哭了一路,到家的时候又已经哭睡了,沐浅夏把她叫醒牵进门,给她铺好床,“你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醒过来就好了。”说完就出去了,小女孩的心事只能让她自己缓过来,自己无论怎么劝都没用。

  她想了想还是应该告诉容谦,就给他打了电话。

  在公司加班的容谦看到手机的来电有些意外和激动,她近期已经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了,只有两人刚结婚的那一年才会经常接到她的电话,如今已经是物是人非。

  听完沐浅夏的话,容谦不由得有些担心和生气,思索再三,“你先帮我照顾一下她吧,我公司里的事实在走不开,我明天下午回家拿文件的时候会跟她聊聊的,你也好好休息。”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容谦才不舍得挂了电话。

  自己后天还要去做一次产检,明天要去一次苏修那里,问一问秦蜜蜜家里事的进展,自己这几天真是太忙了,c市真的不适合她呆,越休息越累。

  容羽毕竟是小孩子心性,难过了一会自己又恢复了活跃,一直缠着她问这问那,最后是被叶茜一个电话给骂了回去,这才灰溜溜的离开了沐浅夏的家。

  容羽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沐浅夏看着门口那个探头的女人,有些无奈的摇头,她真是无聊到上门找事了。

  但她还是打开了门,这毕竟是容家的家产,自己没有权利拒人于门外,不符合待客之道,樊若水看着是沐浅夏自己一人在家有些意外,但还是进了门。

  只见她踩着十寸高跟站在那趾高气扬的俯视沐浅夏,像只骄傲的孔雀,“知道我今天来找你干什么吗”

  沐浅夏不想理她,也不开口,她知道樊若水自己会讲下去的,果然,“我今天来是和你做一笔交易,你会喜欢的。”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