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生活-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六十六章 生活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六十六章生活

  “你的意思是容谦亲自把浅夏送到了你家里”苏修有点难以置信的反问顾洛。

  “是啊,浅夏现在在我家里,从来到现在就没有说过什么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苏修,你说我该怎么办”顾洛头疼的摇头,问苏修他的意见。

  苏修想起昨天容氏公布的消息,容谦开始大幅度抛售手下几个空壳公司的股份,而且很快就被桑泊融资给收购走了,两家公司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所以容谦把沐浅夏送到顾洛家里并不是什么矛盾,很可能这是他的权宜之计,苏修看着电脑上滚动的股票涨跌度,心里有了一个足以让人大惊失色的念头。

  “这样吧,我知道你这两天正忙着上市手下那两家公司,你把浅夏送到我家里吧,我闲着没事,正好开导开导她。”苏修担心顾洛粗枝大叶的,别耽误了什么事。

  顾洛正在发愁怎么给沐浅夏出去买些生活用品,一听到苏修的话,乐的把这个包袱踢出去。

  “可以可以,你自己来接吧,我十分钟后又一个电话会议,我在家里等着你,就这样,再见。”说完就挂了电话,笑话,再不挂电话,等着苏修提些什么丧尽天良的要求吗

  顾洛转身看着窝在阳台上不说话,看着窗外,被天罗地网的光缠绕着的世界,心里涌出一阵又一阵的难受。

  是啊,她难受,这些年,她不开心过,不如意过,但这是第一次,她,很难受。

  她恨自己一次又一次弯腰低头,冥顽的自作多情,她恨她一腔热血从未被接受,她恨她磊落却总有人叙她阴蹉

  她真的很难受。

  顾洛看着女子坐在静漫的天光下,脸被飞溅的灰尘一次次打磨着,露出坚韧的触感,有种说不出的抱歉。

  她的眼睛是线条流畅的杏状,和自己的妈妈很像,她看着你,像希望看着肮欲,带着侵蚀一切的生命力和寂热。

  就是这种跟亲人一样的气质,让他不自主的愿意去帮助她,在与自己兄弟对立的时候,他甚至没有犹豫就偏向了她,只因为那份独特的气质。

  苏修的动作很快,不一会顾洛就听到外面汽车鸣笛的声音。

  苏修穿着只穿着一件黑衬衫走了进来,映得他更加身材瘦削,他看了闻声站起来的顾洛一眼,点了点头,走到了沐浅夏身前。

  正不知想着什么的浅夏,感到身上投下来的阴影,抬头看到了他,她知道他为什么而来,心里有些不忍。

  他们非亲非故,苏修却一次又一次的为了她付出,不言不语却也竭尽全力,从小至大,他一直在身边。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最终却也青梅枯萎,竹马老去。

  沐浅夏站起来,盯着苏修,“你们又要把我送去哪”声音尽是哀怨与控诉。

  她真的太委屈了,苏修看着她盈盈的双眼,“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我给你做饭了吗,去我家好不好,顾洛人丑,照顾不好你。”

  明显的是在哄她开心,沐浅夏顺从的起身,“走吧,我想吃杏鲍菇。”他牵过她的手,点了点头。

  “好。”

  他现在只能答应为她做这些事了,希望她不是那么难过,也希望容谦有自知之明,有一天能来弥补自己的错。

  两人手牵着手,走了出去,身影里尽是和谐,没有一点相缠的味道,清澈之极。

  沐浅夏一上车就闭上了眼,没有任何动作,身体里有一种不容抗拒的颓势。

  “浅夏。”苏修试着开口,“明天我带你去a市一趟吧,那里明天会有灯光展,你会喜欢的。”他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不愿开口的沐浅夏。

  “苏修,我告诉你,我现在真的哪里都不想去,我只想睡一觉,吃顿大餐,犒劳一下自己。”为自己这些年的无用之功做一次,最后的头颅疆场的祭奠。

  苏修蓦然发现,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远远的看着她。

  苏芙一直在家里看着自己哥哥的动作,知道他驱车离去,赶紧从自己房间里下来,草草的戴了一个墨镜,离开了家。

  她在家这几天,才发现自己的哥哥对于沐浅夏的情谊有多么深,,自己是处于被动之中的,但无论怎样不择手段,她苏芙也要让沐浅夏身败名裂。

  名素咖啡馆,c市唯一一家有着正宗好明天去上班,听完老师的抱怨,含笑礼貌的说再见,接着就挂了电话。看着窗外如蝶翼般的凉风,一层层由秋花中漾开,敛于南山之际,又是一年烟雨。

  “苏修,我觉着自己这些年都过错了。”沐浅夏突然开口否认掉自己的过往,苏修听的心里一紧,以为她要干什么傻事,刚要开口阻止,即听到她开口继续说。

  “我本来想的是自己能够,玩世不恭却也最真诚,满腹算计却亦自讲义气,可是我的初衷早就被我抛在了脑后,我不认识我自己了,我背弃了自己。”而且我懂了最不该动的情,沐浅夏心里是洒脱的回忆。

  “你认识尼泊桑吧”沐浅夏回头看着苏修,看他点头,这才继续说,“我从见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目的和,他是个亦正亦邪的人。”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活的最压抑也最轻快,最黑色也最纯白,他睥睨人世,又有从卑贱中衍生出来的无限赤诚,一片热血再手不在心,脸上有笑,冷眼相观,从身影里亮出光芒来。”沐浅夏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别扭。

  苏修听着她的娓娓道来,有些不认识她,在自己心里,沐浅夏是一个玩转于经济之间的人,本该最冷硬。

  沐浅夏看着苏修的诧异,笑的有些苦涩,“你是不是觉得看到这样的我有些不可思议”真可笑,这些年,她活的这么没有自我。

  “这才是真正的我啊,我大学一直想学的是中文系,为了初恋修习了金融与证券,这些年你们都不知道我私下里自己修的双学位吧。”沐浅夏看着远方被雨淋湿的大地。

  终于有一天,她可以放肆的为自己活一次了。

  “苏修,从今天开始,我要为了自己活。”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