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这是给你的奖励-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七十一章 这是给你的奖励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七十二章紧急

  沐浅夏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的疯狂,眼里满是得不到的执念,她的执念太深,已经侵袭了她的心,不择手段地可怕。

  “苏芙,你这样,真是辜负了你哥哥这些年的苦心”沐浅夏看着周围满脸不怀好意的人,没有丝毫惧意。

  苏芙看着她波澜不惊的脸,不由得有些恼怒,沐浅夏漠然的闭上眼,摇了摇头。

  既然已经到这地步了,她一心要自己好看,自己无论怎样都不会幸,还不如淡然接受。

  只是她担心她的孩子,害怕被这些人伤害,她的宝宝不是别人可以动的

  “苏芙,我们谈谈吧,你想得到什么我们做一个交易,我们来交换,怎样”沐浅夏试着提出要求,毕竟她也不是没有弱点的。

  苏芙听着她的提议,不仅有些动摇,只要让她离开,也未尝不可,但是是不是有些便宜她了

  “我只有两点要求。”苏芙想了半天,开口,看着沐浅夏直视她的眼睛,有种画墨已凉的悲哀。

  “第一,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沐浅夏听到这里,挑了一下眉毛,这个很容易,毕竟这里的人,也不是非见不可。

  “第二个呢”沐浅夏见苏芙迟迟没有开口说第二个,便自己问出了口,说完有些不安。

  “第二,打掉你的孩子,而且不许声张。”苏芙终于狠下心来,盯着她看。

  沐浅夏听着这句话,一下子愣了,空气中有长达几十秒的安静。

  身后站着的男人们,也不由得感慨,真是狠绝啊,不给人留丝毫退路。

  “苏芙,你哥哥在商战中被称为什么,你知道吗”沐浅夏平静了一下自己,有些讽刺感的反问。

  苏芙出国几年,不知道现在国内的情况,许久不说话,身后有人开口了,是个平淡无奇的男声。

  “妙面公子。”这是所有人对苏修的评价。

  无论什么时候,他做人都从不赶尽杀绝,给自己和别人都留一条退路,他总是温柔的笑,却也从来不少杀伐果决。

  以至于在c市中,没有人愿意与他结仇,虽然容谦从不怕他,但是在有些方面,他很佩服苏修。

  沐浅夏也知道,他问过苏修,“他明明可以让很多人的工作一夜之间都收归于自己旗下,却为什么从不动手,以至于,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出了名的软和性格。

  苏修看着她笑笑,转身看着窗外,绵延的灯火风华,“浅夏,你知不知道海子有过这么一句话。”

  你说你很孤独

  像是很久以前

  火星照耀十三州府

  他都懂啊,他有朝一日会把自己的恶果食尽,他很孤独。

  怕自己成为孤王后,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

  没有人愿意在交付真心,所有人在面对自己时,都带上一张面具,觥筹交错间,有让人恶心的笑。

  如果这是食物链顶端注定要有的后果,那他宁愿长在中间,感受着四通八达的情谊。

  而现在,他的妹妹,心心念念的是要置人于死地,狠心的赶尽杀绝,如何不让人心寒

  苏芙听到这里,手在微微颤抖着,她知道,今天这一道命令下去了,自己的哥哥可能会怨自己,一生。

  可是,她都已经这样做了,怎么再收手。

  沐浅夏像是看通了她的顾虑,趁机开口动摇她,“我本来与容谦就有情无分,这个孩子也不是他的,所以没有告诉他,我本来准备这就出国的。”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你没有必要因为我去干这些事,所以,收手吧,对我们大家都好。

  苏芙低下了头,头发遮住了眼睛,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许久无言。

  就当时间漫长的让沐浅夏以为她已经放弃的时候,苏芙的手机震动了。

  刚才她的手机没电关机,刚刚打开没一会,就开始有人打电话。

  苏芙抓起来一看,苏修。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已经查出来自己做的一切了,正在疯狂的寻找自己。

  苏芙回拨,心里自己安慰自己,只要他接电话后,第一句问的是自己怎样,她就放了沐浅夏。

  电话刚打通就被接通了,传来了苏修有些低沉的声音,他在拼命的压抑自己的怒气,怕刺激到了苏芙,“你把浅夏带到哪去了”

  苏芙一下子把手里的手机扔了出去,手机砸在墙上,瞬间四分五裂,像是她的心,这就是她的好哥哥

  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问别的女人,丝毫没有关心自己的意思,她苏芙才是苏修的亲妹妹,而不是这个没人要的野种。

