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唐酒-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六十八章 唐酒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六十八章唐酒

  容谦感到自己内心那种按捺不住的惶恐,拿起手机给顾洛打电话,“她怎么样了”

  想了好久,也只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心里的不舍和愧疚让他无颜去问其他的事情。

  “你不知道吗浅夏被苏修接走了,苏修说不放心她在我这里,正好我这两天忙,就同意了。”顾洛有些心虚的开口。

  容谦想着沐浅夏现在在苏修家里,脸色有些不好,但也没说什么,说实话,沐浅夏明显更适合待在苏修家里,顾洛粗手粗脚的,怕是照顾不好她。

  毕竟,她现在有了身孕,衣食住行都要注意。

  沐浅夏正沉浸在唐酒的故事里,那个女子自从出狱后,与过往的一切切断了联系,剪短了头发,隐没了消息。

  直到不久前用一副借一举拿下美国的亚历山大卢齐绘画奖,震惊国内外,她接受采访的时候从不说话,媒体都拿她没办法。

  就是这样一个人,亲自去参加了自己前夫的婚礼,送上了礼物,毫不介意的祝福他们百年好合。

  她是真的放下了,她活的很好,没有被任何人禁锢。

  “你说究竟什么时候,我才能变的不再犹豫不断,而是该遗忘的,就干脆利落地遗忘,变的像他妈妈一样。”沐浅夏悠悠的开口,看着眼前乖巧吃饭的孩子头,只要说了,迎接他们的就会是一波又一波的麻烦。

  等到到了苏修家外,他看着亮起的灯光,不由得怔怔的看。

  苏修在书房就听到了车子的油门声,他拉开窗帘,就看到了容谦的车停在下面,不由得有些吃惊,没想到他竟然会到这里来。

  苏修也没有动作,容谦自己造的孽,自己去挽回,他总要为自己的错做一点什么。

  沐浅夏刚把孩子送到床上睡觉,就看见自己静音的手机一亮一亮的闪,拿过一看,是容谦,几乎是没什么犹豫的,她就给挂断了,他们现在,实在没有必要再打什么电话。

  容谦一脸苦笑的听到手机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她不愿意接电话了已经,曾几何时,他也会被人这样对待。

  他就这样在车里看着房子里的光,一盏又一盏的灭掉,最终夜深人静,她亦睡了,容谦依旧在这里看着属于她的那一扇窗。

  他现在真的,很喜欢她。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起来准备去公司的苏修看着窗外刚刚离去的车子,“哗”的一声,拉开了窗帘,你看,窗外天气那么好。

  他转身去厨房,给两个正在睡觉的人做早饭,像是爸爸守着熟睡的妻子和孩子,眼里满是疼爱,和浓的化不开的眷恋。

  苏芙接到自己哥哥电话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她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这么晚才发现她不见了

  “你在哪里”苏修淡淡的开口,她在外面也不知道给家里打过电话,“我在朋友家玩啊,哥哥,我在外面玩几天再回家,你就不要拦着我了,我发誓一定会听话的,好不好嘛”

  苏芙听到他心情还挺好,趁机提出要求,苏修听到之后,觉得她这两天也不会干出来什么出格的事,也就随她去了。

  苏芙听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不由得声音都轻快了不少,“好,我玩几天就回去了,再见。”说完就挂了电话,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时间和他周旋。

  挂了电话的苏芙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一群人,继续开待,“到时候你就把她带走,记住,不要让她身边的人给发现了”脸上是志在必得的得意。

  有些事正在悄然的进行着。

  沐浅夏带着唐港起床后,吃完早饭,就坐着高铁去了幼儿园,一进去就有几个男人在怒气冲冲的对着园里的老师喊,“我跟你们说,这个责任你们担不起,赶紧把我们家的孩子给我交出来,不然我今天就把这给拆了”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有孩子被吓哭了,一时老师们都手忙脚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沐浅夏冷眼看着这场闹剧,“你们是什么人,赶紧离开,不然我们就要报警了”她厉声喝道,声音很是强硬。

  男人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你今天就是把天王老子叫来也没有”他一边转身一边开口喊道。

  结果看着沐浅夏手里牵着的小男孩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忙不迭的跑过来,“我的小祖宗,你去哪了,你再找不到,你妈妈就那么把我给吃了。”边说着,边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唐港看着他,叫了一句,“小舅舅。”

  “昨天不是说让你晚上等一会吗,我有事一会就来了,你这一晚上找不到,你妈妈差点把我给生吃了,快点,先回家让你妈妈放心。”男人一把抱起唐港,就要往外走。

  一转身看着盯着他的沐浅夏,不由一愣,抬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不好意思啊,我比较急性子,你不要介意,我先带唐港回去一次,他妈妈在家里急的不行。”

  沐浅夏想了想,唐港有些事情有必要和他家里说一声,她回神跟其他老师说了几句,转头,“不介意我打扰一下吧,关于唐港,我有几句话想和他妈妈说,我是,沐浅夏。”最后几个字特意加重了音,不然他怕是不答应。

  唐港的小舅舅在心里回想了这个名字几遍,突然记起好像是现任市长的女儿,要是今天懂了她,还不知道又怎么收场。

  “那就劳烦沐小姐一次了。”男人很客气的点头,在前面带路,沐浅夏跟在后面,想着自己要去见唐酒,心里不由得有些空白。

  车走的很快,停在了一个很窄的胡同口,男人麻溜的下车抱着唐港就往里面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姐,我把你儿子给找回来了”

  沐浅夏哭笑不得的跟在后面下了车,一点都没法相信这就是那个一路成熟稳重跟她聊天的人。

  里面的一扇门突然被打开了,走出了一个人,散着头发到腰,穿着一件旧式的长裙,黑色的丝绢绕在空气中缱绻。

  美得不可思议。

  沐浅夏真的没法用语言来形容唐酒,她就是一壶最醇美的就,不醉人而人自醉。

  她冲出来一把抱着唐港,只是紧紧抱着,也不说话,她现在真的不能失去他了,绝对不能。

  这时候,唐酒才看见身后有个人站着,转身看着她弟弟,“有客人吗,不给我介绍一下”声音像古琴,清冷淡漠。

  “我是唐港的老师,今天就算是家访吧,有些事想和您交流下,算起来我们也算是有缘,今日不妄一见。”沐浅夏看着她问,自己开口解释,不亢不卑,自有一种涵养在心胸。

  唐酒不由得有些好奇,反问道,“那是什么缘分呢我倒是很好奇。”眉毛微微上挑,一种盛气凌人的微醺感。

  “您的哥哥是市长,我的父亲是市长,不是一种缘分吗”沐浅夏有些开玩笑的接道。

  两个女人站在天晌下的光里,有种惺惺相惜的意味。

  唐港的小舅舅看着两人对峙,亦不敢开口,谁知道她们是敌是友,女人都这么奇怪,琢磨不透。

  良久,唐酒突然笑出了声,转过身一边往里走一边有飘渺的声音伴着风钻进人的耳朵里,沐小姐好风骨,进来一叙,怎样”裙子在风里扬起,刹那间的风景。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