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朋友-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六十三章 朋友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六十四章她怀孕了

  参加晚宴的人看着两人针锋相对的对峙,没人言语,在c市,容谦一人独大已经很久了,他们希望有一个人来制衡他,甚至是说来压制容谦,这样他们可以从中牟利。

  容谦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双眼毫不避讳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眼中除了不加遮掩的爱恋,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

  “希望容总今晚尽兴而归,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尽管说,我必定竭尽全力。”尼泊桑操着一口及其流利的普通话,一点都没有前两天那种生硬的感觉,沐浅夏在一旁听着,神色不明。

  容谦要转身走,沐浅夏迟疑了一下,走到尼泊桑身前,看着他水绿色的眼眸,像陷进了深海里的感觉随之蔓延出来,“尼泊桑,人生这么辽阔,不要生活在爱恨里。”

  尼泊桑肯定不是出于偶然认识她的,这一切如果没出她意料的话,应该都是一场预谋,那么他要是有这么大的要实现,困住他的,不是爱就是恨,无论是什么,她都不愿意看到,希望他们不会有兵刃相向的一日。

  尼泊桑笑了,他在她身边迷惑她的那些话一点都没起作用,沐浅夏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计划,这句话即使劝诫又是警告,可是,怕是没有用了。

  两人就在一片觥筹交错和繁盛灯景中,背对离开,像是最开始一样没有交错。

  容谦看着沐浅夏向自己走来,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你跟他说什么了”沐浅夏看着他不自然的脸,有些好笑,“容总管我说什么是什么意思怎么,容家的媳妇连话都不能随便说了吗”

  话里话外那种对峙和不满的情绪越来越多,甚至带着一点,娇嗔。

  容谦也注意了一点,心里说不出的愉悦,只是开始拿着盘子给沐浅夏夹吃的放到手里,两人只是顺流,可是落在不远处观察他们的富家公子小姐们的眼里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我听说容家夫妻的关系一直不和啊,今天这是怎么了,秀恩爱吗”一个穿着旗袍的女生垂下眼睛嘲讽地说,一旁的仰慕者连忙追随开口,“缺什么炫什么呗,谁不知道容谦和那个樊若水早就暗渡陈仓了。”身边传来一阵哄笑声。

  “嘴巴放干净点。”旗袍女生突然压低声音开口,仿佛寒冰直逼人心,眼睛出奇的好看,像是盛放着世间可以灼烧一切的阳光与向往,可是却又诡异的包容着一种冷漠,说完,她转身离开了宴厅。

  沐浅夏一直在回忆着当时与尼泊桑相处的种种异常,可是她却惊诧的发现,没有。

  尼泊桑跟她们聊天的时候说的一切东西都没有意义,然而根据自己当时的谨慎都没有发现异常,差点与他深交,想到这里,沐浅夏不禁后背一片冷汗涌出来,打了个冷颤。

  容谦以为她冷,关切的脱下身上的西装给她披上,“要喝一点酒吗,暖和一下。”沐浅夏想起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有些头疼,这两天一穿高跟鞋就难受,你自己应付一下,我去休息一下。”说着放下手里的吃的,去了偏厅的休息室。

  容谦看着离去的沐浅夏,眸子暗了暗,迈开脚步,站到正在应酬的尼泊桑身边,静静地盯着他,甚至都没向旁边的人打招呼,“我想跟你谈一谈。”

  不是疑问句而是命令的口气,毋庸置疑的上位者压迫,容家人自带的气势。

  尼泊桑有些无奈的跟正在说话的几个人开口,“你看,容总的性子就是这么急,我先失陪一下,你们随意,我干了这杯。”说罢,仰头喝下了手里的酒,带着一股江湖人的豪气。

  尼泊桑和容谦不一样,容谦像是九天嫡仙,清冷俊美不食人间烟火,不解释亦不屑于解释,言语之间满是万物刍狗的俯瞰感。

  可尼泊桑更像游戏人间的富贵少爷,让你如沐春风舒适不已,可是温柔乡更是夺命冢,防不胜防。

  这样的两人站在天台边上聊天,很是养眼,但是说的话却不是这么柔和了,“你认识我的妻子”容谦是笃定般的询问。

  “没错,她可能并不知道,但是我认识她很多年了,但是我不知道的是她嫁给了你”尼泊桑眼里突然迸发出一种迷茫的恨意。

  如果容谦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他就不会纠结了,沐浅夏幸福的话就默默守护,不幸福就让她离婚。

