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两人-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六十九章 两人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六十九章两人

  她和她都知道,身在那样家庭的可为和不可为,累与不累,得不到和放不下,是多么的刻骨。

  所以,她懂她,她懂她。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奇怪,谁也不知道缘分会发生在什么时候。

  沐浅夏看着唐酒对着唐港又摸又亲,好不心疼,“归港,妈妈把你接回家里,不让你在跟着你小妈妈一起住了好不好”唐酒额头抵着唐港的额头,低声询问。

  “好。”唐港心里明明很开心,但是脸上却淡淡的,唐酒看到这里不禁鼻子有些发酸,自己要求他喜怒不形于色,他做的一直都很好,他知道这不是害他,但是这样压抑情感,对一个小孩子来说,真的是太残忍了。

  小舅舅进来抱着他去了外面玩,唐酒这才转身看着沐浅夏,细细打量,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

  “沐小姐,今天上门来,不只是家访这么简单吧。唐酒低头倒了一杯清水,六棱形干净的透明玻璃杯握在她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里,带着一种妖娆感,美人干什么都好看。

  “唐港的小名是归港吗”沐浅夏答非所问,她有些好奇刚才唐酒对唐港的称呼,一时激动就问了出来。

  “没错,刚开始我发现他爸爸出轨的时候,就怀了他,当时不愿相信,一心想挽回他,给儿子起了个名字,希望他成为他爸爸回家归来的港口。”说到这里,唐港眼里有一种对过往的嘲笑。

  “后来,才发现,这就是个笑话,一个人只要离开过你一次,就会离开第二次,何必这么天真,后来出了事,我就把他的名字去掉了归,从此,唐港都只是我的港口。”唐酒想着过去,迟迟没有回神,像看别人的故事一样的回想。

  “你呢,这些天的事,我也听说了不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只知道挽回的人,没想到你竟然也这么狠。”唐酒似笑非笑的看着沐浅夏,带着玩笑的开口。

  沐浅夏看着她那张好看的脸,这么美的人都会被人背离,看来人的本性,生来就是喜新厌旧,那也是难为容谦这些年来迟迟不肯忘掉樊若水了,真是个好男人。

  “我我若是有你一半的气度,就不会落的现在这个下场。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弃,我竟然还会回去找他。”沐浅夏说到这,眼里的厌弃都快要掩盖不住了,不由得使劲握住了拳头。

  “讲讲你的故事吧。我闲来无事,不如聊来下酒。”唐酒人如其名,最不能少的就是酒,她起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两小坛古法装好的清酒。

  “我这可是上好的栗酒,你要说的事,可不要怕辜负了它。”唐酒找了个垫子靠着,做好了倾听者架势。

  “我有一个好多年的男朋友,突然有一天就被我捉奸在床了,现在想来也是很久了,我都不怎么记得了。”沐浅夏开始回想这些年的过往,有些事尽然记不清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后来,家里人就给我安排了现在的婚事,我也是不愿意啊,我依旧幻想自己命定的人会在未来等着我,但是我受了沐家这么多年的恩惠,又怎么可以顶着骂名知恩不报,他也长的好看,我就点头了”

  两人对碰一下手里的酒,抬头喝一口,头就顺着姣好的脖颈流了下来,她们也毫不在意的顺手一抹,一个继续说,一个继续听。

  “我也是个女人啊,他付出的一板一眼,我这些年那里受过这样的好,一次又一次的,我就喜欢上了他,以为他就算对我没有感情,日积月累的也就习惯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回来了。”

  唐酒听着她说,想到自己这些年爱的人是那样的嘴脸,不由得有些无奈。

  她们都很好,只是爱错了人,嫁错了人,以至于现在变的历经沧桑,以后无论是什么样的幸福,都弥补不回了。

  “从那以后,他就夜不归宿,也不会跟我解释,他很骄傲,骄傲的和我撒谎遮掩都很不屑,所以全世界都知道了,容总的妻子是这样一个可怜的人。”可是他不以为然,想到这里,沐浅夏心里涌上来一阵悲愤,她凭什么受到这些人的同情。

