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脱险-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七十三章 脱险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七十三章脱险

  “容谦当年怎么夺走我的一切,今天我就会怎么对他,而你,就是我的第一步”说着,突然上前来,大手紧紧的擒住沐浅夏的下巴,强硬的让她直视自己。

  沐浅夏丝毫不惧的迎面着他,两人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针锋相对,不让分毫。

  “那我也告诉你,你记着,你曾经的失败,就注定了你这辈子只能是失败,拿回自己的东西,你休想”沐浅夏字字狠绝,声音里好似含着一块幽寒的冰。

  她同样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什么角色,当年容谦之所以这么不留余地的对待暴雪,就是因为它们洗钱贩毒,无恶不作,简直残忍至极。

  容谦当时不仅是为了容氏力威,更是有种快意江湖的肆意,你能怎样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风格见她提起往事,面色有些阴沉,但他毕竟是玩赌的人,玩赌的一大忌,就是喜怒形于色,就算你拿到了一副再烂的牌,也要让别人觉得自己手里握着一副无与伦比的顺花。

  苏芙在一边看着两人的对峙,不由得开口,“沐浅夏,我给你找的这个人够意思吧,他可是身价不菲,而且他好像对你肚子里的孩子更感兴趣。”苏芙的脸上洋溢着兴奋。

  沐浅夏知道苏芙是什么意思,只要今天她和风格发生了关系,碍于风格的脸面在这,这件事就绝对不会善终,再加上容家的人,自己肯定会成为一个弃子。

  这根本和她被普通人糟蹋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苏芙真是算得一手好牌。

  风格看着她有些了悟的脸,阴阳怪气的称赞,“果然很聪明啊,不愧是容谦自己选的妻子,真是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想到自己一会可以亲手杀死容谦的孩子,他心里有种按捺不住的快感,他终于可以把这些年的羞辱,一一奉还。

  沐浅夏笑的很是不屑,“你们还真以为容家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你们太小瞧了,容家三代积百代,这句话你们不知道吗”

  容家的每一个人,都会在做事的时候预料到最坏的结果,从而留一条退路,就算现在容谦的身家尽输,两年之内,他完全可以卷土重来,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所以,她从不怀疑容谦的能力,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气质。

  风格已经开始准备动手了,他一边把自己的衣服慢慢解开,慢条斯理的像是在享用一道美食。

  苏芙不耐烦起来,“快一点吧,刚才我哥哥给我打电话了,我担心以他的能力,一会就能找到我们,赶紧动手,以夜长梦多。”边说边退了出去。

  风格不在意的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一个蠢女人,不足为患,刚才自己在外面听着,只要她有一点要放弃的意思,她今天也难逃厄运,幸好她实相。

  沐浅夏看着慢慢欺身上来的男人,眼里不由得一丝绝望。她到底应该怎么办,她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怎么办,这一切都困扰着她,但偏偏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风格一颗颗解开她的扣子,慢慢摸着她光滑的肌肤,似雪一样,很是诱人,风格笑着,“容谦的老婆原来这么漂亮,真是可惜了。”

  沐浅夏拼命的挣扎,却被按住没法动作,一边的摄像机也在一闪一闪亮着红灯,正在录像,沐浅夏像是陷进了深渊,呼救却不得救。

  沐浅夏试着自己快被脱光的衣服,眼角流下了一滴泪。

  风格看着她绝望的样子,越来越兴奋,开始亲吻她的肚子,蜿蜒而下,“你知不知道,他的一切,很快就都是我的了”

  沐浅夏恶心的要吐,就在她濒临崩溃的瞬间,“砰”的一声,巨大的冲击打破了这个场景。

  风格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抱住自己受伤的腿哀嚎,伴着枪声的是一个清冷的男人声音。

  “我真是很好奇,是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觉得你可以从我手里抢走东西”音质华丽,引人侧目。

  容谦在最后一刹那冲了进来,抬手一枪,当他看到一脸绝望的沐浅夏的时候,眸子里像是可以拧出墨汁来,上前脱下衣服盖住她,转身就往外走。

  外面苏修的人已经到了,容谦跟没看到一样抱住她往外走,苏芙被苏修一巴掌打倒在了地上。

  容谦把她放到车里躺好,“等我一会,我们离开。”