  可是容谦这个人,他动的不轻松,更何况容谦干尽了对不起沐浅夏的事。

  容谦心中苦笑,自己的妻子真是抢手,眼里却是戏讽而骄傲的光,“你觉得,你可能从我这拿走一丝一毫的东西吗”

  面对着容谦的自信,尼泊桑并没有恼怒,也没有笑意,面无表情,“但是你要知道一件事,我就算做不到,我也能用资本市场的玩法把你困的寸步难行这个代价也是你不愿看到的吧。”

  说完这些,两人站立在凉风里许久未言,身影都是长身玉立的瑟然,沐浅夏找过来的时候就是看到两人的背影。

  “容谦。”她唤了一声,两人同时回头看到她露出笑意,容谦连忙走上前去揽住她,“怎么了,要回去吗”

  只剩下尼泊桑在身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们的动作,只剩下垂下的手因为使劲而暴露的青筋泄漏了他的情绪。

  “嗯,很晚了,你们还有事要聊吗,我可以等着你们。”沐浅夏在外面与容谦真的很是恩爱。

  “没有了,我跟这位聊了聊c市的名胜古迹,而尼泊桑很有兴趣,哪天我们做东邀请他出来一起玩。”容谦面不改色的撒谎。

  沐浅夏显然不信,但并没有反驳,只是笑了笑,对着后面的尼泊桑点头示意,“我们先走了,谢谢你今天的招待,下次再聚。”说完,两人携手离开。

  尼泊桑突然一下子把手里的酒杯狠狠的砸到了楼下,楼层太高,本应有的清脆的碎裂声都没听到,像是他的一片真心,陷入空谷而不自知。刚把沐浅夏送进车的容谦手机响了,一看是助理,顺手点了一支薄荷烟夹紧手指间,接听了电话。

  “容总,您那天让我查太太去医院干什么,我已经查出来了,医生说”助理说到这里停住了,没再说下去。

  容谦听到这里,停住了正往车里走的脚,转身去了远一点的地方。

  “说下去。”声音带着压迫感,有种迫不及待的急促,“太太她早就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这几天是因为胎气不稳才做的检查,医生要她小心一点。”助理说完就禁了声,许久没有回音,只听到听筒那边轻微的风声。

  容谦点的烟快要烧到指尖了,直到传来轻微的灼痛感才低头掐灭了。慢慢踱步到远处的垃圾桶扔了进去才回来打开车门慢条斯理的上了车。

  沐浅夏看着他迟迟没发动车子,有些奇怪,“你怎么了,不走吗”

  容谦突然转头灼灼的看着她,“浅夏,你,有,什么,瞒着,我吗”一字一句的开口问。

  沐浅夏心一颤,以为他知道了什么,低头想了半天,抬头干笑,“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啊,我的家底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说完,还状似不在意的催促他,“快回去吧,我想早一点睡。”

  容谦心里正翻涌着巨大的波浪,他现在是要当爸爸的人了,可是他的妻子却不告诉他,连自己开口问都不会说实话。

  想到她依然在想跟自己离婚,容谦心里突然有种不得已的愤怒,都有孩子了,她是要带着自己的孩子嫁给谁

  “沐浅夏,你一定要记住,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你走,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你休想”说到最后,容谦基本要压在沐浅夏身上了,可是他不敢,她现在身体不好,他不敢动她。

  即便他现在只想把她狠狠揉到自己身体里,狠狠的欺负她。

  可是他不能。

  容谦开场的手都是微微颤抖的,试了几次都放弃了,打电话叫了代价,等代驾的时候,两人相顾无言,只是各想各的心事。

  沐浅夏刚才在车里看着他站在风里不动,任凭深秋有些刺骨的风在身后扬起妖娆的姿态,知道烟燃尽了他都没动作在以前,出了樊若水没有人能让他露出那种表情。

  可是若是樊若水的话,现在她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沐浅夏突然想到一个理由,让人有些惊恐,他不会是,知道自己怀孕了吧

  想到这里,她不禁看着他,容谦却一直闭目不言,像是累的不愿说话,直到代驾将两人送回家,容谦也只是付完钱后带着自己回了家。

  看着没什么动作的容谦,沐浅夏也放下心来,若是他真的知道了,一定不会这么平静的。

  其实容谦很想质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他没有脸开口问,他身边还有一个没有处理完的人情债,他不敢轻易许下承诺。

  两人对立许久,双双无言。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