  苏芙一下子转头,恶狠狠的看着沐浅夏,“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你只要一天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无法安心”

  沐浅夏看着半天的努力一朝化为徒劳,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整个人都绝望了,明明已经快要成功了。

  “本该喜欢我的哥哥,一心护着你,我喜欢的人,你成为了他太太,到底凭什么因为你,我这些年都没有回过一次家,我妈妈想我想的哭你知不知道,这都是拜你所赐”苏芙声嘶力竭的对着沐浅夏喊。

  眼里是掩护不住的恨意,之前自己没见过她,不知道是什么人害得自己被送出国,自从认识她,自己再也没有睡的安心过。

  她恨啊

  沐浅夏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心里的执念让你偏执,你活的不累吗这样很痛苦啊”

  苏芙红着眼睛看着她,越来越激动,“你抢了我的一切却说我过得累这都是你的错”边说边把摆在一边的摄像机拿了过来。

  “看到这些人了吗,都是我叫来给你服务的,等到我把视频拍下来,放到网上,看看谁还会承认你这个容太太”苏芙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好好的一张脸,变的无比丑陋。

  相由心生,果然如此。

  沐浅夏看着在自己劝说下,变的更激动的苏芙,彻底闭上了嘴,现在自己无论说什么,只会让自己陷入更糟糕的境地。

  所以,听天由命吧

  苏修本来打通苏芙的电话时,心里松了一口气,心里有一丝侥幸,希望她不要干什么出格的事。

  可是当他看到被挂断的电话时,知道是自己在可怜的自欺欺人。

  想到这里,他回了神,现在已经确定,就是苏芙干的了,她的性格从小就孤僻和偏执,自己真的担心沐浅夏在她手里,会受到伤害。

  他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身边的人,刚才通电话的时候,他已经让人进行定位了,苏芙究竟在哪,是现在的唯一突破口。

  “找到了,苏小姐的位置,是现在的西郊区附近”有技术人员兴奋的开口。

  “西郊”苏修自言自语的呢喃,自己家的房产,没有过西郊啊,想到这里,他给自己妈妈打了个电话。

  “妈,我现在有急事,你回想一下,我们家在西郊有房子吗”苏修很着急的开口。

  苏母不疑有他,想了一下,“确实有一个,之前是给你们放假时去玩时候用的,现在钥匙在你妹妹手里,你要是用的话,去找小芙要钥匙吧。”苏母不紧不慢地回答,以为自己孩子最大的事不过也就是生意上的纷争,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修听完后就急着挂电话,停顿了一下,“妈,对不起。”苏母听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不解。

  “去西郊杏坛路2号,她在那里”苏修马上给容谦打了电话,让他先去,自己离那个地方太远了。

  容谦接到电话后,接着就上车定位开始往那个地方飞驰。

  他绝对不能让她出事,不管是她还是孩子,都是现在自己心里唯一的光。

  他现在知道,自己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知道了沐浅夏的心,知道她的所想所做。

  她是把这辈子所有所想而无法得到的温暖,全都给了自己。

  偏偏自己身处其中,却不自知,这也是他最后悔的,所以现在,他要护住她的周全。

  一路的超车和加速,引得容谦的车后面跟了一路警车,,但他无暇顾及,现在这些都不重要。

  沐浅夏看着周围那些男人,以为自己会被残忍的对待。

  苏芙诡异的一笑,“沐浅夏,你真的以为我是吃素的,我要是用这些人在糟蹋你,凭借容家的力量,他们完全可以抹去这段丑闻,让你高枕无忧。”沐浅夏听到她的话睁大了眼,她到底想干什么

  “你看我请来了谁”苏芙打开了门,一个身影紧跟着进来了,戴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帽檐紧紧的低压,看不清他的脸。

  他在黑暗中,发出呵呵的笑声,慢慢抬起了头,“别来无恙啊,容太太”

  声音有些耳熟,当沐浅夏看到他的脸,一下子记起来了。

  当年被容谦用及其极端的方式弄垮台的暴雪企业的独生子,风格

  据说他当时为了还债,去了澳门,几次死里逃生,是出了名的不要命的赌徒。

  一年前他在这任赌王手里,成功的走出了一幅,黄金同花顺。

  令人惊叹,当时他就放话要重建家族企业,但没想到,他真的回了c市。

  “知道我回来是干什么的吗”风格一边笑着一边摸着自己已经不见的小指骨跟,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