  紧接着,他上了车门,转身朝着正在对峙的苏芙和苏修身边,看了一眼苏修,眼也没眨的抬手拿枪对上了苏芙的太阳穴。

  “你知不知道,杀了你,都要便宜你了。”苏修听着容谦丝毫没有波动的声音,心里一慌,他,是真的动了杀心。

  他要杀了苏芙。

  苏芙已经被吓的哭都不会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s

  苏修急了,一把握住容谦的手腕,力大至极,“你知道我的底线,我会教训她,但是你不能动她”

  容谦看着苏修,突然笑了,笑的及其好看,“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凭什么”

  苏修一下子禁了声,是啊,他没有理由要求他。

  在车里看着这一场闹剧的沐浅夏,静静地没有动作,看了一会,看到容谦执意不肯放手,打开了车门。

  听到动静的几个人回头看她,容谦冲她安抚的笑,“一会就好,不要急。”

  沐浅夏看着他好似什么事都没有的脸,“放了她,不要动她,不然,我恨你一辈子。”

  容谦深色不明的看着她,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最后,枪在手里画里一个圈,收了起来。

  “好,听你的,我们回家。”容谦最后收起了枪,朝车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身后松了一口气的苏修开口,“那里面的人都留着,我有用,还有,看好你的,妹妹。”说完后,就发动车子离开了。

  沐浅夏和容谦在车里,一句话都没有,只是静静的坐着,但是容谦一直在发颤的手出卖了他此刻的心境。

  他在害怕,他害怕自己再晚去几分钟,这一切会不会都没办法挽回了,那样的话,他们该怎么办。

  沐浅夏是那么骄傲的人,一定不愿意再留下,自己怕是再也没发守着她了。

  而且,她肚子里的,他们的孩子,会不会出事,会不会从此就跟他们没有了缘分,他还这么小。

  容谦不敢想会是怎样,他开始说话,“你还没吃饭吧,我回去给你做饭吃,明天咱们就不要出去了,后天也不出去了好不好,以后就在家里就好了,不用去上班”他声音越来越低沉。

  沐浅夏愣住了,他是想要软禁自己

  她犹如被扔进了古战场杀戮后的荒原,漫天遍地的凉气源源不断的侵入身体,让人心悸,像是自己从此不能再回人世间。

  “不可以”沐浅夏听到自己声嘶力竭的对喊声,“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呼喊之后随即是涌上来的无力感。

  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剥夺了自己的三年,现在想要剥夺自己以后所有的生活吗他疯了

  容谦被那一句喊叫惊的渐渐回了神,想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禁开口。“好好好,你不要当真,我是怕外面太危险了,你不要想多了。”

  容谦今天已经失控好几次了,他从来没有感到这种想要跟着她去死的感觉。

  沐浅夏渐渐平静下来,看着正在开车的容谦,“转弯,我要去蜜蜜家,我要冷静一下。”

  容谦想到她现在的心境,知道她现在回家可能会没办法好好休息,思索了一会,依言送她去了秦蜜蜜家里。

  当她下车时,容谦看着她,一直盯着,心里好多话想叮嘱她,最后张了张嘴,留下了一句,“好好吃饭。”

  好好吃饭。

  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之间只有这一句可以说的话题,也只能说一句好好吃饭。

  他们,现在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秦蜜蜜接到电话赶紧下来接她,看着她虚弱的表情,和站在一边的容谦,什么也没有感问,准备扶着她上楼。

  然后,秦蜜蜜看着一向高冷的不行的容总,突然对她弯了一个腰,“麻烦你了。”

  声音里是无力和祈求。

  秦蜜蜜感到人生都要玄幻了,自己竟然被这样的人给拜托了,顿时感觉照顾沐浅夏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托着沐浅夏的手都用力了几分。

  “容总真是见外了。”秦蜜蜜一向看他不顺眼,即使他这样,她还是不冷不热的讽刺了几句。

  笑话,她秦蜜蜜是一个有气节的人好吗,不会被这种事迷惑了双眼。

  两人携手去了楼上,还没坐下,秦蜜蜜就开始忍不住了,“浅夏,怎么了啊,到底出什么事了,还有,你这一身是什么情况他欺负你了”

  秦蜜蜜机关枪一样开始问了起来。

  沐浅夏头疼的摇了摇头,“我很累,等会再说,好不好”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