  “前些天,他突然开始回家,也不说话,只是做饭一起吃,然后去工作,开始对我好,我不敢相信啊,下意识的拒绝,他给我放烟花,他长得很好看,古书里说,男人女相是帝王相,他就是跟你一样的好看。”沐浅夏说到这里,不由得由衷夸赞唐酒。

  唐酒淡淡一笑,抬手摸着自己的脸,“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真想拿把刀把自己脸给划了,我这一生,所有的不幸和痛苦,都是拜它所赐。它给了我一生的无奈。”

  沐浅夏停下,握住她的手,手很凉,她用它来画画,也是为了不愿意让世人看到自己这张太过迷惑人的脸。

  “现在,我搬出来了,肚子里的孩子他也不知道,我也不准备让他知道,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

  两个人从正午聊到了傍晚,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两个人太像了,又太不像了,唐酒太过果决,不愿意给过往一点机会,所以她现在过得也很好,但终归心里有个空填不满。

  沐浅夏不愿意放弃过去,给自己留有希望却又一次又一次的绝望,所以,她的未来没法估计。

  沐浅夏告辞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谢绝了留晚饭的邀请,他向着送自己出来的唐酒点头,“有时间我会再来的,到时候,不要嫌弃我啊。”她很开心,有一个素未相识的人跟她如此切合。

  唐酒笑着点头,他很喜欢眼前这个人。

  看着送她离开的车驶离,唐酒回身关门,刚没走几步,门又被敲响了。

  她有些意外,平时除了家人,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她喜静,也不喜欢人来打扰。

  唐酒打开门,一个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面容在夜风里更凛冽更锋利,可是他又偏偏踏月如踏雪,带着一种股倔的美感,让人心悸却动心。

  一个矛盾的人,却最容易让人爱怜,唐酒看着他通身的气质,也就知道了他是谁,笑了。

  “容先生,这么晚了,有什么指教吗”唐酒笑的很淡定,她知道,他有求于他。

  容谦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什么,或者更可以说成,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无奈。

  看着犹豫不决的容谦,唐酒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敛了神色,蓦然开口。

  “圣经上写,当女子在爱,她的心顺水而下,流徙三千里,声音隐退,光线也远遁,她以爱把万物隔绝,把岁月亦都隔绝,她在这寸草不生的幻境深爱一回,如果受伤害,她便憔悴。”唐酒一字一句的开口。

  看着容谦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唐酒继续说,“你这不知道,她已经为你憔悴的怀疑自己的过往,这是有多么危险。”

  容谦听着眼前人的控诉,心中的执念蠢蠢不安,“我知道,可是我做不到,也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我负了她,但无法弥补。”说到最后,容谦的眼里像是漫起了大雾,汹涌的绝望和苍白。

  唐酒看着容谦的挣扎,不由得无奈摇头,打开了门,“算了,进来吧,我真是欠你们夫妻的。”

  容谦犹豫了一下,进去了,他现在需要一个人告诉他,在感情这个陌生的领域,他到底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两人聊了很久,等到容谦一个人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看起了好了不少,在里面,他被骂的狗血淋头,已经很久了,他没被人如此指手画脚,但现在,他知道了,自己在没解决回去的那些纠葛之前,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

  只有远离,才是现在对她和孩子最好的事。

  这个夜晚,注定会有一些人整夜无眠,怀缅过去,或者,挽回过去。

  樊若水现在已经没办法再见到容谦了,他在故意回避她,不接电话不回短信,就算有什么事,也是通过助理穿达。

  樊若水问助理,容谦现在在忙什么,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一句话,容总现在在忙。

  樊若水气的摔东西,但是容谦身边的人是这么好对付的人吗,一个一个的都是人精,无论她干什么,都逼不出来一句话。

  最后她也就放弃了,等到出院,自己自然有办法去找他。

  反正无论如何,容谦这条大鱼绝对不能放手任其走掉,自己这些年在外面受了这么多苦,后悔的事那么多,绝对不能再多一件。

  绝对不能

  苏芙很忙,忙着安排自己的计划,直到一切都分配好了,她满意的点着头,环视周围。

  “无论如何,明天都不能出差错,做好了,你们才有钱拿,知道了吗”

  如愿以偿听到应答声后,苏芙笑的很开心。

  “天一亮,就准备行动”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